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15章 兵欲行
    辛家船行载客,主要是载货、载商,因之船行拥有很大的前院和后院,后院主要是用来客人居住,前院则主要用来储放货物。

    后院的客舍相当简陋,毕竟没有哪个客人会在此处长住,都是出了码头暂时歇脚或者准备乘船离开的行商,真要享受,自然会去长安城中。

    这里的客舍不但简单,而且很多都是大通铺,一个房间能住下二三十人的大铺炕,此时最后边最偏僻的一间大铺房中,就有二十多人,而且大多数都是青年男女。

    人虽多,室中却静,所有的人或坐或站,腰杆儿都挺得笔直,有些军人一般的特质。

    上首便是杨千叶和墨白焰、冯二止、旷寒四和辛吉四人。

    墨白焰道:“齐王李佑谋反,十有八九,是阴弘智的手笔。”

    旷寒四道:“可是我大隋宰臣阴世师之子?”

    冯二止道:“就是他!昔日,墨总管命我等走遍天下,联络旧臣,我曾会过他。”

    辛吉微诧道:“阴士师对我大隋忠心耿耿,阴弘智能撺掇齐王造唐皇的反,显见也是我道中人,为何不把他拉拢过来?”

    冯二止摇摇头,欲言又止,面上微露难色。

    墨白焰替他解释道:“这阴弘智……已是被其父的仇恨蒙蔽了心智,论谋略本领,又不及其父万一。其虽矢志反抗李唐,却只是为了报父仇,一旦招揽过来,恐反而生事。”

    旷寒四道:“但如今,他却已盅惑齐王谋反了,我们……是否可以利用此事?”

    杨千叶缓缓道:“我正有此意。但齐州如今情形如何,却不得而知。”

    辛吉道:“想必齐王已趁唐皇不备,起兵西向,不如臣去迎一迎,看一看齐军模样,如果小有气候,殿下当可利用之。”

    杨千叶道:“机不可失,战场消息,瞬息万变,消息往返,却需大量时间。我自己去,待我迎到洛阳,想必齐王大军业已杀至……”

    杨千叶俏眼微眯,道:“若他取了东都洛阳,便有了与唐皇分庭抗礼之基础。若他打不下洛阳,我也可以与阴弘智取得联系,内外呼应,帮他拿了洛阳,到那时……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旷寒四、辛吉等人听了人人振奋。

    旷寒四便道:“殿下,咱们在洛阳那边的人手用以起事,尚嫌不足。臣已然舍了蒲州根基,不如就率人护侍殿下去洛阳,如何?”

    杨千叶摇了摇头,道:“不妥!一旦齐王真成了些气候,则关中尤显重要。你留下,与辛吉一起,若我于外面起事,必往长安来,到时候还需你们在李唐腹心处发挥大用!”

    杨千叶看了旷寒四一眼,道:“此去,兵在精而不在多。况且,一旦有了机会,我会速召各地人马往洛阳汇合。你只拨我几名随从,我扮商贾,随船去洛阳便是!”

    旷寒四还待解说,墨白焰看他一眼,淡淡地道:“此乃殿下军令!”

    旷寒四语气一窒,只得拱拱手作罢。

    这时,门扉一开,一个年轻人裹着一股寒意的风卷进房来。

    门迅速地关上了,那年轻人从众人中间快步走过来,向杨千叶、辛吉等人一抱拳,道:“唐军行军总管李鱼,率部抵达码头。不过,他们只占了半个码头,明日一早军船开拔之后,民船便可上路,并不影响我等南下。”

    旷寒四和辛吉听说唐军占了码头,先是一惊,再听下去,方松了口气。

    杨千叶听了,却是一阵恍惚。

    旷寒四和辛吉重新看向杨千叶,见她微微发怔,不由诧异:“殿下?”

    杨千叶收敛心神,缓缓地道:“就这么决定了,散了吧!”

    人群悄然散去,杨千叶也出了房,悄悄徘徊在后院里。

    见殿下在沉思,墨白焰和冯二止这两个最近的人也都没有上前答扰。

    夕阳西下,一片金黄,残留着些暖意。

    高大的柿子树上,叶子已经落了许多,一枚枚已经成熟的柿子,仿佛橙黄色的小灯笼,沉甸甸地挂在枝头,坠弯了树枝。

    杨千叶停下脚步,仰着头,望着那枝头,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当日大堤上那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神仙”。

    神仙说:我不能成功……

    神仙说:我的归宿就是嫁人生子,他……在对岸。

    这是叫我回头是岸么?

    切!他都两妻两妾了,我堂堂大隋公主,安能与人分享?

    这神仙也是个不靠谱儿的。

    咳!不是!我身为世祖明皇帝血脉后裔,应该以光复大隋为己任,怎么可以遇到小小挫折便放弃?更不要说自轻自贱,一至于斯?

    齐王谋反,这是个机会,可如何这个机会抓不住呢?

    神仙所言,究竟能否相信?

    

    杨千叶百般纠结的时候,罗霸道正站在门口,听着那船夫聒噪。

    “你来得着实晚了些,临行前一晚,本来都不再招纳船客的。辛家的船,主要是跑货,载的也大多是货商,不差几个旅客的船资。临行前一天才来,人家也不好查你是不是水匪眼线,怎好让你上船。

    是我好说歹说,又说你是我家亲戚,替你打了保票,这才得了上船的牌子!你看,就是这块竹牌子,明日一早你持去登船就是了,为了这块牌子,我可是把些许剩下的银钱也都给了人家,并没占了你家好处……”

    “多谢大哥,大哥费心了。”

    罗霸道说着,从门上摘下那一串糟鱼递给房东:“拿去蒸一下,晚上添个菜吧。”

    “咦?你明儿一早就出远门,买这么多糟鱼作甚?好好好,我去蒸一蒸,晚上添个菜!”

    又得了些好处,那房东提了鱼,喜滋滋地便走,走出几步,忽又想起些事来,回首道:“对了,明早我带你去,现在官兵占了码头,好在留出一半来,你可莫要走岔了。”

    罗霸道听他一说,晓得李鱼没有占了整个码头,心中方自一宽,心道:“我与那扫把星不同船,想必无碍的。看来这姜太公,果然是有些灵验的。”想到这里,忙回房去,又虔诚地拜了几拜……

    

    天亮了,一大早,李鱼就来到了码头。

    他昨夜就宿在码头附近,夜里也无甚娱乐,年轻人精力又充沛,想不早起都难。

    李鱼前几日获悉他将保护调拨的军资辎重乘船先行,就想到了刘老大当初那番话。当初他们被李世民从狱中放出,刘老大搭船回洛阳,结果途中船中翻覆,全船人只有他一个靠着一身好水性侥幸逃脱。

    于是,李鱼居安思危,给自己设计了一件安全衣,大抵与现代的水上救生衣相仿,只是里边没得泡沫添塞,就用了软木,外边用布包裹,再以绳索系紧在身上,外边一套长袍,除了稍微有点像个橄榄球运动员,肩宽胸厚的,倒也不易看得出来……

    船很大,这是军船,调拨军用物资的大船,李鱼看了看,心中更加安稳了几分,大船不易倾覆,这个简单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站在船头,看着士兵们忙忙碌碌,蚂蚁般上下,李鱼忽然想到了杨千叶。那个一条筋的傻丫头,整天介嗅着看着,但有一丝机会,她就不放过,齐王谋反这件事,她会不会……

    “希望不会吧!哥看过的历史小杂文中,就没见过李世民一朝,有过一次成规模的造反,齐王是个什么东西?有关他的事儿,我更是压根就没听说过,明显是条折腾不起什么风浪的小杂鱼儿呀,你可千万别再往里头掺和了……”

    

    纥干承基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大英雄,英雄与英雄所见,大抵是相同的。

    经过了昨日一场酒宴,纥干承基更加认定,这位齐王一定不可能造反成功。跟在他身边,唯有死路一条,还是远避为吉。

    一大早的起了床,在院子里练了几趟刀,还不见齐王和燕弘信、阴弘智等人出现,纥干承基向府上的家丁打听了一下,得知这几人昨夜酩酊大醉,此时仍在宿醉未醒中。

    纥干承基大喜,忙诡称自己也仍觉得困倦,打算回房睡个回笼觉,叫他们不要打搅自己。纥干承基回了房,稍作收拾,关了门户,开了后窗,趁人不备,越窗而出,极迅速地便翻了院墙,逃上了街。

    “三哥,走亲戚且,上来不,俺拉嫩一轱辘,两文钱就走了哈。”

    纥干承基一愣,这人是谁啊,咋开口就叫我三哥呢?他咋知道我在陇西马匪帮里当过三哥,难不成是故人?

    那赶车的见纥干承基发愣,便又道:“嫩莫是轴亲戚且?嫩几末想揍啥且?”

    纥干承基迟疑片刻,拱手道:“咳!这位仁兄,我想出城,却不知足下是否可以捎我一程?脚程钱自是好商量。”

    那赶车的瞪眼道:“嫩拂啥咧?嫩拂话俺听不懂咧。”

    “我说哪里可以出得这齐州城池,何处可有贩骡马的,哦,船渡也可。”

    “嫩拂啥咧?俺知不道!嫩倒系轴不轴,嫩不轴俺就轴咧,俺搁拉拜子卡秃噜皮咧,觉指盖子也卡伤咧,俺不大欲做,俺寻摸去找个大夫。”

    两人鸡同鸭讲半晌,那赶大车的呼呼咧咧地就走了。

    纥干承基愣了半晌,左右看看没人注意,赶紧就走。他来时是被人接进城的,此时想走,却也不知城门在哪条路上,只选定一条方向闷头前行。

    远远看到一座城门,只是那城门却已关死,顿时眉头一皱,齐王果然封了城啊,这可如何出去?

    正逡巡前,又被一队官兵看到了,登时围了上来。

    “败动,嫩揍啥且?”

    “将才有个三只爪子的缸泡喽,系嫩同伙不,嫩系同伙不?”

    “我……哎,你别推啊,咋还绑上了,我说……”

    “嫩着银,脑骚个头,含书书个嘴儿,摇哪出溜,一凑揍不似个好银儿,逮走,逮走……”

    纥干承基欲哭无泪,这一刻,他无比怀念那位“大齐国上柱国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兵部左侍郎陈二狗陈大将军”,好歹他听得懂自己说的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