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02章 看法宝!
    眼见李鱼如此模样,李世民的怒气忽然全消,心中还生起了些许的纳罕与不忍,挺好一孩子,本来还打算好好栽培,将来留给太子用呢,怎么就疯了呢?

    “去,把李鱼带下去,请御医好好看看。”

    李世民波澜不惊地吩咐了一声,马上便有两个侍卫健步如飞向上跑去。

    李世民稳稳地登着阶石,向堤上走去。

    “不要上来!有刺客啊!”

    李鱼刚刚在庙中与人动手,已然极耗力气,此时跑得呼哧带喘:“护驾!护驾!不要上来!”

    跪在地上的赵元楷本来伏地不起,极是虔诚地请罪,这时也不禁撑着地,扭过头,瞟着李鱼,这货说谁刺王杀驾呢?这堤上只有他和我啊,这是要墙倒众人推,陷害本官么?”

    “李工部,别喊了!”

    两个侍卫冲上来,一左一右抓住了李鱼。

    “不要管我,我没事,快去保护陛下,不要叫陛下上堤。”

    李鱼奋力挣扎,两个侍卫扭得更紧了,虽说他口口声声要保护陛下,可疯子是不可理喻的,万一他把皇帝当成刺客怎么办?

    “李工部稍安勿躁,我们送你去看大夫。”

    “看个毛的大夫啊,老子没疯,快去保护陛下!”

    “是是是,李工部没疯,大概也许没准可能有点小恙,你看你这喘着,走走走,这边走……”

    两个侍卫还是头一回在皇帝面前看见疯子,以前只听说中举的举子一时狂喜,有些疯癫之举的,所以二人忍俊不禁,便好言好语顺从着他说。

    李鱼快要气疯了,眼见得二人不理,皇帝也不理会,这时已经走上堤来,李鱼双手被反扭,只好呶嘴儿向龙王庙的方向示意:“陛下,快看,那边有刺客!”

    李世民、李绩、长孙无忌、魏征等人都好奇地向龙王庙方向看了一眼。

    龙王庙的大门正对着大河,所以这厢是侧面,澄黄色的墙,琉璃瓦的飞檐,平坦的山门前场院,汗白玉的围栏,可以看见山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所有的人看看那龙王庙,又扭过头来看向李鱼。

    李鱼更急了:“陛下,刺客就在院子里,就藏在门楣旁呢,陛下派人一查便知,千万不要过去!”

    长孙无忌大惊失色,指着前方,大惊小怪地叫道:“果然有刺客,他冲过来了!快把他抓起来!”

    李鱼大喜:“国舅看到了?”

    他急急挣扎,从他人肩头看过去,便是一呆,前方空荡荡的,哪有人。

    长孙无忌长长地出了口气,拍拍胸口道:“那刺客骇于陛下龙威,失足跌进河里去了,啊!被冲走了,李工部,你可以放心了,呵呵……”

    在李世民眼中,这是大舅子眼见李鱼癫狂,顺着他说两句,以便安抚。在长孙无忌心中,实是无比的快意。这李鱼不知怎地就疯了,实在是太开心了,虽说调侃一个疯子没什么成就感,可是他开心啊。

    长孙无忌这几句话一出口,后边有些不厚道的大臣,已经忍不住嗤嗤地笑起来。

    下游,一条大船正逆流而上,此时风向不对,风帆指不上,全靠岸上一队纤夫,一人肩头一条长长的绳索,长纤抖得笔直,拉着那大船喊着号子往上游走,眼看近了,已经有军士打算过去制止他们前行。

    “不要阻拦!”

    李世民发话了:“民生不易!此处不易抛锚,若叫他们止步,徒耗许多气力才能定住那船!叫他们过去便是!”

    纤夫是长长地一排,就算从这堤上走过,也不至于把已经上堤的人都挤下去。已经上堤的人已经左右散开,一时间有些乱糟糟的。

    杨千叶站在门侧,只露出一只眼睛看着,眼见那支纤夫队伍将要与陪同皇帝上堤的队伍混在一起,而尾随皇帝而来的那些难民百姓业已纷纷爬向大堤,忽地一提丹田气,纵身飞掠出来。

    原本陪同罗霸道前来的那名死士已经跃到院中,一见自家殿下冲了出去,当即也拔刀出鞘,追了上去。

    罗霸道紧攥着刀柄,继续天人交战。一方面理智告诉他这么蛮干根本没机会近皇帝的身,一方面又有一种侥幸的赌徒心理:万一成功呢?

    李世民蹙眉对那两个死死扭住李鱼的侍卫摆摆手,示意他们马上把李鱼送去就医,忽地听到李绩惊咦一声,正要扭头去问他变故,目光扫处,顿时一凝,赫然看见一个白衣少女持着一口明晃晃的宝剑,轻盈起落,直奔自己而来。

    “果然有刺客!”

    李世民眉头一蹙,但眼见对方只一人,且是一个女子,倒是夷然不惧。

    李绩伴驾,也未佩带兵刃,但已马上戟指向前,大喝道:“挡住她!”

    四下侍卫见状,纷纷涌向前去,长戟如林,这时眼见得那少女背后又追出一人,同样手持利刃,堤上队伍终于乱了,有人高声叫道:“有刺客!护驾!护驾!”

    赵元楷跪在地上,什么都看不见,先前一场闹剧,皇帝也没顾上他,他还跪着呢,这时再也忍不住,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踮着脚尖往远处一看,不由惊咦一声:“果然有刺客!”

    侍卫们训练有素,队形排定,长戟如林之立,便踏着整齐的步子,快步飞奔向前,迎了上去:“大胆刺客,弃械投降!”

    双方堪堪相碰,杨千叶娇斥一声,突地身形一矮,贴着地皮向前窜来,身后因为急划腾起一道烟尘。

    “噗噗”两声,两个持戟武士被她手中剑割破了大腿,顿时向受伤方向一栽,而杨千叶已然正了身形,速度不减地继续向前冲来。

    “噫!”李鱼见状也不禁惊讶了一下:“她学我!”

    没错,刚刚杨千叶这一招也是不大多常见的寝技。

    其实这时候腾空而起,大鸟一般凌空而至的动作在真正的技击中是不多见的,人在空中,无法变幻方位,你再如何灵活也比不上双脚踏在地上的人变换方位灵活,身子凌空除非双方差距太在,不然就是找死。

    在这些训练有素的军士面前,想凌空越过来,无数长戟望空一搠,根本就让你避无可避,不等落地,就得被插个稀烂。

    侍卫们没想到这女子竟用这样古怪的技巧从他们的长戟枪阵中穿过来,但后边还有一人正持刀杀来,他们也不后退,立即挺戟,再度向前冲去,这回他们有防备,那人再想效仿这一招,就不那么容易过关了。

    后边还有许多侍卫,密密扎扎拦在皇帝前面,呼啸着迎上去。

    眼看短兵相接之际,那支已然近前的纤夫队伍忽然大叫一声,纷纷弃了长长的纤绳,自腰后摸出刀来,发一声喊,就亡命地冲上前来,头前一人正是墨白焰。

    “这边,这边也有刺客!”

    长孙无忌也慌了,急忙大叫,示意军士们防备后边。

    “杀狗皇帝!”

    眼见殿下发动,墨总管业已带队发动,藏在难民中间的死士也突然齐声呐喊,纷纷掣出兵刃,跳跃向前。

    这时大臣、内侍卫见长堤左右都有刺客,正欲拥着皇帝退下长堤,不想长堤之下突然有人发难,下意识地便又向后退去,这一退便退向了长堤临河的一面。

    赵元楷刚刚爬起来,方才跪得腿都有些麻了,想要躲避,却力不从心,被急退回来的长孙无忌后背一撞,哎哟一声,向后一退,便踏空了身子,顺着斜坡咕噜噜地就滚了下去,“卟嗵”一声摔进了“可凉可凉”的黄河水,“咚咚咚”地饮了起来。

    长孙无忌感觉好像撞了人,还听到一听“哎哟”,扭头一看,没人!也懒得再多打量,马上又转回头,大叫道:“顶住!救驾!快救驾!”手臂紧紧抓住李世民不放。

    “镇定!”

    李世民大喝一声,挣开左右,向前猛踏一下,从一个执戟的军士腰间呛啷一声抽出了他的护身刀,这是一口百锻刀,刀口锋利,钢刃极好。

    一刀在手,李世民更加镇定,冷笑一声道:“拿下他们,朕倒要看看,究系何方宵小!”

    这时李绩也抽了一把刀,抢来站在李世民身侧,有了这位军神在旁,李世民底气更足了几分。

    眼见如此变故,扭着李鱼打算去看大夫的两个侍卫也终于明白,他不是疯子了。二人已然下意识地松开手,李鱼一看,虽然三面受敌,但外围侍卫着实不少,三方之敌虽然悍勇,但是只见刀光剑影、兵器铿锵,一时却杀不进来,心中顿时安定许多。

    可是,皇帝这厢固然是有惊无险,不用太过担心……,可因此一来,他却不免又担心起了那行刺的一方。

    明知不可为,你倒是走啊!

    耳闻得四下里刀枪撞击声不绝,李鱼心急之下,一面向杨千叶那方向走,一面大叫:“将士用命,歹人近不得身!皇帝无恙,皇帝无恙!快把歹人全部绳之以法,皇帝陛下必有重赏!”

    李鱼如此喊,就是提醒杨千叶:事不谐矣,你能逃就赶紧走,不要栽在这里。

    可是这话听在杨千叶耳中,心里却是无比凄苦:你官儿越做越大,抱着李世民的大腿不肯再撒手,终于嫌我会害了你前程了。好!好!你想我死,我就死给你看!”

    杨千叶把银牙一咬,冲得更凶了,哪有半点退的意思。

    杨千叶不肯走,那些死士如何肯走,双方胶着,杀得不可开交。

    “可恶!可恨!可恼!”

    李鱼心中大骂,可不晓得杨千叶此时如此固执,却是因为一再被他坏了好事,那理智冷静坚忍的心防终于打开,此时却是一个跟他呕气的小女人心态。女人想呕气的时候,哪有道理可讲?

    “外边打成什么样了?我要不要冲不出去呢?”罗霸道提着刀,仍在龙王庙里天人交战。

    “罢了!实在不行,那我只好动用宙轮了!”眼见杨千叶不退,那除了被杀,就只能是被擒,李鱼下意识地摸向他的宙轮。

    说实话,要动用宙轮,他有点心虚。因为当初得到这宝贝的时候时间太仓促,他根本没等得到传承,所以根本不明白它有哪些用处。最初那以血回溯时光的作用,他曾经偷偷再试过的,已经无效了。

    也就是说,当它开启了用眼泪穿越时空的功能后,用鲜血回溯时间的功能就无效了。这也正常,穿梭时空本就包括过去未来,新功能包括了旧功能,旧功能和旧指令当然不需要了。

    可是,穿梭时空这一功能,他着实地不敢轻用。因为他并不确定穿越到哪一时间,能不能自己预定,预定的办法是什么,也不确定如何在时空中定立坐标,穿回他想去的时点。

    一旦出错,他会迷失在时空中的,再也找不回归来的路。而在这里却已有他割舍不去的一切,无缘无故的,他岂敢冒险?

    可眼下,只能冒险一试了吧?

    不然,该怎么办呢,难道坐视她被乱刀砍死?

    李鱼真的做不到啊!

    “这个臭娘们儿!”

    李鱼心中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就把宙轮握在掌心,奋力推开几个侍卫冲上前去。

    李世民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被人群护卫着,丝毫不慌,还能镇定地观察四下交战的情况,陡见李鱼赤手空拳,居然推开侍卫冲向刺客,心中顿时一暖:“此子不知何故,竟然真的早有预感。不过,当真是对朕忠心耿耿啊,他是文官,外围尽有武士,本不必他上前的……”

    李鱼握着宙轮冲上前去,就见四个侍卫正围着杨千叶走马灯般大战,他们被杨千叶近了身,也知道长戟舞动不便,已然弃戟持刀。四下里仍有许多侍卫,持着长戟,虎视耽耽。而杨千叶雪白的一身衣裳,左肩头一片殷红的血迹,显见已然受了伤了。

    李鱼心中一急,便大喝道:“闪开,看我法宝拿她!”

    李鱼知道一里穿梭时空,改变过去,现在的一切都将改写,也不怕说出宝贝二字来了,只是为了哄他们让开,这时却不能说是为了救人。

    “法宝?法尼玛……”

    虽说这时的人大多信鬼神,可谁相信他有什么法宝,正交战中的四名大内侍卫心里头那个腻歪,本想回首大骂一句,也不知道是谁在扯淡,可杨千叶剑光飘忽的很,又不敢分神。

    李鱼一句威风凛凛的话丢出去,忽地一呆。

    我日!要启动宙轮,得用眼泪了啊!!!

    鲜血易得,而眼泪不易得啊!老子又不是上戏毕业的,哪能说哭就哭?

    四下里倒真有不少人被他一句“看法宝”吸引了目光,就见李鱼瞪眼鼓腮半晌,突然握起拳头,狠狠一拳打在自己的鼻梁上,登时鼻血长流。

    我干!还以为他正常了,果然还是疯子!

    四下的人登时气歪了鼻子,有那听过些神怪故事的便想:“你打自己一拳作甚?这时要喷出三昧真火来么?”

    李鱼这一拳捣在自己鼻梁上,登时鼻血长流,眼泪滚滚,喜得他立即就要把攥在掌心的宙轮凑过去,接住自己的眼泪。这时异变陡生,就听头顶一声惊叫:“哎哟我艹!”

    然后一只大脚伸过来,结结实实地把那鞋底烀在了他的脸上,李鱼仰面便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