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369章 各有算计
    将近中午的时候,曹韦陀又来了。

    这一次,曹韦陀给第五凌若带来了不少疗养内外伤势的补药,还摆了极大的排场。

    豪车豪奴,前呼后拥,就连那守御门外的都是曾在军中任将的常剑南,声势可谓浩大。

    此时曹韦陀还打着让第五凌若主动投怀送抱的念头,所以虽殷勤而不逾矩,虽热情而不猥琐,完全一副家财万贯的富家翁形象。

    尤其是离开时,眼见第五凌若没有送他出大门的意思,曹韦陀还籍口要交待一些补药的使用,刻意拉着她出了趟门,叫她亲眼看见自己出行,是何等的威风。

    奈何,第五凌若冰雪聪明,早知道这胖老头儿对自己不怀好意,只是她目下也有求于人,于是虚与委蛇罢了。

    常剑南的目的,其实她一清二楚。眼见那辆豪车,以及前呼后拥的队伍,第五凌若适时的做出惊叹、夸张的表情,满足了曹韦陀显摆的心意,候他离开,依旧站在原地,做艳羡赞叹状的小美女凌若,才不屑地撇撇嘴,转身蹦蹦跳跳地回了医馆。

    等第五凌若回了房间,就见孙思邈正带着药童进来探望病人,一瞧那满案几的补药,登时眉头大皱:这是谁拿来的药材,病人岂能乱补的,一个不好,反会加重了伤势。”

    第五凌若赶紧上前道:“这都是曹员外送的,奴奴也知道不该乱补,老神医照顾家兄辛苦,这些药材送与老神医,别赠与有需之人吧。”

    孙思邈展颜道:“哦,原来是曹韦陀所赠。”

    他摆摆手,让小药童把补药拿回去,有心想提醒第五凌若几句,可话到嘴边儿,又咽了回去。

    这位老人家活了偌大的年纪,一双眼睛何等老辣,当然看得出曹韦陀对这对陌生兄妹如此殷勤,明显是在打人家妹妹的主意。只是,这种事情,旁人实难说什么。

    人家既未偷,也未抢,是用银弹攻势。

    而如今这时代,有钱有势的男人,纳聘几个二八妙龄的少女为妾,实是太过寻常,且你情我愿。眼前这少女一看就不是十分富有人家的姑娘,没准儿心里也是愿意进豪门的,今日多一嘴,来日不好做人。

    想到这里,孙思邈转而说道:“令兄的伤势已经渐渐稳定下来了,最多再有三日,虽不宜剧烈行动,却可离开医馆,回家慢慢疗养了,你可早做安排。”

    “多谢老神医。”

    第五凌若甜甜道谢,等人离开,便凌到李鱼面前,开心地道:“你听到了么,孙神医说,你已经没有危险了呢。”

    李鱼笑道:“我又不曾睡着,当然听到了。凌若,你一连几天不曾回家,家里人不担心吗?”

    第五凌若道:“当然会担心啦,尤其是张威那家伙回去一说,我爹娘指不定多担心呢。可是,担心又有什么办法?我现在无法回去,也无法给家人送信,与其空自着急,不如好生照料你的伤势,等你好些,你保护我回去啊。”

    李鱼一呆,这姑娘年岁不大,倒是豁达,凡事很想得开嘛,怎么涉及一个情字,就那么的执拗。十年青春,徒自消耗。

    李鱼点点头道:“嗯,外界现在不知怎么样了,应该平定许多了吧。”

    第五凌若道:“是啊,你说的还真准,我刚才送曹员外,看大街上行人从容了许多,也不见许多兵将满街游走,捕虞候们也都出现了,看来真是稳定下来了呢。”

    李鱼一听大为宽心,道:“果不出我所料!这就好,等我再稳定一下,就送你回家。”

    李鱼顿了一顿,又道:“对了,过两天离开的事,你可别说给曹员外听。也不要告诉他你家住哪。他的恩情,咱们容后再报,有些事,可是不便叫他知道的。”

    第五凌若惊讶道:“为什么不能说?接触下来,曹员外人很好啊,我家住哪,家里都有什么人,好多好多事,我都跟他说啦。就是你不是我亲哥的事,之前撒了谎,不好意思跟他改口。”

    “你……哎呀,看你鬼机灵的,怎么这么笨。人心隔肚皮啊,你这丫头……”

    李鱼一听,焦急起来,第五凌若看他着急的样子,忽地卟哧一笑,眉眼间小有得意,冲他妩媚道:“为啥不能叫人家知道啊?你担心我呀?”

    李鱼一呆,恍悟道:“你骗我?”

    第五凌若巧笑嫣然:“我才没那么笨呢,曹老头儿是帮咱们呢,可他没安好心眼儿,我看得出来,可你现在伤这么重,要是没有良医良药,我真怕……,既然姓曹的说的冠冤堂皇的,那咱就装装傻呗。”

    李鱼松了口气,又叮嘱道:“这才对,那个姓曹的,你防着点儿,千万别接近。”

    李鱼是从他在十年后了解的一些情况做出的提醒,而第五凌若不知就里,只当心上人吃醋呢,他吃醋,也就意味着,他在乎自己,不想让别的男人打自己主意。

    第五凌若越想越开心,忍不住凑过去,在他颊上开心地吻了一下。

    李鱼被吓住了,这大唐的姑娘……也太热情奔放了吧?他却不知,除了第五凌若敢爱敢恨、爽直干脆的个性,还因为早在他昏迷时,人家就与他唇齿相接,有过更甜蜜的事了。

    再羞忸胆怯的姑娘,一旦与一个男人有过一次亲昵的举动,那么下次较之更简单甚而更密切的亲昵,也就不会那般地抗拒,甚而可以悄悄地主动起来了。

    ************

    李元吉,封德彝和另一大臣进京了。

    三大臣接管了长安城。

    消息相继传到了苏有道的耳中,苏有道黯然长叹:计划,终究是失败了。

    于李世民而言,这次只是计划失败,而对他而言,却是惨败。

    他伤了大筋,再不能动武。而天策府谋士成群,武将如云,他年纪轻,资历又浅,如今文不显,武不彰,前程实在渺茫。

    “就地隐匿下来吧。”

    苏有道叹息着吩咐:“不必去仁智宫了,很快,皇上就会回京,秦王殿下也会回来。”

    一个侍卫道:“裴天睿使人送信来,说他现在孙神医医馆中养伤,要不要通知他?”

    苏有道默默摇头:“他是个很机警的人,知道该怎么做,等他养好伤离开医馆,自会往天策府去。我们,离开吧。”

    “是!”

    很快,几人就离开了原来的隐居之所,消失在茫茫人海当中,仿佛他们从未出现过。

    此时,刚刚回京的封德彝与另外两位钦差大臣一起处理了一天的公事,最后由暂摄兵权的李元吉呈报铜川仁智宫,奏请天子,可以还朝。

    待他回到府上,一个人已经等候在那里。

    西市署贾师,乔向荣。

    一见封德彝回来,乔向荣赶紧趋前拜见,封德彝摆了摆手,转身落座,脸色一沉,道:“有件事,我要问你。”

    封德彝在西市栽培了曹韦陀,但他的耳目手足,可不只曹韦陀一人,乔向荣这人机警伶俐,也是他物色的一个耳目。

    乔向荣欠了欠身,做聆听状。

    封德彝沉着脸道:“近几日,曹韦陀可曾往东宫见过太子?”

    乔向荣既然是封德彝的耳目,平素当然注意观察曹韦陀的一举一动,而且业已成功成为曹韦陀的心腹。听封德彝这样一问,乔向荣忙道:“曹韦陀确曾去过东宫,不过并未见到太子,据曹韦陀身边人说,他只见了东宫一位小吏,便回来了。”

    “果然如此……”

    封德彝闭了闭眼睛,这一天忙碌,他重点查了东宫那边的情况,所获知的消息,是太子亲自接见过一位重伤的年轻人,还是一位少女陪同前来,并不曾见过曹韦陀。

    那位受了重伤的年轻人,封德彝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派出的十三人之一,也许,除非那人未死,并且找到他,他才能确定了。

    但是为了谨慎起见,他本来是想迂回通过曹韦陀来向太子报信的,但是在这过程中,曹韦陀全未起到作用。这对一向谨慎为上的封德彝来说,实在是一件很恼火的事情。

    他吩咐过手下,要通过曹韦陀来见太子,手下人不可能不听他的命令,为何又越过曹韦陀去见太子?必然是曹韦陀阳奉阴违,没有起到作用。不管是曹韦陀不够担当,还是首鼠两端,都证明,这个人不可用了。

    封德彝沉吟了一下,道:“我的人可曾前往归来客栈,并与曹韦陀取得联系。”

    乔向荣毕恭毕敬地道:“有,还是小人得了他们的交待,巧妙地通知曹韦陀前往联系的。”

    “够了……”

    封德彝长长地吐了口浊息:“竖子!不可原谅!”

    乔向荣神情一紧,后台大老板这么说,难道曹韦陀要失宠。

    “天命有常,惟有德者居之!曹韦陀,不堪大用!”

    封德彝做出了评价,但乔向荣紧张依旧。

    因为,曹韦陀并不是封德彝的下属官员,他这上官对其不满,就可撤换其职。曹韦陀是混黑道的,只不过他巴结了一个白道上的大人物做靠山罢了。有了这座靠山,他的地位就更稳,但是失去这座靠山,他也不会马上就倒。

    而这靠山也不可能用官场上的那套规矩制度来约束曹韦陀,用黑道手段,他就只能迂回地用他的影响力来施加作用。

    所以,封德彝对曹韦陀不满,意味着西市的动荡即将到来,而在这场逐鹿之战中,既有无数的机会,也有无数的凶险。

    乔向荣只是一个贾师,因为是封德彝的耳目,所以侥幸提前知道将有大变,可是西市王之下,还有四梁八柱十六桁,无论怎么动荡,也轮不到他爬上高位,以他的资历,就算现在去巴结四梁八柱,其实都不够格。

    但是,人往高处走,既然知道将有变化,岂能坐视这份机缘与自己擦肩而过?

    那么,就得找几个强有力的伙伴,才有上位的一线机会。

    王恒久,此人机警多谋,可以招揽。

    但只有谋智者,没有掌握武力的人,在这场逐鹿之中,也不可能有机会胜出。

    常剑南!

    乔向荣马上又想到了那个坐拥三百老军,实力强大,但现在尚属东篱下外围人员的常剑南。若是得了此人的臂助,也许,八柱之一的高位,我这个小小贾师,也有机会去坐坐呢……

    :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