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79章 道士下山
    若论轻身提纵术,墨白焰、杨千叶最好,这些年来,蹬高窜低的事儿没少干,一双大腿结实有力的很。

    纥干承基和罗霸道就要差一些,虽说双腿强健有力,却不适长登攀,所以较之二人未免落后。

    杨千叶和墨白焰登临一处高石之上,稍候片刻,罗霸道和纥干承基便赶了来,夜色之中,四人面面相觑,只有一双双眼睛闪闪发光。

    半晌,纥干承基带着笑意儿道:“接下来如何?咱们到落雁峰上耍耍?”

    罗霸道呸了一声,道:“洪流倾泻,道路也难免受阻,李鱼一定会停下来修路。我等都与他熟悉,若滞留于此,早晚露出破绽。如今看来,只能别找地方了。”

    墨白焰道:“姑娘,咱们不如直接去蒲州吧!李世民于此,只是经过,要在蒲州至少待上两个月,咱们在那儿,大可从容布置。”

    杨千叶此时业已没了主意,转念想想,便道:“不错,他们一路行来,必然谨慎。路上平安无事,待到了蒲州,便会松懈下来,我们去蒲州!”

    山上四人计议已定,决定直奔蒲州,提前部署去了。

    李鱼这边,静静犹自惊叹:“哇!原来真有剑侠!小时候……”刚说到这儿,便打了个喷嚏,抱臂道:“好冷!”

    李鱼听她说冷,忽然醒起她那姐姐还风吹屁屁凉呢,偷眼一瞄,夜色下倒是看不出什么,只是绰约一道人影。便忍笑道:“走,去那道人房中弄件衣服穿。”

    那道人先时起床,已经燃了一盏灯,火烛压得较低,门户未弄时并不显眼,三人开门进去,李鱼便一眼瞧见墙头挂着一件道袍,立即冲了过去。

    静静扭身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哇!姐姐你……你们做了什么?”

    深深羞得直往静静身后躲:“别动!挡挡!我什么都没做,亵衣被水卷走了。”

    这时李鱼已到近前,一件道袍便罩到了深深的身上。

    老道长个子不高,这袍子让深深穿上,倒也还算合身。

    这是老观主临时安置纥干承基和罗霸道的房间,不过这两位仁兄出门,根本没带换洗衣物,墙上这件道袍是老道长平时的穿着,房中另有一口箱子,乃是老道长储放物品的所在。

    李鱼打开又是一通翻找,老道长的内衣裤都在对面的房间里,此刻全被卷进洪水里了,这里箱中只有两套外衣,一套平时山居时穿着的灰青色道袍,俗称大褂,让给静静穿了。

    另外一套却是出山做法事时隆重穿着的道袍,乃是法衣,又名天仙洞衣,上有金丝银线绣出的日月星辰、八卦仙鹤等物。这样的外袍法衣,其实远不及常服穿着柔软舒适,李鱼便自己穿了。

    老观主蜷缩在正殿门口,跟屋脊上的脊兽似的蹲着,早把他们举动看在眼里,不过老观主对李鱼不告而取的行为已经是麻木了,什么都没说。

    李鱼也是真不见外,这黑灯瞎火的,他也懒得出去打探,三人就在这房中宿下了。这一侧是直连着一片山坡的,倒不用担心会遭了洪水。

    及至天时,那洪水已经小了,毕竟这是山洪,全因一场暴雨而来,所以来得快,去得也快。

    李鱼领着深深静静两姐妹出了屋舍,就听正殿里一声磬响。

    三人闻声走去,就见老观主正旁若无人地在击磬念经。

    李鱼惊叹道:“老道长真是道心坚定,道行深厚,半边房子都被水卷没了,也浑不在意。”

    老道停了手,睨他一眼,淡淡装逼道:“老道平素本睡在那一侧,昨夜被施主抢住了,老道只得住到左边厢房,却是因为逃过了一劫。三清在上,对弟子已是如此庇佑,些许身外之物的损失,何足道哉?”

    李鱼翘起大拇指赞道:“老道长真是念头通达!对了,我们昨夜逃出的匆忙,衣物都被水冲走,我在你那左侧厢房中发现道袍三袭,便不告而取了。你看,我住了你的房子,便替你挡了一劫。如今穿了你的袍子,应该也会替你挡过一劫。”

    老道奋力地一敲磬,高声道:“福生无量天尊!福生无量天尊!”

    李鱼笑道:“不用谢!对了,老道长可曾听说过附近山上,有过什么高来高去的剑侠剑客?”

    老道已被他的无耻气得只管敲磬念经,对他的话已是充耳不闻了。

    李鱼见问不出什么,耸耸肩,便退了出去。

    其实李鱼平素里待人没有这般不礼貌,只是这老道太也不近人情,一个出家人,态度恶劣的很,李鱼自问也是捐了香油钱的,这老道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难怪他观里香火不好,所以也是诚心气他。

    见这老道不理人,李鱼也懒得再搭理他,便施施然地走出去,带深静二女下山。

    只是这洪水虽然小了,之前一晚的肆虐,对山路倒真是破坏不小,三人虽然下山时两手空空,比上山时轻松了许多,可是一时半晌的,也是很难走得下去了。

    到了集合的时辰,各路属吏官差不敢耽搁,这一趟差使毕竟是替皇帝探路,谁敢出了岔子。众人陆续都到山下集合地点,渐渐人齐了,却只少了“带头大哥”和他的两个俏婢。

    包继业顿时忐忑起来:“别是山上有什么贼道,窥见两位姑娘年轻貌美,一时起了色心,害了小郎君,掳走了两位姑娘吧?”

    陈飞扬道:“呸呸呸!乌鸦嘴!休得胡说八道!我家小神仙一身本领,是那么好对付的?”

    狗头儿道:“可是这都到了时辰呐,他还不曾回来,难不成真出了什么意外?”

    一位工部的小吏脸色沉重地道:“我观左近,有山洪肆虐迹象,还破坏了一段道路,李郎中在山上,莫不是遇到了山洪?”

    众人这厢各有猜疑,七嘴八舌,人心渐渐不安。

    陈飞扬道:“这里是华山脚下,道家神仙们居住的地方,咱们不如打听一下,哪个观的签儿比较灵验,去给小神仙卜上一卦?”

    工部小吏和包继业听得直翻白眼儿,这人口口声声小神仙,请个老道给小神仙算一卦,像话吗?

    狗头儿却很是认可陈飞扬的滥主意,四下一扫,突然指着山上道:“快看快看,那里有道士下山,就请他为小神仙卜算一卦吧!”

    众人顺他手势望去,就见一人,身着杏黄色八宝道衣,施施然自山上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青色道袍小道僮,山风一吹,大袖飘飘,当真风骚的紧。

    此时众人急病乱投医,更向那道长迎了过去,就见那道长行在半山腰处,犹息向他们摆手招呼,极是热情好客的模样。

    众人仰着脸儿眼巴巴地等着,眼看那一行三人越走越近,狗头儿不禁惊咦一声,道:“好不奇怪,这位道长与小郎君竟有五六分相似!”

    众人定睛看去,果不其然,那道长又行片刻,陈飞扬惊讶道:“何止五六分,竟有六七分相似!”

    再过片刻,工部小吏惊叹道:“何止六七八,竟有七八分相似!”

    包继业没好气地呸了一声道:“狗屁的七八分!那就是小郎君!”

    狗头儿大惊失色道:“小神仙山上一行,居然信了道,出了家么,这可如何是好?”

    说话间,李鱼一行三人顺着山路已经到了近前,深深和静静一个内着小亵衣,一个连亵衣都没有,生恐露了春光,把一件道袍都拧在了身上,拿手捉着袍襟,众目睽睽之下,忸怩的很。

    李鱼却是夷然不惧,山风一吹,袍襟撩起,两条光溜溜的大腿赫然在目,风骚无比地道:“你们都回来啦?此处山洪爆发,冲毁了道路,包继业,我看得留个人来,督促华阴县里,早早修复才是!”

    众人仰着脸儿瞅着,就见两位姑娘挽着道髻,穿着道袍,脚下一双草履,未曾着袜,脖颈处一片雪白,小腿粉光致致,道袍里边貌似什么都没穿,李郎中就更别提了,一件法衣空空荡荡,两条大腿光洁溜溜。

    他们在山上,究竟发生了神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