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368章 形势陡转
    窗开着,窗外是绚烂的鲜花,窗中人俏若一枝春花,相映成趣。

    此情此景,令李鱼真有一种定格于此的心境,心安恬下来,困意也就起了,不知不觉间,他已睡在第五凌若的大腿上,很自然地就枕了上去。

    第五凌若轻轻抚着他的头发,微微眯了眼,好看地样子,看他的容颜,眼睛余毒未清,远不及她平时看得清晰,可那一天,在仓房中,她已凑近了去,仔仔细细地看过他,将他牢牢地记在了心间。

    一壁之隔,窗子也开着。

    窗中人伤重,并没有高卧,他平躺地榻上,脸色灰败,望出去的眼神都是无神的。因为平躺着,他看不到院中的花草,所以也就没有看到之前抬了李鱼从他窗外走过的药馆学徒和伴行的第五凌若。

    否则,因为交过手,他应该认得出男装打扮的第五凌若,继而发现躺在抬板上的李鱼。

    裴天睿!

    常剑南倒真是一个信人,他既然决定放过裴天睿,就真的好人做到底,把他送来了医馆,而且是孙神医的医馆。

    常剑南伴从三娘子纵横沙场的时候,就与孙神医相识了,如今已经算是老相识。

    常剑南已经退出江湖,他要静静地守着三娘子,要暗中照顾一双宝贝女儿,需要一份稳定正当的职业,于是他选择了西市。此时的他,对于西市王的宝座并没有觊觎之心,他只想安安稳稳地在这里生活下去,同时也给追随着他,同生共死的三百老军一个出路,所以适当结交些人脉,于他而言,并不是坏事。

    他也看出,曹韦陀不是能容人之人,而且也知道,西市之主几乎就没有一个能坐稳两年之上的,这个曹韦陀不像一个有魄力有气度的“明主”,恐怕用不了多久,也得被人取而代之,他必须得为自己、为他的三百袍泽有所考虑。

    天策府,无疑是一个可以攀交的对象。

    常剑南在军中,虽不在秦王体系下,却也远比外边的人更了解天策府一系的势力究竟有多大,所以他对这位裴天睿,算是一份“风险投资”,很显然,从后来的发展看,他的投资很成功。

    常剑南雇了两个伶俐的小厮来照顾裴天睿,裴天睿寡寞无言,两个小厮就识趣地坐在房间一角,咬着耳朵,窃窃私语。

    医馆里的一切都很安闲,懒洋洋的叫人打不起精神,只想睡得足足的。

    一墙之隔,裴天睿与李鱼互不知晓对方的存在,人生就是这样,所以错过就是错过,相逢即是缘份。

    一夜无话,直至天明。

    第五凌若早已搬了枕头,让李鱼小心地睡好,自己就偎依在他身边。

    本来,出于一个少女的矜持,她睡下处与李鱼是有一定距离的,而且她睡相很踏实,不会满床滚来滚去,但一早醒来,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偎依到了李鱼怀里。

    “呀!会不会碰到他的伤口。”

    这是第五凌若的第一个感觉,紧跟着,就觉得睡在李鱼身边好舒服,已经进入秋天了,夜里还是有些凉的,但他身上暖烘烘的。

    但是旋即,第五凌若就发觉不对劲儿,她一咕噜爬起来,伸手一摸李鱼的额头,顿时变色。

    李鱼的额头好烫!

    第五凌若马上跳下地去,连鞋子都未顾及穿,就风也似地向外跑去。

    “呼”

    一道人影从窗前飘飞而过,正张着嘴巴让小厮喂粥的裴天睿乜着眼睛向窗外瞟了一眼,只看到一个飘飞的马尾。

    李鱼还是发了炎症,之前根本未作清洁处理,伤处的肉都腐烂了,虽然孙神医做了很好的处理,可是体内已经有了炎症,此时终于发作。

    孙思邈对此倒是早有心理准备,他原也没指望这人凭着自己的身体强健,就能顺顺利利地捱过这么重的伤。

    一番诊治之后,孙思邈当场开出一堆的药方,让药童速去煎药。他的病人不只李鱼一个,随即也就走开了。

    第五凌若守在李鱼旁边,满脸紧张,李鱼看在眼里,不禁向她笑了笑,道:“没事的,生死有命,我相信,我没那么短命。”

    “伤那么重,你还笑。”

    第五凌若说着,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李鱼微笑着,道:“现在,笑得不贱了吧?”

    第五凌若想起前事,不禁破啼为笑,却仍嘴硬地道:“谁说的,还是那么贱,一直那么贱……”

    说着说着,声音却是愈来愈柔和,眼波也柔媚起来,轻轻握住李鱼的手,情意绵绵地道:“可我,就喜欢你冲我贱!”

    现在的中学生真早熟!

    李鱼暗暗感慨了一句,望着第五凌若含情脉脉的眼睛,心弦如琴弦,忽地狠狠地弹了一下。

    不能简单地以年龄来区分的,在这个时代,一个人的一生,太简单。尤其是对女人来说,所以,千百年后的一个及笄少女,在心境和情感上,是不可能与此时的同龄女子相提并论的。

    李鱼情不自禁地反握住了她的手,暗哑着嗓子,道:“就冲你贱,这句话,你能记多久?”

    第五凌若眸中泪光闪闪,低声地道:“一辈子,好不好?”

    说到后来,她已带上了哭音儿。

    李鱼是别有所思,所以如此一问,可是第五凌若听他这么问,却以为他是预感到自己命不久矣,当然惶急哭泣。就连李鱼此时的微笑,在她看来,都像是依依不舍的辞世之语了。

    有这么一刹那,李鱼想要对她说出自己的身份,说出自己的名姓。

    可是,宙轮下落不明,他根本不能确定未来会怎样,如果真的不能回归,如果就此死去,那又何必跟她说那么多,给她徒增烦恼。

    “老天把我送了来,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让我死吧。”

    李鱼迷迷糊糊地想着,再度陷入了昏沉之中。

    孙神医带着小药童又回来了,小药童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汤。

    “姑娘,给!”

    药童把碗递给第五凌若,第五凌若接过药碗,一扭身坐在榻边,舀起一勺,小心地吹了吹,就想喂给李鱼。

    孙思邈咳嗽一声,礼貌地微笑道:“姑娘,这是给你祛除蛇毒的药,不是令兄喝的。令兄的药,还没煎好呢。”

    “哦!”

    第五凌若应了一声,收回勺子,递到了自己嘴边,一口、两口、三口下去,泪珠忍不住就掉在药碗里,荡起一圈涟漪。

    孙思邈摸了摸胡子,收回搭在李鱼腕上的手,扭头恰看见这一幕,忍不住道:“药是苦了些,姑娘且忍耐。”

    第五凌若幽幽地道:“我不是口里苦,是心里苦。”

    “哦?喔!”

    孙神医恍然大悟,抚须笑道:“你兄妹俩当真情意深厚。其实姑娘不用那么担心的,如果他去了腐肉,敷了药泥,便能马上痊愈,那是极为难得的事。有所反复,也是正常的。而且,他昨日去了腐肉,重新敷药,旋即便高烧起来,正说明身体已经具备了抵抗的力量,开始抵御化脓发炎对身体的伤害。我刚才为他号过脉,中气十足,应该能转危为安的。”

    这老头儿昨天说话不清不楚,只说了最好的局面,偏偏他在世人眼中,又是能肉白骨、活死人的活神仙,对他的话,病人及其家属那是无比的重视,所以把第五凌若吓的不轻,只道既然发烧,那他就死定了。

    此时听孙思邈一说,小姑娘捧着药碗,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

    而此时,长安城中已经变了模样。

    由于太子李建成改变了策略,东宫六率全部回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长安城重又交给了留守官员们打理,已经迅速平静下来。

    而李建成也是在两率兵马护送到铜川仁智宫范围内后,便遣他们回返,只率百余精骑直趋仁智宫。

    传闻已然造反的太子居然只身来到仁智宫,立即打了秦王的人一个措手不及。而此时秦王本人却又不在仁智宫。因为他已奉旨去围剿杨文干,但他半路来了个金蝉脱壳,先去了长安,密谋安排了一番,这才前往杨文干的地盘,公开亮相,此时尚未回来。

    李建成此时在朝中的威望地位其实仍在李世民之上,皇室、宫中乃至许多朝廷大臣,都是以向太子的,在秦王离开后,没少在李渊面前进言,李渊也觉得,儿子已经是太子,国之储君,实在没有理由造反,心里未免有点含糊。

    此时再听说太子孤身前来,那份犹疑登时坚定了许多。

    但他宣李建成晋见后,仍然故意作态,试他心意。李建成见老爹不信他,气极之下居然要以头撞柱,唬得众武士赶紧把他拦住。李渊并不是一个昏君,事情到此,心中也隐隐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当爹的在儿子们面前,其实一直是“活稀泥”,长子在他还是唐王时就是世子,称帝后就是太子。次子功劳不小,就封秦王,授司徒、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外,加封古所未有的“天策将军”称号。

    在老爹眼中,两个儿子这样就算摆平了,谁料,却是助长了秦王的野心,两兄弟的争斗反而愈加激烈。当下,李渊急忙亲自起身离座,安抚儿子一番。

    不过,李渊出于谨慎,还是先把太子“留”在了仁智宫,亲自选派了三位大臣回长安,接管长安之后,他才会启程回京。

    这三位大臣,一位是李渊的亲信,一位是他的第四子李元吉,而另一位,就是天策府的封德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