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75章 冤家路窄
    李鱼要远行了。

    当然,这个远实也不算远,即便是以这个时代的交通水平来说,从长安到蒲州也不算远。

    问题是,这一去就是三个多月,再加上伴驾返回时间,差不多得到秋末了,这就显得有些远了。

    作作有爱子相伴,尚不嫌寂寞,吉祥新婚燕尔,可就有些依依不舍了。

    不过因此一来,倒是遂了李鱼的心意,这一晚终究是做了些不可告人之事,害得吉祥次日送他上路,步姿行态都有些不自然。

    深深和静静足足准备了一车的东西,看起来不像出公差,倒像是搬家。

    潘娇娇看了很满意,这样儿子出门,就不用担心吃苦了。为了行路方便,深深和静静换了男装,此时胡风盛行,女扮男装行于街头的人很多,她们也不是刻意要隐瞒性别,眉眼五官,本就区分得开,况且该描眉画眼的也依旧描眉画眼,只为男装出行方便,所以

    深深和静静倒也不显突兀。

    女子着男装,反而别具一种妩媚。

    李鱼和家人告别,一家人送至门口,再到巷口,再到坊门,痴痴目送他的车辆汇入人流之中,心弦儿顿时被牵到了“遥远”的蒲州,洒泪而归时,仿佛掉了魂儿一般。

    当天晚上,李鱼回来了。

    这位仁兄一大早就出了门,先去工部领了行文,带了一班属吏衙差,面见工部尚书,当面聆听教诲,所有这一切做完,已然中午。就在衙门对街一处饭馆子请了此番随他出差的所有公员搓了一顿。

    陈飞扬和狗头儿把气氛张罗得十分热烈。

    李鱼的“御用”包工头儿包继业则承揽了沿途修缮的工程,这顿饭就是李鱼请的,他买单。

    等大家酒足饭饱,再喝着茶避毒太阳,躲过了正午炽热的阳光,准备出城上路的时候,已然是下午时光了。

    一行人出得长安城,前行不远,就见道路坑洼,破损有些严重。

    都是土路,近来雨水又多,出入长安城的车辆也多,这路况就不太好了。

    平常时候的话,这种坑坑洼洼还没到该修整的时候,可皇帝老爷的御辇,显然是不能在这样的路上颠簸的。

    李鱼下车一番考察,唤来包继业面授施工标准。

    包继业此行,只带了几个精通建筑的体己人,因为不可能带着大批工匠上路,每到一处,都是从当地招工,他是负责组织施工及监工的一个大包工头儿。

    可这还没出长安城呢,所以直接唤来他的工匠们修补道路就行了。包继业马上骑上驴子去找人,等他找齐了人,天色也晚了。

    李郎中抬头看看天,便吩咐同行属吏,明儿一早在此汇合,然后大家便做鸟兽散,各自回家去了。

    吉祥姑娘正独坐房中,怅然若失,那远去的丈夫更已重新出现在眼前。

    不过,第二天李鱼就不可能再回来了,因为他一共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皇帝巡幸蒲州沿途的道路、桥梁必须得检修完毕,如果道路两旁有什么有碍观瞻的建筑,也得及时处理。

    所以,李鱼既然找出了道路的毛病,就得继续前行了。

    包继业留下一个经验丰富的助手,再带上其他人继续前行,这里完工之后,那助手再去赶上大队,汇报施工情况,当地官府也会前来验收工程。

    继续往前,再发现问题,就接触当地的包工头儿,用包继业进行转包施工了,如果是问题比较大的地方,他依旧会留下一个助手负责监工。

    如此行行复行行,新丰、渭南、华阴,一个多月了,才到华山脚下。

    这一路实也辛苦,不但疲惫,而且天气炎热,路途上蚊虫又多,晚上睡在帐篷里,摇着个大蒲扇,翻来覆去跟烙饼似的,通常都是困倦已极时,才不知不觉睡去,以致深深姑娘的大计一直不得实施。

    不要说这种状态下李鱼不想,深深姑娘也不想,就不要花前月下吧,也得神清气爽的状态下才好**不是?可是人躺在那儿不动就流汗,心里烦躁的不行,谁还有这闲心?

    及至到了华山,已是七月流火天气,天气渐渐转凉了。

    这转凉虽只是与六月的躁热相比,但大家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精气神儿便也饱满了许多。

    李鱼估了一下脚程,按照现在的施工速度,剩下的路程再需要一个多月就能走完,比三个月期限能省出半个月的时间,心情也放松下来。

    赫赫有名的华山就在眼前,既然工期不着急了,岂有不游逛一番的道理?于是,李鱼便指着华山道:“天子至此,说不定一时兴起,便会上山游玩一番。我等做臣子的,凡事得想到前头。大家在此停歇三天,分头上山游访,看看那里山石将堕,哪里道路崎岖,都记下来,要华阴

    县里好好修缮一下。”

    众人都心知肚明,齐赞李郎中英明,当下就一哄而散。

    陈飞扬和狗头儿其实也想去浪上一浪,只是做为李鱼的贴身随从,怎好弃他而去。

    深深悄悄摸出一把私房钱来,塞到了陈飞扬手里,道:“你们也辛苦了,散散心,歇息一下去吧。小郎君这里,自有我和静静照料。”

    深深说罢,又对李鱼请示道:“小郎君,飞哥和狗哥这一路也辛苦极了,你看……”

    李鱼点头道:“你们也去歇息一下吧,我自去山上走走,晚上寻间道观寄身。”

    得了李鱼这句话,陈飞扬和狗头儿大喜,当即也追着其他人散去了。

    属吏从员、伴当随从,大多奔了华阴县城,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逛窑子的逛窑子,陈飞扬则拉着狗头儿一头扎进了当地的赌坊。

    有几位年纪大些的从员属吏也对山水兴趣更大,便与李鱼一起上山,一路有说有笑,待上了山,便各自散去,进行所谓的道路考察去了。此时天气稍稍转凉,山上尤其凉爽一些,李鱼带着深静二女一路寻山径而上,深深随身带了食物,待觉腹饥,便在树下铺开一块围布,就着山泉野果野餐一番,深深和静静又是惯会哄人的,倒也是惬意舒

    心的很。

    午餐已毕,李鱼枕着静静的大腿就在树下小睡,深深有点儿泛酸,独自走开溯水而上,前行不远,拨开枝叶,便见道观一座,赫然跃现。深深大喜,连忙跑回来禀报李鱼。

    华山乃道教圣地,为道教“第四洞天”,山上道观本就极多。李唐自诩乃老了后人,更重道教,因之这山上道观随处可见,也不稀奇。

    李鱼闻报,恰也歇足了气力,便起身带二女去观中造访。

    这观临山泉小溪而建,风景秀丽,环境优雅,只是这里地势不好展开,道观也不大,就只一进院落,左右厢房,前边正殿,看起来香火也不旺盛。

    李鱼带人到了观前,抓起铜环砰砰叩响,里边左厢房里,杨千叶、墨白焰、纥干承基、罗霸道四个专业反贼正商议得性起,忽然听得空旷院落中传来拍门时,四人登时脸色一变。

    罗霸道抓起刀,沉声道:“山中幽静,何人会来?只怕露了行踪!”

    杨千叶道:“若是官兵,早越墙而入了,不必惊慌。”

    她带几人出了房门,观主已然闻声从正殿出来。

    这位观主本是前隋时候一位官员,隋亡之后出家为道,算是大隋的一位忠臣,后来被墨白焰寻访到,也算是杨千叶复国集团中的一员。

    老观主常年在山中修行,倒也是身轻体健,他见杨千叶等人出来,便向他们摆摆手,又向后边一指,墨白焰会意,便领几人绕过正殿向后走去,原来那正殿后面藤萝掩映的山崖之下,乃是一处山洞。老观主见四人身影消失在正殿之后,这才举步上前,去开观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