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316章 不死不休
    第316章 不死不休

    高阳策马到了李鱼面前,嫣然一笑:“喂!我们又见面了呢!”

    李鱼抬头看了看她,高阳瞧见他那微带茫然的小眼神儿,登时大怒,这个夯货,居然把我忘个一干二净么?高阳小胸脯一挺,怒气勃然:“本宫高阳!你想起来了么?”

    李鱼“啊”地一声,一拍额头,恍然道:“在下脸盲!”

    高阳一呆:“什么意思?”

    “就是说,没见过几次的人,他记不住相貌!”太子一提马,走了过来,悠然接话。

    高阳大不忿:“哈!我这么漂亮,他看过了居然记不住?”

    李正一本正经地道:“殿下,脸盲是种病,我这个人脸盲,就是说,根本分不清谁漂亮谁不漂亮。”

    高阳公主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不过心气倒是有点平了,对病人嘛,总要宽容些的。

    太子李承乾微笑地看着李鱼,饶有兴致的模样。苏先生叫我今日校军早些结束,又特意叫人引我由修真坊穿过,就是为了此人?此人当真对我保住太子之位大有帮助么?

    想起孟尝君生死关头靠着一对“鸡鸣狗盗”之徒,才顺利脱险,李承乾倒是信了几分,有时候,即便是社稷大业,至尊的宝座,一个市井间的小人物,只要因缘际会,也未尝不能发挥重要作用。

    想到这里,李承乾的笑容更温和了几分:“李鱼,你不认得高阳,那可认得我么?”

    李鱼长长一个大揖,恭声道:“草民李鱼,见过太子殿下!”

    高阳刚刚平息下去的心气儿又升起来了,指着李鱼道:“哈!你不认得我,为什么认得我大哥?”

    李鱼一脸无奈:“公主殿下,既然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在下又岂能还不知道太子殿下的身分?那不是脸盲,那是白痴了。再说,方才罗将军、宋将军把东宫两率的名号喊得震天响,在下又不是聋子。”

    李承乾笑道:“好啦好啦,小高阳,不要难为人家。”

    李鱼忙又转向太子:“草民多谢太子殿下救命之恩!”

    李承乾把马鞭微微一扬,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本是孤份内之事,何必言谢!”

    李承乾说着,目光炯然,盯着李鱼。

    李鱼心头灵光一闪,暗道:“太子这话里有话啊,莫非有招揽之意?”

    李鱼心头揣测着,忙含糊应道:“草民性命,全因太子而得保全。恩重如山,草民当然是记在心里了。”

    李鱼这番话,李承乾那边自然另有一番解读,哈哈一笑,容颜大悦。

    李承乾身为太子,对李鱼纵有招揽之意,此时也断然没有倒履相迎的道理,便把马鞭又一扬,吩咐那千牛备身杨元芳道:“此间事,惹出偌大的阵仗,须得报于长安县知道,你带李鱼一干人等前去!”

    李承乾说罢,一提马缰,向前行去。

    罗霸道举刀高呼道:“护送太子回宫!”

    左右清道率官兵重新集结仪仗,护送太子离开,经过李鱼身旁时,罗霸道和纥干承基向他点了点头,便自行去。

    高阳总觉得与李鱼见面时别有一番情趣,与他对话,也比与宫中那些阴柔气浓重、从不敢顶撞她一句的死太监得趣儿,见太子走了,心中颇为不舍,但她实也没有留下的道理,只好用马鞭点了点李鱼,也不知意喻何指,便策马追她大哥去了。

    这里东宫人马一走,那千牛备身杨元芳便凑到了李鱼面前,打个哈哈,抱拳道:“本官一莽撞人,今日错判,险些误杀好人,实在冒失了。这位兄弟,切莫见怪。”

    李鱼心若烛明,面上自然不会说破,微微一笑,道:“不敢不敢,草民岂敢当得杨将军一礼。幸未酿成大错,已是幸甚。此去长安县,还请杨将军做个公道,免生枝节。”

    李鱼笑了笑道:“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可是最怕见官的。”

    杨元芳拍胸脯道:“这事儿包在我身上,虽然这里动刀动枪的,闹得阵仗颇大。但既有太子吩咐,再有本将军作证,足下定可顺利结案的。只是……”

    杨千牛扭头瞧了眼他那些兵丁,抱歉地道:“各位兄弟,今日杨某拉你们出来,本是为了一醉方休。奈何闹出这档子事来,奉太子口谕,咱得先往长安县里一行,怕是不能……奈何……”

    众兵士固然失望,这时也得纷纷拱手:“杨备身尽管前去,咱们改日再聚也是一样!”

    这时宇文长安眼见太平了,从那地洞里爬出来。听到这话,忙拍胸脯打保票:“将军自去,这厢不用管了。这些军爷铲除贼盗,于老朽有恩,今日饮宴,小老儿负责,定叫诸位军爷满意而归!”

    杨元芳一听,此人倒是个伶俐人,满意地点点头,道:“你是此间店主?”

    那胡人胡须一翘,欠身道:“小老儿宇文长安,正是这长安大酒楼的店主!”

    杨元芳听到宇文长安四字,面颊也是抽了一抽,点点头道:“好!我这些兄弟,就交给你了!你这份人情,本将军也记在心里了。”

    宇文长安眉开眼笑,这一下就省了他去经官备案连番的折腾了。若不然,说不定就连酒楼都要封上一阵,等案子结了,却不知何时才有人想得起来替他解封,说不定又得使钱,当下连声答应。

    杨元芳便叫人收拾了所有尸体,宇文长安叫伙计将那装牛装羊的车子推来,跟扔死猪似的把尸体扔上去,片刻功夫,堆得小山一般,一连拉了四车,至于那些在此战中不幸死去的江湖游侠,却不可如此没有礼数,另弄了两辆车子,一具具摆放齐整,杨元芳便叫了十几个亲兵,再加上李鱼那班游侠好汉,押着这些车子,往长安县赶去。

    由修真坊穿过,再往前去不远,就是宫城范围了。李承乾校军回来,自要往宫中去见父皇,交待一下此番校军的事情,接受父皇的考评。这是例行的功课,不可或缺。

    李承乾便让两率兵马继续护送高阳公主回公主府,他这厢只引了太子亲军,往玄武门去,两下里分道而行。

    罗霸道和纥干承基护在高阳公主左右,高阳公主骑在马上,身子放松,随着马的前行,蛮腰打浪,下巴一点一点的,就跟睡着了似的。过了半晌,突然扭头,道:“宋将军,那个李鱼,怎么每次见他总少不了打打杀杀啊,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纥干承基淡淡地道:“是个贱人!”

    高阳一奇:“啊?”

    罗霸道忙打圆场,道:“是个用剑的人!我们用刀,他用剑!哈哈……”

    高阳撇了撇嘴,道:“谁问你们这个啦,你们这些武人呐,满脑子转悠的就是刀枪剑戟,打打杀杀。诶,那他武功如何啊?”

    纥干承基道:“武功?嘿嘿!哈哈!哈哈哈……”

    高阳瞪眼道:“宋将军这是何意?”

    纥干承基笑脸一收,一本正经地道:“他若耍起贱来,我等不是对手!”

    高阳大为惊羡:“竟然如此厉害?”

    纥干承基正色道:“此人虽隐于市井之间,不为人知,实则贱技无双,乃是一位真正的高人。一手贱术,出神入化,登峰造极,便称他为天下第一贱客,也是实至名归!”

    高阳公主两眼放光:“哇!这么厉害?”

    高阳公主想了一想,眸波一潋:“那我聘他做的剑术老师可好?”

    “啊?”

    罗霸道和纥干承基同时一呆。

    高阳公主兴致勃勃地道:“你们的武功固然好,可惜刀沉,不好舞动,剑势轻灵,我是女孩子嘛,正适合耍剑!”

    纥干承基干咳一声,看向罗霸道。

    罗霸道扭脸他顾,你自己挖的坑,自己填吧!死道友,莫死贫道,无量~我的佛!

    ……

    “哈哈哈哈……”

    李鱼等人被杨元芳带到长安县,何善光何县令听说在他治下死了近百号人,气极败坏就蹦上了大堂的时候,消息也传到了西市。

    东篱下,楼上楼,乔向荣乔大梁的签押房里传出一阵猖狂的大笑。

    笑声很肆意,很狂放,他不怕被人听到,他只怕旁人听不到。

    乔大梁笑得无比快意,笑罢,才拍案赞道:“老大送给我一个宝贝啊!”

    他那忠心耿耿的大账房忧心忡忡:“大梁,您还笑呐!李鱼可是……可是把赖大柱的根本连根拔了呀!”

    乔向荣睨了他一眼:“那又如何?”

    大账房苦着脸道:“造成这么大的事情,双方可是再没回寰余地了呀!”

    乔大梁乜着他道:“为什么要回寰?”

    他转向大账房,肃然起来:“这跟做生意没什么两样,不敢拼,那就只能小富则安,又或随波逐流,看着是安稳了,可是稍有风浪,先倒的就是你!”

    乔大梁冷笑一声,抚须道:“自从王恒久向我发起挑战,我与他,就绝无回寰的余地了!这种例子一开,从此还得了?就是要以雷霆手段,叫任何有所觊觎的人,想要有所行动前,都好好掂量掂量。你呀,守着那账房太久了,胆魄都小了,推开窗子,往外看吧!”

    外面,楼下,赖大柱的宅邸内。

    赖大柱面如土色地呆坐在石上,仿佛一个死人。

    王恒久站在他对面,脸色比死人还难看。

    “大梁……”

    赖大柱颤抖着声音,抬头看向王大梁,王恒久一直是他的幕后靠山,如今更已是他唯一的倚仗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以!我才是掌握人脉的那个人!那个满身铜臭的乔向荣,究竟是怎么做的?他怎么可能调得到东宫六率?”

    赖大柱苦丧着脸道:“大梁,不是他调动的,是太子校军,恰由那里经过。是天在帮他们,是老天在帮他们啊!”

    王恒久咬的牙关格格作响:“运气不会一直站在他们一边的!我不甘心!我不认输!我不会就此罢休的!”

    赖大柱惶惶然道:“可我的人全都完了!”

    王恒久冷笑道:“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如今,咱们是不进则死!你的人完了,还有我,我把我的筹码押上去,胜败生死,在此一举!”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YUF9RXF3Q

    :诚求月票、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