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328章 试戏
    “年龄!”

    “20!”

    “姓名!”

    “李鱼!”

    “何方人氏?”

    “利州!”

    “家庭状况?”

    “父,李老实。母,潘氏。家父已于七年前过世。”

    “身高,体重……算了,这个我看得到。”

    一番很诡异的问答。

    问话的是个风情万种的美人儿,可是看她忽而充满希冀、忽而有些落寞,忽而无比紧张、忽而大失所望的神情,李鱼不禁有些担心,这位西市四大梁之一的第五凌若姑娘,可别是患了失心疯?

    第五凌若也在看着他,模样、胖瘦、高矮,甚至声音,似乎都和那个人一模一样,但是……这不可能啊!如果是他,十年岁月,怎么可能不在他身上染下一丝痕迹,最重要的是,这个人不认识她。第五凌若看得出来,他不是伪装,他那茫然、奇怪甚而有些同情自己这个“疯婆子”的眼神绝非作假,他真的不认识自己。而且,他说的名姓,籍贯、身份等也不会有错,他已经做到十六桁之首的位置,常

    老大那里一定已经调查过他的底细。李鱼正等在乔大梁的门口,莫名其妙地就被一个小厮唤进了第五凌若的签押房,还没等他问个缘由,第五凌若就是一连串的发问,弄得李鱼莫名其妙,好在这套听起来比较诧异的对话,对于后世的李鱼来

    说,倒是司空见惯,因而对答如流。

    一时间,李鱼恍惚产生了一种错觉:一个言语犀利的霸道女总裁,正在不屑地向人事部推介过来的初出茅庐的男秘书在进行发问。

    第五凌若绕着李鱼转了两圈,明明就是他,可是为什么名字不对、年龄不对、家世不对,除了长相,什么都不对?可若不是他,为什么他的腕上也有那么一只式样很古怪的饰物?

    第五凌若这十年来见过的宝物多了,无论是何方饰物,她从未再见过一只与她的情郎腕上所系饰物风格、款式相同甚至相近的任何一个,从来没有。

    十年,仅仅十年啊,就算是他的儿子,也不该长这么大了。如果是容貌酷肖,难道那罕见的腕饰也能恰好相同?第五凌若不相信世间有这种巧合。

    她忽然站住脚步,盯着李鱼,一双妩媚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

    眼波如水,指的就是她这样的眼睛,当她幽幽地望着你的时候,你仿佛就会感觉到,她正低声向你倾诉着缠绵入骨的情意。当她眼神凌厉地瞪着你的时候,你也会有一种霸气的惊艳。

    而当这样一个女人,向你微微眯起眼睛的时候又会怎么样?

    就像一双弦月,能紧紧系住你的眼神,让它不舍得离开半分。

    可惜,那只是一刹那,片刻之后,她就闭上了眼睛,只能看到她吹弹得破的脸颊上,两排整齐漂亮的睫毛。

    “现在,我说,你照着说。”

    “啊?”

    “就冲你贱!”

    “啊?”

    李鱼大惊,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突然就听到这么一句话,这个漂亮女人,只要勾一勾手指,就不知有多少男人愿意像只谄媚的狗狗,摇着尾巴凑到她裙边去,不至于如此地饥渴吧?

    第五凌若张开了眼睛,有些气恼,有些羞恼,显然一看他那蠢样儿,就知道他会错了意。

    第五凌若一字一句地强调:“重复我的话!”

    李鱼惊讶地看着她,结结巴巴地道:“重复……你的话?”

    “对!”

    “就冲你贱?”

    “对!但不要用疑问的语气,重说!”

    “就冲你贱。”

    “这回对了,语气再加重点!”

    “就冲你贱!”

    “这回不错!不过,语气不对。想像一下,你现在很得意,你在用这句话逗弄一个未谙世事的小姑娘,那时候应该是什么语气?再来一遍!”

    “呵呵,就冲你贱!”

    “不对!”

    “嘿嘿,就冲你贱!”

    “不对!”

    “哈哈,就冲你贱!”

    “不对!”

    “嘻嘻,就冲你贱!”

    “是叫你向我发贱,不是叫你不男不女地犯贱,重来!”

    “就冲你贱!”

    “要有起伏,就字和冲字之间,要拉开一些!”

    “就……冲你贱!”

    “不是这样,要带点贱兮兮的感觉!”李鱼悻悻地道:“导演,啊不!第五姑娘,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说说戏,在我说这句话之前,我和要对戏的那个人,是一种什么关系?我们两个的人物设定是什么样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说的这句话。

    情绪的拿捏与把握,应该是和当时的环境、人物关系相合谐的,不了解这些,我演技又不好,很尬戏的。”

    第五凌若又瞪起了眼睛:“叫你说,你就说,哪来那么多废话?我现在闭上眼睛听,你用你想得到的各种语气,反复跟我说,直到我听到口吻最符合的,开始!”

    “第五姑娘,虽然你是大梁,我连大柱都不是,但是士可杀不可辱……”

    “啪啪啪!”

    第五凌若轻轻拍了三记手掌,左右两边的墙壁突然就变成了一道门户,从两边分别挪进来两座肉山,往那里一站。

    本来极宽阔的房间,李鱼登时生起一种极度的压抑感,有些让人窒息。

    四个女人,极肥硕的女人,眼睛都瞪得铜铃一般,她们正活动着手腕,那手腕估计比李鱼的大腿也细不了多少。

    这是四个女相扑手,长安市上怎么能没有相扑手?李鱼逛道德坊勾栏院时,就曾经见过一对女相扑手角逐,她们腾身飞扑的时候,整座台子都在震荡,害得李鱼一度担心那舞台随时会跨掉。

    而眼前这四个女相扑手,这吨位和当时表演的两个女相仆手相比,至少是加强型3.0版的。

    李鱼咽了口唾沫:“识时务者方为俊杰,我说!”

    第五凌若似笑非笑:“够贱!”

    李鱼敢怒而不敢言地道:“不过,好歹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我……咱们这儿发生的一切,第五姑娘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

    第五凌若淡淡地道:“就你有头有脸?我不要名声的么?少废话,说!”

    “就冲你贱!就~~冲你贱!就冲~~你贱!就冲你~贱!就……”第五凌若闭上眼睛,仔细地听着,从她不时细密眨动的眼睫毛,可以看得出她很紧张。李鱼不紧张,李鱼很羞愤。这叫什么事儿啊,你是大梁又怎么样,也不能你发神经,我就得陪你发神经啊,本公子卖

    身不卖艺的啊!

    李鱼越说那语气越不对,第五凌若终于失去了耐心。

    她张开眼睛,看着李鱼,道:“闭嘴!你根本不认真说!”

    李鱼马上闭紧了嘴巴。

    第五凌若道:“你腕间有个饰物,拿给我看看。”

    李鱼脸色一变,马上退后一步,警惕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第五凌若一见他如此警惕,如何还不知道那件饰物一定有什么特别的门道?她马上伸出手:“交出来!”

    虽然那东西李鱼很少用起,但有了这东西在手,李鱼就等于拥有了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大作弊器,这个东西岂能交予他人?他可是连母亲潘氏甚而小吉祥都不曾说过的。

    李鱼又是一退,变色道:“第五姑娘,那东西虽不值钱,却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传家宝,不能示人的。”

    四座肉山向中间一挤,李鱼这回真的要窒息了。四只大肉掌往他肩上一拿,任他有通天本事也使不出来了。

    李鱼大急,口不择言道:“不能看的,不能看的,那饰物是我李家的传家之物,我奶奶传给我娘,将来传我媳妇儿的,第五姑娘,瓜田李下,避避嫌疑啊。实不相瞒,我有狐臭……”李鱼如此紧张那腕上饰物,第五凌若愈加起疑。她记起,当初那人也是特别的在意他腕上的东西,还时常独自一人时把玩,被她发现时便吱唔过去。那时她也未曾放在心上,此时看他紧迫模样,第五凌若

    顿时起疑,那东西,究竟有什么用?

    想到这里,第五凌若吩咐道:“给我夺下来!”

    四个女相扑手立即动手,李鱼生怕她们那大手把那宙轮一把捏碎了,虽然这天外来客制造的玩意儿,照理说不该这么脆弱,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

    李鱼赶紧道:“别别别,小心些,我说,我说,我好好说还不行吗?就冲你贱,就冲你贱,我就冲你贱……”

    “哗啦!”

    障子门拉开了,乔向荣乔大梁居中,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分列左右,三个人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就见室内四个胖大妇人擒着李鱼,正在撕扯他的衣服,李鱼就像被网起来的一条小鱼儿,竭力挣扎着,一边抻着脖子冲第五凌若喊:“就冲你贱!就冲你贱!”

    而第五凌若呢,粉拳紧握,杏眼圆睁,娇身微微前倾,一副恨不得冲上去亲手扒他衣服的模样。

    “这什么情况?”

    乔财神有点眼晕,第五姑娘想睡男人,还用这么费劲么。

    看到门口三个人,第五凌若也是一怔,李鱼回头看见,兴奋大呼:“乔大梁!伯皓、仲轩,快来救我!”

    李伯皓和李仲轩还真不把什么大梁大住大把式的放在眼里,立即纵身跃进室中,按剑喝道:“放人!”

    乔向荣一愕之后,也知道室中这一幕不可能是他第一印象中的猜测,虽然心下好奇,但此刻显然不是一探究竟的时候。

    乔向荣皮笑肉不笑地道:“凌若这是在干什么?李鱼是老夫的人,打狗,也得看主人吧?”

    乔向荣在为李鱼帮腔,可是他这句比喻放在饶耿饶大桁的身上,或许人家甘之若饴。在后世而来,阶级观念没那么强的李鱼听来,就不大舒服了。

    不料,比李鱼更不舒服的,居然是第五凌若。

    第五凌若冷笑道:“弹指之间,灭了赖大柱、逼死王大梁,西市成了战场,死伤无数,却能全身而退,这份本事,就算你乔大梁也做不到吧,如此人物,在你手下,居然只是一条狗?”

    乔向荣胀红了脸庞,一时说不出话来。他言下之意,其实是就算我养的一条狗,你要打,也得看我面子吧?更何况是我的人呢。但是被人家揪住了话头儿,这时怎么解释?就算解释清楚了,也露怯啊。第五凌若忽地摆摆手,让四个女相扑手放开李鱼,袅袅上前,帮李鱼整了整衣领,向他嫣然一笑:“李大桁,我对你,可是欣赏的很呢!有没有意思改换门庭啊。你若肯投到我的门下,那就是我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如何?”

    乔向荣气鼓了眼睛:“当众挖墙角?这也太肆无忌惮了吧?”

    李伯皓和李仲轩两兄弟则一齐望向李鱼,顿生高山仰止之感:“这就通道上扶了一把而已,就把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迷得神魂颠倒了,李鱼,真一代人杰是也!”

    李鱼赶紧退了几步,躲到乔向荣背后,这才悻悻然道:“不敢高攀。在下与第五姑娘素不相识,还请高抬贵手,莫再纠缠!”

    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齐齐看向李鱼:“如此活色生香的一个美人儿,我们都有点动心了。这厮居然这么能装?小心遭雷劈啊!”:诚求月票、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