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80章 鹳雀楼上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鹳雀楼,北周大冢宰宇文护所建。

    四桅三层的鹳雀楼,屹立在黄河东岸上,滚滚黄河水,日夜滔滔不休,自楼下奔涌而过。

    这里是蒲州城,鹳雀楼早已矗立于此,不过黄河大铁牛此时尚未出现,红娘月下牵红线的普救寺也尚未建造,如今此地最有名的禅院是号称中条第一名刹的万固寺。

    站在巍巍高楼之上,放眼望去,莽莽中条、滚滚黄河,回首再望城内,则是人烟辐辏、车马如龙。

    蒲州城内另有一座鼓楼,高耸宏伟,以其为中心,连接着四条大街,大街又连接着十六条小街,小街内有巷道八十三条,亭台楼阁、民居官舍就座落在这横竖交错的线路之上。

    此刻,杨千叶、墨白焰、罗霸道、纥干承基四人就站在鹳雀楼上,这已是四人抵达蒲州之后第五次登临其上了。

    抵达蒲州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勘察了许多地方,但要想找一处方便下手之地,却着实艰难,最终还是又回到了这里。

    楼上另有食客、酒客、游客逡巡来去,此时女子着男装,反更引人注意。所以杨千叶穿了一袭裙子,白衣飘飘,宛若仙子。那清丽出尘的气质,明艳动人的五官,着实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睛。

    只不过,罗霸道和纥干承基两个大胡子,形象太过凶悍,往她旁边一站,倒是没有人敢靠近来,有那贪恋杨千叶美丽的,也只敢远远站着,偷偷瞟看。

    杨千叶和罗霸道扶栏远眺,墨白焰垂手侍立杨千叶身侧,纥干承基则东张西望,远远看去,仿佛某地大豪携美眷、兄弟与老仆同游鹳雀楼。不过,杨千叶脸儿没开,发髻、服饰也不是妇人打扮,明显是未出阁的少女,远远窥量的人不免又以为这是两位兄长携小妹、老仆同游鹳雀楼了。

    这样一想,便有几位自觉风流倜傥的书生握着折扇,在鹳雀楼上走过来,走过去,只希望能让美人儿看中,万一发生一场美丽的邂逅呢。瞧人家这作派,明显是大户人家,到时候不但得了一位神仙美眷,还能少奋斗二十年呢。

    只是,那两位大胡子“兄长”看着太凶,这些正在扮孔雀开屏的书生不敢靠得太近,也就没听清人家在聊什么。

    “咱们转悠了一个月了,实在找不到一个方便下手又能顺利脱身的好所在。这可如何是好?”

    “这鹳雀楼,相信那位皇帝是一定会上来走走的。”

    “那又如何,皇帝老儿要来,事先一定清场的,我们怎么可能藏在楼上?”

    “我们弄上几十桶油,埋在这楼下如何?到时候一把火点了,连人带楼,都炼了!嘿嘿!”

    “这主意不好。到时候我准备一个鸟弓子,等皇帝老儿上了楼,我就把天上的星星弹下一颗来,活活轰死他,岂不是好?”

    “你这是放的什么屁?”

    “你才放屁!楼底下埋油桶?想想就算了,你怎么埋,这楼白天夜里的人流不息,你想埋就埋?这楼是官家的,你就是想买下来都不可能!”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争吵了!”杨千叶黛眉一蹙,制止了罗霸道和纥干承基抬杠。

    她美目远眺,遥看对岸,忽地双眼一亮,道:“罗兄说到鸟弓子,我倒想到一个办法。”

    罗霸道大为得意,示威地瞟了纥干承基一眼,忙问道:“什么办法?”

    杨千叶向对岸遥遥一指,道:“你们看,如果我们在对岸买下一片屋舍,院中置强弩十余床,全部瞄准这里,等李世民登上楼来,诸弩齐发,当可射得死他!”

    一直垂手而立的墨白焰欣然道:“殿下妙计!到时候,老奴与两位将军藏身楼下街上,若他不死,楼上也必大乱,我等可趁乱闯入,再补一刀,不怕他不死!”

    床弩所用之箭矢,粗大如房椽,如果有十几张床弩,齐齐瞄准鹳雀楼,弩牙一发,整座楼怕都要轰塌了,这确不是虚言。虽然这不是火药武器,但是其威力真的大的惊人,李靖用兵时,就曾多次动用床弩这种重型武器,那粗大如房椽的巨箭,是可以摧毁城墙的,更何况一座楼。

    罗霸道大喜,道:“床弩?我听说过这玩意儿,甚好,那咱们就这么办吧!”

    纥干承基翻个白眼儿道:“说的容易,床弩呢,我们上哪儿去弄这种东西?”

    床弩之于军队,犹如重型火炮,军队之外根本无从寻觅,军队之中也分什么军队,比如罗霸道和纥干承基所领的东宫六率,武库中就绝对没有这种重型武器,那是攻城掠地的重器,正规野战军中才有,他们这种京城卫戍部队根本不可能配备这种可怖的重型武器。

    而即便是拥有这种重型武器的军队,对于这种武器的看管也甚严,而且由于这种武器体形庞大,就算盗取也很难掩人耳目地运出来,所以这个办法固然可行,问题是没有执行这个办法的条件。

    杨千叶微笑道:“我知道床弩难得。不过,太子既已动了夺位之心,就不能瞻前顾后,多做犹疑了。这床弩,可否请太子帮忙弄出来?我想,太子身边,应该不只你两位武将吧?有什么底牌,这时都该亮出来了!”

    罗霸道和纥干承基对视一眼,沉吟起来。

    李承乾将二人倚为心腹,同时也是为了坚定二人跟着自己篡位的决心,确实对他们透露过自己的一些底牌,其中有位重量级的人物,就是大将军侯君集。

    侯君集是秦王府出身的名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当年玄武门之变,催促李世民下定决心的,就是尉迟恭和他侯君集。后来侯君集更曾立下平突厥、灭高昌国的卓著功勋。

    只是这位仁兄灭了高昌国,霸占了美貌王妃,掠夺王室财宝,回来之后被人告发以至下狱,中书郎岑文本认为侯君集有大功,不能轻加屈辱,所以上书求情,李世民对这员爱将也着实爱惜,便又把他放了。

    可惜侯君集不这么看,他认为自己劳苦功高,更有灭国拓土之功,掳几个美人儿,贪一些财宝,这算多大一点屁事?李世民干掉了自己的大哥和四弟,还把嫂子、弟妹给收进后宫呢,只许他“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

    自此侯君集便常怀怨恨之心。

    而候君集的女婿贺兰楚石在东宫任职,于是他便多次让女婿帮忙,秘密进出东宫。说起来,这位大将军居然不是自觉储君之位不保的李承乾主动招揽的,因为当时李承乾还未死心,并未动过要武力夺权的念头。

    反倒是这位大将军主动暗示李承乾,怂恿他应该造反夺权,并暗示只要他肯动手,自己一定拥戴。自此,李承乾便把侯君集引为心腹,只不过这枚棋子他一直没打算动用,因为造反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直到杨千叶这边巧妙施计,让李承乾的邀宠之举一一破灭,意识到除了造反,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保住储君之位。饶是如此,李承乾仍然想用暗杀的手段,公开谋反是无路可走时的最后选择,所以侯君集依旧置而未用。

    纥干承基沉吟良久,才道:“如果动用床弩,那就不是暗杀了,无论事成还是事败,天下人都会知道,这是公开造反,而太子还未做好这个准备。只怕……”

    杨千叶若是真想辅佐李承乾夺位,就不会贸然动用这个主意。原来打算的是派精锐来个斩首行动,现在变成公开造反,相应的准备统统没有,那如何使得?可杨千叶的目的本来就是要造成唐室内乱。

    如果李世民被杀,天下人又都知道李承乾谋反,必然另立一帝,与之抗衡,大唐必乱,复兴大隋的机会就来了。如今趁着李承乾麾下第一谋士不在京中,正好怂恿他动手。

    李承乾懦弱无能,侯君集好勇无谋,这两位一身土匪基因的六率统领毫无心机,如今怂恿,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杨千叶不遗余力,劝说道:“两位将军,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只要皇帝一死,就算普天下都知道是太子篡位又如何?当今天子就是杀了太子夺位的,又如何?”

    墨白焰也道:“皇帝不久就到,若要动手,须得立下决断了,再有迟疑,便来不及了!”

    罗霸道才不会想那么多,杨千叶这主意纥干承基觉得不太靠谱,倒是很合他的胃口。罗霸道欣欣道道:“我觉得不错,只要杀了皇帝,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到时随便找一个背锅的便是!老纥,你怎么看?”

    纥干承基犹豫道:“我觉得……”

    罗霸道用力一拍他的肩膀道:“还觉得什么,我们马上快马回京,去找太子!这都火上房了,不要怂,就是干!!!”

    罗霸道的执行力真不是盖的,当下一把挽住纥干承基的手臂,拔腿下楼,准备弄床弩去了。

    不管李承乾成败,对杨千叶都是好的,眼见罗霸道被说服,杨千叶和墨白焰不禁相视一笑,但笑容还未敛去,就见罗霸道挽着纥干承基风风火火地又走回来。

    杨千叶讶异不已,奇道:“你们怎么……”

    纥干承基道:“不要说话,咱们往那边走走!”

    杨千叶和墨白焰下意识地跟着他们绕向楼宇一侧,问道:“究竟怎么了?”

    罗霸道悻悻然道:“还能怎么,那丧门星上楼来了,咱们躲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