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89章 山穷水尽已无路
    黄河岸边,浪涛滚滚,李鱼和杨千叶之间也是暗波汹涌。

    两个人没聊几句,原本平静无波甚而小有默契的局面登时化为乌有。这是必然的,两个人的立场分岐实在是太大了。

    李鱼是大唐的官,而且是一个前程似锦的官,如果不是他已经成亲,此时已然成为许多王侯公卿、宰相人家属意的佳婿人选了。这与李鱼是不是一个穿越者的身份无关,他已经来到这个时代,并且在这里有了牵挂,要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他就等于融入了这个世界,因此这个前程他就一定得珍惜,在这一点上,他和这个时代的人

    并没有什么区别。而杨千叶呢?她是一个反叛者,大隋亡后,亦有散佚民间的隋杨后人,可是并没有一个男丁站出来,希图复国。也许,他们没有机会掌握隋宫宝库,是个很重要的原因,毕竟有了这么多钱,无论想怎么招

    兵买马都不为难。

    大隋虽然二世而终,但它的国力之强盛,却是前所未有的。同样二世而终的秦朝创建了真正的大一统王朝,车同轨,书同文,这个意义前所未有,十分重大。而大隋则建立了比唐朝最强盛时还要庞大的疆土,创建了科举制度,这些一样对后世产生了万分重大的意义。而大隋国力之盛,正是令人瞠目,大唐建国,接收的可不是一个烂摊子,大隋的粮仓储粮供唐

    人一直吃到开元年间。

    民以食为天,这么重大的问题提前解决了,为大唐国力的迅速强盛有着不容忽视的重大作用。可想而知,反王处处,狼烟四起之际,隋王朝在全国各地建造的七座宝库,究竟拥有着多少财富。

    杨千叶要造大唐的反,李鱼端着大唐的饭碗,这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巨量的钱财,固然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可李鱼并不认可在将星云集,文曲如雨的大唐盛世,杨千叶还有机会复辟。然而,因为两人之间那种其实彼此间早就清楚,只是谁也不愿捅破的那层窗户纸,所以谁

    也不曾说破。

    “我是大唐的官!你口口声声要造大唐的反,杀大唐的皇帝,真当我不敢抓你?”

    李鱼声严色厉,嗓门比涛声更大,反正这堤上再无旁人,说话不用顾忌。

    “呵,那你抓我呀!”

    千叶小公主冷笑,开启嘲讽模式。

    “你倚仗什么?不要以为,我就一定会一直纵容你!我现在是官,一个前程远大的官!你造大唐的反,就是砸我的饭碗!我若能抓了你献给皇帝,说不定还能马上连升三级。”

    “这才是你的心里话吧?你早想抓我了是不是?”

    “愚蠢!我要是想抓你,我早就抓了,我今天又何必一个人跑到这儿,说你说话!”

    “光复大隋,这是我从小到大的唯一使命,我不会改变!你要么去告举我,要么走得远远的当没看见,你是说服不了我的。”

    “你……我头一次看见一个女人,比驴子还要犟,比驴子还要蠢,比驴子还要不知所谓!”

    “这些话我是不是一样可以用在你的身上?”

    一言不合,两个人终于动起手下。

    黄河大堤,垂杨柳下,二人兔起鹘落,你来我往。

    高手过招,其实没有百招千招的,真要打那么久,不用别人再打,自己先累趴下了,就算武功相近,十来招下来,胜负也就见了分晓。

    “哎哟!你打我鼻子!我刚刚有机会,都没打你的鼻子!”这是李鱼的声音。

    “那是你犯贱!我拦着你了么?”冷笑声中,这是杨千叶的声音。

    “无耻!你居然踢我……踢我……”

    屁股两个字,杨千叶终究没好意思说出口,可已是恼着成怒。

    “相打无好手,相骂无好口,难不成我还跟你相敬如宾啊?”

    “找死!”

    “砰砰、啪啪”,又是一阵拳脚相击,李鱼正气凌然的笑声响起来:“哈哈哈哈,在下学艺不精,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然则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把你的脚从我后背上拿开!”

    “哼!还想对我使用寝技?你的功夫杂而不精 全仗出奇制胜。一旦被我知晓寝技,你在我面前,就没什么皮调好弹了,现在可认输了?”

    “反正我就要死了,你告诉我,此来蒲州,可是为了行刺天子?”

    “是又如何?”

    “天子身边,扈卫如云,其中真正高手不可计数,你真以为你能成功?”“为什么不能?“杨千叶笑吟吟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肌肤如玉,淡淡的处子绒毛,眉眼盈盈煞是好看:“蒲州刺史矫过饰非,欺君网上。有良善女子施粥救人,并率领众难民向皇帝请命,你说皇帝见不见

    ?”

    “嗯……”

    “一个受到百姓爱戴的行善女子,为民请命。皇帝为了表示亲善的一面,会不会亲自出面安抚难民,接见这个女子?你说我近不近得了皇帝的身?”

    “你当我是瞎子、哑巴?我不会向皇帝示警么?”

    “啧啧啧,本姑娘就只拿脚尖儿点头,倒要看你翻不翻得了身。示警?落到我手上,你还想活着回去示警?”

    “哼!你想恩将仇报,那就杀了我好了!眨一眨眼,我就枉为男儿!”

    李鱼一脸的视死如归,但是杨千叶一俯身,一手就已抓住了他的足踝,另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我擦!这是要把我丢进黄河的意思吗?真是最毒妇人心呐!

    李鱼当即一声冷笑,傲然道:“你当然毫无防范?出城之际我就留下了交代,只要我有一点意外,就马上禀报刺史,满城通缉于你。”

    握向脚脖子的手不经意地滑向他的手腕,然后他被提了起来,反拧着胳膊。

    “你不要逼我,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

    “不然,我就放弃复国,只杀李世民一人,也算是告慰列祖列宗了。”

    “呵呵,好像刺杀皇帝就比复国容易多少似的,就算没有我示警,你真以为皇帝就会因为你为民请命,轻易容你近身?”

    杨千叶平静地道:“很简单,我交出备以造反的钱财,公布自己的身份,向大唐皇帝投诚,你说他信不信?”

    杨千叶放开了手,转到了李鱼的正面:“如果我自荐入宫,你说皇帝会不会欣然接纳?”

    李鱼刚想说什么,忽然想到李渊、李世民父子的妃嫔中,都是前隋杨氏家族的贵女,这也就罢了,虽然夺了隋室江山的是李唐,可直接灭了大隋的毕竟不是李家,其实仇没那么深。杨千叶现在死死地盯住李家,主要是墨白焰等老太监们从小灌输的结果。不然怎么办呢?当年十八路反王,不知道多少路的反贼,现在都没有了啊,勒死隋炀帝的凶手也化为灰灰了啊,不给小公主树立一

    个活着的目标,她往哪儿努力?

    所以在李世民眼中,还真未必觉得她对自己会有多么大的恨意,更何况她是主动亮出自己的身份,再交出隋宫宝库,那时就算是自己站在皇帝面前警告,皇帝也会只信她,不信自己了。另外,李鱼很怀疑,就算他示警了,李世民也相信了,还是未必会真的如许防范。你想想,他不但杀了李建成和李元吉,还把他们襁褓中的孩子活活摔死了,然后他居然把嫂子和弟妹、那婴儿的亲妈纳进

    后宫给睡了……这心得多大?他根本不担心好吗?李鱼不知道天可汗先生哪儿来的这种自信,但人家就是有这种自信,三百九十三名死囚,全部释放,让他们一年后自己来领死的事儿他都干得出来,你根本无法用常理揣

    测的。

    因此,杨千叶所说的这个办法,还真的很可行!她真的要这么做么?李鱼沉默了,一旦杨千叶真要这么做,他确实无法阻拦,示警也毫无用处,况且到时候怎么说?把他和杨千叶打交道以来的种种告诉皇帝?皇帝一旦获悉他早知道杨千叶要造反,他还多次掩护杨千叶离开

    ,只怕掉脑袋的就是他了。

    “有什么意义?”

    李鱼锁起了眉,看着杨行叶:“大隋已经亡了,你不计牺牲地这么做,能改变什么?如果你连自己都搭上了,结果却什么都改变不了,那做它有什么意义?”

    杨千叶凝视着李鱼:“在利州时,我听说令尊是被一个乱军军官杀死的?你习武多年,四处拜师,只为杀之而后快,可是他死了,你父亲并不能复活,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李鱼呆住了。

    杨千叶继续道:“你杀了那军官,你自己要偿命,你娘含薪茹苦抚养你成人,却只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下场,你告诉,你连自己都搭上了,结果却什么都改变不了,那做它有什么意义?”

    这句话是李鱼问杨千叶的,现在杨千叶又用来反问了他。

    两个人默默地伫立良久,只有大河上的风呼啸而过,大河中的水呼啸奔腾。

    有什么意义?

    能改变什么吗?

    不能!但它能给人一种精神上的满足。

    一棵树,不会去做这种无意义的事,但一个有灵识的生物,这会去做。

    能改变什么吗?不能,但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的需求绝不仅仅是可以量化的现实。

    这一刻,李鱼忽然沉默了。

    如果说以前他还始终抱着一丝幻想,希冀能够说服杨千叶,但这次,杨千叶用他自己的过去现身法,他懂了,真的不抱希望了。

    那么,未来,倒如何演变,他们两人,将如何自处,将何去何从?念天地之悠悠,立在大河长堤之上,李鱼就如当年站在长安城中朱雀大街之上,一时怅然,无所适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