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86章 捺下葫芦起来瓢
    李鱼带着狗头儿转身离去,将至城门口时突又停住,回头看看,见无人跟踪,便对狗头儿嘱咐道:“你去弄身破烂衣服,扮作难民,回去盯着。那位杨姑娘如果有什么举动,就去馆驿里找我报信儿。”

    狗头儿心领神会,翘起大指道:“小神仙好手段!什么内涵,还得是手段!我这就去盯着,你放心,那个姓岳的公子绝对占不得杨姑娘的便宜。”

    狗头儿只当李鱼这是要护花呢,他那境界,也理解不了更高深的东西。李鱼笑骂道:“胡说八道,快去吧!”

    李鱼没有多做解释,让他这么理解,这小子反而更上心,何必罗里吧嗦和他说太多。

    “哎!真是叫人操心呐!”

    主动替人家操心的李大官人长叹一声,独自一人回了太守府。

    李鱼回到自己住处,就见陈飞扬抻着脖子正站在那儿,一见李鱼回来,陈飞扬忙迎上来。

    李鱼奇道:“你站在这儿做什么?”

    陈飞扬道:“小神仙的吩咐,我已告诉包先生了。包先生带人先把东西搬去馆驿了,只是两位姑娘逛街去了。我也不知该往何处去找,正在这里等她们回来。”

    说好的今天不方便走路呢?原来故事里都是骗人了。

    李鱼又是一声长叹:“哎!真叫人操心呐!”

    深深静静没回来,李鱼也不好独自离开,只好回房等着。

    不料这厢门子已经把他回来的消息告诉赵太守了,赵元楷最近很是勤政,一大早就起来,这一上午都在召集辖内各路官员,分派差遣,务必把中州搞得面貌一新,迎接皇帝陛下。

    好不容易捱到中午,一干官员也都打发回去了,吃了午餐,再小睡片刻,门子禀报,李工部回来了,赵元楷就跑来找他喝下午茶了。

    李鱼正好当面向主人说出要离开的意思,赵元楷自然极力挽留。

    只是李鱼观其行,已经知道此人究竟是何货色,也许接下来此人凭仗着这种媚上欺下的行为还能官运亨通,不过当今皇帝可是明君,也保不齐哪天就要倒霉。李鱼不想与他牵扯太深,还是想远避为宜。

    只是这种担心又不好明言,李鱼只好找个理由,很是委婉地道:“下官才刚刚覆任工部,呵呵,初来乍到,又获此重任,太守当然明白,这是风口浪尖儿上啊,还得行事谨慎些,才不好予人把柄。”

    赵元楷一听这话,倒不再挽留了,他频频点头,心领神会道:“老夫明白,老夫当然明白。哈哈,李工部不必介意,不招人妒是庸才嘛,老夫一生,又何尝不是谗言无数?”

    他为李鱼斟上茶,安慰道:“不要去理会他们,我等为官,行得端、坐得正,一心为公、两袖清风,奉公守己,忠于朝廷,为天下黎庶造福,便胸怀坦荡,何惧小人谗言?”

    这赵元楷居然把李鱼引为同道了,弄得李鱼有点迷糊,瞧他说的一脸认真,仿佛真是发自肺腑……,难不成这位太守老爷是真的打心眼儿里认为,只要是一心媚上,就是行得端,坐得正?

    ************

    齐州济南郡,泰山之巅。

    泰山吞西华,压南衡,驾中嵩,轶北恒,为五岳之长。据说开天辟地的盘古死后,他的头部就化为泰山。而远古时期,黄帝曾登过泰山,舜帝曾巡狩泰山。商王相土在泰山脚下建东都,周天子以泰山为界建齐鲁;传说中秦汉以前,就有72代君王到泰山封神。

    秦始皇一统天下后,也曾到泰山封禅致祭,刻石纪功。秦二世、汉武帝、汉光武帝、汉章帝、汉安帝、隋文帝都曾先后来此封禅祭天,大唐此时却还不曾有哪位皇帝来过这里。

    峰巅之上,一株齐云老松。

    松下有石,石上有酒,苏有道和阴弘智正对坐畅饮,相谈甚欢。

    说起这阴弘智,与苏有道一样,也是个脑有反骨的阴谋家,他是齐王李祐的舅舅。

    齐王李祐,乃唐太宗第五子,母亲姓阴,阴弘智的妹妹。

    很巧,与阴弘智对坐的苏有道,却是侄女儿为太子妃。

    也就是说,这两个人都算是皇室的外戚。

    齐王李祐的外公是何许人呢?他的外公叫阴世师,隋朝大臣,与代王杨侑留守长安。李渊太原起兵后,李渊留在长安的幼子李智云被阴世师所杀,年仅十四岁。

    阴世师、骨仪等人又让京兆郡寻访李渊家族的五庙墓葬,刨了李家的祖坟,这个仇太大了,李渊入长安后,便杀了阴世师、骨仪人。可老李家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自信,不但网罗了一群隋朝旧臣,还喜欢纳仇人之女为媳。

    李渊的妃子中,有隋室中人,李世民的妃嫔中也是一样,不但有这样的仇家后人,还有他兄长和弟弟的媳妇儿,杀了人家老爹纳了人家女儿,杀了人家丈夫纳了人家媳妇,也不怕睡到半夜被人家给勒死。

    这些女人还真没有哪个想着为夫家、为父家报仇的,可男丁却不同。阴世师死了,他儿子阴弘智却成了齐王的舅父,阴弘智可没忘记家仇,从小他就在李祐身边,给他灌输一些大逆不道的想法。

    等李祐受封齐王,成为齐州之主后,阴弘智更是积极怂恿,一个人嫌力度不够,还把自己的大舅哥燕弘信也弄到了李祐身边,两人儿一块忽悠。

    阴弘智、燕弘信,这二弘每天都向李祐灌输这些东西,这李祐不觉便动了心思。

    阴弘智其实并没有图谋天下之意,他只是想报仇。只要能怂恿人起事,替他报了父仇,谁当皇帝他都不在乎,甚而李唐大乱,自相残杀,因而亡国,那才更快意。

    其实对于这两个人的手脚,苏有道这边一直有所了解。因为李祐曾经回长安养病,阴弘智和燕弘信曾为李祐四处交结权贵,走动的太频繁了些,便落入了苏有道的视线。

    苏有道细细一查,便明白了他的心意。这种事儿虽然隐秘,也怕有心人关注。更何况这二弘和李唐都有仇。苏有道虽然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却从未想过与他们有所接触,同样都是做谋士的,苏有道可瞧不上他们,感觉他们会成为猪队友,拖了自己的后腿。

    但是现在不行了,李承乾实在是不成器,而且屡屡背着他搞事情,总是搞到不可收拾才哭哭啼啼地找他来收拾残局。苏有道给李承乾揩屁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这残局越来越不好收拾,必须得下猛药才行。

    所以,苏有道便想到了往齐州一行。

    如果能促成齐王早点谋反,对当今皇帝必是一个巨大的触动。儿子造他爹的反,皇帝要平叛,对当太子的儿子本身就是一种承认。这种承认会衍化为社会力量,增益太子的威望。

    到时候,苏有道还想运作一番,让太子请缨出兵。

    正常情况下,是谁出兵也轮不到太子,储君就得留在京城里储着。

    可是一旦齐王起兵那就不同了,他是皇子,不管哪个大臣去剿他,都有点别扭。而皇帝难不成亲自出兵去教训儿子?当然,皇帝要是下旨某位大将军出征,也算是代天子出征了,可再也没有比太子哥哥更合适的人选了。

    五儿子忤逆不孝,长子代父教训,再合理不过了。

    有了这桩战功,如今诸皇子中,可没有一个出过征、打过仗,有了这桩独一无二的战功,皇帝还想易储?绝无可能!

    至于说此前与齐王亦有过来往,亦算是同谋,苏有道自然有办法摆脱,他也不会留下直接的证据。而阴弘信有了这样一个强有力的呼应者,也不在乎留下他的直接证据,毕竟彼此的目的并不相同。

    因此上,两个人可谓一拍即合。

    今日泰山绝巅,煮酒论英雄。

    明日,苏有道就要打道回长安了,此时此时,他还不知道,他那一心要辅佐上皇位的太子爷,又开始捅娄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