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03章 我从天上来~
    “砰!”

    李鱼重重地仰摔在地上,脸上一个硕大的鞋印,上边还沾着些黄泥,就像是……屎。

    不过,李鱼摔倒的一刹那,下意识地就握紧了手中的宙轮,倒不至于让它摔飞出去。

    李鱼先前一拳打在自己鼻梁上,所以满眼的泪水,这时又挨了一脚,再重重一摔,视力更加模糊,所以只能模糊地看到一只大鸟状的东西从头顶飞过,而旁边其他人却看得无比清楚,一时之间,拼得你死我活的双方都停了手。

    他们都呆住了!

    如果龙王爷突然显了灵,你会不会放下手中哪怕再急切的事情,先看个清楚再说?

    此时他们就如看到了龙王爷!

    那是一只怪异的大鸟,翼展过丈,在它足下正抓着两个人,一个男人,穿着褐色衫裤,似乎是劲装,比较贴身,衣袂没有飘飞起来,而在那男人旁边,还有一个女人,白裳如雪的一个女人杨千叶!

    那是杨千叶,已身陷重围,既杀不了皇帝,也休想脱困的杨千叶。

    她……被那怪鸟抓走了!

    所有的人都站在堤上,惊骇地看着那前所未见的大鸟。

    就见那大鸟骤然多抓了一人,似乎不承其重似的,歪歪斜斜乱飞一阵,忽然一头扎向浩荡的大河。

    就在众人惊呼声中,那大鸟的翅膀晃动了一下,如鹰般平展着,微微倾斜,于是突然又从大河之上仰头飞了起来,站在堤上的众人眼睁睁地看着白裳如雪的杨千叶因为方才那一沉,已经半截身子入水,这时又被湿淋淋地带了起来,从空中淋下一串水珠,阳光之下闪闪发光,仿佛一串断了线的珠子。

    李鱼急忙爬起来,奋力分开呆望的众人,抢到前方堤沿上去,用袖子用力擦了擦泪水,鼻血糊在了脸上,也不去管它,这时才看清了那凌驾于大河之上,正展翼向对岸飞去的那只大鸟。

    只一看清那只大鸟,李鱼一句卧槽差点儿就脱口而出,一时间天旋地转,要不是赶紧扶住了一人肩头,他就得一跤摔到堤下去,和那正载沉载浮、咕咚咚饮水的赵太守做了伙伴。

    他看到了什么?

    滑翔机!

    他绝对没有看错,那就是滑翔机!那一定是滑翔机!

    我了个大日!

    是又有小伙伴穿过来了吗?

    李鱼激动的浑身发抖,一句呐喊哽在喉咙里,想喊,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他在这里,已经有了家呀!

    他的亲人都在这里,难道他还能弃之而去?

    那滑翔机上,似乎被大鸟抓住了的男人大喝一声:“抓住杆子!”

    他忙着要控制滑翔机的平衡,单手拎着杨千叶可做不到,而且杨千叶虽然身体轻盈,怎也有近百斤的分量,这样一直提着也是吃力。

    杨千叶急忙探手抓住滑翔机的横竿,骇然看向脚下,滚滚河水,扭曲澎湃就在脚下,那奔涌、那撞击,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一旦落入其中,任其本事再大,也只有乖乖待毙,除非侥天之幸,在被淹死之前,被那水流偶然地卷向岸边。

    滑翔机上的男人一俟解脱了右手,急急忙忙就把遮脸防晒衣拉了上去,一直遮到鼻子下端,而他脸上还带着一具大大的护目镜呢,这一下子再也休想看到他的本来面目。

    杨千叶定了定神,这才扭脸看向与她并肩的奇人。

    这时杨千叶才发现,控制这“怪鸟”的男人身前还有一人,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孩,大约五六岁年纪,眉目如画,一看就是个美人儿胚子,只消再让她长开一些,绝对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儿。

    小美人儿用一个奇怪的带子,被拴在那男人身前,俯在横杆上,正扭着头,好奇地看她。

    “大……哥,她……谁呀?”

    小萝莉扭过头去,向那男人问话,可是河上风大,她穿着时下少女的衣裳,不像那男人的一身古怪衣着,也没有什么保护措施,这一张口,大风倒灌,噎了一下,所以声音有些飘忽,一出口就被风卷走了,杨千叶又是在惊魂未定的状态,便未听清她说的全句是:“大鱼哥哥,她是谁呀?”

    那个脸上整个脸儿都被笼起来的男人嗡声嗡气地道:“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时不要说话!”

    李鱼呆呆地站在河堤上,一只手用力地抓着旁边那人的肩膀,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驾驶滑翔机,渐渐驶向河对岸的那个人,以及衣带飘飘,仿佛凌风的杨千叶渐渐远去的身影。

    李鱼迅速地脑补起来:这是一个穿越者,正驾驶滑翔机,突然进入虫洞,进入大唐世界!混乱中救走了前隋公主千叶,两人就此相识,开始了他精彩传奇的一生。

    也许,他会娶千叶为妻,从此逍遥自在,利用超前的见识与知识,大肆“种田”,做一个幸福的大唐小地主。

    也许,他会娶千叶为妻,配合她招兵买马,利用他超前的见识与知识,打造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建立一个新兴的王朝,从此威加宇内。

    也许,他会娶千叶为妻,成为大唐的学霸,利用他倒背如流的例朝例代的状元试卷,一路高歌猛进,连中三元,最后成为一代名相……

    嗯,不要问他为什么一穿越突然就能变得比农业技术员还牛b,为什么连电脑都很难搜索齐全的例代状元文章都倒背如流,为什么以前连个发号枪都不会做,现在就能因地制宜地造枪造炮,改革军制……

    穿越者不需要问为什么, 没有理由,那些并不重要,技术流、无敌流、系统流、召唤流、废柴流、学院流、种田流、争霸流……,人家就是这么地流弊!

    李鱼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咦?为什么我的关注点都是他娶千叶为妻?想到这里,李鱼扣住人家的肩膀,抓得更紧了。

    远处那大鸟歪歪斜斜地在对岸停下了,站在堤上的人可以看见远远的竟出现三个人影,两大一小,他们落地的动作并不漂亮,似乎摔倒了,刚刚爬起来。这时他们当然也看明白了,那不是什么怪鸟,而是人工打造的东西,虽然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

    有些见识博广的人,忽然就想到了鲁班曾造木鸢,高飞三日不曾落下的神奇记载,更多的人则是一脸的惊叹与茫然。

    杨千叶从地上爬起来,惊讶地看着同样刚从堤坝上爬起来的那个怪人和小姑娘,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华姑,你去看着那东西,那可是我带你离开的关键!”

    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男人嗡声嗡气地说,杨千叶听得出,他是在有意地变换声线。

    他不想让我听出他的本来声音?难道我认识他?这一瞬间,杨千叶突然想到了她的叔父袁天罡,她所认识的人中,只有这位叔父,拥有许多她无法理解的神奇本领。

    那个叫华姑的小萝莉好奇地看了眼杨千叶,跑过去踩住了眼看要被风掀动起来的机翼,那个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男人则走向杨千叶。杨千叶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握紧了腰间的剑。

    虽说是这人救了她,可她还是不敢放松警惕,这人实在是太古怪了。

    “我自天上来!”

    那怪男人嗡声嗡气地说了一句,语气稍稍一顿,似乎在让她加深印象:“大势如江河,浩荡东去,唯有进,不可退,此为天道!你,不可能成功的!”

    杨千叶顿时脸色惨白,她不知道这人为何如此衣着,用的什么东西腾飞升空,似乎不像是神仙,可他不仅有神奇手段,还能开口便说出自己心中隐秘,除了神仙,还能有谁?

    这时杨千叶业已看出,来人不可能是她那个“胸无大志”的叔父袁天罡,叔父没有这人身材高。而且,虽然这人只露出了少许肌肤,还是可以看得出,他年纪应该不小了,脸上已有皱纹。

    “回头吧,回头是岸!你的归宿,在那边!”

    怪人向河岸一指,杨千叶下意识地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登时娇躯一震:“你让我归顺李唐?”

    怪人窒了一窒,有些郁闷的语气:“麾下不过豢养了一些死士杀手,真当自己已是一路叛军了?还归顺!我是说,你做为一个女人,你的归宿在那边,着落在那人身上,及时回头吧,切莫害人害己!”

    这一长串话说下来,那人便不大注意掩饰语气了,而且他的声音虽有些苍老,可那熟悉的调侃语气……

    杨千叶神色一动,噫?这语气听着有点耳熟啊……

    可惜那怪人已不给她多思考的时间,一见她有些疑惑的目光扫过来,马上又嗡嗡起来:“本仙人去也!”

    说罢,他就转过身,杨千叶眼睁睁看着他又把自己拴在那架木鸢怪鸟的下边,还有那个小姑娘,然后突然举起那木鸢,奋力地向前奔跑起来,跑着跑着突然纵身一跃,从高高的河堤上了跃了下去。

    “啊!”

    杨千叶下意识地一声惊呼,刚刚冲到堤边向下望去,就见那怪鸟鼓荡着河上的大风,已从下边一跃而起,就在她身边一掠而过,那怪男人的一双腿湿淋淋的,想来方才也是落了水,水珠淋了杨千叶一身。

    她讶然地抬头,就见那怪人在大河之上盘旋了几匝,在那小姑娘呀呀的大呼小叫声中,突然……消失了!

    他们连着那只大怪鸟般的东西,突然就一下子消失在了空中。

    杨千叶不由得双腿一软,是神仙!这就是神仙!原来神仙是这样子啊!

    神仙说……我复国无望?

    杨千叶呆呆地看着那怪鸟骤然消失的地方,心中一片的黯淡茫然。

    对面的李鱼见那穿越同行没有带走杨千叶,不禁呼地松了口气,啊!原来是个喜欢亲力亲为,自己调教,玩养成的家伙啊!一路走好,祝你好运哟!

    这时候的李鱼,根本不知道那个突兀地从虚空中出现,还在抓起杨千叶的时候因为要靠身体扭动来施力控制滑翔机滑转方向,以致忙乱中踹了他一脚的家伙是谁,当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年后,然后,他就“倒了血霉”了。

    而此时的李鱼,却莫名地欢喜起来,直到被他抓着肩膀的男人冷冷地盯着他,很牛b地喝了一声:“放手!”

    “皇帝?!”

    卧槽!

    这一下李鱼是真的吓了一跳,然后他就咕噜噜地滚下了陡坡,与那赵太守做了一对难兄难弟,一起咕噜噜地喝起了这大唐年间的“纯绿色有机无公害”黄河水,咕咚咚咚……

    “撤!”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墨白焰和冯二止,眼见刺杀已不可为,他们之所以死战不退,是因为他们的殿下还在这里。如今殿下被奇人救出,载到大河对岸去了,已经没有危险,他们为何不退?

    墨白焰一声大喝,众杀手立即四散奔跑。

    “不可放过他们,给我追!统统抓回来受死!”

    长孙无忌扭呀扭呀跳上前去,大叫着:“一个都不能少”

    龙王庙里,罗霸道好一番天人交战,终于把脚一跺:“他娘的,人家一个娘们儿还敢杀出去,我若连个屁都不放就走,实在够丢人的,拼了!”

    罗霸道把心一横,举起大片儿刀就冲了出去:“杀狗皇帝!杀狗皇帝!杀……”

    罗霸道的声音嘎然而止:尼玛!人呢?就这么一会儿,已经被杀光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那么和谐地站在一起,看着我?

    李绩把刀向罗霸道一指,大喝道:“这是调虎离山!众侍卫不得远离,抓住这个盗魁贼首!”

    “我?盗魁?贼首?”

    遇到那个该死的大扫把星,果然就没好儿!

    罗霸道无比悲愤地想着,撒腿就跑!在他身后,呼啦啦地追出一票举刀举枪大呼小叫的侍卫来,沿着黄河大堤,越跑越远、越跑越远……

    赵元楷摔下去的地方是河岸边,不是很深,而且底下被水流经年累月的掏出了很多坑洞,所以水流尤其得缓,不至于被冲走。可问题是他不会水呀,所以只能在那里喝水。

    李鱼倒多少识得一点水性,问题是就那点水性,在这黄河水中他连自救都难,何谈救人,所以只得放声大呼:“救命啊……”

    等那一队官兵追着罗一刀跑马拉松去了,他的呼救声终于被人听到了,李世民往堤下看了一眼,冷着脸挥挥手,便有几个侍卫跑过去,递出了手中的长戟。

    李鱼虽不齿赵元楷的为人,但实在做不出见死不救的事来,一把抓住长戟,心中稍安,便再一伸手,把那已然喝得饱了,已然浑浑噩噩的赵太守发髻一把揪住,捎带着拖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