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15章 鞠躬尽瘁
    “嗒嗒嗒!”

    障子门叩响,里边停了片刻,才传出一个悦耳的声音:“进来。”

    李鱼进去,便是微微一愣,距上次来也没多久,可是第五凌若这房间……

    一几一凳,一屏一椅,皆是贵重木料所制,没有镶金嵌玉,只是原色上漆,奢而不华,色调温暖。

    李鱼看到,第五凌若坐在案几后面,案上几摞文卷高低错落,摆放整齐,在第五凌若右手侧贴着帷幔,有一架以藤枝为骨架,利用藤枝天然扭曲的形状制成的花架。

    花架上摆放着一盆花,李鱼不知道那是什么品种,花枝藤蔓似的垂挂着,上边的花是红色三角形的,艳红如火。

    整个暖色调但极素雅的房间时,就只这错落有致的一架火红,却似画龙点晴,整个房间一下子就活了起来。

    然而,这花又不喧宾夺主,有那既可媚眼如丝、一颦一笑万千妩媚,又可清丽绝俗、素淡优雅似空谷百合的第五凌若坐在那儿,这花就成了最好的陪衬。你第一眼注意到的一定是那花,但落眼处一定是她。而眼角余光里那一抹火花始终存在,便愈发衬托得她人比花娇。

    这个房间,无论是家具还是摆设,都改动过了。

    因为入目太过顺眼,李鱼甚至感觉不到它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就只觉得这房间一下子有了很大的活力,显然这与第五凌若的心情变化有着极大的关系。原本心如古井的她,已然焕发青春,必然会有所展现。

    房间里除了第五凌若没有旁人,李鱼进来,第五凌若便搁下了笔,向他嫣然一笑。已然经过雨露灌溉的她,显得异常娇媚,风致嫣然,有种能够看得出的流畅气血,让她的迷人风韵在每一寸肌肤上流转,如水之润,如玉之华。

    李鱼走过去,在她桌边坐下,在她粉腮上轻轻一捏,笑道:“鬼机灵,这借口找的好,我若是来西市寻你,也是理直气壮了。”

    “那你常来啊,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嘛。”第五凌若娇慵地抻了个懒腰,猫儿似的偎到了李鱼的怀里,头枕在他盘坐的膝上,扭了扭身子,找了个舒适的角度,伸出纤纤玉指,从桌上洁白细瓷的盘中提了一串绿葡萄,拈了一粒,送到李鱼嘴角。

    李鱼就着她的手儿吃了葡萄,瞧她穿了一身燕居的常服,往他怀里一躺,整个胸襟便微微敞开,居高临下,可以看到一大片令人目眩神迷的如酥雪色,峰峦隐现。

    李鱼的手下意识地就探了进去,触及一片滑腻温软,香酥宜人。第五凌若登时绯晕上脸,眼波流动,有种说不出的诱人之媚。

    斜插紫鸾钗,香从鬓底来。

    李鱼只微微低头,就能嗅到她发丝上传来的淡淡清香。

    以前,李鱼可未从她身上嗅到过这种滋味儿,这是一种成熟女性的香味儿,经过爱的洗礼,她已脱胎换骨,多了几分妇人的秀润成熟。

    “今天怎么有空来?”

    第五凌若轻轻眯了眼,仿佛一只被人抚摸着头颈的猫儿,舒展了身体,任他轻轻抚摩着自已的胸,柔昵地问。

    李鱼道:“今日去宫中办差,结束的早,便偷了个闲,前来会你。”

    “晚上要去我那里么?”

    第五凌若把葡萄丢回了盘子,伸出柔软的双臂,欢喜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那可不成!”

    李鱼有些歉然:“作作刚刚搬到家里,昨天回去的晚,也没顾上理会她。”

    “嗯!”

    第五凌若眼底掠过一丝失望,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咬了咬唇,抓住他的一只手,挪到了另一侧玉峰上。然后,潋滟生波的眼儿轻轻一闭,纤秀的手便灵活地探到了他的衣下,李鱼的身子一紧,手上的力道不觉便加重了些。

    “今天,怎么这么风骚?”

    李鱼开着玩笑,声音有些粗重起来。

    第五凌若昵声道:“今天人家适合受孕。”

    李鱼一呆:“不用那么急吧?”

    第五凌若狠狠瞪了他一眼,手上也是一紧,弄得李鱼腰板儿一僵:“人家都二十五了呢。”

    “辽东小妇年十五,惯弹琵琶解歌舞。”这是唐人李颀的一首诗。年十五,就已是少妇,芳龄二十五的第五凌若,可不觉得青春易逝么?

    “我不管,晚上我不阻你回家。但这五天内,你每天都得过来陪陪人家。”

    第五凌若说着,一挺身便坐了起来。

    胸口被李鱼撑开,白嫩硕挺的一双玉兔儿随着她的举动,跌宕无声。她咬着下唇,媚眼如丝地看着李鱼,手轻轻一扯腰间丝带……

    李鱼吃惊地道:“这里?现在?”

    第五凌若没有回答他,只是把他轻轻一推,让他仰躺在榻上。

    “好吧!臣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少来,谁要你死啦,你得给我生!”

    第五凌若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很快,那袅袅娜娜的小蛮腰,便已在他身上款款摆动起来。

    等到她香汗津津,娇.喘咻咻,李鱼性起,登时反客为主,掀翻了她的身子,拦腰一提,将她侬纤得度的身子小狗儿跪伏于榻上,一把捧住了她那丰腴滑腻结实紧绷的臀部……

    李鱼下楼的时候,腿都有点软了,以至于下楼时,速度便快了些,脚步便重了些。

    一个正在扫地的店小二抬头看了一眼,道:“李市长今日很欢脱啊。”

    抹桌子的店小二撇撇嘴道:“欢脱个屁,那是因为第五大梁不要利息,白借了一大笔钱给他,还不限定归还日期,李市长心里头高兴着呢。”

    店里不是饭时,安静的很,二人一番话李鱼都听在心里,李鱼暗想:“借个屁的钱,明明是我给了凌若三个亿。嗯,而且还得连续五天,每天三个亿,还不要利息……”

    天天欢好是什么感觉?

    五天之后,李鱼终于明白什么叫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五天时光过去,李鱼只希望那块沃土很快就能生根发芽、抽枝展叶。苦遏了十年情感的凌若,显得是忍得太久,骤然释放之下,有些激情似火。若是每月如此……此时的李鱼清心寡欲,堪比大德高僧!

    “明天终于可以歇歇啦……”

    迈着太空步飘回鼓吹署的李鱼欢欣鼓舞地想,然后就看见罗玺罗主簿脚下生风地向他走来:“李鼓吹,明日陛下要去少陵原秋狩,你鼓吹署全体人员伴同前往。明日一早,五更集合,先行赶赴少陵原,速速安排下去,切勿有所差迟。”

    李鱼呆了一呆:“明天?”

    “不错,就是明天,赶紧部置下去!”

    “喏!”

    李鱼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下官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