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336章 风满楼
    “西市好像出了问题。”

    “先生是说?”

    “我不知道,说不清楚,只是一种感觉!”

    苏有道挟着一把伞,打着一把伞,正在给人去送伞。“多助者得道。任何一股对太子保住储君之位有利的力量,我们都不能放弃。西市一向自成系统,针插不进,水泼不入,现在跳出一个李鱼来,他就是我们攫取西市的关键。这个人一定要保住,不能叫人暗

    算了他!”

    “是!”

    “通知陆希折,他们二十三个人,唯一的使命,就是保证李鱼的安全,如果李鱼死了,他们就提头来见!”

    “是!”

    伴行在苏有道旁边的那个油腻胖子盘着手串儿,一步三摇地走开了。

    苏有道继续执伞前行,朱雀大街上人来人往,苏有道长身玉立,执伞而行,却似闲庭信步,飘逸之姿,令得不少妇人乃至男人都向他投来赞赏的目光。

    ……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条混江龙,他到哪儿,哪儿出事。”“殿下说的是,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幸好,这一次他的麻烦不在咱们身上。不瞒殿下,这段时日,老奴苦心经营,又在曲池一带,以组建龙舟队的名义,组建了五六支龙舟队,实则暗中培养的都是能为

    殿下效力的人。官府方面,老奴也在……”

    “墨师做事,我自然是放心的。这些事,墨师你全盘操作就好。”

    “是!那些不得志的军将、与前朝渊源极深的权贵,老奴……”

    “二止,你告诉乔三乔四他们,咱们一共派进去十八个人,这么多人要是还护不住一个人的安全,那他们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喏!”

    杨千叶转过头来:“墨师说什么?”

    墨白焰:“嗯……没什么,老奴有所进展时,再向殿下禀报。”

    “好,有劳墨师了。”

    墨白焰和冯二止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走开了。杨千叶走到窗口,推开窗子,街上行人如织,杨千叶忽地看到几个闲汉,站在对街檐下,正在闲聊谈笑,问题是他们谈笑间不时对着这边指指点点,忽然有人抬头看到杨千叶,登时两眼一亮,马上指给其

    他人看。

    杨千叶退了两步,避开窗子,黛眉一蹙,疑道:“街上那些闲汉,对我乾隆堂指指点点的做什么,他们又不是买得起我店中货物的模样,别是图谋不轨吧,你们平素提着些小心。”

    一个伙计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杨千叶睇他一眼:“有事情?”

    杨千叶店里的伙计都是墨白焰培养的死士,年岁不大,俱是青壮。听杨千叶一问,那人干笑两声,才硬着头皮道:“是!那些人……咳!他们不是对咱们乾隆堂有所图谋,他们……他们是在评说姑娘您。”

    杨千叶愕然道:“评说我什么?”

    那伙计一张脸揪成了包子,期期艾艾地道:“这个……那个……西市署李市长前日想要出门,西市署门下担心他的安危,本来想使人跟从保护,可李市长说……说……”

    “别吞吞吐吐的,说!”

    “他说,他是要来乾隆堂见姑娘您,而且……不方便叫人跟着,西市署上百号人都听见了。所以,整个西市就都传遍了!”

    “这个天杀的混蛋!”

    “昨儿个,西市署里还在后堂辟出两间房,安床置榻,说是……说是给姑娘您留的。这事儿是西市署大账房亲手操办的,坊市里现在也传开了。”

    “李鱼……”

    杨千叶牙根痒痒,切齿道:“他怎么不去死!”

    那伙计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暗道:“你刚还吩咐乔三哥乔四哥务必保他安全呢。”

    “天杀的混蛋!什么倒霉事儿都能连累到我!”

    杨千叶悻悻然:“说来见我?我怎么没看见他?他怎么不说去见龙作作。这种无聊事儿,就想起拿我挡箭了。”

    那伙计心道:“龙姑娘已经是大肚婆了,李鱼要说偷偷去见她,不好带人跟随,旁人也得信呐!”

    那伙计便咳嗽一声,道:“听说龙姑娘就要生了,可还身子灵便的很,天天溜达到店里来,听说,她说这儿舒坦,大概是不想待在杨府,嘿嘿,杨府里可还有三位姑娘呢,龙姑娘看着不烦才怪。”

    杨千叶讶然道:“这就快生了啊,我看看她去。”杨千叶转身就下了楼,丢下那伙计风中凌乱:“我的公主殿下,我是这个意思么?我是在提醒你,他为啥不拿龙姑娘挡刀。而且提醒你,那李鱼花心的很,你怎么……你跑去串门子,这叫那些闲汉看见,指

    不定又要说啥呢,平素很精明的殿下,现在怎么……”

    ……

    楼上楼,常剑南的房间。

    常剑南批示着三种不同纸质的文件,良辰美景坐在角落里叽叽喳喳地聊着天。

    “听说李鱼又出事了?”

    “太好玩了,这个人别叫李鱼了,改叫麻烦得了。”

    “你说是谁想杀他?”

    美景兴灾乐祸地道:“他仇人满天下,那谁猜得出?”

    “咳咳咳……”

    常剑南忽然咳嗽起来,良辰扭头一看,连忙起身过去。一双白袜儿的小脚丫,踩在地板上,猫一般轻盈。

    “老大,你喝呛了啊!”

    良辰急忙从常剑南手中接过茶杯,轻拍他的后背。

    常剑南脸色有些腊黄,额头冒出了虚汗,他摆摆手,双手支着案几,从榻上站起来,虚弱地道:“我……”

    刚说了一个字,常剑南突然身子一晃,“嗵”地一声,整个身子重重地摔在榻上。

    良辰惊呆了,手中的茶杯失手跌落:“老大,你怎么了?老大!”

    良辰急忙扑上前,美景也从角落里飞快地扑过来,两个姑娘唬得花容失色。

    “老大,老大!”

    常剑南双唇紧闭,脸色乌青,美景一握他的手,手指冰凉,美景急忙扭头,向外边吼道:“快!马上去请孙神医!”

    孙神医,孙思邈。

    今年,孙神医已经九十三岁高龄了。

    不过这个高龄,只是相对于其他人的寿命而言,实则这位老人家依然是手脚灵便,耳聪目明,仿佛壮年人一般。

    而且,换一个人在这个高龄,早该颐养天年了,可是孙神医却刚刚从隐居的终南山被朝廷请出来,做了医官,主持医学活动。这位老人家,要到永淳元年才会寿终正寝,与世长辞。

    也就是说,孙老神医还有四十九年好活,他享年142岁,可是实打实的长寿,而非民间以讹传讹,不好考据的一些长寿之人可比。孙神医此刻就在长安医官署任职,很快,一辆牛车就驶出了医官署,吱吱呀呀地来了西市。孙神医被请进了“东篱下”,民间很多人都知道孙神医的大名,但是真正见过他的却极少,所以孙神医进了“东篱下

    ”,并没有几个路人看出端倪。但是很快,“东篱下”自上而下,就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压抑气氛。很多人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甚至不知道常剑南生了病,但是自上而下的压抑,他们却能感同身受,并且继续向他们的下一层传递

    着这种情绪。

    山雨欲来,风满楼!

    ……

    就在常剑南楼下的房里里,一个胖大的女相扑手正向第五凌若姑娘汇报着:“今儿早上,李市长说总有人意图对他不利,所以他就弄了把刀防身,为了拔刀方便,所以他没用刀鞘。”

    “所以,他刺中了自已?”“就刺破一层皮儿,他忘了身上带刀,弯腰的时候,刀刺中了自已,幸亏他手下一个叫陆希折的人反应机敏,一刀就削断了李市长的腰带,连袍子都削劈叉了,不过那人刀法极好,愣是没伤到他的屁股,不

    过,春光乍泄了,哈哈哈……”

    “有时候很精明,有时候又很蠢。连这样子,都跟他一模一样啊!”第五凌若的柔荑兰花般托住了白皙滑嫩的下巴,双眼妩媚地眯起,好像一只看到了小老鼠的猫眯,然后,就有另一个胖大妇人拉开障子门,气喘吁吁地闯进来:“姑娘,常……常老大要不行了,孙神医已经

    到了!”

    第五凌若一听,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