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312章 敌来
    修真坊,长安大酒楼。

    李鱼走进去,还是熟悉的设置,熟悉的风格,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雅乐清歌,没有士子风流,只有满坑满谷的江湖中人。今儿这里,被聂欢包场了。

    李鱼没来之前,对于这些传奇游侠、江湖好汉,其实充满了好奇。他知道,这里边必然以粗犷的大汉居多,一身的肌肉、肉眼可见的荷尔蒙,不过江湖中人擅各种奇异技巧,有的未必以力取胜,所以理由有一些秀士装扮的。

    甚而,如他看过的武侠乐虎国际国际一般,还有僧道、残疾、孩子和女人,江湖传言不是说了么,这四种人是最不可得罪的,因为这四种人能行走江湖,自身的本领技艺或者背景,一定是大多数人得罪不起的。

    所以,虽然并没真的想过什么,李鱼来之前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yy小心思,万一在这些江湖中人里挑出几个奇异形象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呢,那他就可以像赖大柱一样,摆一套摆他的排场了。

    到时候,他李大官人一出门,四个云寰雾鬓的美貌侍女抬着他的步辇,旁边一个绿巨人似的壮硕昆仑奴给他打着曲柄伞,前边两个眉清目秀、十岁出头的童子挑灯开路,后边还跟着一个秀士、一个和尚、一个道士,而且一个老年,一个中年,一个少年,释儒道,老中青俱全。

    哎吗!那排场,得多拉风啊。

    到时候一旦有事,小童突然身怀绝技,昆仑奴正面破防,四个弱不禁风的美貌侍女白衣飘飘,长剑如虹,释儒道老中青压轴,他李大官人懒洋洋地瘫在步辇上,屁都不用放一个,敌人弹笑间便灰飞烟灭,那是何等威风。

    可是一见这些江湖豪杰,李鱼就失望了。

    没有释儒道的打扮,没有美貌女子,没有清秀小童,也没有昆仑奴。

    大家都穿着衣裳,壮硕倒是壮硕,也看不出谁的胸肌块垒,谁有八块腹肌,倒是人人透出一种很特别的气质,一看就很“江湖!”

    里边最年轻的也有十七八了,最老的则有四十多,七老八十白发飘飘的一个也没有。至于女人,只有一个,那模样比其中许多男人还要壮硕凶悍一些,看年纪则有四十多了。

    李鱼三人一走进来,整个酒楼内熙攘谈笑的气氛顿时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们看来。

    聂欢只是负责替李鱼向江湖传了一道消息而已,于他而言,真的只是举手之劳,当然,这个举手之劳,换一个人就算穷尽洪荒之力也办不到。

    所以,聂欢没有来,聂欢的人也没有来,连个主持人都没有,自然也没有人替双方介绍身份。不过,李鱼和李伯皓、李仲轩三个人的气势不同,他们一进来,里边的各路江湖豪杰就知道,聂少说的那位大雇主到了。

    他们都有这个眼力,瞧瞧人家那身穿戴呗,尤其是那两个跟班,那衣服的质料,那靴子的针脚,那腰间的佩挂,那镶着宝石的长剑……

    随便拿过来一样,都够他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地过上个把月甚至几年,这样的三个人当然不是来应聘的,只能是雇主。

    三个人中,李鱼穿的最朴素,而他站在正中间,那两只会行走的金元宝则落后他半步,显然是以他为中心,他自然就是此行的主人――――李鱼。

    “各位豪杰,李某这厢有礼了!”

    李鱼向众人团团一抱拳,开门见山:“想必聂少已经对大家大致说过李某的情形,诸位豪杰今日肯来,应该也是有意接受李某的礼聘。不知各位还有什么想了解的,现在可以当场提出来,各位对我是个选择,我对各位,也有一个选择。”

    一个三旬上下,略显瘦削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道:“不知李小郎君是打算如何礼聘法?只为小郎君做一件事,还是长期聘用,价钱又是如何一个价格。”

    雇一个打手多少钱,雇一个杀手多少钱,这些事儿聂欢门儿清,如果不是事先向他讨教过,李鱼还真说不上来,要么一开口就让人觉得不靠谱,一哄而散,要么就会被人痛宰一番。

    这时听他一问,李鱼自然对答如流。说到雇佣这些江湖豪杰的价格,还真是不算高,至少在李鱼看来,替人卖命不该这么便宜。李鱼在西市署是最不贪的一个官,每日流入手中的钱,也远比这些刀头舔血、替人卖命的江湖好汉容易的多,也多的多。

    得其门路者,日进斗金。不窥其径者,难如登天。这世界也难说不公道,你走了什么样的路,掌握的是什么样的技能,回报本来就不一样。所以,这些人论起杀人的技巧,也许个个都比李鱼强,但现在却只能像货物一样,任由李鱼拣选。

    李鱼说了一个长期礼聘的价格,一个单次行动的价格,那些江湖豪杰窃窃私议一阵,便纷纷站起身来,其中一人拱手道:“小郎君爽快,那便请小郎君挑选吧,在下陆希折,先自报一下所拥有的本事!”

    这回轮到李鱼呆住了,道:“呃……你不问一问我需要你做什么,凶险有多大么?”

    那大汉听他一问,也不禁呆住了:“呃……最大不过就是杀人或被杀,我等行走江湖,凭的是一条性命吃饭,了解那么多做什么?你说,我干,就是如此!”

    “好吧!江湖大侠们的脑回路跟我不一样!”李鱼暗暗想着,道:“那你是打算受我长期礼聘,还是合作一回就走?”

    那大汉又是一呆:“这个,不得小郎君你说了算吗?若能受你礼聘,我自然求之得。”

    李鱼眉毛跳了跳,这些江湖豪杰,还真是一根筋,但愿他们做事的时候能有点脑子,不要这么一根筋就好。

    这时候,修真坊长安大酒楼周围,已经被一批黑道好汉包围了。

    这批人,才是赖大柱真正的嫡系部队,专门负责干脏活的。

    之前赖大柱不曾把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交给刘啸啸,只是给了他几个“地老鼠”的名单,叫他去黑市里招了些江湖亡命而已。而那些人的档次,较之李鱼此时所见的这些人层次又有不同。

    如今这一批人,才是赖大柱手下的精英。

    他们悄无声息地包围了长安大酒楼,解决了外围那些林间野.合、池边垂钓、柳下吟诗、荷塘欢好的浪荡男女,居然丝毫没有惊动长安大酒楼里的这些人。

    赖大柱下过命令,解决“长安大酒楼”里的所有人,再一把火把那儿烧了,焚尸灭迹!虽说动过武的现场,官府勘验,不可能不有所发现,但失火与刑事案件的责任可大不相同,再加上王大梁利用他的人脉关系暗中运作,足以把此事运作成为一桩很不幸的失火案。

    所以这些黑道群雄有恃无恐,居然拿出了官府严禁的弓弩,饶是如此,他们也没想过采用杨千叶那支死士队伍一般的破门而入、攒射如雨的手段,那支队伍固然是死士,但墨白焰是为复国做准备的,那些人是按军法、军官的标准训练的,采用的也是军人般的战法。

    赖大柱这批人却是黑道中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

    他们持了弓弩,将长安大酒楼团团围住,便有几个人绕到上风头,扯来野草,劈来树枝,架成一个大柴堆,然后将随后携带的几袋药粉洒了上去。

    这药粉是个大杂烩,有砒.霜,也有茱萸,有剧毒,也有刺激人口鼻呼吸的,只要生起浓烟,顺风吹进大酒楼,里边的人一定受不住呛,只要他们跑出来,便是一箭一个,射杀无遗。

    这样做,既可以避免无谓的死伤,又能确保大酒楼中无一人得逃。

    为首一人举手打了一个手势,环绕在大酒楼周围的人马上纷纷戴起了加厚的蒙面巾,只露出一双眼睛,处于下风头的人一一找好了位置,匍匐下去,

    万事俱备,毒烟燃起。

    酒店大厅中,未等先前那人自我介绍,又有人道:“我是只做一票,就要离开长安的,小郎君也要么?”

    李鱼笑道:“只要本领高强,李某一样需要。”

    马上又有一人道:“我等这里不下七八十人,小郎君需要几个?”

    李鱼道:“李某此番,需要……”

    李鱼刚要说出需要三十人上下,一缕毒烟已经袅袅飘入,先笼在毒烟中的人登时咳嗽不止,涕泪横流。

    有人叫骂道:“怎么回事,厨下失火了么?”

    说着,有人就去推那后门,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叫:“这是毒烟,有人对咱们下手,莫开门!”

    可他喊晚了,那大汉动作太快,愤愤然一推后门就冲了出去。但旋即就怪叫一声,倒退几步又闪了回来,在他胸口、小腹、左大腿上,各插着一枝弩箭,深贯入体,只余箭尾,这显然是可以洞穿两层重甲的硬弩。

    紧接着,“噗”地一声,又是一枝弩箭射入,那大汉还未倒下,这一箭正中他的眉头,噗地一声贯入一半,箭头从后脑处冒了出来。那大汉怒目圆睁,仰面倒下。

    宇文长安大老板“嗷”地一声嚎叫:“出事啦!又能杀人放火的来啦!”

    大厅中登时乱作一团,各路豪杰掣出各色武器,拿起桌椅蒲团,你往东我往西,这个上房,那个伏地,各自为战起来。

    李鱼呆了一呆,放声大呼道:“李鱼用兵,多多益善!所有人,李某全都礼聘啦!速速听我号令,速速听我号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