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38章 十年离乱一相逢
    李鱼的意识一阵恍惚,再清醒过来时,就见铁甲纵横,人吼马嘶,道路上行人不断,大包小裹,仿佛战乱中逃命一般。

    旋即,李鱼发觉气促气短,身上的擦伤和淤痕还在,双手还保持着撑起渔网的姿势。

    而第五凌若和那些杀手统统不见了。

    “我倒档了!”

    这是李鱼的第一个念头。

    旋即他就发觉了身体的疲惫与伤痕:“不应该啊,时间倒退一天,我的一切状态也会回复到头一天啊,为什么身上伤痕犹在?还有,这官路上怎么这么乱?昨儿街上有这么乱吗?”

    “快跑啊,太子谋反啦,晚啦就跑不掉啦!”

    一个妇人抱着孩子,大哭着往前跑。

    李鱼一听大吃一惊:李承乾造反了?这厮……历史上好像确是造反了吧?哪一年,李鱼不记得了,不过隐约记得有这么回事,可……昨天太子李承乾造反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西市中人全然不察?”

    李鱼茫然站起,一把拉住一个闷头向前逃跑的读书人:“劳驾,太子造反啦?”

    “嘘!”

    那书生一惊一乍的,扭头看了一眼路上纵横驰过的铁甲骑士,低声叱道:“你疯啦,学那无知妇人!太子造反,也能喊得?这些,可都是太子的人!这李建成,国之储君,居然造反,必遭天谴!”

    那书生说完,左右看看,甩脱李鱼,一头扎进了庄稼地。

    李鱼站在那里,目瞪口呆:“李……李建成?我尼玛!这是哪一年?”

    这时,一个尖嘴猴腮,混混一般的人物,跑到李鱼身边,看他站在那儿,好似吓傻了似的,再一瞧他腰间佩玉,眼珠一转,跑到他身边时,伸手一抓,一把揪下那佩玉,撒腿就跑。

    “喂!你站住!”

    李鱼清醒过来,下意识地追去。

    那泼皮跑进了庄稼地,李鱼紧追不舍,堪堪跑到田垄地头,李鱼纵身一跃,一把将他扑倒在地。

    那混混情急之下,自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李鱼眼疾手快,反手一扼,那匕首反从泼皮脸上滑过,刀头一点殷红,把那混混登时吓破了胆。

    “别别别,我还你,我还你。”

    那混混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富家子反应如此敏捷,力气也比他大得多,马上举起玉佩,向他讨饶。

    李鱼一把夺住玉佩,举刀欲刺,吓得那泼皮一闭眼,李鱼忽又顿住,瞪眼道:“今年,是哪一年?”

    那泼皮战战兢兢地道:“什……什么?”

    李鱼挥了挥拳头:“今年,是哪一年?”

    那泼皮有些惊讶地看着李鱼:“武……武德七年啊!”

    武德七年?

    李鱼迅速回想了一下,武德七年,李渊仍在位,太子李建成,秦王李世民……

    十年前?!

    那泼皮看他发愣,趁机一个鲤鱼打挺,将李鱼弹开,撒开双腿,一溜烟儿地逃开了。

    这个富家子显然是有点精神不正常的,之前兵慌马乱的,他站在大路上不动,也不怕被过路的兵卒看不顺眼,一矛挑了他。此刻又问今年是哪一年,正常人谁会与疯子争斗,还是逃之大吉吧。

    “武德七年?十年前?”

    李鱼站在高梁地里,茫茫然地思索:“怎么是十年前?难道……”

    李鱼心中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一直摸索不清楚这宙轮究竟有多少功能,如今看来,用血液,是能让时光倒退24小时的,但是用泪水……那基因锁似乎有着不同的辨识功能,因此让他倒退了十年时光。

    不!不对!

    不是时光倒流!

    这是穿越时空!

    真正的穿越时空!

    他身上的淤痕,是“倒档”前留下的,如果是时光倒流,他就不应该出现在十年前,因为这时大唐的世界还没有他的存在,身上也不应该还有十年后的伤痕。

    血液,

    时光倒流!

    泪水,

    时空穿梭!

    尼玛,我该怎么回去?就剩下唾液和那啥啥没试了,人身上也就这几种体液了吧……

    李鱼正胡思乱想着,要不要在这高梁地里激情澎湃地撸一发,忽然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起,然后是一个女人“哎哟”一声。

    李鱼心中一动,慢慢向前移动着,小心地拨开高梁叶子,避免发出沙沙声。

    看到了,庄稼中间,是一条小道,此刻正有一双男女奔跑至此,想是躲避兵慌马乱。

    那女人看身材,风姿绰约,纤腰欲折,极是动人,但脸上却缠着白布,蒙住了眼睛,只露出翘挺可爱的鼻子,和一张嫣红可人的小嘴儿。

    她刚刚摔倒在地,被那男人扶起来。

    那男人年近弱冠,是个年轻人,眉眼倒也英俊,此刻满面惶急。

    “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摔了一跤!”

    年轻人四下看看,松了口气:“我们避开大道了,乱兵顺官道下去了,我们安全了。”

    那蒙着眼的女子听了也松了口气,惊喜道:“真的?太好了。哎,今天真的晦气,本想到长安城里寻郎中治眼睛,谁晓得会撞上这样的事。”

    那年轻人握住姑娘的手,深情款款地道:“你别怕,有我在呢。不管天塌地陷,不管洪水滔天,只要我一息尚存,就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我会一生一世保护你,用我的生命守护你!”

    少女有些动情,反手也握住了他的手:“张威哥哥……”

    那年轻人见少女被他感动,脸上露出暗喜的神色,微微撅起了嘴,便向少女唇上偷吻过去。少女芳唇润泽,微微翕张,显得极是诱人。偏又双眼被蒙,根本不知道他的嘴唇正向自己凑过来。

    这时一阵沙沙声响从庄稼地里传来,那不是风吹庄稼发出的舒缓沙沙声,而是什么东西在急速靠近,李鱼身在庄稼地里,又看不见是什么东西,心中尤为戒惧,立即从庄稼地里跳了出来。

    “啊!”

    那年轻人发出一声比女人还女人的尖叫声,纵身向后一跳。

    李鱼这时右手持刀,刀头有血,他胸前也有染自第五凌若的殷红血迹,看来极是骇人。

    其实李鱼却是被那年轻人的尖叫声吓了一跳,他匆匆回首看了一眼庄稼地,赶紧挥舞着手匕首厉声恐吓道:“闭嘴!老子乃江洋大盗人屠郭怒,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你不想死的话……”

    李鱼“就赶紧闭嘴”这几个字还没出口,那“张威哥哥”就把姑娘往李鱼怀里狠狠一推,借这一挡,撒腿就跑,李鱼下意识地失住那位目盲的姑娘,还未及说话,那“张威哥哥”已经兔子似的逃之夭夭了。

    “张威哥哥,你……你……”

    那少女极是慧黠,一开始还叫了一声,但马上就明白,是大盗当前,她所钟情的那个男子为了逃命,把她做了救死的盾牌。刚刚他还信誓旦旦,顷刻间就弃之如蔽履,这叫人情何以堪啊?

    少女又气又急,酥胸起伏,脸庞胀.红,片刻功夫,蒙眼巾下沿就润湿了,显然那年轻人的临阵脱逃,真的伤了她的心。她虽个性坚强,没有崩溃号啕,可伤心却是难免的。

    李鱼一手扶着那少女,另一只手却持着刀,谨慎回顾。就见黑影一闪,沙地一声,从庄稼地里窜出一头黑猪,撒开四蹄,向前狂奔而过,李鱼呆了一呆,这才明白不知道是哪个逃命的人赶了猪出城,结果不知因何故,那猪受惊,窜进了庄稼地。

    李鱼刚刚松了口气,马上手上一疼,痛得他大叫起来:“啊”

    就见那少女抓着李鱼的手,一口小白牙正狠命地咬着,可惜李鱼皮糙肉厚,她根本咬不动。

    “放手,放手!你这疯女人!”

    李鱼一手持刀,又不好去敲她脑壳,只好用力挣扎,总算挣脱了手,一瞧手上,已经咬出了一只怀表。

    李鱼恨恨地道:“你咬我作甚,我不是歹人,刚刚只是吓你们的。你……”

    这时就听庄稼地里有人吼道:“在那边!”

    又有人道:“不像猪叫啊!”

    “过去看看!”

    李鱼吃了一惊,他不明白十年前的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却知道现在乱兵处处,趁火打劫者也多,在不明敌我面前,还是先躲避一下为好。

    李鱼立即一拉那少女,低叱道:“快闭嘴!兵慌马乱的,我带你先躲躲!”

    那少女目不视物,也分不清眼前此人是不是贼,更不确定庄稼地里的人是不是贼,无从选择之下,只好被他拉着逃进一旁庄稼地。

    “蹲下,快!”

    李鱼按着少女肩头,让她蹲下。那少女甚有心机,依言蹲下,心想:“这人忙昏了头,忘了捂我嘴巴。待我听得外边是良民的话,便马上大声呼救!”

    李鱼按着少女肩头,微微探头向外张望,就见几个持戟仗刀的军士从庄稼地里走出来,东张西望一番,其中有人懊恼道:“不见了啊!这上哪儿找去。”

    另一名军士道:“算了,左右不过是头肥猪罢了。且不理会它,跟着将军一路杀下去,财帛美女,唾手可得。”

    马上就有一名军士兴冲冲地道:“不错!前方镇上黄员外家三个女儿,个个如花似玉,这要是能睡她一个,快活过神仙了。”

    “走!”

    几个军卒兴冲冲地向大道上走去。

    那少女蹲在地上,听到这里暗吃一惊,心道:“果然是乱军,幸亏我没叫。这么说来,眼前此人真的不是大盗?要不然,他真是什么人屠的话,方才早把我杀了,也不至于留我性命,也不好说……万一他是见色起意,又或者想绑票勒索……”

    少女正胡思乱想着,李鱼眼见那些人都离开了,松了口气,低下头来。这才发现少女就蹲在他身前,被他按着肩膀,那少女螓首微抬,樱唇润泽,粉腮幼嫩,再加上这身姿站形,很是令人想入非非。

    李鱼暗自一窘,赶紧弯腰搀她起来,小声道:“好了,那些乱军已经逃走了。”

    少女慢慢站起,道:“却不知郎君是哪里人氏,方才……为何那般说话?”

    “呃……我是……我叫……,我姓杨,名冰,冰清玉洁的冰。乃江南钱塘人氏,原想到长安来求个营生。初到长安,也不晓得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兵慌马乱的,慌不择路,才逃到这里。方才听得庄稼地里有沙沙之声,唯恐你们乱喊引来什么,所以才胡乱恐吓,姑娘放心,在下并不是歹人!”

    姑娘听他语气吞吐,心中登时疑心更胜,暗想:“我现在目不视物,你当然怎么说怎么好。一个人哪有姓甚名谁还要吱吱唔唔的,分明是有意骗我。而说到他的冤枉,却是如此流畅,只怕真是江洋大盗,惯会说谎了。”

    李鱼道:“却不知姑娘你,姓甚名谁?实不相瞒,在下初到宝地,无处落脚,正好送姑娘你回去,也好暂有个落脚之地,你不用担心,房资饭费,我会付的,你摸摸看,这是上好的美玉,我囊中还有金银。”

    李鱼抓起姑娘的手,让她抚摸自己腰间佩玉。

    姑娘心想:“此人说他远自江南来此谋生,居然身怀美玉,囊中还有金银,自相矛盾,不可相信!必是掳人钱财的大盗无疑了。我家中只有父母双亲,若真引了此人去,掳我家钱财事小,我爹娘可是很看重钱财的,必不舍得被他掳走,万一打斗起来,伤了他们……”

    这人既然盗亦有道,并不淫辱妇女,自己就暂无人身安全之虞,不能引狼入室,害了父母。想到这里,姑娘顿起隐瞒之心,遂楚楚可怜,凄然答道:“小女子姓武,名唤武凌儿。奴从利州来,因患眼疾,本欲往长安寻名医诊治的,谁料……”

    姑娘说到这里,嘤嘤哭泣起来,心中却是暗自得意:“我说远些,省得你打我家主意。我不说我叫第五凌若,第五这姓儿罕见,被你听去,没准就真寻到了我家,我身上既无钱财,又是个目不视物的‘瞎子’,对你这大盗毫无用处。这兵慌马乱时节,大家自顾不暇,你赶紧弃我而去吧,快叫我滚,快叫我滚!”

    尼玛!还是个老乡!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瞧这“盲女”年纪不大,身材却好,前凸后翘,皮肤幼嫩,这兵慌马乱的,我若不管,下场该有何等凄惨?

    李鱼侠义心肠顿起,虽然自己现在也是两眼茫茫,不知去处,却是无论如何,不能对这少女弃而不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