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230章 气数未尽
    第230章 气数未尽

    “飒飒飒……”

    箭是弩箭,平射而入,如骤雨激打浮萍,厅中死伤无数,真正得以保全的只有李鱼这一桌和舞台上那四个人。

    因为只有这两桌的食客中有人拥有高明的身手,不过太子那一边因为是刺杀目标,所以被大铁槌猝袭之下干掉了十之七八,伤亡反而最为惨重。

    硬木的屏风被挡在了李鱼等人身前,苏有道倒是镇定,为了防止箭矢射穿屏风伤了手,还抓起两个蒲团垫在手上,抵着屏风。

    这弩箭如此密集,甚至中间毫无停歇,当然不是普通的硬弩,否则上弦必然影响速度,实际上这批人用的是诸葛连弩,在一匣弩箭射空之前,他们手中的箭雨就始终如瓢泼一般。

    随着箭雨攒射,一排黑衣劲装人平端着诸葛连弩走进了大厅。有人被吓疯了,仓惶爬起,大叫着:“与我无关,不要杀……”

    “我”字还没出口,他就被射成了刺猬,倒下去时,居然因为身上插满了弩箭,身子无法着地。

    宇文长安铺匐在地,四肢尽量地贴紧地面,以手肘和膝肘运动,在求生欲望极剧暴发的当口,居然完成了一套难度超高的后世战术躲避动作,贴着那圆形的舞台蹿到了舞台背面,凭着那仅高一尺的舞台,暂时觅得一片栖息之地。

    持弩匣稳稳地迈步进了大厅的一共有十二人,最中间的一个人一进来就把弩箭对准了右侧李鱼这一席位方向,因为已经有了木屏风为盾,那张矮几已经被推到一边,李鱼此时已经把那矮几当成小盾,横在了自己面前,只把头部露在外面,观察行色。

    那位居中间的蒙面杀人一眼看见李鱼模样,登时一怔,旋即厉声吩咐道:“盯准目标,莫理会闲杂人等!”

    本来已有四个杀手随着他的动作将弩箭朝向李鱼等人,一听这话,他们手中的弩马上调转过来,攒射向舞台正中那面充作遮挡物的木屏风。

    “啊!”

    木屏风上有雕刻镂刻处,太子李承乾耳听得笃笃声响,俱都是弩箭射在木屏风上,不免手惊肉跳,手无意间挪到了一处木板薄弱处,恰好外面一箭射来,射穿了那木板,又透出四五寸,方才止住冲势。

    这一箭已经射穿了李承乾的手掌,疼得他哎呀,一声,急忙收回手,用另一只手紧紧握住,眼泪都流了下来。

    “啪”在一声,那居中蒙面人的箭匣一空,他马上把箭匣往旁边一扔,从背后拔出了狭锋单刀,纵身一跃扑上舞台,一记“力劈华山”,向那木屏风当空劈下。

    “咔”地一声,那木屏风裂开一道大口子,便这一刀并未将其劈断,那蒙面人冷笑一声,猛地一个旋风踢,踹中半扇屏风,再加了这一脚之力,那屏风终于折断,呼啸着飞了出去,轰隆一声,砸在舞台边缘,正好将店主宇文长安盖在了下面。

    宇文长安趴在地上,双手一翻,掌心向上,由衷地赞美道:“光明主神在上,您忠诚的信徒宇文长安,虔诚感谢您的庇护!”

    半扇屏风一去,躲在后边的四个人也就无从遮掩了,众黑衣蒙面人立即扑了过去。

    罗霸道急于过来救人,奈何却被那铁槌力士所阻,根本无法赴援。李鱼一看,却是不能坐视了。

    旁人他可以不管,但袁天罡却是对他有恩的。男儿大丈夫,岂能坐视恩人陷入绝境而不理?就不论这一世为人所继承的道德观念对他的影响,单以前世的道德观念,也不容许他这么做。

    好在已经知道对方目的所在,不用担心他们抛下正主儿不理,跑来泄愤杀他的朋友。所以李鱼只是匆匆吩咐了刘老大一句:“护着大家,我去救人!”说罢返身就往台上冲去。

    与此同时,道德坊勾栏院中也是一片混乱。

    坦率地说,这勾栏园中建筑,确实比较混乱,再加上经常因为表演项目的调整,拆拆卸卸,一些建筑垃圾无暇清理,就堆放在一些厅帐后面,弄得又乱又脏。而这些建筑垃圾,却是以木料为主。

    所以,当火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从哪儿传来的火源,似乎是一刹那间,就有五六堆建筑垃圾同时火起了。

    火势一起,马上烧得极是旺盛,这烟火滚滚,首先使得在园中游逛解闷的百姓们慌乱起来,而这大白天的没事干,跑到勾栏院中消闲解闷的,又以老人、妇人和孩子居多,行动迟缓,不免就哭爹喊娘,混乱不堪。

    这些人从有限的两个出口离开时,还造成了踩踏,以致于许多不曾被火焰所伤的百姓,却在他人的踩踏之下弄得遍体鳞伤。

    勾栏院的伎人们是要靠这园子谋生的,所以一开始没人舍得离开,纷纷努力扑救,可是火势一起,燃烧太快,根本救之不及,况且他们院子里只象征性地堆了几堆扑火用的沙子,水源也只有一口井,根本没有得力的工具扑火。

    以至于大火熊熊,扬向天空时,他们被迫放弃救援,转而向外逃命时,只能从火海中穿过,许多人因此葬身火海,或者受到了严重的烧伤。

    官方设消防队,并且注意进行防火检查和布置是从宋朝中期开始的,这时节还没有专业的消防,曹坊正眼见火起,匆匆集合了些坊丁赶来扑火救人,所用的手段也极是有限,除了扑打、拆断,最多就是准备了几套蓑衣,泼湿了披在身上,以便冲进火中救人。

    他正忙活着,潜在人堆里冷笑着看热闹的麦晨便悄悄凑了过去,窥个空隙,低声急道:“曹坊正,莫多事!”

    曹坊正扭头一看是他,登时心头一惊,马上明白,这大火骤起的缘由了。曹坊正气极败坏地道:“是你们干的?”

    麦晨冷哼道:“聪明点儿,饶大爷的事,你也要过问?”

    曹坊正眼见已然变成一片火海的勾栏园中冲出一个浑身是火的孩子,被坊丁和义助援手的百姓冲上去,迅速帮他扑打起了火焰,便对麦辰为难道:“我是此间坊正,如何坐视?”

    这时荣旭也凑了过来,阴冷地道:“隔断火势,避免扩大,就是你的功劳。至于这勾栏院……”

    荣旭望向熊熊烈火,嘴角漾起一抹冷酷的笑意:“任他烧个干净吧,火莫扑,人莫救,事后,饶大爷必有谢礼奉上。”

    曹坊正看了看那大火,良知与欲望在心中一权衡,贪欲立时占了上风,马上顿足大呼道:“火势太大,已救不得了。众人听我号令,莫再无谓扑救了,马上清理勾栏院四周杂物,避免火势扩大烧了全坊!”

    这时候,火势还未全部蔓延开来,可坊正既然这么说了,众坊丁自然照办,他们马上分散开来,按曹坊正吩咐,开始沿勾栏院外围开始建立“隔离带”。

    勾栏院与周围民居本就隔开一段距离的,但是这些巷道里却被百姓堆了许多杂物,这些东西一旦清理掉,造成火势隔离,就不至于造成火势漫延了。

    麦晨和荣旭见曹坊正如此上道,不禁相视一笑,拍了拍曹坊正的肩膀,便各自悠然走开了去。

    只是,他们三个都未料到,他们方才耳语、拍肩的动作,却被那个刚从火中救出,皮肤都烧焦了大片的孩子看了个清清楚楚。

    李鱼跃上舞台,一把拉住袁天罡和李淳风这两个大仙儿,喝道:“跟我走!”

    这两位仁兄学究天人,一肚子的学问,唯独没学过武,平时比划几下五禽戏,也只是用来强身健体罢了,打架是不行的,研究学问的人嘛!这时李鱼到了,正不知所措的两位高人如见救星,马上跟着李鱼跳起来。

    前方一口刀呼啸而至,李鱼躲在一边,他们也不会去理会,但李鱼既然插手,这些杀手也不客气了。

    李鱼刚刚冲上两步,一见刀至,立即拉着袁天罡和李淳风疾退一步,那刀力道将尽,正欲掣回,李鱼已然松开袁李二人,扑上一步,一个侧身靠山崩,只消避过了刀尖,他就已无所畏惧,这贴身一靠,震力一发,将那人震脱出去,手中刀也被李鱼劈手夺过。

    “铿铿铿铿……”

    李鱼一刀在手,立即大展神威。他跟人屠郭怒学的砍头刀法,再加上和其他师傅学来的一些技击技巧融汇贯通,瞧来既不威风,也不霸道,但刀刀犀利,总不离别人脖颈要害,威力却是极大。

    李鱼使刀护着袁天罡和李淳风且战且走,避向自己的席位,纥干承基则拉着太子李承乾且战且退,试图与罗一刀汇合。

    李承乾一条腿不便利,生死关头也顾不得那许多了,上窜下跳,形象全无,心中恼恨无比,却也发作不得。

    这时候,外面又有一队人马杀了进来,一进来就和众黑衣杀手战在一起。

    那使大槌的杀手消耗最大,此时已然气喘吁吁,见此情形,不禁喟然长叹:“嘿!莫非李唐气数,当真未尽么!”

    说到这里,他把手中大槌奋起余力,向罗一刀猛然一掷,不等大槌落地,便怒喝一声:“走!”

    太子的人可不全在厅中用餐,荆王李元则的人也是。那些级别不高的侍卫随从,奉迎了主人入厅后先去安顿了车马,随后就在旁边木屋用餐了,待见此处生了变故,忙不迭就赶了来。

    这些人比在大厅中陪太子和荆王用餐的还多了两倍,他们一来,厅中形势顷刻逆转。看到他们其中的那些荆王侍卫,李鱼和太子李承乾百忙之中同时生出一个问题:“这里打得这么热闹……荆王哪去了?”

    :求月票、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