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239章 一肩担起
    众人失魂落魄间,康二叔凄凄惶惶地迎上来。康二叔本来有一部和康班主一模一样的大胡子,此刻却已成了短须,草草修剪过的,显然那部大胡子是在大火中燎没了。

    一见康班主,康二叔就号啕大哭,跪拜于地道:“大哥,我对不起你呀!园子没了,我没看好,我该死啊……”

    康二叔哭得涕泗横流,一旁一个伎人愤愤然道:“二叔,这事与你有何干系。依我看,就是那姓饶的下的黑手!咱们园子几十年平安无事,怎么就昨儿出事了。”

    另一个伎人立即道:“就是!而且是好几处地方同时失火,这怎么可能?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放火!”

    康班主一抹眼泪,盯着那伎人道:“你说什么?哪个姓饶的?”

    一个伎人道:“就是昨儿来咱们园子索要深深的那伙人!”

    有人高叫道:“就是西市之虎,饶耿!”

    深深握紧双拳,恨声道:“饶耿!是他?”

    “深深?”这时,凄惶无助的伎人才发现深深,登时纷纷跳了起来。眼见一个个熏得小鬼儿似的伎人逼近过来,深深有些惶惑,静静则迅速地站到了她的身前:“你们干什么?”

    “都是她!都是这个害人精!是她害得我们无家可归的!”

    “你个贱女人!要死你自己去死,干嘛要拖上我们大家!”

    “你根本不是我们园子里的人,你这个灾星,都是你害了我们的!”

    “你还我儿子命来!”

    一个老婆子十指箕张,炭一般的十指,像枯瘦的鹰爪,嚎叫着向深深抓挠下来。深深吓呆了,躲都没躲,静静奋力把那老婆子推开:“你干什么!我阿姐是无辜的!”

    “无辜?还有你,你们这对天杀的灾星!我们园子的大祸,就是你们这些扫把星引来的!杀了她们!烧死她们!”

    “对!烧死她们!西市王常大爷想睡你,那是你的福气!你个臭婊子,矫情什么,就是你害了我们园子这么多人!”

    一群熏得小鬼儿似的人疯狂地扑了上来,还有些站在外围抢不上槽儿的,便随手抓些木炭石块劈头盖脸地砸来。

    深深和静静被平素这些最亲密的“家人”疯狂的举动吓呆了,茫茫然地被打了几处,两姐妹只能惊恐地发着抖,拥抱在一起。

    “住手!别打了!”

    康班主大吼,可是愤怒的人群已经不听他们的了,园子没了,班主也就失去了他的权力,这些人现在只想发泄,他们明知道是谁烧了他们赖以维生的家园,害死了他们的骨肉亲人,却根本没有勇气走上西市去送死,只能把一腔愤怒发泄在两个弱女子身上。

    “你们两个臭婊子,你们还敢回来!杀死她们!烧死她们!”

    一群疯狂的男女连踢带打,深深和静静被打得发髻乱了,披头散发,颤抖地抱在一起,承受着雨点般落下来的拳头。

    “砰!”

    “砰!”

    “砰!”

    一拳砸在一个咆哮踢打正欢的男人颊上,将他整个人打飞出去。

    接着一臂扫中两个正去揪深深和静静头发的男人,把他们摔了个四仰八岔。

    “一群懦夫,滚你娘的!”一只大手探出,抓住叫的最欢的那个疯婆子的头发,把她狠狠甩开,李鱼怒骂一声,站到了深深和静静面前。

    深深和静静簌簌发抖地抬起头,头发凌乱披散,脸上已有几道淤青,深深的额头被一枚石子打出了紫红淤肿的一块,静静的嘴唇被打出了血,血丝挂在唇边,仿佛两只受了惊的小鹌鹑,眼睛里满是惊恐。

    “你是……”一个怒不可遏的大汉冲上前,指着李鱼刚要理论,李鱼“啪”地一记耳光,扇得他的脑袋拨浪鼓似的一阵晃荡,那人站立不稳,踉跄着退了两步。

    “我们园子里的事,关你一个外人……”另一个伎人尖着嗓子嚎叫着冲上来,明明是个大男人,大概是在台上常扮女角,声音尖尖的,十指也跟女人似的屈挠着扑上来。李鱼身子一旋,一个侧踹,那伎人就跟牵线木偶似的,嚎叫着又倒飞了出去。

    “你算什么东西,敢到……”一个老婆子仗着自己是女人,尖叫大叫,但话未说完,李鱼又是一记耳光,只是因她是个女人,手劲儿收了七八分。

    这一通不讲道理的出手,把那群疯狂的人都唬住了,一个个怔怔地看着李鱼,没有一个敢再上前的。

    华林赶紧冲到李鱼面前,抱住他一条手臂道:“李大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李鱼眼睛一翻,瞪着众人道:“人话得跟人说,跟他们,有什么好说的?”

    李鱼是真的懒得跟这些人讲大道理了,其实这做人的道理他们哪个不懂,说一番慷慨陈辞的话,让他们羞愧地低头?李鱼旁观者清,早看清了他们此举的卑劣,因着他们人格的卑微,都懒得跟他们说教。

    “你们别怕……”李鱼转过身,看看深深和静静,伸手想要抚摸深深额头的淤紫,但指尖将要触及,却怕触痛了她,只是帮她拂开了额前的乱发,又轻轻按了按她的肩膀。

    李鱼又看看静静,静静是真吓坏了,尤其是她自小生活在勾栏院中,把勾栏院中讨生活的人都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而这些人如此的变化,真的把她吓着了,此时的她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孤儿,站在漫天大雪之中一般无助、惶恐。

    李鱼的手落在了她的唇边,温柔地帮她拭去了唇边的血丝,静静怔怔地看着他,眼泪忽然簌簌而下,模糊了她的眼睛。

    “我娘子呢,我孩子呢?”

    刘云涛这时冲进人群,抓着他们,一个个地追问起来。

    有些人茫然地摇摇头,有些知情者,却是将目光慢慢移向一边。

    刘云涛顺着他们的目光看过去,飞快地扑了过去,片刻功夫,一声悲天怆地的大哭,便将所有人的心弦都震颤了一下。

    步履蹒跚的庞婆婆慢慢走过去,幽幽地叹了口气,不忍地向灰烬中那难以辨识的一堆东西看了一眼,哽咽地道:“火起的太快,也太猛了,许多手脚健全的人都没来得及跑出来。你娘子和孩子……,小伙子,节哀顺变吧。”

    刘云涛跪在地上,号啕大哭,仿佛根本没有听见庞婆婆的话。庞婆婆慢慢走开几步,望着一片废墟的家园,两行浊泪缓缓流下,冲开了她满是皱纹的老脸上两道泥痕。

    所有的人伫立在夕阳之下,身影拉得好长好长,静静的,只有刘云涛悲泣的声音。

    过了许久,刘云涛止住哭声,仰天问了一声,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双铁拳狠狠地攥起。

    “是……西市之虎,饶耿,是不是?冤有头!债有主!”

    刘云涛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掉头就走。

    康二叔赶紧拦住他:“不行、不行啊!那是人家的地盘,你去了,只怕连人家的面都见不到,就完蛋了!”

    刘云涛紧咬牙关,克制着心中的仇恨,冷冷地道:“有什么不行,旁人不行,我行!”

    刘云涛一把拨开康二叔,大步向外走去。

    “我也行!”

    “我也行!”

    康班主疯了,华林怒了,眼看刘云涛走到身前,二人也霍地站到了他们的身边。刘云涛有些意外,旋即满眼的感动。

    李鱼的目光从那些伎人的身上慢慢掠过,他们正因刘云涛的一句“冤有头、债有主”和他无畏的表现而羞愧地低下头去。李鱼虽然不屑于他们迁怒于人的无耻,但是心中却也不无歉疚。

    他们的确没有担当,的确有些卑劣,但他们本就是疲于生计的蝼蚁,你能指望他们有多少血性?

    无论如何,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不在了,而如果自己昨天不是用几位豪门贵人相压,迫使饶耿不敢犯难,恐怕他也不会暗中使出如此手段,害得这么多人无家可归。

    还有刘云涛的家人……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啊!

    李鱼深深地吸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天色,缓缓地道:“天,晚了!”

    刘云涛三人都愕然看向他,他们知道李鱼不是胆小鬼,却不明白他这句突兀的话。

    李鱼的嘴角牵动了两下,缓缓地道:“此时赶去,恐怕西市已经闭门了。有些事,我还得安排一下。要去,咱们明日一早,一起去,可好?”

    刘云涛、康班主和华林并肩立着,没有说话。

    李鱼又望向那向惶然不知未来的伎人,一字一句地道:“你们的未来,我管!你们的仇,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