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398章 都是老实人
    傍晚,李鱼提前半个时辰离开西市,回了杨思齐的家。

    太常寺提擢他的消息,他还没有对外讲,如果有心人自行打听,那是另一回事,不过,做个鼓吹署令而已,在他而言,没有什么好大张旗鼓的。另一方面,良辰美景刚死了爹,你去告诉人家你升官了……

    这也未免太不懂人情世故。

    杨府里,第五凌若已经接了潘氏娘子、吉祥和深深、静静回来。第五凌若那气度,虽不像作作那么外露、张扬,无论言谈还是神情,总是温柔可人,但气场是藏在骨子里的。

    她完全不想给潘氏娘子和吉祥几女产生压迫感,但不经意间的眉眼一闪,神情一动,甚至举杯喝茶的动作,都能令她们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十年,一个小家碧玉,已经成长为一个气度威仪,不逊于王公之女的贵胄,深深和静静在她面前完全生不起什么小心思,在她们感觉中,自已在对方面前,就像一个乡下小丫头进了使相千金的闺阁,面对着一位真正的贵女。

    无论容颜、修养、才华、气度,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又哪有一丝可能生起对抗的意思。龙作作初次与她们这般相对时,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刺猬,张开了一身的刺,也因之显得极接地气,她们还有心斗一斗,而对第五凌若,完全没有。

    就连潘氏和吉祥,在第五凌若面前都觉得拘禁,她们倒不至于心生畏惧,但面对一个气质芳华,如此皎然出众的女子,她们会本能在担心自已的言谈与行止会露怯。

    吉祥一向自诩扮什么像什么,在利州时还扮过文君当垆卖酒呢,可直到今天见了第五凌若,她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优雅、高贵,那是仅靠模仿,完全学不来的东西。

    第五凌若也渐渐察觉了她们的拘瑾,这便弄得第五凌若也不自在起来。倒是杨思齐,因为第三梁来了,他这第四梁不好独在院中做他的木匠活儿,有他在场陪着,还能缓和些气氛,虽然他讷于言,几乎不大说话。

    杨思齐地位与第五凌若相仿,而且他的心思全在那堆奇奇怪怪的机械上,因此倒是完全感受不到什么气场。他眼里只有木匠作坊,就像让他见到了皇帝,估计他的震惊与张皇也不会持续一柱香,然后就会回到神游机械世界的状态中去。

    这时候,李鱼回来了,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那股无形的压力消失了。

    李鱼就像一股万能融合剂,他能消解潘氏和吉祥的紧张,消解深深和静静的自卑,消解杨思齐的无聊,消解第五凌若的无奈……

    整个气氛,顿时热络起来。潘氏和凌若忙着去张罗晚餐,深深和静静自告奋勇地去帮厨,杨思齐毫无主人意识,李鱼一回来,他就觉得自已的接待任务胜利结束了,打一声招呼,就施施然地回后院儿去忙他的木匠活了。

    花厅里只剩下李鱼和第五凌若两个人。

    “怎么,她们还好相处么?”

    李鱼没有什么紧张拘谨,虽然第五凌若气质芳华,不可方物。

    他可是见过这女子还是一个活泼伶俐、天真烂漫的少女时情态的男人,就像那些见过朱皇帝还是一个泥腿子时的穷哥们,哪怕他穿上了龙袍,举止气度也真正高高在上了,也不会产生什么威严。

    第五凌若无奈地笑:“我倒没什么,就是大娘和吉祥姑娘她们,似乎不太……嗯,说不好,大家都像无话可说的样子。”

    李鱼在她鼻头儿上刮了一下:“谁叫你高贵如公主的,人家当然不适应。”

    公主又如何?就算是天女,其实也并不想端着,她们也想在自已男人面前做一个爱宠的小女人,在父母面前做一个慵懒随意的小女孩,所以李鱼这一刮,第五凌若便向他皱了下鼻子,撒娇地偎进了他怀里。

    李鱼抚着她的秀发,第五凌若就像一只猫儿,被主人抚摸着她的脖颈,懒洋洋地眯起了眼睛,很惬意的样子。

    “对了,有件事和你说。”

    李鱼有些兴奋。

    “唔?”

    第五凌若猫儿似的张了张眼睛,又合上。

    李鱼道:“害你为我空耗十年青春,现如今你也二十有五了,我不想再等下去,年底之前,我迎你过门儿,怎么样?”

    躺在他膝上的第五凌若没有动,只是原本轻松悠然的呼吸一下子消失了。

    许久,她轻轻地长出一口气,缓缓张开眼,坐了起来。

    “成亲?”

    “你不想?”

    第五凌若摇摇头,又点点头,缓缓斟酌地道:“有些事,过去了就不会再回来,我们可以怀念,可以想像,但是无法再回去。如果按照曾经的愿望再走一遭,你也会发现那结果会很糟糕,和你曾经憧憬的一切,完全不一样了。”

    李鱼皱了皱眉,他隐约明白第五凌若的意思,但一时还未捕捉到重点。

    “我曾为人作妾,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的身子有没有给他不重要,这层身份,改变不了,我嫁到你家,什么身份?如果抬妻,国法不容,而且也会让你被人耻笑。”

    “我……”

    “听我说下去。许多人都以为,我是常剑南的情妇。我不屑解释,也无法解释。而这名声,若是嫁到你家,难免还是会影响到你,我也不希望出现那样的一幕。”

    第五凌若望了李鱼一眼,轻轻抚摸着他的眉眼:“况且,我原本比你小的,现在却比你大了几岁。你以为我心里,不会把它当成一个负担?”

    “我并不在乎的……”

    “我在乎!潘大娘在乎!其他人在乎!我们不是活在只有两个人的世界上。你不是那么天真的人,我也不再是……”

    李鱼无言,满腔的欢喜,忽然变成了淡淡的愁绪。

    十年岁月,无踪无痕,但有些东西经过了岁月的打磨,它的烙印,还是留下了。

    第五凌若捧起李鱼的脸儿,在他唇上柔柔地一吻。

    吻柔美而妩媚,轻柔而动人,但那滋味,与她当年的青涩紧张却已全然不一样,这就是岁月对她的感觉。

    “况且,我现在有我的事业,如果骤然放下这一切,回到大宅门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睁开眼睛,就是公婆、丈夫和子女,一切的重心,都只在那方寸之间,我也会很不习惯。”

    “所以?”

    “所以……”

    第五凌若眉眼盈盈,有种美丽的娇羞和独立的妩媚。

    “让我们做情人吧,除了那一个与我而言,从此只是负担并无什么意义的名份,我们之间的一切,都与夫妻无异,这有什么不好?”

    李鱼呆住,看着眼前的第五凌若,忽然生起一种诡异的念头,仿佛那个穿越者不是他,而是第五凌若。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的国际大乐虎国际娱乐穿越而来的新潮乐虎国际娱乐女性。

    第五凌若向他嫣然一笑,凑到他耳边,身子软软的,香香的:“今天九月九,九月十三,我洗的白白净净的等你。十年前,就该给你的,别叫我失望喔。”

    李鱼呆呆地问:“为什么是九月十三?”

    第五凌若白了他一眼:“呆子!因为按日子,到那天,我才’干净!’”

    “咕咚!”

    李鱼变成了口水鱼。

    第五凌若娉娉婷婷地站了起来:“我先走了,帮我和大娘想个托辞。我留下晚餐,她们又该不自在了。”

    祸水摇曳生姿地走了,挥一挥衣袖,潇潇洒洒。

    李鱼呆了半晌,才收拾了心情,又想起还有一件事没有解决:房子问题。

    第五凌若回了自已住处,八大女金刚听她说起拒绝了李鱼的求婚,惊诧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就像八只正打哈欠的河马。

    再没有人比她们更清楚,第五凌若的爱是多么深,可是,当她终于重拾旧爱,她居然放弃了想了十年的追求。

    “现在的我,不再是十年前的我。现在的他,也不是十年前的他了。”

    第五凌若叹息:“所以,有些事情,只能变一变,变了,我们在一起,才能甜甜蜜蜜的。如果一切执着于十年前所想要的,最后大家都会觉得无聊。”

    面对八只河马依旧不解的眼神儿,第五凌若解释道:“你们觉得,我能接受与几个女人争宠吗?我又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去与她们争宠?还是这样轻松的关系,让彼此都更舒服。若他对我好,还是对我好。而且他永远不会对我表现的不耐烦……”

    “可是,小姐有想过……你老了以后怎么办吗?”

    “怎么办?一样啊。如果和他有了儿女,我可以把他们安排的很好。如果他依旧对我好,一样会长伴我左右,如果他对我不好,就算守着个名份,还不一样是守空房?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

    八只河马想了想,这对她们,对大多数女人来说,都是问题的问题,对第五凌若来说,的确不是问题。丈夫应该承担的一切家庭责任,她都可以解决的很好,甚至比男人解决的更好。

    可是,这世上有几个第五凌若,有几个女人拥有这样的能力和财力、势力?所以对别人来说,很成问题的问题,对她而言,实在不是问题。与其俯首贴眉事姑婆,还要与一群莺莺燕燕争宠,还真莫如此时的她,活得潇洒。

    对第五凌若,李鱼此时真是充满了愧疚,而这势必要化作柔情呵护,用一生一世利滚利的方式来“还债”。活该,谁叫他招惹了这样一个心智若狐的女子呢。

    可李鱼对此还茫然不知,晚膳的时候,他特意留住了杨思齐,提到了要买房、要搬走的计划,于是,又有了一个欠债对象。

    “杨叔,皇上赦免了我的罪过,以后可以在长安长居了。这段时日,多谢你的关照庇护,我打算择选一处宅子,置办一个住处……”

    “置办住处?在这儿住的不是挺好吗,何必再搬,折腾来折腾去的。”

    “话不是这么说,我觉得……”

    “不要搬了,你们就住这里吧。”

    “可是,总要有个自已的宅子啊,也算一份产业。将来……”

    “那行,我把我的宅子卖给你了。我便宜些,你意思意思付点钱就行了,我明天就过户,怎么样?”

    “啊?”

    “然后,我租间房,可以吧?我在后院儿租间住处就行了。要不,我把左右买下来,稍做改造,把宅子再扩大一倍,我搬到院角小院儿里去,不会影响你什么。”

    “不是,杨叔,你这样,你让我……”

    “就这么定了,一言为定了啊,不许反悔!”

    眼看着杨思齐真情流露,为了留住他们,居然想出这样的法子,李鱼感动了,这是多……老实的人呐!

    第五凌若也是这般的老实,苦候他十年,为了不影响他家庭的和谐,又宁愿放弃了她十年的梦想。对此,他只能用一生的爱来回报。

    可杨叔这般付出,他能如何还报?

    李鱼看看杨思齐,又看看欲言又止的老娘,心想:“该给老实的杨叔找个媒人了。”

    :我感觉感冒快好了,从昨天开始,原来一直哽硬的嗓子开始咳个不停,有痰了,今儿又开始腹泻,这明显是将好的征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