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11章 放火的人
    “皇帝回京了。六部的人先两天就已陆续离开,今天皇帝带兵走的。”

    “嘿!当初威风不可一世的秦王,现在老了呀,被咱们刺杀一场,这是怕了。”

    “胡说八道!”

    墨白焰风尘仆仆地出现了,先瞪了那几个年轻死士一眼,再向男装打扮的杨千叶抱拳:“殿下,老奴已打听清楚了,齐王谋反,皇帝闻讯停止巡幸,立即返回京师了。”

    “齐王谋反?”

    杨千叶震动了一下,一颗心猛地跳快了几拍。一个谋反者听说另有人也在谋反,就如同找到了战友,她不再是孤军奋战了。如果天下越来越乱,总有一天,这战友会变成对头,但目下,却是可以共进退的。

    “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墨师你说说仔细。”

    “是!”

    墨白焰把打听来的情况仔细地说了一遍,杨千叶微微眯起好看的眼睛:“齐王既然谋反,当立即整军攻向长安,沿途招募军士,以战养战。”

    冯二止道:“是!如此,声势则可越来越大,就算仍不敌朝廷,也可使得时局糜烂。毕竟,一个维护者,远不及一个破坏者来得随意,便也更吃力许多。”

    “嗯!”墨白焰赞许地看了冯二止一眼,这就是看兵书的好处了,记得当年二止初入宫时,就是侍候他的,那时候他哪说得出这等道理,愚昧的很,叫明理的人很难理解一个人怎么可以愚昧到那种地步。

    杨千叶徐徐踱步,半晌方道:“二止立即东去,查探仔细。墨师,咱们回京,看天子如何应对?”

    墨白焰道:“咱们分散于各地的人马,是否……”

    杨千叶先是犹豫了一下,又看看那些双忠心耿耿的眼睛,轻轻摇头:“不!他们都是火种,当作普通的军士使用,便糟塌了,叫他们依旧留在各地,若时机得宜,便同时举兵,让这天下,处处烽火。”

    墨白焰振奋地应道:“是!”

    杨千叶举步要走,忽又站住:“那个苏有道,还关在蒲州?”

    墨白焰得意地道:“是!就关在赵元楷的羊坊里,灯下黑的地方,就算有人找,也不可能找到那儿去。”

    杨千叶点点头:“他是太子的心腹,军师般的人物,凭着太子的势力,他对朝廷会掌握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如果能劝降了他,可以是我的一大臂助。”

    墨白焰毫无嫉妒,太监的心思大多很敏感,怕失宠。但是在目下这个阶段,只有蠢人才会生嫉。而且墨白焰很清楚,一旦殿下真的起兵,必须要广纳贤才的,不然的话,一个女人领着两个太监,且不论本事,光这套班子,如何让天下归心?

    墨白焰马上道:“那老奴马上通知那边的人,把他带去灞上。”

    羊坊,本来不叫这个名字,但这个坊在城边儿上,本也没有几户人家,大片的空地,零落地开辟着一块块菜地,就售卖于城中百姓,这坊中的几户百姓人家也就自有了吃食。

    直到天子北巡的消息传来,赵元楷把这里划为了圈养羊和鱼鲜的地方。

    这几户百姓人家就都改了行,改成了养羊的和养鱼的。

    羊坊虽然就只几户人家,但有的人家人丁兴旺,算得上是个“大家族”了,这在坊中几户人家中,就成了领头儿的,这人家的的当家人也就成了坊正。

    羊坊坊正姓旷,名叫寒四。旷寒四五十出头了,有六个儿子,三个闺女。他还有个兄弟,兄弟家四个儿子,四个闺女,要打架都能拉出一队的子弟兵,在这人丁稀少的坊里自然说一不二。

    赵元楷要在这里养羊养鱼以待奉迎天子和伴驾的大臣,这养羊养鱼的话儿自然就由旷家负责了。

    “老六,今儿怎么没买鱼回来?”

    旷家六小子每天都推着水车去黄河边儿上买大鱼,只要活的,回来就投进水池继续放养,以备贵人们能吃上鲜活的鱼。

    “今儿风大,下水捕鱼的人少呢,爹。”

    老六笑嘻嘻地说着,上了台阶,到了旷寒四的跟前儿,不用担心邻居家在街头玩耍的孩子听见了,这才小声道:“皇帝急急还京了,赵元楷那里不大好了,说是因受天子责斥,惶恐大病,听说就要不活了。”

    旷寒四皱了皱眉头,转身回院子,六小子随即跟上。

    旷寒四道:“儿子造了他爹的反,这皇帝心里不好过啊。殿下还在太原,一旦收到消息,少不得也会有所行动,如果那齐王争气,只消乱上半年,殿下这里说不定就得动了,告诉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得准备了。”

    “是!”

    老六虽沉得住气,但脸上还是泛起了些激动的红晕。

    他们都是孤儿,被旷寒四收养的孤儿,于是也就从小被灌输了效忠于千叶殿下,努力光复大隋的信念。但这信念,一直显得太过遥远和渺茫,眼下似乎有了盼头,他当然开心。

    旷寒四扭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如此神情,不禁微微一笑:“人心可用啊!”

    旷寒四是隋宫侍卫,当年跟着墨白焰,一起掩护小公主逃出去的人,战乱中逃散了,他就领了一班兄弟,占山为王。在那反王处处的年代,他那一小股山匪势力,根本不引人注目。

    直到墨白焰再度找到他,他就摇身一变,成了蒲州城中的一个百姓。后来陆续“生了”好多子民。他是个忠臣,而且很崇拜隋帝杨广,他一直希望能重现大隋盛世。

    先帝不是昏君,隋末大乱也不是因为民不聊生,旷寒四很清楚,在他看来,可以称得上是千古一帝的,之前有始皇帝和汉武帝,之后便是他的陛下,大隋皇帝杨广。

    文治上,陛下迁都洛阳,开凿大运河,首创了科举制,武功上,硕果累累,开拓林邑、驯服契丹、征讨琉球、震服伊吾、占领吐谷浑、三征高句丽。政治上开发西域、精简机构、改革吏治……

    可惜了,陛下就是操之过急了,一个科举,一个改革吏治,都是削弱门阀士族,增加寒门子弟的参议政事的举动,那些混账不敢硬撼天威,便一直隐忍,等待。

    等到天灾不断的时候,便利用他们依旧掌握着大部分的官方势力,上下其手,瞒上欺下,明明各地粮仓中粮储极厚,偏是阳奉阴违,阻碍赈灾,再加上三征高句丽不顺,遭遇军事挫折。

    于是,那些喂不饱的狼崽子们阴谋得逞了,只可惜这把火玩的有点大,当火势潦原之际,放火的人有很多也没跑出来,陪着被葬送掉的大隋王朝一起完蛋了。

    旷寒四相信,只要汲取了教训,重建的大隋王朝必能一直辉煌下去。

    “殿下叫咱们看着的那个姓苏的,是有大用的,唐皇回京,殿下必然也要去的,介时说不得就会带他走,去告诉老三,好生看顾着。”

    旷寒四振奋地吩咐了一句,然后看着实则是他手下的兵,但实际上确实是当儿子养大的六小子匆匆离去。

    关押苏有道的所在,就在那养了数千尾黄河大鲤鱼的池子边儿上。深秋了,草已枯黄,但仍有不少的草还带着绿意,只是产色浅了。羊儿一头头地在草地上蹒跚着,自顾地跟着草,当然是先挑那仍然嫩着的。

    池边那几处棚子,是放鱼饲料和储备冬草的所在,但没有人知道的是,下边有个地窖。一心扶保太子李承乾,想着有朝一日做帝师,一逞平生报负的苏有道,此刻就从那地窖中顶开了盖子,滚了出来。

    他本是被绑在一根柱子上的,身子被绑在柱子上,双手和双脚又另外加了牛皮筋,绑得紧紧的,但是用了七八天的功夫,这柱子上的绳索还是被他给磨断了。

    可双手双脚还是绑着,他又已失去了武功,这等情形下,他想爬上那狭窄的木梯到上面来,依旧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他居然还是成功了。

    一俟滚到地上来,他就瘫在那里,呼呼地喘气,全身的气力都被耗光了。

    许久许久,苏有道才恢复了些气力,目光徐徐扫过棚子,就看到了棚边放着的几件农具,其中有把锄头。

    钥头并不锋利,但……他已经做成了两件不可能的事情,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又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是他不可能办得到的?

    他深深吸一口气,用很难看的姿势滚过去,又像虫子一样蠕动着身子,把绑在身后的双手靠在了锄头的刃上,开始有力地摩擦起来。

    他在齐州放的那把火,差不多就该烧起来了吧,他得回去主持大局,太子殿下若离了他,天知道会不会失去这个难得的机会。这个时候,不能够少了他这个放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