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261章 箭在弦上,引而难发
    用过晚餐,李鱼假意在院中散步消食儿,窥见院中无人,急记一个箭步,便钻进了吉祥的卧房,顺手就把障子门横拉门儿拉上了。

    晚餐的时候,饭桌上一下子变成了五个人,潘娘子见了很开心,不停地说:“这样子家里才有人气嘛,瞧这样多热闹,这么大的一幢宅子,人口少了可不行,镇不住,阴气重呐!”

    在潘娘子看来,这个时代,哪有把两个俏生生的大姑娘领回自己家,还说彼此清白的很,毫无关系的,真要没关系,人家大姑娘也不可能去他的家。

    当然,潘娘子明显低估了深深和静静的脸皮厚度,在李鱼看来,就深深和静静这两个丫头,很可能他拿点儿猫粮逗引着,就能让她们乖乖跟着走的。

    虽说此前已经听深深和静静说过了她们的悲惨遭遇,但在潘大娘看来,至少儿子这边对两位姑娘是有意的,两位姑娘看起来也不是很反对。

    站在做母亲的角度,潘娘子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媳妇越多越好,这样才能多子多孙,人丁兴旺。这年头,因为医疗和卫生条件有限,其实孩子的夭折率极高,就算是皇家,婴儿的夭折率都极高,不然的话你以为现在专心做播种机的太上皇李渊会只有22个皇子,19位公主么?天真!

    而在民间,条件更逊于皇家,同时还有各种的意外,包括战乱,一个家族想要长久延续下去,实属不易。李家如今就只剩下李鱼这一颗独苗苗了,只有多子多孙,枝叶繁茂,李家才能壮大起来。

    所以,在潘大娘而言,对于儿媳妇是很希望多多益善的。别看平时潘大娘跟吉祥好的跟亲娘儿俩似的,这种时候,对李鱼的疼爱、对于家门兴旺的强烈企盼,可就占了上风。

    潘大娘这番话既是对深深和静静的一种鼓励,也是对吉祥的一个提点:闺女啊,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反正我儿在陇右都有了一房媳妇了,也不差再多两房,你就想开些吧,为了咱们李家香火旺盛,你多担待。

    吉祥虽然也明白潘大娘的立场,换作她是母亲,此时带了两位姑娘上门的是李家小小鱼,她恐怕说出来的话跟潘大娘也会一般无二,可同样的事放在自己身上,难免便觉得不太舒坦。

    她露出的笑容虽然只有一丝小小的不自在,旁人看不出来,李鱼还能看不出来么?对于这个小媳妇儿,李鱼可是最疼最宠最在意的,再加上吉祥自幼的遭遇,使她性情敏感,极度缺乏安全感,李鱼可就担上了心,不想她落下什么心事。

    吉祥坐在榻上,盘着双腿,痴痴地正在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门扉一响,李鱼闯了进来,吉祥吃了一惊,失声叫道:“这个时辰,郎君来做什么?”

    李鱼“嘘”了一声,竖指于唇,向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吉祥连忙压低了声音,下地趿鞋,迎上前,小声道:“你来做什么?”

    李鱼拉着她回到榻边坐下,伸手去抱她的小蛮腰,吉祥一扭腰肢,负气地道:“左右住着人呢,别……”

    李鱼不管不顾,霸气地把她揽在怀中,吉祥忸怩了一下,也就从了他了。

    李鱼在吉祥耳边道:“今儿晚上有点不高兴啦?”

    吉祥一双眼睛秋水似的定在他的脸上:“没、有、啊!”

    李鱼苦笑:“瞧瞧你现在这副样子,当我看不出来?瞎子都看得出啊。你别误会,我跟深深静静两位姑娘,并没有关系。”

    吉祥幽幽地道:“就算郎君与她们有什么关系,人家也不敢言语呀,人家孤苦伶仃,孤身一人,没人疼,没人爱的,全指着郎君垂怜,能有个地方住、有一口饭吃呢,哪儿敢说什么,万一惹得郎君不高兴了,把人家轰出门去,那人家除了一死,也就无路可走了。”

    李鱼又好气又好笑地道:“看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深深和静静呢,你也知道,确实可怜,现在她们既不容于康班主那边一班人,又惹得饶耿旧部们不高兴,你说,能叫她们去哪儿?杨大梁这儿安全嘛,那些人,是不敢来这儿惹事的。”

    吉祥吸了吸鼻子,道:“是么?那么下午那对孪生姊妹,又是怎么回事儿呀?”

    李鱼登时一脸凝重,道:“你说那两个人啊,那两位姑娘可就厉害了。她们是西市王的贴身侍卫,武功高强的很。你别看她们笑靥如花,十分的俏皮可爱,实则可是一对女罗刹,真要杀起人来,眼都不眨一下的。”

    吉祥有些吃惊:“她们这么可怕?”

    李鱼深沉地点头:“不错!!我跟东篱下,现在关系很复杂。照理说呢,凭着杨大梁的关系,我也算是东篱下的一员了,不过,可以预见,不服我的人一定不在少数,想暗中算计我的人恐怕也不少。下午那两位姑娘过来,就是想抓我把柄的。”

    李鱼轻轻吁了口气,抚着吉祥的头发,沉重地道:“明儿我去东篱下,可想而知,危机重重,一个不慎,就得栽在里边。人常说,伴君如伴虎,这西市王常剑南,俨然也是一方暴君了,那两位姑娘就是他的爪牙。

    我今天让她们铩羽而归,女孩子嘛,心眼儿小,她们不对我怀恨在心才怪。等我去了东篱下,她们一定会处处找我的碴儿,我得时时小心才成,否则,必有杀身之祸。”

    善良的吉祥姑娘被这一番话给吓住了,紧张地抓着李鱼的手道:“这么危险?那……那咱们不去东篱下了呗。咱们马上就走,离开长安,去陇右吧,郎君不是早就打算离开么?”

    李鱼执住她的手腕,正色地道:“没错,我是本来就想走的。而且,距九月九已经不足两个月时间了,我不可能等到那一天才离开。不过,道德坊勾栏院的惨事你也听说了……”

    李鱼把吉祥的头揽到自己胸口,目视前方,神情庄重,语气沉沉地道:“如果不是我插手,他们也未必会落得这般下场。我就这么离开,那百十号人怎么办,不瞒你说,此前我已托付他人,给他们找了一份工,不过那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既然还有时间,我可以利用在东篱下做事的便利,把他们安顿下来!”

    李鱼这番话,半真半假。

    半真,是他对勾栏院那些人真的有一份负疚之心。那些人遭此劫难,真的与他全无关系?他心里清楚,关系很大。饶耿那班人,虽然嚣张跋扈,轻易也干不出这等惨绝人寰的事来,之所以最后动用如此极端的手段,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他。

    是他吓退了饶耿那班人,令这些一向跋扈的泼皮颜面尽失,那些人横行坊市,恫吓百姓,最在乎的就是他们的脸面,可在李鱼面前却只能灰溜溜地离去,恼羞成怒之下这才纵火泄愤。

    这一点,旁人可能没想到,而且饶耿等人与他发生冲突,并被他亮出的背景吓退的事,勾栏院里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李鱼自己心里有数。他不是圣人,可是如果是他造成的后果,他也绝不回避。

    李鱼把这一百多号无家可归者未来的生计责任挑在了自己肩上,李鱼为他们复仇,持刀直闯“东篱下”,失败后又费尽心机想出妙计干掉饶耿,所有这一切,都因为他心中对勾栏院这些无辜的市井小民心存歉疚。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铁肩担道义的侠者,可是对于应该由他来承担的一切,他也从不推诿。

    他继承了李鱼的一切,所以这个娘亲,他得奉养起来,以尽孝道。

    他赢得了吉祥的芳心,所以他得担负起照料她、呵护她,给她一个家的责任。

    他插了手,结果让勾栏院酿成更惨烈的后果,那些被无辜烧死者的仇恨、那些无家可归者的生计,他就得承担起来。

    他做事,没有那么多的大道理,简而言之就一句话:一生做事,不背良心!

    做圣人难,做一个对得起自己良心的平凡人,说来简单,又有多少人做得到?

    而那假的一半,却是故意虚张声势,引起吉祥的紧张与担心,从而转移她的注意力,免得她在深深静静两位姑娘的事上纠缠不清了。李鱼了解吉祥,用这些伎俩对付她,简直是屡试不爽。

    李鱼这一招果然奏效,吉祥现在满脑筋转着的都是自家郎君周游于虎狼之间,步步杀机,险恶重重的可怕画面,而李鱼这一番颇有担当的话,更是令她既为自己的男人感到骄傲,又为自己感到暖心。

    试想,这个男人为了一些素昧平生的陌生人,都能如此侠义心肠,他会亏待了自己吗?

    “对不起!郎君承担这么多,这般辛苦艰难,我还无事生非,惹你烦恼。我真是太不应该了。我……”吉祥又是愧疚又是难过,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已然是泪光莹莹。

    “别这么说……”李鱼按住了她的唇,含情脉脉。魔鬼的尾巴在他屁股后面已经悄悄地翘了起来:“我知道,你是因为在乎我,所以才担心。其实我的吉祥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生得又是如此美丽,能够得到你的垂青,我心中不知有多满足。”

    这年代有几个男人会对女人如此的甜言蜜语,吉祥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感动的恨不得马上替他去死。

    李鱼微笑着,嘴里的獠牙也慢慢地呲了起来。只是这魔鬼的獠牙吉祥姑娘可是看不见,她已经醉倒在李鱼春风般温柔的笑容里了。李鱼将吉祥轻轻揽在怀里,在她耳畔柔声道:“我现在……特别难受。”

    吉祥抬起头,紧张地问道:“怎么了?郎君哪里不适?”

    李鱼道:“美人在抱,暖玉温香,你说我血气方刚的,能不难受么?你看……”

    李鱼抓着吉祥的手往下一探,吉祥触到硬梆梆的一处,登时尖叫一声,蛰了一般缩回手,一张小脸羞得通红。

    李鱼涎着脸儿贴到她发烫的耳朵根上:“我的乖吉祥,好吉祥,你看咱们再过俩月去了陇右,也就该正式拜堂成亲了。既然做定了夫妻,你看你能不能……”

    吉祥身子绷得像一张弓,脸蛋儿烫得都能煎鸡蛋了:“不……不行,一旦成了妇人,会……会被大娘看出来的,人家羞也要羞死。”

    李鱼循循善诱:“诶,也不一定就得马上成就夫妻呀。你看你那小嘴巴,花瓣儿似的,我每天看在眼里,不知道有多心动。你可以……”

    李鱼凑到她耳边,呼吸.弄得她痒痒的,李鱼悄悄嘀咕两句,吉祥蓦地瞪大眼睛,连连摇头。这小妮子混迹于市井之间,什么“采菊东篱下”“隔岸后庭花”一类的把戏倒也不是全然没听过,但那时听见只是羞啐一口了然,不用走心。

    现在可不同,吉祥惊吓之下就想逃开,可李鱼的双臂已经铁箍一般箍紧了她,打算来个霸王硬上弓。以吉祥对他的情意之浓,相信半推半就间,也就做了回飘飘欲仙的活神仙。

    可谁知就在这时,左壁房中“咕咚”一声,仿佛倒了一条凳子,还传来一个女孩家“哎哟”一声痛呼。

    紧接着,右壁那厢似乎也有人受了影响,“吧嚓”一声,仿佛摔在地上一个碗,之后,就是左右两厢一串急忙从墙边逃开的脚步声。

    吉祥刚刚推却李鱼时,其实双臂软绵绵的全无力气,正如李鱼所料,烈女怕郎缠呐,只要他再下些水磨功夫,今晚必得偿所愿。

    可这两厢声音一出,吉祥骇得腾地一下跳了起来,力道极大,一下子就从李鱼怀中逃开,向他连打手势,又是示意他赶紧离开,又是双手合什,满面祈求,只求这个要害得她从此没脸见人的坏家伙赶紧出去。

    “完蛋了!左右有两个好奇宝宝在听墙根,今日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蜜里调油,一偿所愿了。”

    李鱼沮丧地抬起头,小二哥也倔强地昂着头,好在有袍子掩着,看不见。李鱼整一整衣衫,做淡然从容状,从房中走了出去,经过如释重负的吉祥身边时,还不甘心地在她怀里掏了一把。

    结果就是李鱼刚一出门,屁股上就挨了吉祥羞怒交加的一脚。好在吉祥房中除了地板就是卧榻,一直赤着脚儿的,软绵绵的不痛不……倒是有点痒。

    两侧房间的门缝儿不约而同地拉动了一下,把那一道缝儿掩上了,李鱼眼角往左右一睃,把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

    真是……坏我好事!

    李鱼气咻咻地提臀、收腹,掩饰停当,提高嗓门自语道:“明日一早,我就要去东篱下接收饶耿的那修个烂摊子了,却不知到时候会有哪个不开眼的东西会来挑衅我,哼!若是有人不识相,有他的好果子吃!”

    李鱼说罢,昂然离去。

    左右房中,又又双拉开了一道门缝儿,各自露出一双眼睛。

    扒着门缝儿的深深静静酸溜溜地便想:“小郎君腻在吉祥房里,不知在做什么羞羞的事情,还好意思恐吓我?当本姑娘是吓大的么?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