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265章 只争朝夕呀
    那大账房向李鱼介绍完了在场的大小头目,又向李鱼介绍起了由他们负责的十三街区。

    实际上,李鱼的职务职权比较混乱,若是依照官方身份,他算是整个西市的市令,负责整个市场的管理。但实际上,真正的西市主宰是常剑南,就算没有常剑南,也一定会冒出一个常剑西,常剑北来,如此庞大的市场,如此巨额的利润,不可能真由一个太常寺任命的小小市令来把持。

    所以,实际上李鱼控制的只有十三区,那大帐房也就重点向他介绍十三区。这十三区处于整个西市的西北角,是属于后开发的一片区域,乔大梁为了整个西市的统一管理,把相邻、相近的一些生意全都集中到了那里。

    十三区共分四大功能版块,一个是生活服务区,诸如箍桶的、掌鞋的、刷腰带的、补角冠的、修扇子柄的、淘井的、做司仪的、算卦的、修发净面的、丧葬用品的、贴画纸画的……

    第二版块是生活用品区,柴米油盐、肉食、医药、成衣、小吃,角抵戏车斗鸡傀儡戏等即兴小型娱乐表演项目。

    第三版块是花果时新、海鲜野味、水陆八珍、食物宠物,简而言之就是花鸟鱼市兼水产品市场。

    第四版块是铁行、秤行,牙行兼人才市场。这人才市场可不只是一群秀肌肉的糙汉子,各种手艺人都集中于此,除了力工和手艺人,还有一块利润丰厚的,就是女仆交易。

    阳光之下,黑白之间,总会有一片灰色地带的存在,这女仆交易当然不仅仅是正常的主仆雇佣交易,隐藏于表象之下的,还有人口买卖,只不过这儿的女奴交易基本上都是西域西方、南洋诸岛、东瀛海外的商贾们带来的异国女子。

    因为大唐如今虽然还有半奴隶性质的部曲从属,但是已经没有真正的奴隶制度,本国人口贩卖一旦被发现,卖主买主都会受到严厉制惩。而异国女子,语言不通,逃跑不易,一旦被发现,因为是异国人,惩罚力度也小,大多罚款了事。而且官府没办法把那异国女子遣返回去,大多也就默认了买家对她的拥有。所以这生意虽隐在暗处,实则很是红火。

    李鱼听大账房介绍,感觉自己所辖业务倒还真是多姿多彩,包罗万象,不过,他也注意到,珍奇珠宝、皮货裘衣、瓷器丝绸等高档货物在自己辖理的区域内却一点也没有。

    西市与东市不同,东市专走高档路线,屌丝直接滚蛋,中产只能看看,真正的富豪权贵才有实力在其中消费。

    西市则走的全民路线,三教九流无所不容,货物也是高中低档俱备,所以西市一样有高档珍奇,但李鱼负责的十三区并没有这些东西,显然他所辖区域并不是西市利润最高的核心区域。

    饶耿敢自夸西市之虎,应该是十六桁中排名第一、实力最强的,但他掌管的区域却不是最好的,那么最好最肥的地盘应该是掌握在八柱手中了。

    李鱼暗暗分析着,对众人道:“承蒙常老大、乔大梁抬爱,李某今后就要与各位兄弟共事了!”

    众人向他乱烘烘拱一拱手,李鱼又道:“拜托各位如何扶持关照李某、李某如何投桃报李有所担当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李某人品如何本事如何,与诸位交情如何关系如何,都是处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大家说是不是?”

    就这一句话,众人对李鱼便有些刮目相看了。任谁上了位,哪怕肚子里再没墨水儿,也一定得啰哩吧嗦面面俱到地说上一气,跟老太太的裹脚布似的又臭又长,新官上任嘛,惯例如此。

    在场这些人都知道这位新老大与前老大有些私人恩怨,据说……前老大就是被这位新老大干掉的,干的干净俐落,手段诡奇,以致大家只能传说而无法验证。

    因为这些,所以大家认定李鱼到后来必有一番精心准备的赴任宣言,肯定会先撇清谋杀前任的嫌疑,再含威不露地恫吓大家一番,最后再封官许愿,给大家一个甜枣儿,软硬兼施,收买人心。

    谁料李鱼竟是如此表现,不走寻常路的李鱼,着实是令人耳目一新的一股清流啊。

    这个老大不寻常!

    众头目叉手而立,唯唯喏喏,心底里却对李鱼暗暗做着判断,李鱼的城府、气度、境界,无形中在他们心里又拔高了一层。

    如果他们知道李鱼之所以不屑撇清,不屑说什么彼此扶持,相互关照的套话,只是因为李鱼很快就会离开长安遁往陇右,所以懒得拉拢他们,不晓得会不会玻璃心碎了一地。

    李鱼又道:“坦白说,今日与诸位兄弟刚刚相见,一下子听了这么多的名字,这么多的身份,见了这么多的面孔,李某现在是根本记不住的,但是,来日方长,我……总会认得、记得的,是吧?”

    李鱼的目光向众人脸上轻轻一扫,众人被李鱼这样一看,再听到他这句大有意味的话,众头目不由得心头一凛,反复品咂,竟发现李鱼这句话似乎大有玄机,心中更是凛凛。

    李鱼把陈飞扬拉到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李鱼。这位,是我兄弟,陈飞扬,以后也要与大家一起共事的。就只两个名字,两张面孔,相信大家记住了吧?”

    陈飞扬被李鱼一介绍,登时满面红光,胸脯高挺,只是令他遗憾的是,李鱼并没有宣布由他担任幕僚或者干脆任一个市丞。

    李鱼说完,目光再一扫,这次众人竟不约而同地应声答道:“老大放心,我们记下啦。”

    这句话说的如此整齐,众人说完便是一愕,脸上微微有些发热。毕竟大家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加上他们上一任老大死得蹊跷,此时应该稍微矜持一些的,这么快便表现的过于恭驯……有点丢人。

    李鱼拍拍手道:“好,今日我与各位兄弟已经见过了,想熟络起来,还得今后多多亲近多多走动。接下来,我想去13区瞧瞧,看看咱们都打理些什么生意,那儿状况如何,各位都是管事人,咱们一起走着?”

    李鱼答应加入西市,一则是为了寻找机会杀饶耿,另一个就是借这便利安排勾栏院那些人未来生计,现在第一桩心愿已了,只要再把另一桩事办妥,他就可以远走高飞了。

    此时早就过了他与作作姑娘商定的返回日期,就龙作作那暴脾气……,李鱼也急呀,所以他现在当真是只争朝夕,想着赶紧去自己管辖的地盘瞧瞧,看看有什么行当是方便安排人的。

    但李鱼这番心思,这些大小头目们可不知道。新官上任,手下人都会根据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来揣摩着他的性情脾气和他的做事风格,李鱼此言一出,众人会做何想法?

    屏风后边,良辰目中微微露出赞赏之意,向美景点头示意了一下,悄然向外退去。二人经由屏风后的侧门儿退到廊下,良辰便赞道:“老大有眼力,此人确实可用。”

    美景道:“此话怎讲?”

    良辰道:“如果是你,刚刚履任时,你最先做的是什么?”

    美景道:“当然是搞清楚我手下都有哪些人,这些人都是什么脾气秉性,为人如何,能力如何,察言观色,看他们对我是否恭敬顺从,有那不开眼的就来个杀鸡儆猴,把他们控制住。”

    良辰笑道:“可那李鱼却不然。他今日到任,众人先来拜见他,接下来他就该让大账房引着,往各房里去走动走动,回访一下,与各房的管事头目们私下里接触接触,众人对他究竟是个什么态度,他才心里有数。可你看他,第一时间要去看的,是由他负责的生意,心思根本没放在那些人身上。”

    美景皱了皱眉道:“貌似我很欣赏?可我觉得这样是轻重不分啊,再说,任谁也想不到他今日刚刚到任就要去巡视街区,下边人一定没有准备,真要是到了那儿,出了什么难堪,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以后如何相处?”

    良辰姑娘莞尔摇头:“你说的先抓人后抓事,那是常规情况,并不适用于李鱼,包括之前的饶耿。”

    美景道:“怎么?”

    良辰道:“饶耿做事其实很卖力,十六桁中排名第一。可八柱之中本有一个空缺,一直虚悬着,为何老大就是不提拔他?你说,对老大来说,是一个上任后马上把心思放在如何笼络部下,建立自己班底、培养自己心腹的人可用,还是一个脚踏实地,肯干实务,叫老大省心放心的人可用?”

    美景摸挲着下巴道:“貌似有理,但是,不先抓人,便地位不稳,地位不稳,如何做事?”

    良辰道:“他这个位子可就在常老大眼皮子底下,谁敢不用心做事?你看那长安、万年两县都是京县,两县县令俱为五品,是所有知县中品秩最高的。地方州县的官儿都努力营建自己班底,而这两县县令呢?他们最在意的是什么?

    美景撅起了嘴巴:“我们一母同胞,一起出生,一起长大,为什么你脑子就比我管用许多,这些道理我就没想过过。”

    良辰一本正经地道:“那是因为昨儿晚上你忙着做小点心去了,而我在给老大烹茶!”

    美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哈,真当你突然比我聪明许多,原来是听老大说的。嗯……”

    美景转了转眼珠,黛眉一蹙,道:“可要是这么说,李鱼此人,好像太聪明了,这样的人,不好掌控吧。”

    良辰姑娘晒然道:“笑话!文如诸葛孔明,武若常山子龙,哪一个本领都不是刘大耳朵能比的,他们还不是乖乖听命于刘备,他们的忠,难道是一出娘胎就带出来的?你我是什么身份,还担心有朝一日让那李鱼爬到咱们上面不成?”

    美景想了一想,展颜一笑,道:“不错,是我多虑了。”

    良辰道:“咱们走,换身衣裳,跟去十三街区瞧瞧。”

    两位姑娘说着,快步向外面走去。

    良辰道:“十三街区我还从未去过,那里情形如何?”

    美景道:“你我素来形影不离,你未去过,我又何曾去过。此去一瞧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