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497章 救驾英雄
    李鱼被那一对碗口大的马蹄踢中屁股,身不由己腾空飞起,撞向李世民。

    李世民这御驾马车远比一般马车宽阔,否则他就得撞在门框上。

    眼见李鱼撞来,李世民到底是个马上皇帝,身手利落,反应也快,他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脚下千斤坠站定,轻舒猿臂,伸手一接,饶是如此,李鱼撞进怀中,李世民还是一退,膝弯撞到座榻,一屁股坐下来。

    李世民和李鱼对望一眼,心里都有点腻歪。

    这要是李承乾,估计就没啥问题了,可这两位都是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被公主抱的李鱼不自在,李世民同样不自在。

    李鱼赶紧一个翻身,从李世民怀中滚将出去,往车前一拦,张开了双臂。

    车前,那少女刚刚爬起来,依旧飞天打扮,只是不曾舞蹈时,少了几许仙气,俏丽却依然。

    然则俏丽固然是俏丽,李鱼一眼望去,一颗心却是马上就凉了。

    那少女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正看着他,眸中微微露出些嘲讽的笑意。

    她长得很像杨千叶,不但体态身高像,脸蛋容颜也有几分相似,可相似就是相似,并不等于相同。此时站在近前,李鱼才看清了她的容貌,这人根本不是杨千叶。

    “糟糕!”

    李鱼心中暗暗叫了一声,当初听杨千叶说起这拦驾告御状,再伺机行刺的计划时候,李鱼只相信了三分,因为杨千叶真若打算这么干,没必要透露于他知道。

    可刚才在队伍中,真的见到“杨千叶”拦驾了,李鱼登时信了十分,忙不迭赶来救驾,结果这少女根本不是杨千叶。

    当然,杨千叶身娇肉贵,堂堂前隋公主,“反抗军”领袖,似乎不见得要亲自担当刺客,大可安排其他人来做这件事。

    杨千叶手下既然有大批从小培养的少年高手,其中应该也不乏女子,这些人都是死士,派个女子来执行任务也是可能的,可她眸中那略带嘲讽的笑意是怎么回事?

    “你在做什么?”

    李鱼身后,被他挡在车中的李世民说话了,语气很是不善。

    李鱼心中急转,忙回身来,咳嗽一声,道:“唔……陛下万金之躯,那女子来路不明,岂可近身,万一她有心不利于陛下……,微臣一时情急,所以……”

    众文武听得李鱼这般理由,不由得纷纷侧视。

    作为大唐朝廷的政坛上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大家都知道,他曾在龙首原立过救驾之功。能够危急时救驾,那是人家的勇气,也是人家的机缘,有此基础,人家升官,大家也不能说什么。

    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儿?一个娉婷少女,至于如此如临大敌么?

    再说了,皇帝的侍卫都在呢,也没说招架不住,你这么急三火四的跑出来算是干嘛的?这是之前救驾立功,得以升迁,尝到了甜头,所以扮救驾扮上瘾了?谄媚一至于斯,实在厚颜无耻!

    一时间,众人看向李鱼的目光都有了几分鄙夷之色。

    此时长孙无忌一手抓着车轮,终于把另一只脚从马镫里抽出来,在侍卫的帮助下落到了地面,两腿拉伤的大筋弄得他一双腿火烧火燎的痛。

    他撇着两条腿,迈着外八字的步子,跟一只鸭子似的扭呀扭的向前拖拉了两步,向那少女一指,厉声喝道:“搜她的身!”

    几杆长戟指定少女,当即就有两个侍卫冲上前去,扎撒开双手,就要向少女身上摸去。

    “住手!”

    车中又是一声大喝,众人都向车上望去。

    就听车中人气闷地喝道:“退开,下去!”

    李鱼讪讪道:“是!微臣遵旨!”

    李鱼身形一退,这才发觉两个屁股蛋.子似乎被马蹄踢得伤到了骨头,往车下一落,顿时一痛,再往旁走开时,也走出了一个内八字的步子,只是他不想臀部肌肉,大腿并拢,双脚挪动时几乎不离地面,看起来摇摇摆摆的就像一只企鹅了。

    李世民从车中出来,没好气地瞪了李鱼一眼,又没好气地瞪了长孙无忌一眼,道:“这女子若是刺客还则罢了,若不是刺客,此等行为何等无礼?”

    李世民摆了摆手,道:“青如,青瑶,你们搜一下她的身。”

    御车上左右各有一名宫娥,闻得天子吩咐,连忙下车,上前将那少女细细地搜了一遍,向李世民摇了摇头。李鱼看在眼里,心更凉了,那臭丫头竟摆了他一道。

    长孙无忌方才从一字马状态被解救下来,并不诘难李鱼,就是想先确定这女子究竟有无可疑。如果她身上果真藏着凶器,而自己不问青红皂白,先斥责李鱼一番,那就被动了。

    现如今证明少女清白,长孙无忌登时来了劲头,当即扭动大胯,跟鸭子似的凑过去,喝道:“狂悖小子,民女含冤,向陛下请命陈情,哪里有一丝刺客端倪,你无端生事,冲撞御驾……”

    长孙无忌鸭子似的进一步,李鱼就企鹅似的退一下,两个人扭呀扭摆呀摆的,堂堂大臣,实在有失体统,李世民看不下去了。

    “无忌,算了!”

    李世民对李鱼这发神经的壮举也有点闹心,不过看他如此玩命,都是担心自己安全,一时也不好太过斥责。再说那少女还眼巴巴地站在那儿呢,这时是追究李鱼莽撞的时候么?

    李世民制止了长孙无忌,和颜悦色地对那少女问道:“你有何事向朕陈情?”

    那少女落落大方地向立在御驾上的天子盈盈一拜,福礼道:“皇帝陛下,民女……”

    李鱼木然地听着,那少女陈情,自述乃一个难民,因听说天子驾临蒲州,才想到为西城外那些难民请命。又因本州太守封了城门,不许难民进城,他们特意找了些逃难时携带了衣物的难民。

    其中有些尚未把衣袍典当干净,俱都换上,这才悄悄混进城来,又因长街戒严,恐拦街喊冤,提前被士兵赶开,这才以散乐舞吸引天子注意。

    那少女确系墨白焰为杨千叶培养的诸多少年死士中的一员,她本就是难民孤儿出身,这时身份虽是假的,却不免想起自己童年不幸,一时说得泪水涟涟,满面悲伤。

    李世民越听脸色越是阴沉,他攥了攥双拳,沉声道:“来啊!摆驾西城!朕要去看看。”

    李世民回到车中坐下,当即令传前方,整个皇帝仪仗转向,沿街布防的御林军马上调转方向,仓促间已无暇完美布防,只得急急抢在皇帝前边向西城赶,尽量维持秩序。

    随行大臣也纷纷拨转马头,从李鱼身旁经过时,都向他投以鄙视的目光。

    讨好皇帝嘛,大家伙儿都干过,可是干得像他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少见。不鄙视一下,怎么能显出自己的清高?

    李鱼见到这乱烘烘的情形,心中电光石火般一闪,突然了悟:“她定是在西城外设下了陷阱,皇帝仓促间出城,来不及严密布防,这便给了她可乘之机。再加上她事先泄密于我,引我上当,先闹了一出刺客的乌龙,使皇帝戒心大减,更容易得手了。一定是这样!”

    李鱼自觉摸准了杨千叶的脉搏,登时重又抖擞起了精神,他笨拙地爬上马背,抓紧了缰绳:有我在,你休想得手。虽说现在有点讨人嫌了,可这驾,我还得救!

    P:四十年没回山东老家了,走时才六岁。今陪父母高堂回老家,一早就开车载父母去乡下亲戚家走动,晚上才回来,修了两集剧本,码了一章乐虎国际国际,抢在今天结束前奉上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