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214章 水到渠成
    第214章 水到渠成

    杨思齐看着李鱼,愕然道:“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

    杨思齐四下扫了一眼,这才确定地道:“我的家中?”

    李鱼呆了一呆,正不知从何说起,华林已忙解释道:“啊!先生有所不知,他叫李鱼,是潘大娘的儿子,刚刚寻亲上门!”

    “哦!”

    杨思齐恍然大悟,大悟之后……就不再理会李鱼的事了,而是对华林道:“就这样吧,我急用的,你尽快准备好给我送来。”

    华林点头,面有难色地道:“小的预支的钱已经不够用了,做这几件东西需要定金……”

    杨思齐点头道:“你等一下!”

    杨思齐走出厅门,扬声道:“潘娘子,潘娘子!”

    潘娇娇正在厨下吃东西,一听他喊忙迎出来。

    杨思齐道:“你去库里支一百吊钱给小林子!”

    杨思齐说完转身就想走,忽又站住,回头道:“我刚在厅中见一青年,那是你的儿子?”

    潘娇娇赶紧道:“正是!”

    杨思齐讶然道:“你儿子都这么大啦?我还以为你才二十许人呢?”

    “真的吗?我有这么年轻吗?”

    潘氏又惊又喜,抚摸着脸蛋喜孜孜地问。

    杨思齐是个实诚人,听她一问,又很认真地看看她的五官、腰身、体态,肯定地点点头,道:“没错,我看,也就双十年华的样子。”

    潘氏笑逐颜开,害羞地道:“阿郎您过奖啦,奴家也就是成亲早了些,擅保养了些~~”

    潘氏姿容,其实颇为妩媚,这一笑别具韵味,杨思齐一个从小钻研机关术,整天跟胶、漆、木头、钢材打交道的主儿,根本没机会接触女人,乍一见她笑若花开,不禁失神刹寻。

    杨思齐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心下不禁既慌又怕,急忙挥一挥手,道:“小林在厅中,你自支钱给他吧!”说完急急转身就走,连正厅都没回,也没对小林子再做交待,直接从侧厢绕回他的后院儿去了。

    那是他研究机关术的所在,只在那在些刨花、凿钳、木料、钢材之间,他才优游自地,无比轻松。

    “真是个怪物呢。哎,这要贪他点钱,实在是太容易了,瞧他那样子,恐怕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多少财产,我就是搬走一半他都察觉不了。可……这么个大傻子,实在叫人不忍欺负啊!”

    库房里边,潘氏娘子一边肉疼地数着钱,一边自言自语。

    客厅里边,华林已经搬了个蒲团过来,坐在李鱼旁边。

    至于杨思齐的“失踪”,华林倒并不在意,这位杨先生一门心思全扑在他的机关术上,做事本就颠三倒四、神思不属,华林早就习惯了。

    潘大娘没来帮杨思齐打理家务之前,华林曾亲眼见过一次,杨思贤烧开了一壶水,沏了一杯茶,然后放着那杯茶不管,提着壶就回了他的设计台,一边看图纸,一边把铁壶凑近嘴巴,要不是华林阻止及时,这位杨先生只怕连胃都要烫熟了。

    “不是母子才相见么?你这怎么……为何罚跪啊?”

    李鱼叹了口气,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事儿,实在难以启齿,不提也罢。倒是你……”

    李鱼看看华林:“令尊还不原谅你么?”

    华林摇了摇头,脸色黯淡下来:“其实我爹,当初就不想把我送官来着,只是事情闹大了,他也没办法。门风体面,还是要讲的。我若回去,我爹怎也不会不接纳我,但是……我自己没那个脸呐……”

    华林沉默片刻,低声道:“你相信么,其实我一直都很乖顺的,虽然家里很有钱,但是父亲家教一直很严,从小到大,我也没有沾染什么纨绔习气。我读书很有功,爹一直对我寄予厚望……”

    说到这里,华林眼中亮起了闪闪的泪光:“我就只犯过这一次错,只一次,便万劫不复。现在回想起来,我常常悔恨不已,可那时候,真的是禁不住诱惑,很多可怕的后果那时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在那一刻,却全都觉得无所谓了……”

    华林说到这里,拾袖拭起泪来。

    李鱼一听,想到他和龙作作那一夜的抵死缠绵,不禁心有戚戚焉,他轻轻拍了拍华林的肩膀,道:“我相信你,我也是啊。有时候,我们明知道有些事不能做,可那时那景……何况我那时还喝多了酒……”

    华林吃惊地看着李鱼:“什么?难道你和令尊的妾室也……”

    李鱼道:“诶!我爹早过世了,再说我家穷的很,我爹哪来的妾室。我是说,跟另一个女人……结果惹得吉祥伤心,所以我娘就罚我跪喽。”

    华林这才明白,叹口气道:“哎,那不同的!你这又不是悖伦之事,再说,你当时又喝了酒……”

    李鱼直挺挺地跪在那儿,出神地想了一阵儿,泄气地道:“我想过了,就算我当时没喝酒。很可能……也会忍不住。”

    华林深有同感地点头,顿时生起难兄难弟般的感觉。

    两个无耻的男人在客厅里交流“男人都会犯的错”的经验时,杨思齐已经回到了他的“设计室”,在那设计图上继续勾勒起来。

    很少有人知道,当世有一位建筑才能不在阎立本之下的大师级人物,那就是杨思齐。

    只不过,两人专攻之学有所不同,阎立本是朝廷大匠,同时也是个著名的画师,他的建筑设计,更侧重于美学方面,恢宏大气,磅礴华丽,正是朝廷最青睐的建筑大师,所以就连“千宫之宫”大明宫,都是由他来主持设计。

    而杨思齐,却侧重于建筑与机关术的融合。“东篱下”那巧妙的机关设计就出自他手。更罕有人知的是,他是西市常剑南麾下四梁八柱里的四梁之一。而这一点,苏有道很清楚。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西市常剑南手下四梁,并非技击高手,四人甚至全都不会武,但他们的身份却仅次于常剑南。

    因为擅长技击,在这样一个庞大的地下组织中,其实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本事。难道你靠着能打,就能给手下几万兄弟赚口食?在天子脚下,分分钟就被朝廷灭了。

    在这种地方混口食,需要的是真正的大本事。常剑南麾下四梁,第一梁,擅经营;第二梁,擅钻营;第三梁,擅理财;第四梁,擅设计。四梁之下的八柱,才是颇孚人望,小弟众多的技击高手,这是一个庞大的地下帝国。

    擅经营的就不用多说了,不擅经营的话,如何打理四万多户店铺的生意,把天下诸国的财货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

    擅钻营这位,主要是负责与官府打交道,同诸多政界权要保持良好关系,从而得到他们的庇护,在此过程中,甚而可以掌握他们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

    而这一点,也正是苏有道最在意的地方,是他决心把常剑南的地下帝国掌握在手中的主要原因。

    控制了这样一支力量,甚而把其他两个地下帝国掌握在手中,就等于控制了半个朝廷,那么他辅佐的那个王,头上就有极大把握,稳稳戴上一顶白帽子。

    第三梁,擅理财。这个人可以说是常氏帝国的总会计师了,每日里进出财货数以亿计,能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绝对是个一等一的人才。混黑也要有钱才能混出真正的地位、权力来,这个人同样是常剑南不可或缺的得力臂膀。

    可以说,八柱可以倒,四梁不能倒。八柱如果有所缺失,常剑南这位西市王还能很容易就找到一个替代的人,而四梁若有损失,他轻易可找不到可以替代的人。

    四梁之中,只懂建造设计的杨思齐似乎是最弱的了,但是他可不仅仅是给常剑南在起居住行的工具上设计各种保命工具,也不仅仅是兼着工部的差使,与朝廷有密切联系,同时,他还负责着长安城中大量民居、官邸的设计。

    西市王常剑南控制着长安城一多半的建筑队伍,而杨思齐就是这些建筑包工队的总工程师,他给常剑南的地下帝国创造的财富同样不少。

    只不过,苏有道与杨思齐虽然认识,却谈不上是多么熟悉的朋友,杨思齐这种怪异秉性,也很难有办法跟他交朋友。而且这人是个真正的“书呆子”,他出身平凡,又走不了科举之路,官场也适应不了,空有一身本事,却没有用武之地。

    是常剑南发掘了他,并给他提供了大量的财富,他的屠龙之技才得以施展,不过,他的书呆子属性始终没有变化,可以说在常剑南的地下王国里,他是一个地位虽然崇高,实则却游离于外的这么一个人。

    所以,常剑南的地下王国的所有主要话事人,都不会把杨思齐视作威胁,对他很是友好。可也因此,苏有道想控制常剑南的势力,完全指望不上他,顶多把他当作一个接近这个地下王国的桥梁。

    苏有道对于如何让李鱼接近杨思齐,并通过杨思齐进入常剑南的视界,本来有他的一套安排,但是因为深深多了一句嘴,使得李鱼提前找到了吉祥,有些出乎苏有道的意料,但整个事件的发展,依旧没有脱出他的控制范畴。

    苏有道挖了一条渠,虽说还未等他去掘开堤坝,水就自己冲开了,但流向依旧是按照他的设计。渠已成,水已注,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只有吉祥与李鱼的感情纠葛,并不在苏有道的考虑之中,而这,只能靠李鱼自己了。

    好在,李鱼还有一个颇具小民智慧的娘,躲进屋里伤心了一阵的吉祥,现在已经开始担心李鱼会不会饿肚子,膝盖会不会跪太酸、潘大娘抽的他会不会肉太疼的问题了……

    PS:偶的《大宋北斗司》每日连载三四章,该片已在横店开机半个月啦,欢迎大家先睹为快!

    《夜天子》也在拍摄中,其中花晴风、徐伯夷、夏莹莹、展凝儿、雅夫人等女一女二乃至男二反一,都是书友报的龙套名结果成功进入戏中,到时看起来一定别有滋味。本书也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来日在戏中看着你的“名”,很有趣的人生体验。

    :求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