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38章 循踪
    “不错,当真不错!”

    李泰强自镇定,抚摸了一下那观天浑象,微笑道:“不怕青衫先生见笑,这等稀罕物儿,小王也是不曾见过的。嗯……先生是说,通过古玩行的牙子买来的?”

    林宇峰道:“不错,王爷若是有意,臣可以为王爷引荐。”

    李泰忙摆手道:“不可不可,这等生意人,屯积居奇,赚的就是利差。一旦叫他知晓是本王想买,这价还不抬到天上去?”

    林宇峰恍然道:“啊!还是王爷想的周到。那么……”

    李泰微微一笑,道:“我派个人去,你就说是你的朋友,且把东西买到手再说。”

    林宇峰连连点头:“王爷此计甚妙,臣依王爷吩咐便是。”

    李泰微笑道:“好!本王一会儿派人来,剩下的事就麻烦先生了。”

    李泰径自离去,转出文学馆,回到自己的王府正宅书房。

    李泰略一沉吟,便唤来了王府长史慕思慕先生。

    慕先生身材颀长,形容斯文,端地是一表人才。

    他来到李泰面前,拱手道:“王爷唤臣来不知有什么吩咐?”

    李泰连忙招手,把他唤至近前,低低诉说一番。

    慕思吃了一惊,道:“竟有此事?这些人当真大胆,他们竟然敢盗卖国器,这要落到懂得天象之学的人手中,又有这等器物,妄自揣测天意,岂不是要生出大事端来?”

    李泰正色道:“本王正担心这样的事发生,所以,此等国贼,断然不能放过。本王想让你扮作大买家,从那牙子口中问出真正的出货之人,将之一网打尽!”

    慕思扬眉道:“臣义不容辞!臣这就去找几个得力的人手扮作家仆,去寻那青衫先生。”

    李泰道:“好!那本王就等慕先生的好消息了。咳,先生且慢走!”

    慕思回身道:“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李泰指了指脸蛋儿,道:“腮上的胭脂,且先擦擦。”

    慕思老脸一红,赶紧拢起袖子,使劲擦了擦脸颊。

    李泰看看,点头道:“成了!”

    慕思这才放心地离去。

    此时,魏王府上倒是有皇帝所赐的一些宫娥女侍,还有王府自己买聘来的一些婢女,李泰才只十几岁年纪,既没娶妻,也没纳妾,情窦未开。众香国里,便便宜了慕长史,今日宿桃,明日眠李,风流自赏,好不逍遥。

    李泰此时于女色还一窍不通,偏又跟着一帮子文人们学了个风流排场,也不介意叫他偷腥,说起来,最初还是李泰窜掇他勾搭女侍的,摊上这么个主子,慕思当真是如鱼得水。

    慕先生出了书房,四下一寻摸,一眼就看到铁无环了。

    铁无环是刚拨到魏王府的侍卫,他那铁塔一般的身子,比常人中强壮高大者还要高出大半头,实在是太过醒目。

    慕先生一瞧,这等大汉,自己去做的这事其实是有一定危险性的,难保对方不会狗急跳墙,得带上一个这样的壮士方有安全感,便向他勾了勾手指。

    铁无环有些诧异,走到慕先生身边,抱拳道:“长史有何吩咐?”

    慕思道:“你去换一身便装,再寻几个强壮能打的,俱都换了便服过来,我要带你们去做件事。”

    铁无环正嫌无所事事,闲得两膀子难受,一听这话音儿,貌似有架要打,登时喜上眉梢,道:“卑职遵命!”

    铁无环性情爽朗,在军中已经交了不少兄弟,忙去唤了几个强壮悍勇的来,俱都换了便服,兴冲冲赶来见慕思,慕长史便领着他们去了文学馆。

    这一路行去,铁无环便有些纳罕:“慕长史这是跟谁结了梁子,莫非那对头是文学馆的人?这……貌似魏王殿下很器重那些文人呐,真要把他们打伤了,只怕不妙……”

    铁无环倒没有武人欺负文人未免胜之不武的想法。盖因这个年代,武人文人其实只是职业的不同,技能上面,倒不是分得那么清楚。文人中也有许多提笔洋洋千言,提枪纵纵横驰骋的人物。

    一群人赶到青衫先生书房,那些鉴赏宝物的文士已经散去大半,林青衫正与三两好友坐在那儿喝茶聊天,见到王府长史带了人来,忙起身施礼:“慕长史,失迎失迎。”

    慕斯笑道:“青衫先生不必客套,我奉王爷之命而来。先生所识那牙人何在,咱们现在便去寻他?”

    青衫先生讶然道:“如此之急?”

    慕斯道:“诶!这世间珍奇,可不是大街上的菘菜,随处可见。晚得一刻,说不定就有王爷十分中意的一件宝物,先落入他人手中,所以还要劳动先生,不妨咱们这就走一遭。”

    林青衫笑道:“慕长史所言极是!”当下便与那几位文士告辞,等众人出去后,林青衫锁了房门,便与慕长史并肩往外走。

    慕长史笑吟吟地道:“青衫先生只说慕某是你的知交好友,家境丰渥,也喜欢收藏古玩珍器就好。其他的不必说起。”

    林青衫道:“哈哈,这个不劳慕长史多言,林某自然明白。”

    林青衫所识的那个牙人住在亲仁坊,一幢宅院不算大,但看起来倒很雅致。

    林青衫到了巷中,恰见一个厨娘挽着个篮子过来,林青衫便笑道:“去买菜啊,李大虫可在家?”

    那厨娘识得林青衫,忙施礼道:“原来是林先生,我家阿郎在呢。”

    林青衫笑着扬手道:“好,你自去忙吧。”

    那厨娘错身离开了,慕思抚须道:“呵呵,此人倒卖的都是古玩珍器,却有这么一个粗人的雅号,着实有趣。”

    林青衫一边走一边笑道:“慕长史有所不知,这李大虫,本名与太祖皇帝相同。他出生的年头儿,可还没有咱大唐呢,没奈何,便改了个名字,倒是雅了很多,叫李卧蚕。不过大家还是习惯叫他的本名,便成了李大虫。”

    原来,这李大虫本名叫李虎。大唐立国,李渊称帝之后,追谥自己的祖父李虎为景皇帝,庙号太祖。他这名字便成了避讳,老虎都改称大虫了,人名当然也得改,牙人李虎便改叫李卧蚕,只是大家习惯了称呼他的旧名,便成了李大虫。

    林青衫一路解释着,引着慕长史来到李家,叫开门进去,李卧蚕闻讯匆匆迎了出来,一瞧是慕长史来了,还带了一个斯文儒士,心下便明白了几分,忙把二人让进书房落座。

    林青衫便笑道:“这位慕老兄乃是林某的朋友,家境丰渥,富甲一方。平生最好收集些珍奇稀罕之物,我那观天浑象被他看了,甚是羡慕,所以也想找你淘弄几件。”

    慕长史哈哈一笑,道:“青衫先生就别往我脸上贴金了。我与青衫先生不同,青衫先生是喜欢收集珍奇,秘室自赏。我却是一个生意人,喜欢倒腾些珍奇异物……”

    李卧蚕本来笑吟吟的,一听是同行,笑容马上没了。

    慕长史笑道:“李兄莫慌,慕某与李兄不同。李兄做的是长安生意,慕某做的却是海外生意。这等稀罕物儿,拿去给那些没见识的番人,便能卖一个极好的价钱。李兄做中人,这赚的未必就比一件件地卖出少了,而且更快、更安全!”

    李卧蚕本来对同行是有些反感的,听说他做的是海外生意,此来是要做二道贩子,与自己并没有冲突,心气儿立即就平了。

    他的货,其实是来自吞天蛤王超王将军,王超那里有四个牙人要货,彼此制衡着,他的竞争力和赚头其实都有限。如果真有一个大买家,愿意一口气全部吃下,那么……

    想到这里,李卧蚕哈哈一笑,满面春风,道:“生意嘛,就得有钱大家赚,那才一团和气,和气自然生财。只不过,虽然你慕老兄是青衫先生所荐,这人品一定靠得住,可道上规矩如此,咱也不能破了例,你说是不是?”

    慕思含笑道:“不错!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那么李兄的意思是?”

    李卧蚕伸出一根手指,道:“青衫先生这笔买卖,我赚了这个数。我也不敢保证,我那主顾手里剩下的器物,都有这般精美。当然,也说不定更加昂贵,这个就各安天命了。总之,你慕老兄从我的主顾那儿每拿一件货,我都按青衫先生这笔买卖的八成抽佣,你答应么?”

    慕思虽然机警,却也不明白他的这个数是一百贯、一千贯还是一万贯,反正他不是真的要做买卖,再说就算是真的要花钱买,王爷图的是皇位,便倾家荡产也是舍得的,所以也怕夜长梦长。

    慕思便爽朗一笑,道:“我做番人生意,进出都以万金计,也不差这许多,李兄是爽快人,那慕某便也爽快些,咱们就这么定了。不过,我的货船,后天就要离开长安了,这事儿你可得快些安排才是。”

    李卧蚕吃了一惊,失声道:“这么快?那……只有今明两天时间了。慕老兄,做生意没有这么做的,这中间询价砍价的,哪有那般顺畅。”

    慕思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道:“我也不想的,这不是才见到青衫先生的宝贝么?要不然,我也不会想到,还有这些奇物可以运去海外。”

    李卧蚕蹙着眉,低头沉思。

    林青衫暗暗赞叹:“到底是王府长史,不但有魄力,而且有心机。这般逼迫一下,李大虫便无法从中手脚,两边买好讨要好处了。”

    李卧蚕沉吟半晌,道:“慕兄后天便走,只明日一天,只怕不好商量出个结果来。说不得,今天我就得跟那主顾商量一番了。我得去找他,慕兄与青衫先生,便先在陋居品茗,候我回来,如何?”

    慕思忙道:“使得,使得,只是如此一来,太过劳动李兄了。”

    李卧蚕霁颜道:“无妨,既如此,那么两位就先在此歇脚儿,我这就去寻那主顾!”

    李卧蚕安排了家里人侍候二人喝茶,自己急急出来,牵了驴子出了门,跨上驴子,便急匆匆往钦天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