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204章 这一家子,够乱的
    夜色如霜,墨白焰往门扉上一按,门居然没锁,墨白焰立即提着一口气,闪身进去,迅速摸了一圈,兴冲冲地闪出来道:“殿下,此间无人!”

    “走,我们进去!”

    杨千叶和冯二止马上闪进门去,墨白焰想要插上房门,杨千叶心思一转,道:“保持原样,莫要闩门!”

    墨白焰倏然警醒,便只把门虚掩上,蹑手蹑脚进了卧房。

    杨千叶坐在炕沿儿上,沉默半晌,悠悠一叹,道:“可惜!错开今日,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了。我真该……真该趁他睡着,便一剑杀了,不说那许多废话!”

    冯二止劝慰道:“在他睡梦之中送他一剑归西,何来复仇之快意。殿下所为,并没有错,只是没想到,这老贼如此畏死,身处大内,居然连床榻都还另做了机关。”

    墨白焰在她身旁垂手站定,也出声安慰道:“殿下,在您很小的时候,老奴就说过,复国之路,任重而道远,绝无一蹴而就之可能。些许挫折,何须沮丧。”

    “些许挫折么?”

    杨千叶望向被月光映得霜一般的窗纸,喃喃地道:“墨师,这天下之大,我看不出有什么人还记着大隋。百姓们只要日子好过,根本不在乎谁做皇帝。我们空有宝库在手,可是,却无甚用处,除非正逢乱世,这钱才能化为利器,然而唐朝初立,我那表兄也算是一位明君,岂会给我们机会?”

    墨白焰激动地上前一步,道:“殿下难道想放弃了?”

    杨千叶苦笑道:“我……”

    她刚说到这里,冯二止突然紧张地小声道:“殿下噤声!”

    杨千叶立即住口,三人侧耳倾听,就听小院外边一阵脚步嘈杂,有人大声禀报道:“启禀不良帅,本坊已然彻底搜查过了,并无可疑之人。”

    旋即,又听一个粗犷的声音道:“好!大小道路守紧了,提防有人闯入闯出,任何人若无金吾卫颁发之通行证件,概不得放行,一律羁押,待天亮之后验明正身再予释放。”

    众不良人轰然应喏一声,旋即就听脚步错乱,众人正纷纷散去。

    冯二止轻轻吁了口气,道:“幸好这里已被搜过了,至少今夜我等可以安然无虞了。”

    他一说到这里,墨白焰登时也警醒起来,四下扫视了两眼,道:“奇怪,看这屋舍,似乎有人常住,怎么此刻偏是空空荡荡,被褥也无一套?”

    杨千叶的目光落在桌上的茶具盘上,轻声道:“不错,看起来像是不久前还有住过。”

    冯二止道:“管他呢,此间无人便少费了唇舌,我等正好歇息一下。这一路奔波,气力耗尽,早成强弩之末,若是方才被不良人发现,恐怕我们便不易突围了。”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墨白焰,墨白焰走过去,提起水壶晃了晃,壶中空空。墨白焰道:“殿下,你且歇息一下,老奴去左右邻舍弄些水和吃的来,咱们养足了精神,明日再思脱身之计。”

    杨千叶点点头道:“墨师小心!”

    墨白焰点点头,便悄然闪出了房间。

    一夜无事,对褚将军府来说,整个长安城的纷纷扰扰,是丝毫影响不到他的。

    狂风暴雨,激荡的也只是大海的表面,那深深的海水之下,始终是一片静寂,任你巨浪滔天,也休想动它分毫。

    公鸡啼喔,天光大亮。

    嗜睡的深深姑娘抱着被,弓蜷着身子,睡得香甜。

    因为此刻是在里边屋里,不至于天光一亮,光线就特别的刺眼,她没有蒙在被子里,整个人抱着成了捆的被子,跟一头无尾熊似的,脸在木枕上都硌出了几道红红的印痕。

    “呵……呵呵……”

    也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好事,傻兮兮地笑了起来。傻兮兮地笑几下,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那动作,说不出的诱惑。

    李鱼跪坐在她面前,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他已经喊了好几声了,这傻货居然不醒,看这样子,就算拿被子把她一卷,扛出去卖了,她都不会醒来。

    一开始李鱼还以为她故意装睡,趴下来仔细观察了一番,见了她这番动作,才知道这吃货当真是个“觉主”。李鱼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儿,拍拍她肩膀,道:“觉主,深深觉主,你……”

    “不要拿走!这是我酱的兔头!”

    深深惊呼一声,突然伸出双手,李鱼愕然,还没反应过来,深深已经抱住他的头,往自己身边一夺,张开嘴巴,一口小白牙呲了起来……

    下一刻,

    “啊”

    李鱼的惨叫声高亢地响了起来。

    昨夜宫中遇刺,满城戒严,虽然并不会骚扰到褚府,但这么重大的事件,褚龙骧作为即将成为戍京部队重要将领的人物,却不可能不知道,是以一大早他就收拾停当,打算上朝弄个清楚。

    此时褚龙骧正健步如飞往外而走,正走到前院,隐隐听到李鱼的高呼声,褚龙骧不禁又是抚须一笑:“年轻人,真是不知节制啊,居然折腾一宿,李先生,了不起!”

    又过了两刻钟,褚龙骧赞为了不起的那位李先生一脸悻悻然地背着手儿走出来,后边跟着一脸谗媚,跟小哈巴狗儿似的深深姑娘。李先生脸蛋.子上整整齐齐两排弧形牙印,异常的明显。

    “嘿嘿,小郎君别生气嘛,人家正做梦吃酱兔头呢,咕咚,特别的香,嘻嘻……”

    “诶,小郎君你说句话嘛,你不说话,我心里很慌的。”

    “小郎君别这样嘛,你不是吉祥妹子的未婚夫婿么?那说起来,我跟她还是好姐妹呢,要这么算的话,奴奴是你的大姨子嘞!妹夫,好妹夫……”

    摊上这么个二皮脸,李鱼又能怎么办呢?吉祥之伶俐,千叶之高冷,作作之泼辣,在他面前,都毫无施法能力。李鱼俨然就是一个“禁魔大法师”,应付他们轻松自如。

    可如今面对深深的“厚脸皮神功”,李鱼也只能举手投降了。

    李鱼无奈地站住,瞪着深深:“你闭上嘴巴!”

    “你不生气了呀?”

    “闭上嘴巴!”

    “不生气?”

    “不生气!”

    “不信,那你笑一个。”

    “……”

    “笑一个嘛,乖!”

    李鱼绝望地看着这个二皮脸,慢慢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深深姑娘松了口气,伸手一拍那让人本就无法无视的酥胸:“这我就放心了,小郎君,咱们雇俩车子吧。人家路走久了肩会酸,腰会酸,背也酸……”

    李鱼实在忍不住了:“你的嘴巴什么时候酸?”

    深深姑娘很认真地道:“不能酸!这可是练了十年的功夫,绝对不能酸。吞剑的时候一旦嘴巴酸了,脱个臼啊,抽个筋啊,很危险哒!”

    李鱼紧紧地攥住了双拳,这才抑住了众目睽睽之下活活掐死她的冲动。

    李鱼既然知道了母亲和吉祥的下落,岂有不马上赶去相认的道理,所以一大早就推醒了瞌睡虫深深,叫她领着自己直奔老母和吉祥在永乐坊的居处。

    此刻,永安坊的坊门业已随着钟号之声开启了。

    虽然因为昨夜之事,气氛有些明显的紧张,但各行百业、各色人等,依然得上工、干活,共同维持这座庞大城市的运转。

    因为昨夜已经彻搜一遍,不良人们倒没有对整个坊再度进行搜查,熬了一夜,已经到了白天,许多不良人已经由不良帅安排回家补觉去了,少数坊丁则依旧游弋于大小街道,以防突发事件发生,提妨陌生人等。

    这时候,一行人荷担负筐的进了永乐坊。

    几个游弋于人群的坊丁立刻警惕地看去,但见那领头的面容,这才放下心来。这人原来就住本坊的,后来在西市做生意赚了钱,就换了一处更大的住宅,此坊的旧宅子就租出去了。

    时不时的,尤其是收租的时候,他还会回坊的,所以本坊许多人认识他。尤其是跟他住同一条街的一个坊丁,更是很熟悉地跟他打了声招呼:“老贾,又有房客了啊。”

    老贾扬手笑道:“是啊,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这是新房客,以后跟你可就是近邻啦。”

    那租房的当家人听了,便跟那坊丁互相扬了扬手,笑着打了声招呼。

    老贾带着那一家人拐进一条街,推开一道院门儿,正是昨夜杨千叶一行三人藏身的所在。

    站在院子里,老贾笑道:“怎么样,这院子还不小吧?你瞧那棵枣树,每年还能结很多枣子呢。也是你们幸运,我这宅子啊,本来是吉祥姑娘和她婆婆住着的,租期还有两个多月呢,结果不知何故,非要搬走。她们要走,随他,反正钱我是不退的,也就因为收了她们的房钱,我才肯算你便宜些。”

    “哎哟,那我可捡着了,多谢贾兄。这是一进三间的房子吧?我想到里边看……哎哟!”

    那房客一推门儿,冯二止目光阴沉,直挺挺地站在那里,把那房客吓了一跳。

    房客奇道:“我说老贾,你不是说房客已经搬走了吗?怎么这还有人呐?”

    老贾见状也是一奇,急忙上前道:“哎,你们干什么的啊?怎么住进我家了?”

    冯二止刚要说话,后边探出一只手,往他肩上一扣,将他拉到了一边,墨白焰笑吟吟地走了出来:“呵呵呵,你就是此间房东老贾吧?”

    老贾瞪着墨白焰道:“你是何人?”

    墨白焰捋了捋假胡子,道:“老夫,是吉祥的公公,这是……我家长子。”

    墨白焰说着往旁边闪了闪,杨千叶就一副见了生人有些害羞的乖孩子模样站了出来。墨白焰道:“这是小女,这房子,你不肯退钱,我就核计着,先把一家老小搬来,住足了租期。”

    冯二止听了,马上配合地一瞪眼睛:“就是,我家又不是有钱没地方花了,你不退钱,还能便宜了你不成?这房子,还差着两个多月呢,我们得住足了时间。”

    老贾听了,又气又怒,刚想说话,突然又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不禁道:“不对啊,吉祥跟她婆婆,在这住了有日子了,我怎么从没见过你们啊!”

    墨白焰面不改色,叹口气道:“这事儿啊,说来话长。简短截说呢,就是老夫跟孩子他娘,已经和离离婚了。所以呢,平时各住各的,并不来往……”

    老贾奇道:“和离了?和离了也没有儿媳妇跟着婆婆住,不要自己男人的道理吧?”

    墨白焰抚了抚胡须,淡定地道:“事情,其实是这个样子的。我呢,其实有两个儿子,吉祥是我二儿子的媳妇,并非我这长子的媳妇。我那次子呢,哎,已经离世了。吉祥尚未改嫁,就跟她的婆婆一起生活了。”

    老贾恍然,就在这时,院门口儿一声欢喜地高叫:“娘,吉祥,你们在吗?”

    随着声音,李鱼领着深深姑娘风风火火地就冲进了院子,冯二止看看这个,瞧瞧那个,一张脸登时化作了岩石:“这……这他娘的这个谎可怎么圆啊!”

    正扮小淑女的杨千叶看到李鱼,登时也傻了:“这冤家……路也太窄了吧,怎么哪儿都有他,这下可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