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69章 迎亲
    “价值连城啊!”

    “价值连城是价值连城,只是,仙女垂钓,与人家大婚之喜并不搭呐,我看呐,这礼也就体现在一个贵字上了。”

    “耶?你酸什么?你不就送了两篮子喜饼么,倒是贴合了一个喜字,就有资格跟人家这礼物相比了?”

    “我说庞婆婆,你我都是道德坊里出来的人,别老整天跟我尖酸成么?那一百只喜饼,不仅沾了一个喜字,也是我祝福一对新人情投意合,长命百岁。那……那是我半个月的薪水呢!”

    裘老伯被庞婆婆一通抢白,面红耳赤,两个人理论起来,当然,声音并不大,挤在沸沸扬扬的惊叹声中,旁人听不到。

    李鱼此时已猜出是何人送了这样一份惊人的厚礼,仙子……,还挺臭美的。这垂钓的是鲤鱼吧?这位谪仙子授意匠人用这样一块价值连城的美玉雕刻这样一副图画时是什么心态呢?

    李鱼觉得很有趣,还有一点点来自于男人的沾沾自喜。

    ……

    “没什么,就是自已家里用的摆件儿,我觉得这玉石色彩的分布,正适合这样一副画面,所以……就这样设计了。”

    “呵呵,原来如此。杨姑娘,其实老朽看了这美玉,倒另想到一副图案,可以……”

    “不必了!就这样雕刻吧!”

    “这……好吧!”

    于是,一件隋宫遗宝,就变成了这副样子,并被送到了李家做摆件儿。

    ……

    李鱼当然不会说这件玉雕,是杨千叶所送,也不会拉上大家一起分析一下,杨姑娘做这件玉雕时究竟是怎么一种心态,只是叫人抬它直接抬了进去。良时将至,他得先去接新娘子了。

    新娘子得有个进门的过程儿,不能直接就从后堂领出来就拜堂。吉祥的娘家又不在长安,即便在,那一家子也算是断绝来往了,所以得在外边先置一处地方安置,再去接回来。

    李鱼原打算把她先安置在“东篱下”,请良辰美景两姐妹照料一下,谁料……第五凌若直接甩出了一张房契。

    很巧,这幢宅子就在李鱼之前商量,打算将来置办房产的兰陵坊。

    李鱼深深地感到,第五凌若姑娘虽不打算过门儿,却已把眼线耳目插到了自已的枕边。

    第五凌若当初被西市恶霸强娶,就是临时安置在西市的,也是被家人抛弃的。吉祥身世与之有相似之初,第五姑娘触景生情的话,以她的财富,顺手赠出一幢宅子原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人家说了,对深深、静静俩人儿说的,以后要是过门儿啊,哪怕是做妾,角门儿抬入,一样,一人一套宅子,也在兰陵坊,跟吉祥那幢宅子做邻居。李鱼,感觉到了一种女皇般的霸气!

    拥有这么一个什么都不依靠他的情人,当真是压力山大啊。

    ……

    聂欢居然真的伴同他去接新娘了,还拉上了一票的游侠好兄弟,统统腰系红绸,打扮的非常喜气。

    道德坊勾栏园的一班人也跟上,这一路吹吹打打的,还有沿途翻跟斗表演杂耍的,当真是要多热闹有多热闹!

    此时,李泰也从家里出来,准备去龙首原参加他的雅集大会了。

    皇太子能搞雅集,魏王为什么就不能搞?

    他一边让弘文馆的人憋大招儿,准备弄一部宏篇巨著出来,一边广邀名士,在龙首原准备搞一场盛大的雅集,彻底打消皇太子的气焰。这一次受邀的名士当中,就有第五凌若正大力资助的徐胜治先生,在五姑娘的大力扶封下,徐先生俨然名士,距大儒只一步之遥了。

    李泰这魏王府,就在李鱼家的后街上,所以出了魏王府,往朱雀大街上一走,两家队伍便巧巧地若在了一起。

    铁无环今日告了假,也来参加李鱼的婚礼,此刻正在迎亲队伍当中,一见旁边走来一支队伍,两支队伍都是南向而行,他个子又高,抬头一看,便认出是魏王仪仗。

    魏王仪仗此番是去龙首原,所以没有坐轿车,而是骑马,随行侍卫仪仗也俱是骑士,骑在马上看得远,也注意到了李鱼队伍中的铁无环。

    朱雀大街阔及五十丈,还真不怕这样两支队伍并行。

    两支队伍分作左右,虽然挨着,倒也互不干扰。

    只是李鱼这迎亲队伍还有杂耍表演,吹吹打打的乐曲也是形式多样,很是吸引群众,卖呆儿随行的百姓极多,这一来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前方崇德坊附近十字大街上,一群百姓打扮的人逡巡其中,却是既不南行,也不北向,只是左左右右的晃悠。这些人俱都是精壮魁梧的大汉,还有几辆小车,看起来像是行脚商人累了,恰在此处歇脚。

    纥干承基穿了身粗布衣裳,贴了满脸的络腮胡子,跟终南山猿人似的,用一只大钢叉挑了两捆柴,沿街晃悠,一双贼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罗霸道则更离谱儿,这货使两柄大锤,在大街上拉开摊子卖艺呢。两口大锤上下翻飞,看那轻巧劲儿,所有人都认为,必是空心的假锤。

    罗霸道也做了一番乔饰,他在真头发、真眉毛、真胡子上边,贴了假的,以致也是形象大变,即便是极熟悉的人,不仔细看,也未必认得出他来。

    他们在等,等魏王出城。

    魏王李泰要在龙首原办雅集,这事儿是公开的,他们当然打听得到。

    太子李承乾在皇位之争中连连失利,眼看地位不保,已是狗急跳墙,此时当真接受二人建议,决定要刺杀李泰了。

    渐渐的,李鱼的迎亲队伍和李泰的出城队伍慢慢走近。

    纥干承基挑着柴禾,跷脚儿一看,远远两支队伍相继走近,其中一支是迎亲队伍,顿时心头暗喜,有这么一支人马簇拥在那儿,到时情形必然更加的混乱,就更方便他们下手了,逃也方便许多。

    纥干承基连忙转身,假装兜售柴禾,在人群中晃悠起来。

    “到了,准备动手!”

    “打起精神来!”

    “只要杀了李泰,立即抽身,不得恋战!”

    纥干承基一通儿交待,扭头一看,罗霸道“卖艺”卖得还挺认真,正在那儿认真地耍大锤,大概是百姓们的叫好声和雨点般抛出的铜钱使他如此的投入的。

    纥干承基又好气又好笑,这位仁兄怎么这么不靠谱儿?当初就不该叫他扮卖艺的。

    纥干承基连忙挤过去,冲着罗霸道一通挤眉弄眼,罗霸道这才突然想起自已今天是干嘛儿来的了。

    罗霸道急忙收了锤,将两口锤往地上一放,向着众乡亲连连拱手,众百姓意犹未尽,仍自叫他继续表演,这时两支队伍已到近前。

    李鱼这边前边四个道德坊勾栏院的兄弟,敲着锣儿笑脸迎人,请大家行个方便。

    魏王那边四个策马青衣,前方开路,吆喝声声。

    眼看着近身了,纥干承基肩头一抖,甩脱了两捆柴,手提钢叉,飞步向前。罗霸道也不含糊,两口大锤提在手中,大叫一声:“兄弟们,动手!”便把一口大锤向前一掷,呼啸一声,奔李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