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70章 神秘力量
    李泰身在侍卫当中,亏得此刻正看向前方,陡见一口铁锤迎面掷来,紧擦着前方一名侍卫的右臂呼啸而至,顿时大惊,下意识地一提马缰。

    那马儿希聿聿一声长嘶,前蹄腾空,人立而起,一口大锤正中马胸,喀喇一声,那马儿胸口碎裂,口鼻喷血,轰然一声趴在地上。把李泰摔得贴地滚去。

    纥干承基舞着钢叉,健步上前,一叉挑翻了一名侍卫,大喝一声,声如霹雳,冲到李泰面前,就是一叉搠下。

    旁边两名侍卫急忙提枪来迎,铿铿两声,马上骑士手腕发酸,但这一枪刺下,枪头入地,两柄枪堪堪地卡在三股叉中,硬生生将这一叉挡住,唬得李泰尖叫一声,手脚并用,连退几步,登时被几名侍卫团团护住,其中一名侍卫急忙弯腰,欲拉李泰上马。

    这时罗霸道舞着另一柄大锤,率领四下里扮作行人、商贾的众刺客一拥而上,双方顿时刀来剑往,杀得不可开交。这时候,旁边那边一边走一边玩喷火的、翻跟头的杂耍队伍还没意识到这边出了事。

    实在是这这动作发生太快,而两支队伍中间又隔着许多行人,那些杂耍艺人又得全神贯注,直到中间的行人呼号奔逃,朱雀大街一片混乱,这边才发觉出事,呆呆停下。

    迎亲队伍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铁无环,他现在是魏王府侍卫,眼见魏王遇袭,铁无环大吃一惊,当即大喝一声,拔腿冲了过去。这时魏王的人正和刺客们战作一团,马儿急转,阻了铁无环去路。

    铁无环一个野蛮冲撞,肩头一扛,轰地一声,将一名王府侍卫连人带马撞向一边,脚下一刻不停,冲向队伍当中。

    “枪来!”

    铁无环一声大喝,正好一名侍卫正挺枪前刺,但是这马上战斗,得马儿跑起来才见威力,这样原地战斗,坐在马上实际上远不及双脚踏地更能发挥,只是事出紧急,他们连下马都来不及。

    这一枪刺出,刺客只一闪,便避开了这一枪,这一枪刚刺空,还不及收回,便被铁无环一声大喝,将枪夺走。大枪入手,铁无环一个横扫千军,罡风呼啸,呜地一声,令人头皮发麻。

    三名正举刀冲向李泰的刺客急急闪避,头两人仓惶闪开,第三人慢了半步,肩膀被扫中,登时惨叫一声,横摔出去,这一枪不只将胳膊扫断,还撞伤了他的内腑,半空中便鲜血直喷,眼见是不活了。

    紧接着,这一杆枪又扫中罗霸道的大锤,罗霸道手中大锤呼地一扬,铁无环手中这杆大枪是魏王府侍卫所用,而魏王府这班侍卫是从皇帝直属的屯卫中抽调出来的,所用武器极好。

    如此刚猛的一击,那韧性极好的枪杆儿居然没折,只是其弯如弓,等铁无环抽枪时,倏地弹回,宛如蛟龙。

    这时候,聂欢等人也看到了这片情形。他腰系红绸,只比李鱼少了胸前一朵大红花,骑在马上,向这边一瞧,啧啧赞叹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天子脚下,大胆蟊贼……”

    旁边一个游侠儿急吼吼地道:“欢少,咱们要不要干呐?”

    聂欢道:“干呐!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

    这厮自娶了戚小怜过门儿,也不知经历了什么样的家庭生活,学得有点贫嘴儿。他这厮还没说完,那游侠儿便大吼一声,从马上向前一跃,如饿狗抢食,动作虽然不雅,速度却是极快,顺手就把一个艺人手中的铜钹抢在了手中,杀入战团。

    其他人一见他们动作,也是纷纷出手。

    陆希折等人也冲了过去,他们是太子李承乾的人,但他们并不直属于太子,而是苏有道麾下。

    这一次太子李承乾意图刺杀魏王李泰,深知苏先生一向谨慎,怕他阻拦,所以并未告诉他。而且在他看来,罗霸道和纥干承基才是他网罗的武将,苏先生是他未来的宰相,这种事儿,告诉了苏有道也无甚大用。

    陆希折等人既不知这行刺人是太子的人,彼此也不认识,不过他们好歹知道魏王李泰是太子的死对头,自然不会真心阻拦,甚至巴不得刺客得手。奈何,罗霸道和纥干承基所率刺客同样不认识他们。

    所以他们虽然放水,在刺客看来,也只以为他们功夫稀松平常,却不敢放心把后背丢给他们,一样牵扯他们的战力。

    因为这些京都游侠儿的贸然加入,罗霸道和纥干承基原本专为刺杀李泰所准备的人手就不敷使用了。刺杀讲究的是出其不意,刺客在精而不在多,多了反而碍事,逃逸也不容易,这毕竟不是军伍正面做战。

    即便是军伍之中,一旦战斗性质是奇袭、偷袭,所调度的人马必然也是走的少而精的路线。但是也正因此,奇袭战、偷袭战,最怕的就是被提前发现或者中途发生意外,那将很容易功败垂成。

    此时就是这样,因为一群游侠儿的加入,尤其是铁无环这员悍将,刺客们的攻势顿时受挫。罗霸道和纥干承基固然勇猛,但铁无环足以抵得一人,另外那么多的游侠儿再压住另外一人也是绰绰有余。

    剩下的刺客原本就是从二人所带军卒中挑选的精锐,未见得就比李世民拨给李泰的这支侍卫人马更强,甚至还要稍弱,如此一来,情势陡变。

    魏王李泰被人急急救起,向李鱼这边靠拢过来,李鱼看见李泰,倒也不敢托大,忙在马上一拱手:“原来是魏王殿下,臣李鱼见过殿下。”

    李泰瞧瞧李鱼,一身的大红袍,胸戴大红花,帽沿儿上插着一朵金黄色碗口大的花朵,无比的骚包。自己此时却是软脚幞头也掉了,袍子也扯开了,发髻有些歪,相形之下,无比狼狈。

    李泰定了定神,忙对李鱼道:“啊!原来是你!本王记得你,快助本王拿贼。”

    李鱼道:“殿下宽心,贼人已然不敌,就要败了。”

    李泰闻讯,急忙抬头看去,果然那些刺客已从攻势变成守势,此刻左冲右突的只欲突围,已经失去了追杀他的兴趣。

    罗霸道和纥干承基犹不死心,一个抡锤,一个挥叉,还想冲杀过来,却被铁无环率众游侠连连逼退回去,在此期间,又是几个手下刺客命丧当场。

    “那是……他么的!”

    纥干承基将钢叉挽了个花儿,恨恨地想要掷射出来,不管叉不叉得死人,发泄一下总是好的。结果一眼看见骑上马上的那个骚包货,居然是李鱼。

    嗯……,对了!今天他成亲!老子还派人给他送了礼来着。

    这年头儿结婚还是红男绿女习惯,男穿红装,女穿绿装,李鱼一身新郎倌儿打扮,骚气的很。纥干承基的那股子气儿顿时就泄了。

    “走!”

    纥干承基倒拖钢叉,转身就走,一边急急攘臂,招呼负隅顽抗的罗霸道等人一起扯呼。

    罗霸道用的是大锤,太耗气力,呼哧带喘地冲到他的面前,怒道:“尚可一搏!”

    “搏个屁!丧门星在那里!”

    纥干承基说罢,放声大呼道:“奸王命大,吾等且去,各归山林,来日再为天下除害!”

    这句话是事先商量好的,不过是为了替李承乾减少些嫌疑罢了。

    罗霸道顺他目光抬头一看,当下屁也不放一个,掉头就走。

    这时节的人迷信心重一些,其实千百年后何尝不是如此。如果一些事太邪乎,人总是难免要为自己想些失败的神异理由,因为败得太邪门儿,他们实在无法相信这其中没有什么神秘力量的作用。

    而这李鱼,就和罗霸道之前插进了某巷墙缝,如今已锈蚀不堪的那口刀一样,属于罗霸道和纥干承基心中的“神秘力量!”

    那刀是什么样的刀?倒霉晦气刀!

    那人是什么样的人?星宿名丧门!

    但凡沾了李鱼的事儿,他们就没一个成的,这不是丧门星是什么?

    两个人心里是真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命里的克星,此时情形极其不利,一见他在,立时那最后一搏的信心也没了,果断走人。

    那些侍卫早就巴不得听到这句话,登时向外杀去。此时杀出去是为了求生,而王府侍卫和游侠儿只为阻止他们杀李泰,倒无意与他们拼命,如此一来,倒是让他们凭着一腔气势杀了出去。

    李鱼和李泰骑在马上,见此情形脸上都露出一丝微笑。

    李鱼想的是,这事儿幸亏如同一场急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要加快一点儿脚程,并不影响他迎娶美娇娘的吉时,呵呵……,刺客?谁管他是谁!

    李泰想的是,既然自己没死,这场刺杀就来得再好不过。父皇此时已极端厌恶太子,只要再让父皇相信这是太子想杀我,呵呵……,刺客?谁管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