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22章 谈判破裂
    “我懒得与你说笑话!”

    千叶公主脸儿嫩挂不住,只好绷起脸来岔开话题:“我早已说过,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李鱼道:“如果是这样,今天在宴会上,我就应该大呼有刺客,将你拿下!”

    杨千叶黛眉一蹙,疑惑地看着李鱼。

    李鱼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已的鼻子:“喏,我现在是吃皇家饭的,食君俸禄,为君为忧。我不管你的事,我管自已的事,不管是为了份内职责,还是为了升官发财,我站在皇帝一边,有问题?”

    杨千叶登时语塞,是啊,李鱼不是个平头百姓。如果他务农或经商,还可以说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人家是官,是大唐的官,没有举报她,反而竭力掩护,这是多大的人情,这时候还说什么井水不犯河水,未免太矫情了些。

    杨千叶沉默片刻,神情柔和下来,幽幽地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有我的责任……”

    李鱼打断她的话道:“这个责任,是你硬要背起来的,是你身边那几个太监,硬要你背起来的,你根本不该去背负一朝一国的重担!”

    李鱼轻轻吁了口气,又道:“况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你真的相信,只要杀了皇帝,你就有机会?”

    “有!”

    杨千叶两眼放光:“很多事情,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复杂,其实只要抓住一个机会,有时候,就只缺少那一个契机而已。况且,我并不是毫无根基,大唐立国不久,朝野之中,尽多隋氏旧臣,我……”

    “你已经不可救药了!”

    李鱼失望地摇头:“你走吧,马上离开!明天早上再遇见你的话,我会叫破你的身份!”

    杨千叶直勾勾地盯着李鱼,许久许久,唇角渐渐勾起一个妩媚的弧度:“你不会的。”

    李鱼冷笑:“我有家有业,还有家人,你以为我会被你害了前程甚至性命?”

    杨千叶的眼神飘忽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换一个人,我信,这理由,很充分。但是你,我不信!”

    她温柔地笑了笑,轻轻握住了李鱼的手:“不要问我理由,我也说不出来,那是一种感觉。”

    李鱼此时真有一种掐死她的冲动。你仗着我不会害你,就如此肆无忌惮?

    杨千叶咬了咬下唇,仿佛下了一个什么决定,鼓足了勇气,晕着脸儿,闪闪发亮的眼睛盯着李鱼,道:“狡兔三窟,而我,三十窟都不只,如果我想安稳地藏起来,就算是皇帝,一样找不出来!”

    李鱼欣然道:“你愿意安分地过自已的日子了?”

    杨千叶莞尔:“我是说……你的家人,我可以把他们都藏起来,藏在民间,生活优渥,平静安稳,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牵累到他们。”

    李鱼有些发呆:“我的家人?我的家人为什么……”

    杨千叶红着脸抢白,似乎再多等一会儿,她就没有勇气再说出来:“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我不介意你已有了妻子,我愿意把自已……给你!我不要名份,什么都不要,只要我们有了孩子以后,要有一个男孩,继承我杨家衣钵!”

    李鱼呆住了。

    杨千叶脸蛋儿满是羞羞的红晕,说不出的动人:“好不好?你跟我走,站在我一边,那我们就再无冲突了?你还蛮有小机灵的,也可以成为我最好的帮手。我们可以一起夺回这万里江山,把它交给你的儿子……”

    李鱼从她越攥越紧的掌中抽出手,用手背在她额头试了试。

    大隋小公主殿下金枝玉叶身,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有些发呆:“你干嘛?”

    李鱼道:“我试试,你有没有发烧。”

    杨千叶这才明白过来,又羞又愤:“我一片真心对你,你以为我是胡说八道?”

    杨千叶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论模样,就算你们男人神魂为之颠倒的绛真楼戚小怜姑娘,难道比得了我?论身份,好歹我也是前朝皇室,贵胄之身!而且……我有敌国之财富作嫁妆!我还不计较你已有了女人,你说,我哪一点配不上你。”

    李鱼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已的脖子,慢吞吞地道:“第一,不管是什么,都得有命去享受,那才是好东西。千叶姑娘,你不会成功的,哪怕你成功刺杀了皇帝!你高高在上,不了解下边的人都在想什么,相信墨白焰那些人,也不会告诉你这些。

    大隋旧臣,已经投了大唐的,是不会响应你的,因为他们降过,他们不会相信,当大隋匡复之后,你杨家对他们依旧不计前嫌。没隐于民间的隋室旧臣,也会有大半不会响应你,抛弃现在的安稳生活,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去跟着你谋一份不可判断的前程?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会权衡利弊,不会你这厢振臂一呼,重新竖起隋杨大旗,他们就欢欣鼓舞而来。

    而民间百姓,更不可能响应你。老百姓不会在乎是谁坐在那个位置上,当今皇帝做得不错,老百姓的日子过得也不错,他们会希望再经历一番战乱纷争?隋末十八路反王,杀得乌烟瘴气,老百姓余悸未消呢。”

    杨千叶越听,脸色越是苍白。

    李鱼慢慢站了起来,直视着杨千叶,从仰视变成了居高临下:“第二,不错,你是非常美丽,你是身份高贵,你是富可敌国……”

    李鱼一边说,目光一边徐徐上下移动,仿佛在打量一棵小白菜的成色,而那棵水灵灵的小白菜,已经快要气到冒火了。

    “可这些,都不足以令我为你动摇,因为我现在的小日子过得也不错。我既不是三四十了,却连婆娘都讨不上的光棍汉,也不是有了上顿没下顿的穷汉子。我都不肯,你想想,天下间究竟有多少人愿意跟着你,去用命换一个大好前程?”

    杨千叶的拳头慢慢地攥了起来,咔巴作响。

    李鱼对她的心理打击是一方面,对她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一个曾经偶尔想过,却连深思也不敢的念头,却遭到直截了当的拒绝,更是一个令她恼羞成怒的打击。

    李鱼道:“干嘛,要揍我?我还有第三点没说呢。”

    杨千叶咬着牙根儿道:“你说!”

    李鱼道:“第三,我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很骄傲的男人,我若宠我的女人,那她骑在我头上,我也愿意。可前提是,我愿意。而不是如你所设想,屈居其下,做一个为人延续后代的种.马!”

    杨千叶“呼”地一拳向着李鱼的鼻子砸过来。

    李鱼很镇定地站着,一动未动。

    杨千叶笃定他不会出卖自已,李鱼也笃定她绝不会伤害自已。

    两个人都有自已的坚持,也都不肯为了对方,放弃自已的坚持,偏又固执地认为,对方绝不会做出任何对自已不利的事情,哪怕是小小的伤害。

    似乎,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彼此都心中有数。

    但不管说不说破,因为彼此的坚持,又绝无可能。

    虽然没有可能实现,但……有情就是有情,有情就会手下留情,不是么?

    千叶小公主的粉拳,破空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