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87章 浅浅一笑
    李鱼终究还是搬出了太守府,不过当晚的鹳雀楼之宴,他还是去了。他不看好赵元楷的未来,该撇清的要早撇清,免得受了牵连,却也不必马上便拒人千里之外,平白得罪一位封疆大吏。

    饮宴之后,李鱼便回了馆驿,席间蒲州官绅、有头有脸的人物尽数出席,对这位政坛新星都很殷勤,李鱼左右无甚要事,也就多贪了几杯,哼着小调儿往馆驿中一走,陈飞扬对驿卒交代一声,便把李鱼领到了给他安排的房间。

    馆驿确实还在修缮当中,不过已经快完工了。等皇帝一到,皇亲国戚、权贵大臣要随行一大批人,总不成让那些达官贵人住在馆驿里还嗅得到油漆味儿,是以馆驿必须赶在皇帝出京前就完工,留出几天散味儿。

    李鱼的住处在最早完工的一片院落间,又是上风头,所以气味尤淡。他对气味又不是特别敏感,回到房间先喝了两盏温茶,见帷帘后边还给他准备了浴桶,不禁暗赞深深静静心细。

    袍带鞋袜一一脱下,在浴桶中泡洗一番,赤条条一丝不挂地出来,擦干净了身子,便“屌儿郎当”地走进卧室,往床上一倒,拉过柔软丝锦的被子往腰间一搭,便酣然睡去。

    这一觉好香,午夜间李鱼微有渴意,攸忽醒来,正要睁眼,触手忽觉一片绵软温热。李鱼急忙睁眼,却见静静不知何时跑来给他暖床了,此时正蜷在他怀中睡得正香,难怪臂膀有酥意,姑娘钻进他怀里,头枕在他臂上,一头秀发铺展,花儿般一张小脸红扑扑的,闭合的双眼上整齐细密的睫毛,说不出的好看。

    “这丫头……”

    李鱼笑了笑,小心翼翼地就想托起她的脑袋,好抽出手臂来,结果只微微一动,便察觉身后也是暖烘烘的一团柔腴绵软。

    李鱼扭头一看,一蓬乌油油的长发遮住了头面脖颈,只露出半个圆润的肩头,被烛光映照着,发出润泽莹泽的光。

    “深深?”

    李鱼先是一讶,看到那深深一痕,玉之沟壑,才醒起是深深。

    哦,对了!

    昨儿夜里已经把人家给吃了,如今也是自己的人了,同床共枕亦属寻常。

    这俩丫头不知何时钻进来的,自己竟一无所知,看来真是有些醉了。不过这两个丫头到底年轻,侍候人的事情不够精细,登榻同眠,连帷幔也不知道放下来,秋意已深了,肩头露在外面,着风吹了怎么办。

    李鱼摇摇头,伸出手臂,想把那金钩上的帷幔放下来,这一动弹,静静先醒过来,“咿唔”一声,尚未睁眼,先猫儿似的又往他身上蹭了蹭,抱住他一条胳膊,这才昵喃着睁眼:“郎君醒了?”

    “醒了,你二人不曾安排房间么,我回来时不曾看见你们,怎待我睡了才来?”

    “有的呀,我和姐姐在房中沐浴,再过来时,郎君已睡了。”

    “原来是这样,不告而入,可没了规矩喔。不过,你这小身子跟一个小火炉儿似的,抱着倒是舒服。”

    静静柔软修长的大腿不忿地在李鱼胯间蹭了蹭,道:“是郎君说今晚要我和姐姐听训,人家才过来的嘛。”

    “有吗?唔,好像我是说过,真喝多了……”

    李鱼乜一眼静静,慵睡半晌,发丝纷乱,俏脸潮红,别具一种风韵,仿佛涤过了泉水又蘸了麦芽糖的一枚海棠果儿,不由得食指大动,手臂一伸,便搭在她细细的颈子上,笑道:“嗯嗯,静静乖,那便罚你轻些。”

    李鱼手上微微使力,静静回意,嘟了嘟嘴儿道:“人家还想与郎君说话呢。”

    李鱼急不可耐道:“听训带耳朵就好,不用说话!唔……”

    一阵舒服快感传来,李鱼登时也停了说话,只长吁一口气。

    李大官人开训,也不需要说话的。

    啧咂之声半晌,李鱼伸出手,一把扯下了金钩之上的帷幔,又慢慢抬起一条腿,哆哆嗦嗦地放下了另一边的帷幔,帷幔之中便逞现出一出出皮影儿戏儿般的景致。

    时尔见一少女跃马扬鞭,随鞍打浪,

    时尔见一壮士挽着小车儿的两条长辕,费力攀登,

    时而帐中全没了人影,床面上仿佛两条大蛇蜿蜒扭缠,锦榻蒲帷,律动不休,

    时而又见一骑马的汉子威武雄壮,前方‘马首’做仰天长嘶状,‘马鬃’迎风飞扬……

    深深睡觉是极深沉的,可睡得再深沉,此时再不醒那也只能是死人了。

    李鱼正把一条修长圆润的大腿抱在怀中,跪坐榻上,侧骑驰骋,忽见掀翻到一旁的锦被中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儿来,脸蛋儿红润润的,眸子里水汪汪的,一根食指微微噙在嘴里,仿佛一个馋了嘴的孩子。

    李大将军跃马持枪,纵横四海,未曾一胜也,最后总是功亏一篑,流败千里,然则斗志顽强,败而不馁,乐此不疲也。何惧车轮大战,当下轻舒猿臂,奋力一扯,一把自被中扯出粉团团雪沃沃一个身子,再度鏖战起来。

    及至四更,李将军鸣金收兵,敌我握手言和,各自打扫战场,四海一片升平……

    五更天,雄鸡一唱,东方日升,李大官人只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叫什么叫,便该把你宰了炖汤!”

    日上三竿时,李大官人方自施施然出了房门,神清气爽,一派贤者风范。

    “小神仙醒啦!先用点早餐吧。”

    陈飞扬迎上来招勤相询,陈飞扬对他的称呼不太确定,也会因为所处的环境不同有所改变,不过最多的时候是称他“小神仙”,虽然旁人对此称呼有些莫名其妙,但这叫做资历。旁人谁有资格称他一声小神仙的?包继业这一路真正出了大力,是小神仙手下最得力的人才,对他二人也是格外的不同,为何对他二人另眼相看?

    陈飞扬心里明镜儿似的,所以但有机会,还是以“小神仙”相称,这样叫着亲。

    “嗯!吃点早……午餐吧。两位姑娘不用管了,由得她们睡去。”

    “是是是,狗子一大早就出门了,说是有小郎君的吩咐。”

    李鱼嗯了一声,想到西城外那个不省心的,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其实他打发狗头儿去西城外盯着,本没报多大希望,相信杨千叶既然撞见了他,定然溜之大吉。今天狗头儿再去,定然会已不见了杨千叶,再迟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李鱼是这般想的,可狗头儿却没如他所料一般很快回来,直到日蒲西山,狗头儿才回来。李鱼听他一说很是讶然,大大出乎他之所料,杨千叶今天居然还去西城施粥了,而且在那一待就是一天。

    “难不成杨千叶这一遭不是为了皇帝而来,而是为了招揽流民募兵?不能啊,这灾情不严重,受灾的只是一个地方,难民有限,纵然是地方官救灾不力,也不至于酿成民变,即便是闹出什么风波来,如此小的规模,也可以迅速平息。杨千叶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那么……是我错怪了她,她真的只是为了救灾而来?

    自西城外收了粥棚,杨千叶带着墨白焰回城,刻意快马转过几条巷子,确认没有人追来,这才拐向真正住。

    杨千叶道:“罗霸道和纥干承基那厢如何了?”

    墨白焰道:“纥干承基回长安请太子想办法弄床弩去了,罗霸道还在四下闲逛,想再找找适合下手的地方。”

    杨千叶道:“他二人虽然莽撞,其实也算粗中有细。起码明白,这样大事,要对太子晓以利害,说服太子,须得有个好口才。罗霸道不成,纥干承基尚可。”

    墨白焰笑道:“姑娘说的是。只是,那李鱼已经发现了姑娘,姑娘还在西城外现身,这合适吗?要不要就此隐遁行踪?”

    杨千叶道:“不必!我若藏起来,必然引起他的疑心,那时再四处寻我,可不麻烦?现如今我们需要等着长安消息,闲着也是闲着,且就每日赈灾行善吧。他一定会派人盯着我的,叫他摸不着头脑最好。”

    想到自己也能摆李鱼一道,弄得他满腹疑惑,杨千叶心中生起些许成就感来,不由得浅浅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