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71章 救火队员苏先生
    雅集?

    谁还有空去啊!

    故作从容,处变不惊,依旧驾临龙首原,跟一班文人谈笑风生,顶多得他们吹捧一番,再做几首赞美诗……,然后呢?于他并没有那么大的实际利益啊。

    魏王李泰遇刺,谁能得利?当然是地位岌岌可危的太子,所以李泰其实不大希望捉到刺客。从小生在帝王家的人,政治敏感度很高,就算是遭遇刺杀,他所想的也是如何利用这件事,利益最大化。

    至于抓几个炮灰小蟊贼,魏王殿下岂会看在眼里?

    所以,抓不到人,才好坐实了此事。

    就凭皇帝陛下对他的宠爱,他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做出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加重皇帝的怒火,足矣!

    其实如果有可能,李泰宁愿挨上一刀,那样效果更好。但问题是刺客不可能配合他做戏,万一真把他杀了怎么办?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李泰当即大叫一声:“竟有大胆奸贼刺杀本王,众侍卫快快护卫本王回府!”

    李泰做出一副体若筛糠的模样,拨马就走。

    铁无环本是魏王府侍卫,若无事情,自可告假,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就不可能弃王爷于不顾,悠哉悠哉地去喝喜酒了。

    铁无环向李鱼一抱拳,道:“小郎君……”

    李鱼会意,不等他说完,就点头道:“快护侍王爷回府吧,改日有暇你再来,咱们补上这顿酒!”

    铁无环大笑一声:“好!”便大踏步地追着魏王李泰去了。

    聂欢睨着那些得意洋洋归来的游侠儿,大声问道:“可有受伤的?”

    有人大声答道:“没有,就两个兄弟蹭破点皮儿!不过,孔老四死了,被人一刀刺在心脏上了。”

    聂欢吁叹一声,摆手道:“留两个人,去买口棺材,终南山下,给他挑块儿好地方!”

    这班游侠儿,重喏轻生,义气为先,生死寻常事也,怕的就是残废,那真是既拖累自己,也拖累别人,至于生死,死就死了,不是他们无情,实在是麻木了。不过也正因此,聂欢没有一块稳定的地盘儿,却能在长安城,天子脚下,权贵云休的所在,拥有如此超然的地位。

    换作谁手里头有三千多随时可以抛弃性带了的亡命之徒,都得令人侧目。除非皇帝想对付他,否则谁也不愿意得罪这样的人。

    李鱼等人继续前行,依旧吹吹打打,沿途杂耍,因为这班游侠儿的淡定,道德坊戏班子的那些人情绪也迅速稳定下来,几乎没受什么影响。

    兰陵坊一幢三进的精致宅院里,第五凌若临时充当了吉祥的娘家姐姐,送妹上花轿。

    仅此一举,吉祥就得一辈子承她的情,李鱼都要欠她一辈子还不上。

    第五凌若原本也是天真无邪的一个小女子,但是混迹西市十年,手段已是无比老辣,她有手段,也有使手段的实力,幸亏她做的仅仅是趁机加强与李家几女的感情,若她有心宅斗,恐怕自龙作作以下,无一是她三合之敌。

    李鱼这厢到了兰陵坊的宅邸,群众喧喧之下,一时也说不得体己话儿,诸般情意,只在一眼之中。在司仪唱礼之下走完流程,也就得接上吉祥,赶回延康坊了,那边还有许多宾客等着呢。

    此时,已近黄昏时分,夕阳西下,满城金黄,那轮金乌,似乎给整座长安城都镀上了一层金边的边,整齐、庄严、恢宏、神圣……

    魏王李泰此时可没有一点雍容优雅的气度,他明明没跟那些刺客有太多的接触,最危险的时刻,就是罗霸道那一锤击出,让他摔落马上,三名刺客同时冲上来的时候,不过那一围可是被铁无环及时解决了。

    但是当魏王李泰回到王府,自长史以下,所有王府属吏闻讯全部跑出王府的时候,就见王爷骑在马上,惶惶似丧家之犬,软脚璞头掉了,束发的巾子也掉了,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众官员赶紧扶王爷下马,李泰下了马,更长呼一声:“吓死我也!”两腿一蹬,就昏倒在搀扶他的两个官员怀里。众王府属吏惶恐,连忙七手八脚,把胖青雀抬进去,招呼人唤郎中来……

    不提这厢李泰如何装蒜,再说东宫李承乾。

    自派出了人马,他就另外派人穿了便装,混迹人群当中,监视整个行刺过程。那厢刺杀告败,罗霸道和纥干承基为了避人耳目,已然急急带着活下来的刺客逃出城去,要绕好大一个圈子,再换回军装,悄然回归军宫。

    而那探子已经一溜烟儿地回了东宫。

    “行刺失败了?”

    李承乾脸色苍白:“废物!一对废物!整天在本宫面前吹嘘他们的本事,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真是一对天生的蠢材!”

    李承乾近来酗酒、男色、易怒、暴躁如狂,一听消息,登时发作起来,把一口鹅颈瓷瓶摔的粉碎,气咻咻来回踱了几下,方向那报信人一指,喝道:“去!快去请苏先生来!”

    苏有道,一直是李承乾最信任的谋士幕僚,但信任与听从是两回事儿。言听计从,那是李承乾少年时间,自从渐渐长大,也不知是不是性格逆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就从一个乖巧好孩子,变成了一个熊孩子。

    他总喜欢自作聪明地去惹事儿,惹事的时候总是瞒着、防着苏有道,但一旦弄成烂摊子收拾不得了,就马上哭哭啼啼地回去“找家长”了。

    苏有道得到消息大吃一惊,他根本不知道李承乾竟然干出这样的蠢事儿来!

    刺杀魏王?

    就算成功又怎么样!

    当年李世民干掉太子李建成,从而得到储君之位,是因为他已经建立了庞大的势力,只要干掉太子,莫有能与之争者。李渊把天下交给其他任何一位皇子,当时完全无根无基的那些皇子,根本就坐不住这刚刚建立的大唐天下。

    即便是有了这个前提,李渊捏着鼻子认账,扶他做了太子,还是因为当时他连皇宫都围了,派了尉迟恭这样凶悍的武将进宫报信(威慑),李渊才顺手推舟。不然的话,李渊自恃尚还身体康健,也未必就不敢杀了李世民,再花几年功夫另行培养个接班人出来。

    你李承乾何德何能,也敢效仿今上当年的壮举?

    你有不可替代的强大势力么?你能威慑当今天子么?

    皇帝在诸皇子中,本来就最不喜欢你了,你居然还要这么做、这么作,作死不觉吗?

    苏有道是被人从伞摊儿上截过来的,挟着一把未完工的伞,就急匆匆地去了东宫。

    这一路上,他是越想越气,肺都要气炸了,但路只走了一半,那气愤便已烟消云散。主公再愚蠢,既然已经保了他,也只能认了,生气又如何?

    他是苏家的人,皇太子妃也是苏家的人,这种联盟一旦建立,根本没法子背叛,如果背叛,新的主公也不可能和他建立这样休戚与共的联盟关系,所以他只能竭尽所能,扶保李承乾。

    撑过去,无论多苦,撑过去。

    只要撑到今上驾崩,还未另立太子,那一切付出也就值得了。

    想到这里,苏有道一边走,一边盘算为太子“揩屁股”的办法,等他走到东宫门口时,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