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95章 迎驾
    莫怪天子出巡不易,出巡多了还会遭至大臣们的强烈反对。因为天子一动,牵扯太多,天子所至,等于朝廷随之迁移,摄政留守的太子处理的只是日常事务,一切军政大事都需飞报天子,这就涉及朝廷和地方上诸多呈报流程的变动。

    再者,就是出于安全考虑以及沿途而来必然而然的“扰动民生”了。

    以蒲州来说,为了迎接天子,蒲州刺史赵元楷提前四个月就开始准备了,建离宫、扩城池、铺道路、架桥梁 ,大兴土木之余,还得搞搞城市治安,搞搞卫生运动,天子未至,已满城皆疲矣。

    终于,在秋高气爽时节,天子的车驾赶到了蒲州。

    赵元楷携蒲州父老官绅,穿着黄纱单衣,以隆重的古礼,迎谒于路左。李世民端坐车中,珠帘一卷,见得面前情形,心中便已微微不悦,这阵仗,太隆重了些,李世民可不是长于深宫、不知民间疾苦的皇帝,自然明白要做到如此模样,需要如何的劳民伤财、兴师动众。

    李世民没有下车,只是将手微微一抬,朗声道:“朕今巡幸中州,有劳蒲州父老接迎。太守不必过于拘礼,这便进城罢!”

    赵元楷欢喜起身,退至路旁,待圣驾一过,手下牵过马来,急忙扳鞍上马,随着天子车驾,亦步亦趋入城。

    城前这片黄土垫地,一共夯实了七次,制作这些黄纱单衣,耗费官钱一万五千文,劳动这些士绅?老集中与此排练不下十次,结果也就是让皇帝的车驾停了那么一刹那。

    那些士绅们起身,不免微微失望,耗费这许多,所为何来?

    赵元楷却不管这些,对他而言,这不过就是动了动嘴皮子的事,底下人奔忙多久又如何?相信天子见到这平坦如镜的道路,这整齐划一的迎礼,必然会在心中对他留下一个干吏的印象,这就值了。

    天子离宫,业已整肃完毕,赵元楷提前三天,便每天都来巡察,李鱼也曾过来,这儿乃天子在蒲州期间的居所,这里如果出点什么纰漏,连他也脱不了干系,必须得来看看。

    不过李鱼虽来检查,却不比爬高爬低的赵太守仔细,他来时甚至还把深深和静静带了来,权当散心了。毕竟这离宫也是宫,虽不及皇宫庄严恢宏,但建制规矩是按宫廷规制来的,与民间建筑大不相同,可以开开眼界。

    这离宫比起正式的宫殿,倒有一点好处:园林茂盛。李鱼行至林中,但见果木侍弄的极好,枝头果子早就熟了,桔子苹果,李子香梨,沉甸甸地缀在枝头,赵元楷为了等皇帝来了有个看头,严禁人采摘的,其中有些熟透了的果子,风吹大些,甚而就掉了下来。

    李鱼见那梨子生得甚好,想起深深、静静二女温柔乖巧,床榻之上奉迎顺从,从无半句违拗,着实地可人,一时兴起,便想亲手采几个梨子给她们吃,瞧见旁边阁楼旁放着一架梯子,便去搬了来,架在树上。

    李鱼顺着梯子爬上去,抓着那树干,正要摘几个梨子下来,赵元楷抓着驿丞手臂怒气冲冲地走来:“你说今天已检查过两遍了?来来来,你来看,这门楣上的牌匾后面明明还有灰……”

    赵元楷说到这里,忽见搁在门楣旁的梯子不见了,扭头一瞧,就见一棵树下,两个娉婷美女正仰头儿看着树上枝繁叶茂处拍手欢笑,登时勃然大怒:“大胆,谁准你们摘果子的。”

    赵元楷怒气冲冲过去,一时没认出深静二女来,二女只和他打过一次照面,又非什么重要人物,再一个,两位姑娘一身简洁的青衣,瞧着就像侍婢。

    赵元楷赶到树下,指着深深鼻子,刚要厉声呵斥,“啪”地一声,一颗梨子从树上落下来,正打在他的头上。

    赵元楷愣了愣,霍然抬头,结果又是几颗梨子相继砸下,砸在他的额头、鼻子、嘴巴上,然后,那枝繁叶茂间探出李鱼的头来。

    “哎哟!赵太守!”

    赵元楷捂着砸酸了的鼻子,含泪凝视李鱼:“李工部,何故上树?”

    “赵太守啊,这样子可不成啊!”

    李鱼一脸慎重,忙从树上爬了下来。

    李鱼本来是上树摘梨子的,摘下的熟梨子就兜在前襟上,听到底下有人吼喝,他倾了身子向下一瞅,结果兜在前襟里的几颗梨子相继掉了下去,一颗也没浪费,全砸在赵元楷头面上了。

    李鱼一脸严肃地对赵元楷道:“赵太守,这样子是真的不行啊,容易出问题。”

    赵元楷瞧他一脸严肃,也顾不得发怒,好奇问道:“什么真的不行?”

    李鱼向树上一指,道:“这些果子啊,都熟透了。下官刚刚在树上只轻轻一晃,就掉下来五六颗梨子,这里可是天子离宫,你想,天子若是在这树下散步,微风拂面,本来心旷神怡,结果树上突然……”

    李鱼一连砸了人家堂堂太守几梨子,而且还都是砸在头面上,也怕人家发火,心中惴惴,情急之下,便想了这么个理由,只盼着能转移赵元楷的注意力,却也只是一个侥幸,却不料,居然真的奏效了。

    赵元楷一听这话,憬然而醒,顿时大吃一惊。

    他刻意留下这些果子,要的就是硕果累累的效果,可是却忘了这些果木都比较高大,而人是可以在下面散步的,这要天子行于其下,忽然被果子砸了头……

    自己都被砸得气极败坏呢,天子该当如何?

    赵元楷当即肃然说道“赵工部所言甚是,是本官思虑不够周详。”

    从善如流的赵太守,马上就召呼那驿丞来,也不理会那门楣之上牌匾之后的灰尘了,吩咐他们马上召集所有驿卒,逐棵果树摇晃,将那熟透了的果子都摇了下来。

    所以,当李世民入住离宫的时候,这里边的果树已经跟孙悟空看守的蟠桃园似的,寥落冷清的很。

    此番随行天子巡幸蒲州的文武重臣各约三十余人,近乎整个朝廷都跟来了。赵太守入见天子,作为蒲州主政官先问候了一番天子起居,简单对答一番,便起身告辞,忙不迭跑去安置那些文武大臣们去了。

    天子此来巡幸蒲州,肯定是要了解一下地方军政的,不过今天刚到,不必听赵元楷述职。赵元楷退下来,皇帝就可以暂且沐浴一番,休息一下了,因为今晚赵元楷还为天子精心筹办了一场晚宴。

    不过,李世民正当壮年,精神奕奕,一路行来,也未生疲惫之感。马上便又传见李鱼。

    李鱼走进离宫大殿,参见天子。李世民呷了口茶,淡淡问道:“你往蒲州一路行来,所见所闻如何?”

    唐朝时候虽有御史,但是还没有像明清时候的某一道的巡察御史,负责考评地方风纪,所以但凡有钦差往地方公干,皇帝都会循例做一番询问,做为旁观者会做出一些客观的评价,有助于天子了解地方。

    李鱼见皇帝询问,略一思忖,道:“臣以为,赵太守对天子巡幸中州之事,甚是在意。近几月来,殚精竭虑,不辞劳苦,如今蒲州景貌,焕然一新,全是赵太守之功。”

    李世民是何等样人,只一听就知道他这是避重就轻。他说的有错吗?没错,但是对于赵元楷的政绩、人品的评价有涉及吗?没有。他只说赵元楷重视皇帝北巡,为此废寝忘食,但这事儿是真的,可他究竟是勤政还是媚上,外在表现上,似乎这都说得通。

    而且,李鱼这番话只说了赵元楷这几个月来关于迎接圣驾上面的事,其他的只字未提。将来一旦赵元楷高升,李鱼曾替他美言。一旦赵元楷倒台,李鱼在皇帝面前,可不曾对他的政绩名声有过一丁半点儿的夸耀。

    李世民眼睛轻轻一眯,沉声道:“你先行一步,至蒲州已一月有余。有道是见微知著,这蒲州城,在赵元楷治下究竟如何,你不会一无所知吧?须知,欺君可是死罪!”

    李鱼心中好不忧闷,这就是伴君如伴虎么,动不动就死罪死罪的,可是皇帝已经这么问了,能不说么?但是,一个五品的工部官儿,就算同样只是五品的地方官,两者的权柄地位政治资历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更何况人家是三品,是镇守中州的一方大员。

    李鱼就算照实而禀,或许会令皇帝有所不悦,进而斥责赵元楷几句,但是就连降职都不可能的,可赵元楷不敢找皇帝算后账,却一定会寻他的晦气了,这是何苦来哉?

    李鱼转念一想,终于想到一个办法,向李世民欠了欠身,道:“臣近一个月来,一直住在馆驿之中,今日前往城南迎驾时,瞧见一见很有趣的事,正想说与陛下知道。”

    P:正在码头等着上船,这一章是坐在车上,电脑架腿上,听着家里人拉呱着家常写的。期间还有电话无数,微信无数,但俺终于码完了,现在准备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