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88章 摊牌
    一天,两天,三天……一开始李鱼还沉得住气,可是一连三天,狗子都回报说杨千叶每日就是在西城施粥,还从城里淘弄了些旧衣物、旧被褥给灾民,第三天回来的时候,狗子还汇报,杨千叶还弄了好多建大棚的材料,毕竟是

    秋天了,睡在野地里容易生病,打算帮难民们建些简易棚屋。

    杨千叶这究竟是要闹哪样啊?她真是来救灾的?

    李鱼沉不住气了,第二天一早,他便骑了马,带了哼哈二将急急赶向西城。

    包继业真是个实干家,李鱼那天只吩咐了一句,这几天完全没过问他的事,包继业已经在西城外建好了粥棚,就设在杨千叶的粥棚对过,包继业倒不是有意为之,而是因为这一片地势开阔,比较方便。

    一见李鱼赶到,包继业立即跳上一条长凳,嗖地一下拿出一个纸壳子糊的喇叭来。在这儿招呼、安排那些难民,都得用吼的,一天下来谁也受不了,所以包继业准备了这么个东西。

    “大家伙儿听好啦,真正的大善人来啦!”

    包继业站在条凳上,空着的手往李鱼一指:“我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包善人,我老包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儿。真正的大善人就是这位,做善事不留名的大唐工部郎中李鱼李老爷!”

    “多谢李员外!”

    “李老爷慈悲!”

    “救苦救难啊……”

    附近的灾民呼啦啦跪了一片,有跪习惯了的,也有原本家境不错,不大习惯跪人,见旁人跪了略一犹豫动作慢了些的,参差不齐,混乱不堪。

    “别……呃……诸位乡亲请起,请起!”

    李鱼有些头疼,也不知道该扶哪个,只好双臂张开,不停抖动,跟玩老鹰捉小鸡儿似的。

    百姓们陆续站起,依旧道谢不止,李鱼陪着笑脸这边招手那边点头,忙得昏头转向,好不容易才制止了骚动,赶到棚边,狠狠瞪一眼包继业道:“聒噪什么,安份做事。”

    包继业笑哈哈的,虽见他不悦,却是丝毫不恼。

    这是个人精,当然明白什么叫真生气,什么叫假生气。李鱼随意问了几句施粥情况,每天开销,点点头道:“嗯,不要再说这是我施粥行善了,不合适。明日起,告诉他们,这是长安城中大善人第五凌若施粥救人,钱你先垫着,回头我开条子,你去找她要钱!

    ”

    包继业先是吓了一跳,第五大梁?转念再一想,自己确实冒失了,虽说这都是些底层难民,不担心事情传到上面去,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李鱼是在职的官员,越过正当其职的官员来施粥赈灾,这就很不妥当,你这不是打人家的脸么?就你心善,你的同僚做事不力呗?再一个,一个现任的官员,身在朝廷,却又不能代表朝廷,你如此赈灾行善邀买人心,你是想做什么?亏得李鱼是文官,而且是文官里离政务比较远的工部官,如果是个武将,说你邀买人心试图造反你都

    没处喊冤。

    包继业这才变了脸色,连连称是。

    李鱼这么说,是笃定第五凌若一定会同意,而且会很高兴。

    倒不是说这点钱对第五凌若来说只是九牛之一毛,而是因为凌若现在有孕在身,把这事儿办了,说是她做的善事,积一份功德,对第五凌若来说,那是求之不得的事。

    其实自从发现有了身孕,第五凌若往长安各大寺观投下的香油钱已是一个天文数字,只求为未出世的孩子积得一份功果,保佑他她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李鱼觉得,与其投给那些不事生产、整天哼哼唧唧的闲人,不如帮助一下这些真正的苦命人。

    这边交代明白了,李鱼才向对面的粥棚看了一眼,杨千叶正站在棚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显然方才那众难民群拜大善人的场面已落在她的眼中。

    因为连着几日常往西城外难民区来,杨千叶也换了打扮,青色绣花的两裁衣,头上也不戴首饰,以青色瓦片巾包头,十分的俏皮可人,尤其那肌肤,如同刚刚从鲜嫩蚌肉里挖出来的珍珠,十分润泽。

    李鱼举步走过去,眼看将至杨千叶面前,墨白焰不知从哪儿转了出来,已然静静地站在侧面,脚下不丁不八,双手悬垂,被大袖掩住了。但李鱼看了一眼,却断定那双手已然箕张成爪,随时可以出手了。

    “杨姑娘,连日行善,难得呀。”

    “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行善,每年各地的灾民中,都有不少人因为得到我的救济而得以逃过一死。”杨千叶淡淡的一句话,李鱼却是一惊,他可没忘记如惊鸿一瞥的千叶死士。杨千叶在天下各地,究竟有多少这样的死士队伍。这也就是在大一统的中央帝国吧,掌握了如此巨大的潜势力的杨千叶依旧毫无

    作为。

    如果是在邦国无数,拥有一座城堡就敢号称国王,国家大得跟个屁似的欧洲,拥有许多死士刺客的阿萨辛,可是占据了数百座城堡,从暗中的刺客变成了明里的一个统治者。

    他就靠着自己的刺客组织,凌驾于欧洲诸国之上许多年,谁也奈何不得他,直到狂妄得敢去得罪一路人挡杀人,神挡弑神的蒙古西进大军,这才惹来了灭顶之灾。

    杨千叶此话应该不是虚言,她拥有取之不竭的大隋宝库,在各地救灾易如反掌,可她固然救过许多人,是不是也从中选择了很多人,培养成了她一言可决其生死的死士?

    李鱼沉默了片刻,才轻轻点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你做得很好!”

    杨千叶听懂了他的话,却只是淡淡一笑。

    李鱼吁了口气,瞟了一眼虎视眈眈的墨白焰,向杨千叶道:“出去走走?”

    杨千叶对墨白焰道:“墨师,我离开一下!”说罢,便云淡风轻地走出了施粥棚子。

    你要我走我就走,本姑娘的面子往哪儿搁?

    方式你选,地点就得我选了,杨千叶款款而行,一直将他带到了大河边。

    大河滔滔,奔流到海不复歇。

    每一条大一些的河流,都可以称之为大河,但是直接就可以用大河来当作它名字的,却只一条,独一无二、唯我独尊的黄河。

    滚滚黄河水,汹涌澎湃。

    河水拍打着堤岸,看似至柔的水,却蕴含着无穷的伟力,每一次撞击,都溅起一片片巨大的浪花,偶有风助水势,那浪就掀得半天高。

    杨千叶在堤坝上站住,眺望了一阵黄河水,才徐徐转过来身来,向着李鱼微微一笑:“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了?”

    ……

    “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了!”

    大将军侯君集不耐烦地看着坐在对面,吞吞吐吐跟便秘似的太子李承乾,很不耐烦。

    坐在他面前的是当今太子,未来的皇帝,可这位曾跟着李世民征战天下,杀人无算、有灭国之功的侯大将军,还真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更谈不上什么敬畏。

    眼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侯大将军就看不上。

    “咳!大将军,孤与大将军曾经议过的事情,大将军可还记得?”

    “殿下说的哪件事啊?”

    侯君集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见李承乾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突地恍然大悟,目中顿时放出光来,兴奋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太子终于下定决心啦?哈哈哈哈……”侯君集兴奋起来,自从灭了高昌国回来,却因为睡了几个高昌女人,藏了几样高昌珠宝,被下了大狱,侯君集就满肚子的不高兴。虽说他在牢里就只睡了三天,就因岑文本上书求情,皇帝顺势就赦免了他

    ,但是对他来说,这已是一辈子洗刷不净的奇耻大辱。

    不是老子劝你,你当初优柔寡断的,肯狠下决心,在玄武门动手?

    你的皇位,是老子帮你争下来的!你居然如此对老子!

    老子能捧你上皇位,也就能依样画葫芦,再捧一个上去,把你拉下来!

    如今的大唐,将星云集,文星璀璨,任何人想造反,都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军神李绩,反过来离开使他成为军神的大唐阵营,也只能完蛋,但侯君集完全不曾考虑过这一点。这些人的历史地位、能力才干,实力排行,那是我们后人为他们排下的,在当时,他们纵然上下有别,也只是凭着往昔的功绩来确定的,在能力上,大家都是同僚,每天都打交道,谁也没把谁当成事,更

    不会觉得自己比别人弱了。何况,侯君集又不是要拉一支队伍出去,列好了阵再跟大唐单挑,他一旦造反,是要突袭长安城,擒获李世民的。只要他再捧出一个李家的人坐上皇位,就不会遭至各地勤王势力的反扑,而迅速稳定局面

    ,一如他当面捧李世民上位。可惜李承乾胆子比他爹还小,性情比他爹还犹豫,侯君集明里暗里不知劝了多少回,李承乾都只是敷衍着不肯谈的深入一些,日子久了,侯君集也有些泄气了,所以今日李承乾突然找上门来,他都没意识

    到李承乾要做什么。

    此时突然明白过来,侯君集顿时血脉贲张,一双虎目紧紧盯着李承乾,沉声道:“殿下下定决心了么?”

    李承乾咬牙道:“孤决定已定!”

    “好!”侯君集的眼神睥睨霸道气来:“既如此,侯某一定力保太子,登上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