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344章 各有所思
    李鱼一路急如风火,长街上刚刚结束战斗,很多人还持械站在街上,陡见一人狂奔而来,精神还没放松的众人立时扬起了刀枪,不过,只是虚惊一场,来人手中无刀,只有一人,对他们严阵以待的样子视

    若无睹,就从他们身边飞掠而过,弄得所有人都惊疑不定。

    “乾隆堂”,门外长街一片肃杀之气,乾隆堂内却是充溢着喜悦。

    店里五个大账房,二十几个伙计,都认得这位真正的东家,一见他来,马上迎上前去,向他道喜:“阿郎,恭……”

    喜字还没出口,李鱼已经飞奔上楼了。

    “负心汉”端着一盆微红的温水从房中出来,一见李鱼连忙笑脸迎上:“呀!阿郎回来了,恭喜阿郎,我家姑娘给您生了个大胖小子呢。”

    李鱼定了定神,向她点点头,向房中一指:“我……能进去吗?”

    “负心汉”抿嘴一笑:“阿郎是此间主人,谁敢拦着。”

    李鱼也是忐忑,听到这里,松了口气,迫不及待就往里边走去。

    榻上,龙作作躺在那儿,有些虚弱,脸上的汗渍已经擦去,皮肤洋溢着一种母性的光辉。小丫环“无情郎”正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儿似,来来回回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稳婆已经不见了,想是功德圆满之后,拿了赏钱已经离开。

    李鱼急急东张西望:“人呢?哪儿呢?”

    龙作作瞧见他来,甜甜一笑,轻啐道:“还能在那儿,挂起来给你看么,这儿!”

    龙作作点了点下巴,李鱼这才注意到她身边隐隐露出一角襁褓。

    襁褓外边又和龙作作合盖了一层被子,只露出一角,所以李鱼都没注意。

    他赶紧走过去,腿上肌肉绷得很紧,脚落地却很轻,小心翼翼地,像怕踩了雷似的凑过去,探头一瞧,襁褓不大,里边只有巴掌大的一张小脸,闭着眼睛,抿着嘴巴,正在睡大觉。

    “啊!”

    李鱼惊叹一声:“这么小!”

    龙作作白了他一眼:“人家要死要活的生下来的,你瞧他白白胖胖的,哪儿小了,这要再胖一些,还不把人家疼死。”

    龙作作这一说,提醒了李鱼,李鱼兴致勃勃:“是个男孩儿?我瞧瞧。”

    “你小心些,别弄伤了他,都进秋了,可别让孩子着了凉。”

    龙作作紧张地说着,却没阻止他的动作,只是下意识地用手臂环了一下,似乎想替那襁褓挡挡风。

    襁褓打开了,光着屁股的小家伙藕节似的胳膊腿儿,刚一得自由,虽在睡梦之中,马上蜷起双腿,举起一双小拳头,奋力地抻了一个懒腰,跟一只小蛤蟆似的蜷在那儿,依旧不睁眼。

    胯下一只小雀雀,“大言不惭”地暴露在李鱼面前,龙作作看着那白胖胖的宝贝儿子,脸上喜悦的神情更胜。

    “哎呀,哎呀,这小家伙……”李鱼喜不自胜,想摸摸他,可一瞧那白嫩嫩的皮肤,生怕一摸就蹭掉了皮儿。想抱抱他,可胳膊腿儿虽胖乎乎的,但那小手小脚,小脚丫连他掌心都占不下,手指头细细的,小小的,生怕碰一下就折断了

    似的,于是李鱼就只伸出手,又缩回,只是口中啧啧连声,一种对生命的敬畏,油然而生。

    门口,铁无环已经追回来了,他静静地跪坐在门口,听着房中轻微的赞叹声,说笑声,脸上也露出了满足、温馨的笑。

    “你看黄历,今天九月八,黄道吉日。宜嫁娶、开光、祭祀、祈福、求嗣、开市……”

    “求嗣!求嗣诶!咱们家小郎君,八字一定好的很。”

    李鱼一进屋,“无情郎”就乖巧地退了出来,此时和“负心汉”两个人捧着一本黄历,正在那儿兴致勃勃地点评着。

    铁无环微笑地听着,也替李鱼高兴。

    但是,忽然之间,他却一怔:九月八?那明天就是九月九了?

    铁无环不期然地想起了去年离开龙家寨前,与李鱼“推心置腹”的那番话。

    李鱼当时亲口告诉他,要回长安!要履行对皇帝的承诺,要回京受死!

    明天就是九月九了,那恩主……

    铁无环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侧耳倾听着房中动静。

    房中,龙作作欢喜之后,忽然意识到李鱼不该出现在这儿,不禁脸色一变,压低声音道:“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说今天要趁乱隐遁么?”

    李鱼苦笑一声,摇头道:“一言难尽!哎,你刚生了孩子,我就……我对不住你。”

    “别说这样的话!”龙作作握住了他的手,柔声道:“多少军人,妻子在家生产时,甚至都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回来。多少商贾,也是一去经年,甚至一别十年、二十年,才得归来。我们,总比他们幸运的多,何况,分离是为

    了长相聚,我不会那么矫情的。”

    为人母后,龙作作仿佛开了一窍,比起以前的娇纵,忽然通情达理了许多。

    “今天东篱下发生了许多事,所以现在……是没办法了。我多陪陪你……”

    李鱼俯身下去,宠爱地看了看熟睡的儿子,凑过去他母亲的颊上轻轻一吻:“辛苦你了,晚上我再布局,恰因今日出了事,我明日消失,也不会引人怀疑。”

    龙作作的声音小,李鱼的声音大,坐在外边的铁无环,隐隐绰绰地听到了李鱼俯身去吻龙作作时说的话。

    “你刚生了孩子……我对不住你。”

    “今天东篱下发生了许多事……我多陪陪你……”

    “恩主真是轻生重诺的奇男子!”

    铁无环钵大的铁拳紧紧地攥在了一起,心怀激荡,不能自己。

    对李鱼,他钦佩无比。他本就是一个然诺重于生死的义士,对于同道中人自然无比欣赏。

    但是一想到小主人刚刚出生,他的父亲就要慷然赴死,他这辈子,甚至不能记得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子,铁无环心中一酸,眼睛情不自禁地湿润了。“多陪陪她,然后得去见见常老大,之后再以妻子刚刚生产为由回来,晚上寻个机会‘失踪’,经过今日之乱,我的失踪一定会被认为是乔大梁的余孽动手泄愤,我的消失便神不知、鬼不觉。只是无环这厮太

    犟,我若‘死’了。他必誓死追随我的儿子,这要是来日陇右相见,多么尴尬。不成,得让作作想办法支走他,他这样一条好汉,也不能为人奴仆,终老一生。”

    房间里,李鱼摸挲着作作的柔荑,暗暗地盘算着。房间外,铁无环心中,一个大胆的念头也油然而生:“恩主与我,有再造之恩。更因他的指点,我才得以洗刷血仇奇辱,复我铁骊部落,恩重如山,百死难还!九月九,授首受刑,这一劫,我替主人去挡!

    ”

    铁无环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命还一命,便不算主人失言背诺!既全了主人名节,又保了主人家庭圆满,这笔账,划得来!”:求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