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50章 壮士解腕
    大理寺卿周鸿下了朝,回到大理寺的时候,李鱼和包继业刚刚被抓捕到案,灵台工地所有工匠、军士,尽皆软禁该处,不许外出。活可以继续干,三餐有人送,但不得跨出工地一步,违者,斩!

    班房里头,吞天蛤王超、掮客李卧蚕、太子家令陈杰各据一角,坐在那儿,面如死灰。

    三人本就各属不同,没什么好商量的,下意识地就相互隔离了开来。想串口供?显然不行,这里不是大牢,是大理寺二堂外的临时羁押班房,栅栏外边四个衙役直挺挺地按刀而立呢。

    李鱼和包继业一进来,三人迅速抬头,看了他一眼。

    除了王超,另外两位压根就不认识他们。

    王超固然认识他,但自己刚刚攀咬了人家,就算再没脸没皮,也没道理凑上去跟人家打招呼的道理,他喟然叹息一声,耷拉下了脑袋。

    李鱼却一脸惊讶,主动地与王超打起了招呼:”哟嗬!王将军,你怎也给抓进来了?灵台上走水一事,皇帝竟如此着恼么?”

    “灵台失火?”

    王超怔了一怔,这才知道李鱼还不明白为啥给抓了起来。想要解说,又实在没有兴致,所以只是苦笑一声,眼神游离他处,不再说话。

    李鱼又看看另外两人,再看看空着的一角,自来熟地对包继业道:“走,咱们那边坐着。”

    两人在最后一角坐下,包继业哭丧着脸道:“小郎君,这是怎么回事啊,太子爷不是都处治完了么,罚俸半年,怎么好端端的就又把咱们抓起来了?”

    李鱼安慰他道:“不用怕,咱们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不就灵台上烧了一座棚子嘛,皇上仁慈,死囚都曾开恩特赦过一次的,还能砍咱们的头不成?安心坐着,一会儿大老爷要是问起来,照实回答,免得受皮肉之苦。”

    包继业连声道:“是是是!”

    声音刚落,就听“咔!隆隆~~~”一声震天阶巨响,骇得包继业一哆嗦。

    李鱼老神在在地道:“安啦,打雷而已。”

    包继业强笑笑,翘起大拇指道:“小郎君处变不惊,从容自若,当真令人钦佩。”

    李鱼哭笑不得地道:“咱们都混这么个份儿上了,您还捧呐?”

    包继业有些腼腆,讪笑道:“是真的钦佩、真的钦佩。”

    李鱼无所谓地道:“其实也没什么,熟了就好。这班房大牢的,等你住习惯了,就跟家里头一样,没啥特别的。”

    包继业一听话音里都带上了哭腔:“什么?还要住习惯了,那……咱得待多久啊?”

    李鱼咳嗽一声,道:“我只是打个比喻,打个比喻。镇静、镇静一些!”

    ……

    暴雨倾盆,随着一声春雷,轰然落下。

    片刻功夫,天地之间便一片茫茫,地上的黄土被溅起一片轻尘,又迅速被镇压下去,但是土腥味儿已经可以传进人的鼻子。

    坐在班房里,从栅栏缝里望出去,庭院中也是大珠小珠,四下迸溅,一场豪雨,下得酣畅淋漓。廊下吏员衙差,偶尔往来,仿佛雨中断魂。

    不知过了多久,一人披着蓑衣,旁边还有人给他撑着伞,在三四名长随的簇拥下快步穿过雨幕,登上台阶,用力跺了跺官靴,便有人抢前一步,给他除去蓑衣,露出三品大员的朝服,在一群人前呼后拥之下,穿过过堂,径奔二堂。

    李鱼等人坐在班房内眼巴巴地看着,晓得是这大理寺的正印官来了。

    但这大理寺卿并不马上审问他们,似乎全然忘了。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四名衙役来换班,原来的四名衙役便懒洋洋地离去。

    后进二堂上,不一会儿功夫,四名换下岗来的衙役便出现在正品茗的大理寺卿周鸿面前。

    周鸿换了身舒适的常服,仍然抿着茶,也没看他们。

    四人便上前来,一一说起了王超、李卧蚕、陈杰、李鱼、包继业被捕后的情形。

    “廷尉,那卖主陈杰自被送进班房,便一言不发,两眼直勾勾的只是望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与其他人并不言语。”

    “廷尉,掮客李卧蚕自被送至班房,就长吁短叹,垂头丧气,不时还要抽泣几声,与陈杰并言语。”

    “廷尉,那灵台监护王超一进班房,便大骂李卧蚕,若非小人制止,还要上前殴斗。”

    周鸿捻须听着,微微冷笑,忽地目光一闪,问道:“还有么?”

    “廷尉,那个灵台监造李鱼和工头儿包继业一进班房……”四名衙役露出些哭笑不得的表情,把这二人的表现和言语说了一番,大理寺卿心中了然,微微点头,茶杯盖儿轻轻向外一撇,四人俯首退下。

    大理寺卿周鸿放下茶盏,轻轻叩着案几,沉思起来。

    仅从这几人在班房中的表现,周鸿就已经明白了许多事情。当然,更详细的情况,还是要审、要查的。不过,他此刻想的是一旦问出些什么,该如何处理?眼下班房里网着的只是几条小鱼小虾,背后相争的却是太子与王啊!

    厅外,暴雨倾盆。厅中,周鸿心如止水。

    他微眯双目,屈起的手指悬在案几上方,许久许,突地双目一张,在漆得发亮的几案上“啪”地一敲,大袖一分,霍然站起:“来啊!升堂!”

    ……

    初雨长安,料峭春寒.

    一条古巷,西高东低,雨水冲刷着青石板,跌宕成了一条欢快的小溪。

    一柄油纸伞,伞上梅花,在雨中洗刷得愈加靓丽。

    冉冉而行的伞下,是一角打湿的袍袂,袍袂之下,是一双高齿木屐。

    巷角墙下,青芜初生,木屐踏着地面,踏踏声尽被雨声掩埋。

    在他后边不远处,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人,同样撑着一柄伞。

    “弃卒保车吧!”

    前边的执伞人苏有道终于说话了,声音不大,但在雨中传出,却仍旧异常清晰。

    雨化流水,流水漫青石,高齿石上行,他的声音也是异常的冷冽。

    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指责太子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全太子。为此,一切皆可抛。

    “灵台器物,关系重大。故,太子欲集中销毁,谁料小人贪利,李监造监守自盗,王监护同流合污,奉命销毁器物的太子家令见利忘义,仅此而已。太子,实不知情!”

    后边人紧跟两步,道:“是!但……监造和监护那边好办,就怕陈家令咬出太子……”

    “什么人,都有他珍惜的、在乎的,重于他生命的人或东西。找找看,陈杰在乎什么。”

    “是!就只怕……不等我们与他取得联系,陈杰已经供认一切……”

    前边传来一声轻笑:“陈杰对魏王供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希望太子捞人。他身为家令,就算再蠢,看的多了,听得多了,也会明白些事理。他如今还寄望于太子保他,不会胡乱招供的!”

    “属下明白了!”

    身后人霍然转身,快步离去。

    苏有道静静地站在雨中,雨水打在伞面上,伞上的梅花仿佛在雨中轻轻地颤动着。

    许久,伞下传出一声轻叹,苏有道轻轻地向前走去,渐渐投入朦胧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