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16章 本能反应
    少陵原,在长安之南五十余里,丘原起伏,草木滋生,禽兽养息,恰是放马驰走,架鹰纵犬,骑射追猎的好地方。

    李世民可是一位马上天子,此刻一身的戎装,披挂起来,英姿勃发,有种从骨子里勃勃透出的精悍之气,绝不是仅靠一身好衣裳撑起来的空架子。

    腰间宝刀一口,背上长弓箭壶,李世民臂上还架着一只极其凶狞的金雕,向上一送,那金雕一声尖唳,振翅而起,直冲长空,在空中盘旋一圈,倏然展翅向左前方赶去,李世民双脚一踹马镫,纵马追了过去。

    皇帝身后,皇后、太子、几位受宠的妃嫔、一些受宠的皇子、公主,还有几位文武大臣,也都是一身戎装,快马追了上去。

    突厥颉利可汗也在受邀之列,不过,这位大汗当年在大漠草原之上,纵横驰骋时,那是绝对的主角,众星抱月的核心。虽说在长安做寓公后,他也认了命,但此时此刻,又岂能想不到当年大权在握,睥睨天下的威风。

    是故,颉利可汗兴致不高,又不想让旁边的人有所察觉,所以只得打起精神,策马跟在后面,却根本没有摸弓箭的意思。

    秋狩,这是从夏商时候就定下的规矩。春天万物复苏,禽兽也多处于发情期,所以此时是不狩猎的,否则乃不仁之举,有碍自然之道,所以直到秋高气爽,才有秋狩之规。

    屯卫、千牛马等数卫兵马,昨天下午就已调到少陵原,九千名官兵将划定的猎场团团围住,又将猎场范围内的几个镇子,包括生活在野外的一些猎户给予了通知,补偿了些钱财,不许他们今天出门走动。

    皇帝在前策马而行,皇亲国戚、王公大臣紧随其后,甲胄鲜明的侍卫翼形拱卫于侧,而李鱼……

    李鱼在遥远的另一侧,军中本有鼓号手,只是用来围猎尚嫌不足,所以鼓吹署的人也得以动用,负责整个猎场的一面。

    他们做的事情,就是敲锣打鼓,不讲求什么乐理,也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你敲打的越嘈杂越好,以此惊吓那些动物,迫使它们惊慌失措,向噪声相反的方向逃跑,而被鼓乐声从几个方向驱赶着的动物,只能逃向网开的一面,那一面就是天子所在。

    不过,鼓声可以嘈杂,众人的队列却得整齐,行走不齐、前后杂乱乃至呼应不灵者,管官罚俸一个月。行围时,无论是遇到树丛还是苇塘,都要像上战场一样勇往直前,不许退避,否则就要受到处罚。

    所以,你可以看到,李鱼提着一口锣,直挺挺地从灌林丛中趟出去,被身体和脚趟低的枝条倏地反间回来,他眼疾手快,将锣往脸上一挡……

    而和李鱼隔着十二个人的称心,则趟在一洼泥泞中,依旧不敢步形稍缓,更不要说避过有些干涸的那片水洼绕行了,出来之后,靴上糊了厚厚的泥巴,一下子重了三倍不止,走起路来只能格外的卖力,用力踏步,希望把泥巴震掉。

    “肃立,止乐!”

    今天的指挥皆为军人,只听一声大吼,李鱼等人下意识地站住,停了手中乐器。称心一只脚刚刚抬得老高,整个身子定在那儿,呆了一呆,才慢慢放下。

    他们此时恰好走到一处丘陵上,是一个相对的高处,纵目远眺,就见一群骑士策马驰骋,看那旗帜和护卫力量的多寡,分明就是当今天子率领众文武大臣。

    李世民一马当先,张弓搭箭,正冲向正前方,前方有一头斑羚,正慌张急奔。

    “哇!天子英姿勃发,这只羚羊一定逃不了!”

    “冲得好快!”

    “嗖!”

    一箭射出,不料那只斑羚突然转了向,慌不择路地向李鱼他们这边跑来,箭射在斑羚原来冲向的正前方五步处。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大家有些不知所措了。而此时李世民业已拨马向这边追来,后边的护卫大军裹着众皇亲国戚划了一个弧字形,也向这边冲过来。

    “鼓号齐鸣!”

    又有军士大喝,示意众人奏响鼓号,把那斑羚吓回去。李鱼等人忙又奏响了鼓乐。但是没有旁的吩咐,他们站在原地,却也不敢移动分毫。

    眼看那斑羚越冲越近,后边皇帝陛下也越追越近,手中弓已端起,李鱼下意识地抓紧了铜锣,另一只手的槌儿似敲非敲,生怕李世民手滑,一箭脱手,误射向他们,那时还可拿这铜锣作盾,抵挡一下。

    “嗖!”

    又是一箭射来,那斑羚似乎吓疯了,鼓乐声并未影响了它,它仍在向前奔出,箭准确地射中了它的后颈,那头斑羚哀鸣一声,向前滚翻出几匝,摔在丘坡上,依旧呜咽着。

    这片狩猎场相对平坦,虽然野草丛生,但是骑在马上倒也一目了然,因此那些官兵没有追得太紧,生怕扰了皇帝的兴致。此时一见皇帝射中了斑羚,那些王公大臣以及侍卫们都停了下来,高声喝彩。

    李世民哈哈大笑,收了弓,一抖马缰,继续向前驰来,看他蓄势的动作,是要借助精湛的马术,直接把那斑羚从地上捡起来。

    这厢鼓乐也停了下来,李鱼等乐手在掌旗的军士指挥下,都站在原地,看着皇帝越跑越近,而那只呜咽着咽气的斑羚,就在他们脚前坡下,距他们不过三十步远。

    斜坡上,藏盛的草丛中隐蔽着一双敏锐的眼睛,眼看天子策马而来,那双眼睛眼神越来越锐利,一双白眉也紧张地慢慢挑起。贴地的弓,慢慢挑起一个角度,一枝箭搭在了弦上。

    阳光照在箭尖上,箭尖蓝汪汪的,显然是淬了剧毒。

    箭上淬毒其实并不普遍,因为箭尖上毒淬少了用处不大,而毒提炼起来成本也非常高昂,没有哪支军队承受得起这么大的开销,但如果是用来暗杀,且目标是皇帝,那再高昂的代价也是值得的,此刻显然就是这种情形。

    眼见斑羚已被射死,拿着铜锣当盾牌的李鱼已经把铜锣放下,准备等皇帝捞起那只斑羚就马上鼓掌喝采,大拍马屁了。这时候草丛中却是亮光一闪。

    那刺客隐蔽的角度非常巧妙,从李世民的方向,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但是这一箭仰起发生的反光,却巧之又巧地恰刺入李鱼的眼中。

    草丛中是不会突然自已发出反光的,这一点李鱼很明白,所以他虽然并没有发现什么,包括那刺客的身影,还是反应敏捷地大喊一声:“皇帝小心!”

    只是站在丘坡上,这一声大喊,正在兴奋当中的李世民根本没有听见。李鱼情急之下,“咣”地敲了一声锣。

    正策马急奔的李世民听到锣响,下意识地拉了一下马缰绳,抬眼向锣响处看来,就在这时,草丛中一声弓鸣,一枝利箭倏然射出,按照预判的速度和方位,射向李世民一个马身之前。

    而李世民因为听到锣响,下意识地一勒缰,马速缓了一缓,虽只极其微小的一点迟缓,却堪堪避过了这一箭,那箭矢贴着他的额头炸裂了盔上红缨,冲上了湛蓝的天空。

    李世民亲自领兵打过仗的将领,反应何等敏捷,此时哪里还有端坐马上寻找敌手或者为了颜面昂然而立的道理,他一个翻身,就从马上翻落地面,单膝跪地,宝刀出鞘,谨慎地看向前方。

    那枝毒箭在空中冲势渐尽,画了一个弧形,落向勒住马儿,等着天子捡起战利品的人群,落处正是太子李承乾。纥干承基提马上前,用弓一拨,将那力道将尽的箭拨飞了出去,打横儿落在地上。

    “可恶!”

    草丛中那双白眉一耸,嗖地一下从掩饰的土坑草皮下跃了出来,势如猛虎,扑向李世民,三个健步间,已扑至不过三丈处,双手齐扬,六枚挟在指缝间的柳叶飞刀齐齐射出,旋即拔出腰间狭锋单刀,一个力劈华山。

    “有刺客!快救驾!”

    遇刺经验丰富的李鱼第一个大吼出声,声震屋瓦,手中那口铜锣呼啸一声,随着他的大吼就盘旋着飞了出去,磕向那刺客的后脑。与此同时,他又很可耻地退了一步,插进了第二排队伍当中。

    刚刚完全都是本能反应,铜锣出手,他才省悟到,刺客凶猛,连皇帝都敢杀,而他连兵器都没有,得自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