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80章 老褚招人
    李鱼挺胸走出房门,那两名持枪的军士便倒退了几步,给他让开位置,但目光还是警觉地飞快扫了眼室内,未曾发现什么异状。

    常书欣侧着脸儿,乜着眼儿,笑吟吟地对李鱼道:“小郎君,这位是右武侯大将军,泾州道行军大总管褚大将军。还不上前见过。”

    李鱼忙向褚龙骧拱手道:“久仰,久仰!”

    褚龙骧很是奇怪:“你认识我?”

    李鱼心中一窒,暗道:“我认识你个鬼啊,谁晓得你是哪根葱啊。不是古人听别人向自己通名报姓,就要久仰久仰一下的么?我们电视剧和乐虎国际国际里都是这么说的啊。”

    眼见褚龙骧一副求知欲很强的样子,李鱼只得干笑一声,胡乱敷衍道:“啊……,是的!小可在利州的时候,曾经听武大都督提到过您褚大将军的威名,武大都督曾赞誉说,您褚大将军,可以排入我朝十大名将之列,就算是他,也自愧不如。”

    只是排入十大名将之列,听着似乎是弱了点,但是唐初时候,名将实在是太多了,卫国公李靖、陈国公侯君集、英国公徐世绩、鄂国公尉迟敬德、鲁国公程咬金、河间王李孝恭、胡国公秦叔宝等等,群英荟萃。

    所以,在这个名将辈出的年代,能被人恭维可列入十大名将,绝对不是贬低,而是无上的荣耀。李鱼想,武大都督和褚大将军都是武将,彼此应该知道对方,所以便拿武大都督说事儿。

    褚龙骧一听这话,两只眼睛登时瞪的铜铃一般:“当真?果然?哇哈哈哈……”

    李鱼被他堪比低音炮的猝然大笑又吓了一跳:“难不成这位大将军打算唱一段?”

    就见褚龙骧乐不可支,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武士彟那老东西,当面从不服我,原来心里对我也是钦佩万分的。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他一卖木头的夯货,凭啥瞧不起我打铁的。”

    李鱼赶紧道:“英雄莫问出身,武大都督、褚大总管,那都是当世英杰,令人钦佩的。”

    不料这一记马屁却没拍中地方,褚龙骧摆手道:“不一样,不一样,老子有今天,是百战沙场,一刀一枪地拼出来的,老武不行,这个卖木头的夯货,巴结太上皇混出来的,不如我,不如我。”

    李鱼听得一窘,原先听他话音儿,还以为武士彟真的一向不大瞧得起他,现在看来,只怕问题还是出在他的身上,这位褚大将军,未免也太心高气傲了些。他对武士彟这番评断,可是涉及人身攻击了。李鱼只好不置一辞。

    褚龙骧道:“你是干什么的,缘何识得武大?”

    李鱼听了武大两字,嘴角不禁抽了抽,道:“不瞒大将军,武大都督乃小可之伯乐,大都督欣赏小可尚有几分才学,所以聘入幕府,执笔文书,处些理杂务,因此得与大都督熟识。”

    褚龙骧“嗤”地一声,不屑道:“武大算个屁的伯乐,他既不会相马,也不会相人,只会看木头的产地与贵贱,没甚么了不起。既然你是武大幕僚,为何又出现在这里?”

    李鱼道:“大都督调任荆州了,而小可家眷都在长安,不忍远走,所以辞了幕府,欲往长安。待见了家人,另寻营生就是了。”

    “原来如此!”褚龙骧上下打量李鱼几眼,突地双眼一亮:“我观足下,气宇轩昂。嗯,显然精通文墨。”

    李鱼愕然,气宇轩昂和精通文墨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褚龙骧自说自话,显然也不需要他理解,大笑两声,伸手一拍他的肩膀:“本官求贤若渴,嗯……很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做我的幕僚!”

    李鱼一脸茫然,常书欣和藏在房内绷紧了肌肉随时准备一战的五大高手也是满心的茫然。只有权保正老神在在,一副理当如此、就是如此的模样。因为他很清楚褚龙骧的目的。

    老褚是武将,而且和武大都督那种武将不同,武大都督在利州统兵,出兵打仗的机会并不多,主要是后勤、武备和训练,驻军以震摄地方,行政上的事儿多。

    而老褚在西域却是时时在打仗,处处在打仗,他这个行军大总管,其实只是挂了个衔儿。

    毕竟,这么大的一个战区,朝廷必然要集结一批战将,其中自然有人担任后勤辎重、日常行政、战略参谋等各个环节的事情,那么褚大将军主要负责干什么呢?

    干仗、干仗、干仗同,就是一个干!

    本来,这种模式,他干的也挺好。可现在问题来了,李世民要调他回京述职,而且已经传出风声,想让他留守京中,担任戍守京畿的精锐军队的将领。这当然是一种莫大的荣光,可是……这样的军队能有几次打仗的机会?

    老褚回京前,军中袍泽就跟他说过:“老褚啊,你莫觉得轻松,回京里当官儿,比咱们在这儿打仗还麻烦呢,非常的麻烦。你心眼儿直,又没读过书,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在那样的地方,很容易出问题。你去长安后,千万记得先请个有学问的先生,有这样的人物在身边指点着,你就不容易犯错。”

    褚龙骧把老战友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可走到半途,又发了慌。因为他很少去长安,也不知道该如何寻个读书人来做自己幕僚。

    褚龙骧的一生非常单纯,从小被父母送去铁匠铺当学徒,跟着师傅学打铁。成年后从军,然后一直到现在,从一个小卒干到大将军。

    军中打打杀杀、战友相处这些事他游刃有余,可是在其他方面,他真的是完全不了解,可以说是由于生活环境太单纯,这个军营中的名将,一旦到了地方上,离开了他所熟悉的生活环境,离开了军中那套生存法则和相处规矩,他就成了低能儿。

    所以,褚龙骧半道就跑来找权保正了,不耻下问,想讨教一下如何聘个书办幕僚,回京之后给自己指点打理那些令人头痛的文案之事,以及与其他官员相处之道。

    如今李鱼说他是武士彟的幕僚,又辞了差使要往长安去,可不正合褚大将军之意?褚龙骧想的简单,我不知道咋个寻找人才,聘请幕僚,武大懂啊!他既然肯重用这小子,想必这小子真是极好的,老子拿来就用,岂不省了许多心思。”

    不过……,聘请幕僚和征兵入伍究竟有没有区别?老褚不懂,他觉得,既然两者不是一个叫法,一定是有些不同的。可他又不明白,心里便有些发虚,忙挥挥手道:“好啦,本将军公务繁忙,就不跟你说那么多了。本将军先去料理公务,嗯……晚上,你到权保正家去见我!”

    褚龙骧说完,也不等李鱼答应,转身就往外走,权保正和那些官兵民壮一瞧这李鱼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变成大将军的幕僚师爷了,那还搜个屁呀!赶紧跟着大将军往外走。

    权保正拖着一条瘸腿勉强追上褚大将军,褚文盲四下看了看,除了自己的亲卫没有旁人,这才松了口气,压低声音道:“我说,这幕僚,我这么聘,没问题吧?”

    权保正:“嗯……”

    褚龙骧:“它这个聘,跟讨老婆那个聘,程序应该不一样吧?”

    权保正:“唔……”

    褚龙骧:“我以前也常听人说起过幕府,去一些老哥们府上时还见过那些耍笔杆子的,可恨老子当时没把他们当回事儿,只顾寻酒喝了,完全不了解主翁该如何与他们打交道,对了,我聘那小子当幕僚了,我一个月该给他多少军饷啊?”

    权保正:“呃……”

    褚龙骧:“啊!”

    权保正吓了一跳:“又怎么了?”

    褚龙骧:“我聘的那位先生,叫啥来着?”

    褚龙骧一脸茫然地看着权保正,权保正努力地回想。

    褚龙骧见他也不记得了,不禁骂了一句:“真是废物!”然后努力地帮权保正“想”起来。

    褚龙骧一走,常书欣和店掌柜的马上上前拱手道喜,虽说幕僚不属于朝廷有编制的官员,但实际上就是官僚集团的一员,而且你跟的主官权柄越大,地位越高,你所拥有的权柄和地位也就越高。

    一个宰相的幕僚师爷,在朝廷上没有编制,县令、府令是有编制的,你看谁听谁的。幕僚,实际上是可以部分调用他所扶保的那个人的权利的。

    李鱼成了褚大将军幕僚,当然是一件大喜事,所以众人纷纷上前道喜。李鱼满脸假笑,虚情假意地敷衍着,只想赶紧打发这些人离开,他的房间里可还藏着五口人呢。

    房间里,杨千叶藏在李鱼榻上,身上掩着被子,眼前一片黑暗,原本用剑挑起了一道缝隙,此时却已将剑放下。黑暗之中,只有一个念头在杨千叶心中如洪钟大吕,震慑失神:李鱼,他真有神通!真的有!小神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