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96章 果然是她?
    李世民眉头一挑,问道:“何事?”

    李鱼道:“臣先至蒲州,巡察城中风貌,偶见城南辟一坊之地,尽植芷蓿,饲养数百只,其间尚掘地为池,有大塘一口,内有黄河大鲤鱼数千尾,尽皆遣渔夫冒风波之险,自大河中捉来。”

    李世民好奇道:“坊中植草,何其难也。掘地为池,莫如需用时直接去河中捕捉,以一坊之地做这些事,似乎得不偿失?”

    李鱼道:“若单纯以农渔之事观之,确实不值。不过,如果这羊和鲜鱼,是用来供应天子和随行重臣的,那就大大地值得了。”

    李世民默然,李鱼虽然一脸赞赏的表情,其实已经把一件紧要事告诉了他,至于他怎么看,自己决定就是。

    野外山坳中尽多野草,可以用来养羊,黄河中也尽多大鱼,可以捕捉。有人在城中辟出一坊之地种植苜蓿,又掘地为池,用来养鱼,当然不是从经济利益出发。

    虽然李鱼没说这事儿是谁干的,李世民业已明白,必是蒲州刺史赵元楷所为无疑。李鱼那句“用来供应天子和随行重臣,那就大大地值得”尤其诛心,已然是把赵元楷的媚上之意点得很清楚了。

    李世民沉默有顷,挥挥手道:“退下吧!”

    李鱼向李世民长揖一礼,退出了宫殿。

    内侍近前,轻声道:“圣人是否歇息一下,申时一刻,赵元楷还要迎圣人登鹳雀楼,为圣人及众臣接风洗尘。”

    李世民点了点头,起身向后宫走去。

    彼时有身份的贵人颇为重视个人卫生,一般一天最少沐浴两次,行路在在外期间,自然是不甚方便的,但是对天子来说,这也不叫难事。李世民沐浴一番,又歇息了一阵,直到未时三刻,内侍才唤醒皇帝,开始着装打扮。

    申时未到,群臣已尽数集中于离宫之外,在这些随行重臣们中间,李鱼虽然也是大红袍,却不够看了。群臣之中,紫袍的在前,红袍的在后,红袍官儿当中,又按品秩和权柄划分,李鱼屈居末位,站在最外侧候驾。

    赵元楷先行赶赴鹳雀楼准备去了,本地官都在鹳雀楼下等候,离宫外都是京官。李世民登上御辇,仪仗摆开,便往鹳雀楼行去。

    李鱼随在队伍当中,之前他明明已经点出过这赵元楷的媚上之举,本以为皇帝会大发雷霆,今见他不动声色,不由暗暗庆幸:到底是三品大员,封疆大吏,便是天子,也不肯闻一言而决,幸亏我说话还算含蓄,若太过直白,又没魏征那般资历,这直臣只怕是要当得人人敬而远之了。”

    大队人马往鹳雀楼而去,行至一条长街,忽地钟馨齐鸣,仙音缈缈,那乐声毫无烟火气,庄严之中自有一种恬淡味道。

    “心好命又好,富贵直到老。命好心不好,福也变祸兆。心好命不好,灾祸转福报。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贫夭。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

    歌喉清灵,声音清脆,随着那歌声,就见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其中有人抬着一个井字状的木台,台上站立一个少女,赤膊、露颈、亮脐、赤足,身上穿着色彩鲜丽的带状衣裳,衣裳只遮住了身上要害,大腿胳膊尽数呈现,小蛮腰上脐眼扑了金粉,婀娜袅娜之间时时有金光闪耀。

    随着那音乐和歌声,少女在台上翩跹起舞,凭虚御风,宛若天仙。

    道路两旁有御林侍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地戒备,这一行人突然出现,登时引起了他们的戒备。不过那且歌且行的一行人到了道路旁却不再往前走,而是伫立原地,继续歌唱舞蹈起来。

    敦煌飞天舞!

    这充满异域风情的舞蹈,极是赏心悦目,由那木台上的美人儿表演起来,更是娉婷动人。

    李鱼跟在队伍最后面,老远一见,那曼妙体现、妙好容颜,虽然因为离得远,看得不是十分清楚,但是那眉目宛然,便是杨千叶。

    李鱼在马上抻长了脖子望去,恰见那少女一个飞天的动作亮相,眼眸向这边看来,眉间一点嫣红,煞是醒目。眉目如画,远远看去不甚清楚,但宛然便是杨千叶的模样。

    “糟了!这死妮子要动手!”

    李鱼情急之下,立即催马向前冲去。

    此时因为路边这突如其来的一行人,皇帝的御驾已经停住,后边的文武大臣尽皆骑马,只不过文臣骑的多是太平马,一种骟过的、性情温和的马匹。他们也随着御驾停下,纷纷抬头向前望去。

    李鱼却是在队伍中间急急前行,马颈上铜铃叮叮当当响声清脆。这自人群中一穿过,登时引得众大臣为之侧目:“噫?这小官儿莫不是惊了马?怎么这就冲上去了?”

    前方一曲刚刚歌罢。这是散乐乐,莲花落的前身,是僧侣出家人沿途募捐时所唱的警世音乐,只不过到了后世不断简化,那歌词也渐渐世俗化,变成了叫花子的专用音乐。

    此时一曲歌罢,那四个大汉将井字状木台放下来,台上少女袅袅下拜,高声悲呼道:“草民等家遭洪水,生计无着,如今流落蒲州,艰难度日。眼看寒冬将至,介时不知多少难民将冻饿而死,还祈皇帝陛下垂怜!”

    这少女体态极是妖娆,这一屈身下拜,纤腰欲折,翘臀隆起,大有吸晴效果,四下里闲汉百姓登时忽啦啦围将上来,两眼灼灼放光,若那目光带了钩子,把不把人家姑娘的裙子都扯将下来。

    四下里随之而来的人一起下拜,满面悲戚地齐声高呼:“还祈陛下垂怜!”

    御驾之中,李世民面沉似水,沉声吩咐道:“带那女子上前!”

    当下就有四个御林侍卫穿过封锁线,上前将长戟一摆,示意那女子上前搭话。那女子盈盈起身,倒不胆怯,就在四名侍卫持戟押送下落落大方地向前走来,眼看就要趋至御驾之前。

    李鱼那厢铃儿响叮当地冲了过来,眼看那女子就要走到御驾之前,而那御驾珠帘高卷,李世民正俯身前视,那女子若袖中藏剑,只向前一个箭步,怕就要搠进李世民的胸口,如果御驾旁边侍立于车上的四名侍卫来不及反应的话。

    李鱼这一惊非同小可,杨千叶真要杀了皇帝,断然逃不出去,御林卫重重围困之下,纵然她有帮手,也是必死无疑。而这个皇帝,不仅是史上有名的明君,眼下李鱼更清楚,一旦他猝然身故,势必留下一个烂摊子。乱世人,不如狗,介时多少黎庶将其受害?

    李鱼双脚一踹马蹬,手在马鞍桥上一按,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双足在飞驰的马背上再一点,纵身就向杨千叶扑去,口中大呼:“休得接近天子!”

    那马儿飞驰向前,李鱼骤然脱离马鞍,马儿背上一松,冲势陡然加快,国舅爷长孙无忌听得呼声,刚刚勒住太平马,扭身回顾,李鱼的马儿就冲过来,擦着他的太平马飞驰过去,那太平马吃这一撞,马身一侧,就向皇帝御驾撞去。

    李世民正在车中坐着,这一受撞,身子猛地一歪,四马牵引的御驾吱扭扭向右滑行几步,长孙无忌一只脚卡在车轮中,一只脚吊在马镫里,愣是在车与马之间拉开了大胯,摆出了一个横的“一字马”造型,疼得他嗷嗷直叫。

    李鱼张牙舞爪地从长孙无忌头顶飞了过去,双臂张开,扑向杨千叶,李世民车中一晃,下意识地伸手一抓,刚刚扶住车壁,就见一个大红袍凌空扑来,一把抱住那向皇帝请命的少女,滚地葫芦一般咕噜噜滚开了去。

    李世民眉头一皱,戟指点向那个大红袍,一时也未看清是谁,只是怒喝道:“何人如此大……”

    他还没有说完,就见那大红袍抱着飞天少女和身滚向前去,正撞在一条御马后腿上,那御马也不是吃素的,两条后腿向后一尥,碗口大的一对马蹄子毫不客气地踢在那大红袍的屁股上。

    那大红袍哇哇叫着,便又腾空而起,直向李世民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