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07章 幸福时光
    李鱼跟着吉祥学了一阵,虽也学到了一些击鼓的技巧,但他发现,吉祥所教恐怕用不上,宫廷鼓乐和民间鼓乐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而且吉祥所教的类似于手鼓的击打技巧以及欢快的节奏,显然也不是宫廷礼仪所需要。

    “罢了,到时候随机应变吧。”

    李鱼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才发觉饥肠辘辘,饭菜居然还没端来。

    李鱼有些奇怪地推门出去,就见深深和静静站在廊下,隔着两根廊柱,食盒放在围栏横板上,似乎正在交头接耳,看到他出来,两女似乎吓了一跳,身子登时僵在那里。

    李鱼张口欲喊,忽然瞥见对面作作房间的灯已经关了。想来是婆媳俩侍候那精力旺盛的大胖小子,终于把他哄睡,婆媳俩也倦极同眠了。

    李鱼怕吵醒了她们,便只向深深和静静招了招手,两人互相看看,提起食盒,仿佛生怕踩死了蚂蚁似的踮着脚儿走过来。

    李鱼小声道:“怎么才送来,我都快饿死了,快进来。”

    李鱼说着,先进了屋。深深和静静忸怩道:“进去呀,这……不太好吧。”

    一语未了,李鱼已经先进了屋,二女无奈,只得跟了进去。两人一进屋,眼神儿就在房梁上乱飞,不敢往下面瞧。

    李鱼走到桌前,见二女提着食盒,也不知道要在房梁上找什么东西的样子,便道:“拿过来呀。”

    二女往桌边飞快地看了一眼,见吉祥正端坐在案后,衣装整齐,连钗鬓都一点没乱,不由得一呆。

    深深心道:“啊!竟是我想岔了,原来他们没有……,只是……那奇怪的声音从何而来。”

    深深一面想着,一面走过去,将食盒放在桌上,灯下仔细一瞟吉祥的眉眼神情,确实不像刚刚**过的样子。

    静静那丫头却是一根筋,先前本也没有多想,还是深深提醒,她才想歪了,这时候深深已经了然,她却仍然以为小郎君和吉祥方才发生过不可告人之事。不过眼见吉祥衣装整齐,钗鬓不乱,静静却是自发脑补起来。

    “哟,看不出,吉祥姐姐那般温良贤淑的模样儿,居然和小郎君玩起了‘隔岸取火’,难怪衣裳不乱,钗鬓整齐,啪啪声不绝于耳……”

    静静虽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可自幼生长于市井之间,不是那些象牙塔里长大的姑娘可以比拟的,这些事儿虽然不曾历练过,却并非不懂。其实和表姐深深私下聊天,那也是一对“污妖王”,只瞧一眼,居然连李鱼和吉祥用了什么欢好的姿势,都自行脑补出来了

    李鱼自然不知这丫头心里在想些什么,饭菜摆开,还是温热的,本已饥肠辘辘的他顿时食指大动,马上大快朵颐,吉祥看他胃口好,心中自是欢喜,不停地帮他挟菜。

    两人虽然尚未拜堂成亲,但她对李鱼的口味却已了如指掌,留的菜都是李鱼爱吃的,这一顿饭吃下来,撑得李鱼小肚溜圆。

    深深和静静往食盘里盛装着盘碟,吉祥掩口笑道:“郎君看来真是饿坏了,吃这么多,别马上躺着,喝口茶歇息一下。”

    桌上有茶,是就沏好的,此时仍旧温热。吉祥给李鱼斟了杯茶,三女便相继出门,谁料,静静托着食盘,最后一个出了门,吉祥却正等在门外,伸手接过她的食盘,向她递个眼色,又把她推了回来。

    静静顿时明白,小脸儿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上一次深深和静静侍候李鱼休息,其实就是三女有所商量的结果。作作的出身,再加上表现出的咄咄逼人,无形中令三人感受到了极大的危极感,而当作作诞下一子,这种危机感就更强烈了。

    不打破这种垄断,她们的心里总是觉得极为不安。可是一则吉祥脸儿太嫩,一些邀宠的手段实在施展不开,再一个李鱼已经决定明年开春正式迎她过门儿,这时反而多了几分羞涩与矜持。

    于是,这反垄断的任务,就着落在了深深和静静身上。可那次二女去侍候李鱼,三人一夜相安无事,三女回过头来思量,只以为二女同时伴宿,李鱼有些放不开,所以这时顺势就留下了静静。

    门儿被吉祥掩上了,门外脚步悉索,吉祥和深深已经走开。

    静静一张脸儿窘得下蛋的小母鸡似的,从小和姐姐相依为命,有姐姐陪在旁边时,凡事有姐姐顶在前边,静静心安理得地跟着“划水”,倒不觉什么,现如今叫她独挑大梁,反而心头小鹿乱撞了。

    虽然,当初在西市署的时候,她曾大胆挑逗过李鱼,可那时的挑逗,于她而言,莫如说是玩心重,有意作弄,反正她也清楚,就算撩得李鱼性起,当时青天白日之下,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可现在却不然。

    李鱼抿了口茶,一抬头,见静静晕着一张脸儿,有些拘谨地站在门边,不禁讶然:“怎么还不去睡?”

    静静心头小鹿乱撞,本来紧张的不行,李鱼一问,反而迅速踏实下来。她姗姗地走回来,轻轻咬了咬下唇,红着脸儿道:“小郎君一定乏得很了,奴……奴奴服侍小郎君休息。”

    “咳!这就不用了,夜色深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李鱼听得心头一跳,却是鬼使神差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唔……我……我替小郎君铺床先。”

    静静飞快地瞟了李鱼一眼,袅袅地走去,弯腰为他铺床展被。

    李鱼端着茶偷眼一瞄,从侧向看去,真是一只腰精。那小蛮腰儿,细得惊人,似乎一手就能把握。

    腰细,已然极是窈窕,可你铺个被而已,用不着沉腰吧,那小腰儿一沉,盈盈圆圆一个臀儿,就像挑到了半空的一轮圆月亮。

    李鱼顿觉口干舌躁,忍不住又灌了一口茶。

    他预感到,今夜,貌似要发生些什么。

    李鱼假模假样地喝茶,却见静静铺好了被褥,展平了被角儿,微微扭头瞟他一眼,突然飞快地跳上床,倏地一下钻进了被窝,就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像待宰的小羊羔儿似的瞟着他。

    “静静,你在干嘛?”

    被子下边,传出一个细若蚊蝇的声音,期期艾艾的:“秋意浓了,奴……奴给小郎君暖床。”

    李鱼的声音已经带出了一丝笑意:“暖床,你穿得齐齐整整的,床要多久才暖得过来?”

    “哦……”

    被外,依旧只露出一双眼睛,可那眼角的肌肤都似变成了玫瑰色,媚意如狐。

    她定定地看着李鱼,似乎在挣扎着什么,过了片刻,脑袋一缩,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底,然后就见那被子起起伏伏的,一条**的手臂 ,把那衣衫一件件递出来,搪在大床内侧上角。

    最后,被底寂然不动了,整个人都看不见了,就那么藏在被子里头,也不怕闷死了她。

    李鱼瞧得忍俊不禁,却也不禁食指大动。

    深深、静静这对丫头儿,他打算管一辈子饭了,此时叫他把这对姐妹花拱手与人,他是真做不到的。

    又喝了半杯茶,李鱼把杯往桌上轻轻一顿,就像那被子倏地颤了一下,旋即又不见了动静。

    李鱼把桌上灯火压到极低,重新盖上罩子,走到榻边坐下,床榻微微一沉,隐约感觉到,床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悄向内侧滑动。

    李鱼宽衣解带,钻进了被窝。还别说,头一回享受有人暖被窝的福利,被子里暖烘烘的,还真是舒坦。

    李鱼舒展开了手脚,大字型躺在榻上,身上暖洋洋的,空气中还有淡淡的处子体香,真是舒坦。

    他大字型躺在榻上,居然完全没有触及到静静的身子,静静此时就像一只嗅到了危险的猫儿,弓着背,整个儿紧贴着床榻内侧围栏侧躺着,连一张床的五分之一都没占到。

    李鱼往那儿一躺,被那暖洋洋的氛围一烘,整个人都没了力气,过了好半天,才不舍得往被外伸出手,放下了金钩上的帷幔。脚那一侧他都懒得起来,只伸出一只脚,把帷幔放了下来。

    床上顿时暗了下来,李鱼太享受那种舒适的感觉了,尤其是他明知道正有一个温香软玉的姑娘,就与他同在一床被下,虽然还未占有她,但那种特别的滋味,让他享受着,甚至不想破坏了这种意境。

    然而,伏在被子里边的那位姑娘,固然又羞涩、又紧张,眼见他迟迟没有动作,却是有些按捺不住了。

    “小郎君?”

    李鱼的右脚感觉到一截滑溜溜的小腿儿,旋即那腿儿就迅速缩回了,但呼唤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唔……”

    李鱼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姑娘的声音有些失望:“小郎君困了呀?”

    “嗯。”

    “哦!那……小郎君好生歇息。”

    “嗯。”

    李鱼侧了个身,今晚,他真的毫无侵略欲,就这样,也很好。反正,这是到了嘴的食物,再也不可能跑掉。一旦真个结合,这种微妙的、旖旎的感觉,反而无法再找到,就这样,也挺好。

    然而,身后那只猫儿显然不想就这么睡去。李鱼一会儿感觉到腿肚子碰到了某人的小脚趾,一会儿感觉后背痒痒的,有热热的呵气喷在上面。那只先前躲到了床角的“小猫儿”,正在一点点地蹭回来。

    这样的状况下,他又怎么睡得着?

    “小郎君,你睡了吗?”

    细细微微的声音从被子里小小声地传出来。

    “快了。”

    “哦!那小郎君快睡吧,听说……听说男人……那个以后,都会特别困。”

    “那个?哪个?我什么时候那个过了?”李鱼满心的纳罕,不过这时心境无比恬静,竟生不出好奇心去问个究竟。

    眼皮儿真的有些快合不拢了,睡意真的来了。

    “小郎君?”

    细细的猫儿似的呼唤声又响了。

    “嗯?”

    “听人家说,年纪大了的男人,才会……才会之后就变得特别困乏。小郎君还这么年轻,就……,你可得保重身体啊。”

    这真不能忍了!

    李鱼猛地一掀被子,被子飞了起来,而他则一转身,恰恰把一个羊脂玉雕似的身子完完整整地覆在身下。就那一刹那,他看见她娇软软的一个身子,一头乌黑的秀发铺在榻上,因为在被子底下捂得太久,一张小脸儿红扑扑的。

    真的……是一只小腰精!

    李鱼第一把搂过去,那小腰身比他想像的还小了一半,差点儿闪了他的身子。

    “小郎君……”

    一双无辜的、惶惑的大眼睛迎上了李鱼的眼眸,李鱼刚刚那无比恬淡的佛系心态登时一扫而空。

    她的小嘴刚刚惊惶地张开,就被男人霸道地吻住了。以致虽早有心理准备,甚而是要主动献身的她,不由自主地展开了挣扎。

    李鱼顿时就感觉自已抱住了一条蛇,然而却比蛇更柔韧灵活,更圆润光滑,更活色生香。

    忍不了!

    李鱼在这一刻,只想做一件事:钉她的七寸!把她死死地,钉在床上,叫她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