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383章 过门在即
    李鱼和第五凌若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他们竟是在这样一种状况下相逢。

    一个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一个有口难言,还要装作盲人。

    眼看到第五凌若如此模样,李鱼如何还不明白她的心意,如何不明白第五夫妇对她做了什么。

    李鱼执着她的手,拇指按着手背,仿佛在摸骨,食指在她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下三个字:“带你走!”

    第五凌若欢喜的眼中涌出泪花,目不转睛地盯着李鱼,她想点头,可是颈部肌肉根本不听使唤,第五凌若只能用力地瞬了瞬眼睛,向他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第五凌若过门在即,李鱼根本无法从容安排,此时必得争分夺秒。

    所以在这短短刹那,他已飞快地思索过,除了用最简单暴力的办法,已然别无选择。

    打昏第五夫妇,带着第五凌若从门是无法离开的,尤其是她现在酥软无力,李鱼又不知该如何替她解除,不过好在这扇窗临着后街。

    一楼是大堂,举架高,所以这二楼实则如同普通三楼的位置,用被单系成绳索,应该可以带她下去。也许很快就会被发现,可若幸运的话,应该逃得掉。如果在外边再能找到一辆车子的话……

    李鱼想着,又用力捏了捏第五凌或若的手,向她示意,然后霍地一下站了起来。

    李鱼的突然站起,把第五先生吓了一跳,急忙向前一步,道:“先生,我女儿……”

    李鱼头一扭,右手已经抬了起来,他要一掌切昏第五先生,可是手刚刚抬起,头才扭到一半,障子门外传来一声轻咳:“第五先生,我家东翁来了。”

    李鱼应变极快,眼睛迅速上翻,头扭过来时,已经又翻了白,手举得虽太高了些,而且呈刀状,但是配着他激动的语气,似乎显得有些过于激动,也能说的过去。

    “令媛的骨相,实是我生平仅见。骨骼清奇,命格极贵,只是内中详情,不宜外宣……”

    李鱼说到这里,障子门已经拉开。

    曹韦陀当门而立,大账房站在旁边,门左右隐见衣角,应是有侍卫站在那里。

    曹韦陀看到室中情形,微微有些好奇,迈步走了进来,瞟一眼那“布衣神相”的幡子,呵呵一笑,道:“大人,是在请先生算命吗?”

    这时候的大人,还是专指家中长辈,并不是官场称呼。其实,妾算是一种“货物”,给了妾资后,这个妾与原来的家庭就没有什么关系了,算是被买去的,原来家庭的亲眷在夫家也毫无地位。

    所以,这妾的男人对妾的家人亲眷也不用客套地称呼什么。

    妾生了儿女,也不叫亲娘为娘,只称为姨娘,而是称呼正妻为娘。妾的兄弟姐妹乃至父母高堂,在夫家也毫无地位。他们的亲外甥亲外孙,虽然只是夫家的庶子庶女,只算半个少爷、小姐,他们一样得执下人礼。

    不过,若是很宠这妾室,做男人的对这妾的父母双亲用个敬语,也是可以的。毕竟只是一句称呼,又不会改变什么,不至于上升到影响封建礼教、上下尊卑的本质。

    第五先生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女儿要跟的男人,见他矮胖,但气度不凡。看年纪,比自己约摸大个四五岁的模样,却称自己为大人,顿时受宠若惊,忙拱手道:“原来是曹员外,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第五夫人忙对李鱼道:“先生且先下楼,我送你出去。”

    第五夫人拉住探竿,牵着李鱼出去。

    曹韦陀侧身让过,随意地瞟了他一眼,并未注意打量,也未看出此人就是第五凌若的“情哥哥。”

    第五凌若躺在榻上,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绝望地看着李鱼出去。

    李鱼这边刚出了屋子,第五先生便张罗着请曹韦陀坐下。

    曹韦陀笑吟吟地道:“客人们陆续就来了,我这主人,怎好不在场。大人所居远了些,劳动你们暂住于此,怠慢了。再有个把时辰,我就得迎令媛过门儿了,她这是……”

    曹韦陀看了眼依旧躺在榻上,眼角挂着泪痕的第五凌若,瞧来憔悴悲伤,却也因此别具风情,当真可人。

    第五先生怎好说自己女儿不想跟他,一味想跷家,仓促间又想不出该说什么,未免有些尴尬。

    这时曹韦陀后边,掌柜的钻了出来,在曹韦陀耳边低语几句。

    那药是第五先生向他求来的,他这一说,曹韦陀登时明白,他淡淡地扫了榻上一眼,神情微冷:“给她服点解药,总得能够站立行走吧,不然像什么样子。”

    那店掌柜的唯唯称是。

    曹韦陀又转向第五先生,道:“你们身在客栈,诸多不便,我唤了七夫人、九夫人,惯会打扮的人,还有其他侍候的人来,帮凌若妆扮一番。”

    第五先生惶恐地道:“有劳员外费心。”

    曹韦陀摆摆手,转身向外走去,第五先生忙小心地陪上去,到了门口,就见廊下站着两个花枝招展的美貌妇人,还有几个端着喜服、妆饰盘子的下人,旁边还站了许多人,也不尽是打手,却不知在曹府司有何职。

    第五夫人一路套问着女儿的命格骨相,把李鱼送到大门口,问道:“先生可就住在这西市?”

    李鱼对西市还算熟悉,随口诌了个地方,第五夫人喜道:“妙极,刚刚问的不够周详,可我家女儿就要过门儿,先生且先回去吧。待忙完了手头的事,我与丈夫同去,再听先生指点,酬金也会一并奉上。”

    第五夫人急急说完,就赶紧回去巴结曹韦陀,看这样子,找了个借口,是要把酬金也一并省了,她方才一路下楼一路问,李鱼随口遮掩,已经答了许多,哪有回头再奉上酬金的道理。

    李鱼恨恨地一顿竹竿,可惜刚刚有所打算,偏是曹韦陀来了,这该如何是好?

    身后“铿”地一声,是门板顿地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一个伙计的声音:“上门板了,打烊打烊,这里暂做第五姑娘的娘家,侍候过门儿。”

    李鱼用竹竿探着地,向前慢慢走去,临到长街尽头时,扭头回顾,就见那门只剩了一扇门板未上,曹韦陀带了一群手下从门中出来,紧接着第五夫妇也跟出来,双方在门口简单对答几句,曹韦陀一行人便即走开,第五夫妇回去,门板全安上了。

    李鱼刚才低头下楼时,已经偷偷数过,从曹韦陀带走的人数来看,楼中应该还留了一半的人。一半的人么,再加上客栈来的人,至少二十个能打的,我若一个人冲进去再冲出来,或许还办得到,可再加上凌若,她又动弹不得,如何做到?

    李鱼痴痴站在街口,已是进退两难。

    ……

    第五凌若被服了一匙解药,也不知道那掌柜的给她吃了些什么,身子虽还是酥软无力,但渐渐有了些力气,叫人扶着,已经可以虚弱地站住,声音虽然暗哑无力,也能勉强说话了。

    这时,厨下已经烧了热水,又抬了一个大浴桶进来,四个丫环同时动手,给第五凌若宽衣解带,将她赤条条泡进桶里。

    在此期间,七夫人和九夫人只是坐在一边冷眼看着,瞧见第五凌若的模样儿时,两个女人就生起几分醋意,再见她被剥光,白羊儿一般有肌肤,窈窕动人的身段,心里更是泛酸。

    七夫人吐掉一枚瓜子壳儿,晒然道:“难怪老头子那么着迷,这么幼滑娇嫩一个身子,真是我见犹怜呐。”

    九夫人酸溜溜地道:“人家过门儿的时候,也是这般年纪,同样是嫩得一掐就出水的花骨朵,也不见比她差了。等着吧,等老头子过两年玩腻了,她还不是跟咱们一样,夜夜守空房。”

    七夫人冷笑一声道:“你还指着老头子再纳几房妾过门儿?那老东西,身子骨儿是越来越不如从前了,哪回不得靠吃药撑着?现在西市又不景气,老头子表面光鲜,可花钱的地方更多,咱们的月例钱现在都削了一半,过两年啊,他还买不买得起小妾都难说呀。”

    九夫人一听,紧张地道:“不会吧?老头子不是说,暂时遇到难关,捱两个月就好了么?”

    七夫人冷笑一声,道:“你也知道,我在夫人面前走动的近。我这可是听夫人说的,夫人说啊,咱们家老头子把他的幕后大靠山都得罪到底了,没有靠山,能撑多久?不要说外边那些虎狼,就西市这班人,也没一盏省油的灯啊。何况,这昔日的靠山,不知怎地就成了仇家,现在天天为难老头子呢,老头子再找一座靠山,怎么不得一两年光景才交得下来?能不能撑过两年,都不好说呢。”

    屋里侍着第五凌若沐浴的丫环,都是她们握着卖身契的贴身丫头,所以说些什么倒不避讳,泡在浴桶里的第五凌若却也不免把这些话都听了进去。只是现在,她还不知道这些信息对她有什么用,能如何利用。

    七夫人道:“你呀,不要一领了月例银子就大手大脚了,攒着点吧,哎!这棵大树真要倒了,咱们还得活下去不是?”

    “多谢七姐,要不是你说,我还不知就里呢。”

    九夫人感激涕零,赶紧起身,给七夫人斟了一杯茶。

    众妾室之前,也是拉帮结派,互引奥援。七夫人有意卖弄自己与大夫人走的更近,炫耀自己的本事,也是希望把九夫人拉过来,做她的“小弟”。很有趣的是,这些位妾室拉帮结派,通常都是都位次结伙。

    一和二不对付,但跟三不错,三跟四不对付,但是跟五关系不错。原因大多是因为:上一位最新的妾室,总是最新鲜故而也是最受宠的,一旦有了新人,她就变成旧人,自然对新人颇具敌意。可是之前被她顶成了旧人的,却大多会因为她的失意而对新来者,有种“替我出了气”的感觉。

    这厢一番沐浴,把第五凌若红通通煮熟了的虾子似的身体从浴桶里“捞出来”,七夫人和九夫人又指使人跟她着衣穿戴。

    七夫人捏了捏第五凌若的小脸蛋儿,揶揄道:“哟,瞧这小模样儿,还真是我见犹怜呢,难怪那老不死的这么疼你,还非得打发我们俩来,侍候你穿衣打扮。不过呢,你也不用太把自己当回事儿,老十二本来最受宠的,可也不过就三个月光景,那老东西,就喜欢尝鲜,等你不鲜了,也就过气了,早晚跟我们一样,做个怨妇。”

    第五凌若被人扶着坐在锦墩前,镜头朱颜真真,满是青春靓丽的惊艳。如此一幕,如果是即将嫁给她心爱的男人,该会有一种从内到外的美丽,但此时那无比的精致容颜,却似少了一分无法说出的神采。

    “两位姐姐,也太认命了。喜新厌旧,是人的天性。如果换作两位姐姐是曹员外,你们……就能从一而终么?如果,人家看重的只是你的皮囊,那你也就莫怪人家喜新厌旧。”

    七夫人微微一诧,不悦地道:“哟!小妹妹,你这是在教姐姐们怎么做人么?”

    第五凌若望着镜中的自己,淡淡一笑,自负地道:“不敢,小妹只是在说一个道理。凭我的容颜,或许只能让他保持三个月的新鲜,凭我的心计本领,却能让他专宠我一生一世!”

    第五凌若何等慧黠伶俐的一个女子,此时已寄托不得别人,她已决心自救。而要自救,此时她能接触的、利用的,只有眼前这位七夫人和九夫人而已。说服她们帮自己逃走?那只能寄托于她们的同情心,可虽只短短的接触,第五凌若也知道,这完全是痴心枉想。

    所以,她想换一种方式,用她们的忌惮、用她们的嫉妒,化为自己的助力。

    只是,第五凌若没有想到,李鱼并没有就此放弃。别无选择之下,他也采取了自己所能使用的唯一办法。

    他,准备抢亲来了!

    :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