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83章 移花接木
    李鱼明知道这赵元楷如此款待,未免有些过于阿谀,也从那街上逃走的小乞儿知道此人的官声官名未必名实相符,可是人家真的把一切都做到了极至,实在叫人讨厌不起来。赵元楷如今也不求什么,只是为了和李鱼这位政坛拉好关系,图的是长远,所以只需放下身架,以朋友身份与之饮宴,不知不觉的,李鱼便有了醉意。赵元楷笑道:“我蒲州馆驿,正在修缮之中,不宜入住

    。老夫与宅中辟出一方客舍,李工部就请住在舍下吧。”

    李鱼一听,赶紧推辞:“不不不,这如何使得,下官……”

    “哎!李工部不必客气,客舍已经准备妥当,这就住下吧,明日李工部可以歇息一下。午后,本官再来探望,晚间于鹳雀楼上设宴,邀蒲州官绅,再为李工部正式接风!”

    赵元楷不由分说,便叫人扶了李鱼去客舍,又使人去隔壁询问,使何人侍候李工部,深深、静静挺身而出,赵元楷心中了悟,叫二女扶了李鱼离开后,便挥手摒退了那等候侍寝的四名舞娘。

    这赵元楷媚上、贪权,不过却有一个好处,不好色。正所谓人无完人,被大加赞誉者,也不是道德完美的圣人,大奸大恶的坏人,也不至于身上全无可取之处。

    赵元楷之所以于女色一道并不贪恋,乃是因为他的妻子崔氏。

    赵元楷乃隋朝时宰相之孙,所娶的妻子乃清河崔氏家族的女子,五姓七宗人家,身份尊贵。当初宇文化及吃了败仗,赵元楷知道宇文氏命不久矣,便想转投长安唐氏。

    结果在滏口遭遇了强盗,赵元楷在家将保护下逃出了重围,妻子崔氏却被强盗抓住,强盗头子要逼她做自己的压寨夫人,崔氏正色告知:“我士大夫女,为仆射子妻,今日破亡,自可即死,终不为贼妇。”强盗头子大怒,命群贼撕烂她的衣服,试图强行污辱她。崔氏害怕被辱,假意屈从,哄得那强盗头子将她绳索解开,崔氏立即拔出强盗首领佩刀,倚树而立,大声斥责:“欲杀我,任加刀锯!若觅死,可来

    相逼?”

    强盗头子恼羞成怒,命群贼乱箭攒射,将崔氏射成了刺猬一般。后来赵元楷投了大唐,得了官职,重金悬赏,买获杀他妻子的盗魁,将他活活肢解,哭祭亡妻崔氏,从此不复再娶。

    迄今,赵元楷只纳了一妾,为了传宗接代,延续子嗣,根本不续弦正妻,更不曾有其他风流举动。至少在这一点上来说,赵元楷倒也不无可取之处。

    李鱼有了醉意,行路不太稳便,神志倒还清醒。深深和静静扶着他,由赵元楷府上总管引至客舍,却是一个雅致的独院儿,小桥流水,睡莲静绽,倒是极幽静的一处所在。

    客舍之中锦幄华帷,桌上一壶“蒙山紫笋”,不烫不凉,温度恰好,屋舍之中还有浴房,这边人一扶入,那边早有家仆将滚水倒入浴盆,旁边又留清水两桶,悄然退出,这侍候得当真是无微不至。

    这位赵元楷赵太守,说起来跟任怨任太守当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只可惜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媚上拉关系上了,但凡拿出几分心思来用于政务民生,何尝不能成就一代名臣。

    深深取了茶来,侍候李鱼喝了两杯。静静去用清水调和了浴汤,试好了温度,便来道:“郎君,沐浴一下吧,舒缓一下,也好休息。”李鱼醉眼朦胧,打个饱嗝儿,点点头,由静静扶进了浴室。深深不曾与他有过合体之缘,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怎好见他赤裎身子,便停在了外间,侧耳听得内间水响,知道静静在给李鱼撩洗身子,那一颗

    心,不免便像猫爪子搔着似的,好不难耐。这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最怕对人动了心思。不动念时尚好,一旦动念,时时处处,难免便生出遐思绮念。深深不肯承认朝夕相处的,真以对李鱼动了真情,只以求张长期饭票来说服自己,似乎为了这个

    理由,要做些什么便可以没羞没臊、理直气壮了似的。

    她这厢心乱如麻,来回踱步半晌,那厢静静搓洗已毕,铺好大毛巾,让李鱼枕在桶壁上小憩,自己从内室里踱了出来。

    深深憋红着一张脸蛋儿,跟头一次下蛋的小母鸡儿似的,站得离内室帷幔处远远的,向静静招一招手。

    静静诧异地走过去,小声道:“咋了?”

    深深期期艾艾地道:“你说,姐对你好不好?”

    静静更加诧异:“怎么突然这么问?”

    深深道:“六岁那年冬天,你我跟着庞婆婆去曲江池玩,你踏碎了冰,掉进江水,是我不顾一切冲过去救你出来……”

    静静道:“当时是你带到我到冰上蹦,再说那水只深到大腿……”

    深深抢着道:“那时你我还小,哪里想得到这许多。反正见你落水,我就冲过去了,心中只想,我就你一个妹妹,便是自己死了,也要救你出来。”

    静静讷讷地道:“那倒是。”深深又道:“你还记不记得,八岁那年,你我第一次随班子演出。那家贵人取了好多爆竹来,准备庆生时点燃。你在后厢讨气,不慎点燃了一根,烟火满屋子喷射,吓得你掉头就跑,是我冲进房子,冒险将

    那点燃的爆竹拿了出来,一路往外跑,那爆竹还喷着火,要不然引燃了那许多爆竹,你便不被主人家打死,也得被班主赶出戏班,流落街头,活活饿死?”

    那时代,已经有了把硝石、硫磺、含炭物质混合在一起创造火药的“硫磺伏火法”。业已有了把将火药装在竹筒中,用引线点燃引爆,发出声光的“装硝爆竹”。

    静静道:“是你告诉我这玩意儿叫爆竹,点着了会很好看……”

    深深抢着道:“可我没叫你在屋子里点呐?我说的是等一会儿点着了……”

    静静讷讷道:“那倒是!”

    深深又道道:“你还记不记得十岁那年,你学柔骨术刚刚有成,好奇人家成亲的样子,半夜从狗洞钻进二班主的洞房,黑灯瞎火之中被二班主以为是闹了鬼,吓得晕厥过去,后来足足治了一年半的不举。”

    静静道:“是你告诉我男女成了亲,要脱光光妖精打架,我想不出为什么要脱光,为什么要打架,我才……”

    深深打断她道:“可我有叫你去钻狗洞看人家夫妻亲热吗?我是在教你……”

    静静呐呐地道:“好……好吧……”

    深深长吁一口气,又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十三岁初来天葵……”

    静静打断她的话,道:“姐,你不要说了,我现在已经觉得我真是罪孽深重,百死莫赎了。说吧,你究竟想要妹妹做什么?”

    深深拉起静静的手,深情地道:“你我自幼父母双亡,两姐妹相依为命,苟延残喘到今天……”

    静静懵逼道:“姐,你这词用得好像不对……”

    “不要管它!静静,这天底下,要说亲,再也没有人比咱们俩能更亲了,你说是不是?”

    “那当然!”

    “好!既如此,你……”

    深深凑到静静耳边,窃窃私语起来。

    奇怪的是,说话的人越说脸越红,听她说的人却是渐渐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意。

    李鱼在浴桶中泡了一阵,额头微微发汗,酒意稍去,便要起来,静静听得动,忙又进去,帮他擦拭,取一条大毛巾裹住了身子,李鱼便从里间走了出来,往室中一扫,道:“深深回房睡了啊!”

    静静道:“她回房沐浴去了,这一路好走,都是一身的风尘。”

    李鱼道:“说得也是。你招呼赵府下人来换一桶水,你也沐浴一下吧,我先去卧房睡了。”

    静静眼珠一转,道:“奴奴不急,郎君乏得狠了,奴奴给你案抚一番可好?我刚刚发现,柜上放得有熏香和药油呢。”

    这案抚又叫按跷,就是按摩的意思,静静自幼练柔体术,初时拉筋动骨的,一定要按摩一番尽快恢复,次日才能继续训练,久而久之,大有“久病成医”之效,静静倒是掌握了一手高明的按摩技巧。

    李鱼之前尝过她按摩的手法,当真高妙,极其放松。

    听静静这么一说,李鱼欣欣然点头,进了内室,把自己放大床上一摔,裹在身上的大毛巾便散开来。静静宽了外裳,只着亵衣,点起薰香,打开药油,倒在掌心,轻柔的抹在李鱼的肌肤上,再一点点的指压、推拿、按揉,静静的手法非常娴熟,李鱼四肢百骸在她舒服的按压推拿下彻底放松下来,不知不

    觉便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李鱼再醒来时,似乎已经到了午夜,睁开眼来,室中没有燃烛,惟见窗上月明如霜,透过窗纸,室内微光。旋即,他就觉得某一处要害湿热紧窒,唇舌鼓弄间几欲摄出他的灵魂。

    “啊……你这小妖精……”

    李鱼舒服地伸出手,摸到一头秀发。

    “这是食髓知味啦?日日行于途,诸般不便利。今日刚得了方便,你就……嘶!”

    李鱼一个激灵,魂儿差点出了窍。再也捱不得,伸手一抄,拉住她的手臂,把她轻盈的身子往身边一扯,便翻身覆了上去。

    “呀”地一声痛呼,身下的人儿忽然全身绷紧,蜷在李鱼胸前的双手欲就还推,这反应不对呀!李鱼怔了一怔,忽然发觉,掌下按着的两团绵软似乎大了许多……: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