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211章 会须一饮一海碗
    “在下李鱼,右武候大将军褚龙骧之幕僚,见过右卫大将军。”

    朝廷这些武将级别,普通小民还真弄不清谁高谁低,比如这右卫大将军和右武候大将军,谁级别更高,谁知道啊。亏得李鱼在褚龙骧府上这么久,好歹恶补了一些知识,对此略知一二。

    右卫大将军是三品,右武候大将军是从三品,两者之间只差半级。李鱼开宗名义,先自报家门,让对方有所了解,免得这蛮子恼火之下,一刀把他砍了。那时就算对方知道了他的身份,也来不及了。

    只低半级,彼此差距甚微,对方就得有所忌惮。再加上颉利可汗是降将,只挂了个右卫大将军的空衔,而褚龙骧可是实权在握的禁军将领。

    自报了家门,李鱼旋即道:“在下本利州人氏,因逢变乱,亡命他乡,与亲人离散。幸遇褚大将军收归门下。今入长安,悉闻家眷亦流落至此,急急寻来,欣喜若狂,难免有礼数不周之处,尚望大将军见谅。”

    颉利可汗怔了一怔,想到人家是实权在握的褚龙骧幕僚,锐气先消磨了三分,再听他说起与亲人离散经过,想到自己背井离乡,不禁生起几分同病相怜之感,只是一想到对方莫名其妙就出现在自己的大帐,这要是刺客怎么办?心中未免还是有几分懊恼。

    颉利可汗冷哼一声,缓缓垂了刀,道:“虽然如此,你登……”

    颉利可汗想说你未经通报,登堂入室,不料李鱼又抢过了话头儿。

    “幸赖大将军关照,我家娘子微末之技,能入得大将军法眼,得以寻得生计,大恩大德,李鱼铭记在心!”

    “呃……”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人家不但满脸陪笑,还在谢恩呢。人家正谢着恩,你好意思抬手打人?

    颉利可汗正犹豫间,李鱼又道:“乍进二庭,见此一片草原风光,在下惊讶之至。本想请人通禀一声的,忘形之间,竟尔就走过来了。嗯……”

    李鱼四下看了看,欣欣然地点头:“帐内帐外,浑然一体,仿佛就是置身于草原之上,令人见而忘忧啊。只是四下里围墙碍眼,禁不得远眺。小可倒有一计,也不知是否可行。”

    这句话给颉利可汗把梯子架好了,还引出个他感兴趣的话题,颉利可汗也是个妙人儿,马上就坡下驴,好奇地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李鱼道:“两个办法!简单一些的,就叫人在四下围墙处种上爬山虎,一片绿色。另有一法,就是寻一丹青妙手,将这四下里墙壁,俱都绘上草原、远山、森林、河流,与这庭院内风光浑然一体。而且,若是大将军不嫌麻烦,春夏秋冬四季,还可以使人对这远山、丛林、河流,饰以不同颜色,则此处就更像草原了。”

    颉利可汗眉眼一抬,赞道:“妙策!好主意!哈哈哈哈……”

    颉利可汗笑罢,对吐谷浑邪道:“你去,带些金子,请阎少监派些人来,将四壁都缓上图画!”

    颉利可汗倒也有自知之明,直接请人家阎先生来府上绘画,那是多少钱也请不来的。阎立本可不仅仅是一个画师,人家的外公是北周武帝宇文邕,母亲是清都公主,父亲是石保县公、隋殿内少监阎毗。

    到了唐朝,阎立本即在秦王李世民府任库直。库直那必须得是亲信之人,而且得是名门子弟才能担任的。等李世民称帝,阎立本就担任了主爵郎中、刑部侍郎、将作少监。

    如此地位,除了皇帝,谁还驱使得动,所以只能请阎立本派些有造诣的画师弟子前来,就这,也得好生商量着才行。

    吐谷浑邪唯唯称是,颉利可汗又乜了李鱼一眼,伸手抓过一坛子好酒,咕咚咚地倒了一大碗酒,笑对李鱼道:“亏得你这好主意,你来,满饮此酒,你夫妻二人便相携离去吧。”

    李鱼一听,顿时松了口气,欣然拱手道:“多谢大将军!”

    李鱼说完,目光往那酒碗上一看,不禁又是一呆。

    好大……一个碗,这他娘的是海碗呐!

    颉利可汗抚摸着刀柄儿,五指一紧一松,似笑非笑地睨着李鱼。

    李鱼看看一旁的吉祥,硬着头皮走上去,捧起了那大海碗。

    娘的,不就是一碗酒嘛,拼了!

    李鱼把眼一闭,捧起海碗就喝:“咚咚咚咚”

    一碗酒将饮尽,颉尽可汗的眸底便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压低了声音道:“小子狡诈,不罚你这一碗酒,你真当老夫易欺了!”

    “咳咳咳咳……”

    李鱼一碗酒即将饮尽的当口,听了颉利可汗这句话,呛得他一阵咳嗽。

    颉利可汗哈哈大笑,扬手道:“你们去吧!”

    “多谢大将军!”

    李鱼苦笑不已,这些上位者或者性情各异,表现出来的特质也各不相同,但真没有一个是白给的呀,全都是人精,只是他们的精明,不像那些小精明的人一样摆露在表面上罢了。

    李鱼怕他又使什么法子整治自己,趁着他尚未改变主意,赶紧拱手告辞,拖起吉祥的手,快步向外走。

    那些舞姬都有些羡慕地看着吉祥,人家已觅得良人,她们却依旧在红尘中打滚,也不知何时才能有所依托。

    李鱼二人匆匆出门,直至出了大门口,匆匆走出一段距离,吉祥忽地一扯李鱼,将他拉进一条清静的窄巷。

    一进巷子,吉祥立即张开双臂,紧紧搂住了李鱼的身子,抱得好紧好紧,好像生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似的。

    思念是一种什么滋味,没有人比吉祥更清楚。

    以前,她只思念一个人,那就是她的娘亲。但她从很多的时候就知道,娘亲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回来。她思念,却只是缅怀,从未寄望有朝一日能重新见到母亲。

    而李鱼不同,他是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吉祥坚信着这一点。因为相信他终有一天会回到自己身边,所以那思念便生了根,发了芽,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满满的一颗心都已被它盛满了,当终于见到他的这一刻,便再也抑制不住。

    枝摇影动!

    心花怒放!

    李鱼也很激动,吉祥的真情流露,尤其令他激动。

    但是,他好撑!

    吉祥是满满的一颗心都溢满了甜蜜与欢喜。

    而李鱼,感觉他的胃袋撑得都有点疼了。

    足足一大海碗的酒啊!

    颉利可汗,这个坑爹的老狐狸。

    李鱼恶狠狠地暗骂一声,被吉祥箍紧的胸膛好像都快把酒挤出来了。

    “没事了,没事了,这一次,咱们,再也不分开!”

    这难受的感觉,甚至冲淡了李鱼情侣相逢的喜悦。可是此时的吉祥,简直就像一只足足半年未见主人的狗狗,就差上窜下跳摇尾巴,腻着他跳来跳去的欢呼了,李鱼只能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柔声安慰。

    吉祥抬起头,泪眼婆娑,可唇角眼梢儿,却带着甜蜜的笑。

    “嗯!我们再也不分开!我再也不想,尝那相思之苦。”她抬头看着李鱼,手仍抱得紧紧的,但这句话说完,她却忽地哎呀一声,松开了手道:“郎君还没见过大娘吧,大娘不知有多惦记你呢,咱们快去见她。”

    李鱼被她拉着手儿往外走,好笑地道:“你称我为郎君,却叫我娘为大娘?”

    吉祥脸儿一红,期期地道:“人家……人家这不是还没过门儿嘛。”

    李鱼逗弄她道:“那你却已去掉小字,称我为郎君?”

    “咋!反正你就是我的郎君!先叫叫怎么啦!是你招惹我的,可不许反悔。”

    吉祥红着脸,很霸气地回应。

    李鱼奇道:“耶?是我招惹你的吗?让我想想……”

    “快走啦,有什么好想的!”

    吉祥的脸蛋儿愈发地红了,紧紧拉着李鱼,羞不可抑地冲出了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