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20章 犯险救人
    “糟了!李总管落水了!”

    不知哪个角落里,有人喊了一句,但是没有用,此时此刻,谁也救不了他,只能自求多福。

    而依据船夫水手们一贯的经验,一旦落水,几乎没有生还的机会。

    “李总管……升迁太快,福缘没那么厚,承不住啊,致有如此横祸……”

    当船驶离这段水域,众人惊魂稍定之后,船老大如是唏嘘地对众水手们说。

    船在这片水域是停不下来的,也谈不到派人打捞抢救,船只在下游平稳水域抛锚等待了大约一个时辰,既没等到活的李总管飘下来,也没等到死的李总管浮出水面。

    “走吧,李总管……怕是被龙王爷给留住了。哎……”

    船老大含蓄地宣告了李鱼的死亡。既便是一千年后,发生船难,其搜救工作也是异常的艰难,更何况是这个年代,而且这船载有军事物资,任务甚重。

    他们是不可能停下来,只能在抵达下游码头的时候,把此事通报给当地官府,由他们来组织搜寻,毕竟是一位游骑将军,位高权重,最好找得到遗骸,入土为安。

    李鱼没死!

    不过,有点生不如死。

    李鱼一头扎进水底,像一块石头似的,迅速砸进河底,然后就像烟花火箭似的,因为袍体软木救生衣的作用,迅速窜出了水面。

    此时,他的座舰已经坑坑坑地砸着水面,一路砸出一个个浪头,砸出了几百米外,追之不及了。

    李鱼心有余悸,就想奋勇地游到岸边去。

    但是,他巧之又巧地置身于一个漩涡之中,沉不下去,也游不出来,他扑腾了很久,袍内的软木救生衣都快磨烂散架了,也没游出那个不停旋转的漩涡,反吓得他不敢再动。

    然而这水又是异常的冷,全身浸在水中,渐渐冻得他四肢麻木,那种痛苦,实是难以言喻。

    无法形容的痛苦,李鱼只觉这样生又不生,死又不死,恨不得干脆浸进水里,把自己淹死了事。只是,既便他想付诸行动,也是有心无力了,因为这时四肢冻得僵硬,他想扯开自己的救生衣,也是办不到了。

    后边,商船队伍来了,排在最前头的,就是辛家船行的大船。

    辛家船行每三天有一趟船往洛阳去,船夫水手经验丰富,饶是如此,过这段鬼门关时,也是打起精神,丝毫不敢懈怠。

    船体颠簸的厉害,杨千叶也不禁俏脸惨白,胃里有些翻腾。

    而罗霸道,此时已经吐得昏天黑地,这厮哪坐过这样的船,这时候他对乘船已是后悔不迭,早知如此,买一匹马离开关中多好。

    “咣啷”,舱门开了,罗霸道踉跄地从船舱中撞出来。

    “你出来做什么,回去?”

    正在船上帮忙的旷雀儿一见这个不省心的家伙跑出了船舱,不禁大怒。

    雀儿姑娘的水性可好得很,她的水性,能在黄河里徒手抓鱼。不过,当下这样的水域,她也不敢大意疏忽。

    “船舱……呕……待不了……人啦……呕~~~”

    罗霸道说着,扑到船舷边,张嘴就吐。

    那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剧烈地摇晃着,罗霸道脚下无根,急忙抓紧船舷,放声大呼起来:“救命~~~”

    “该死的!”

    旷雀儿一声咒骂,立即快步向他走来。

    “轰!”

    船侧一个大浪扑上来,迎面将罗霸道扑了个跟头,罗霸道一屁股坐在甲板上,刚抹了把脸上的水,那船猛地一震,又将他弹起来,摔向船舷。

    “呕!哇~~~”

    船体向左猛地一扬,又向右侧猛地一沉,有种要倾覆的感觉,罗霸道因为先前那一扬,正把重心向右倾斜,没想到这船左右摇晃,重心变换如此之快,于是干净俐落地一个前空翻……

    旷雀儿还差两步就走到他面前,眼看他向前一翻,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扑过来,一把向他抓去。

    旷雀儿一个鱼跃,身子也跃出了船舱,双脚倒挂金钩,钩住了船舷,双手一把抓住了罗霸道的足踝。

    只可惜她低估了罗霸道的体重,即便船在如此剧烈地摇晃,她也可以稳稳地挂住船舷,但是再加上罗霸道的体重,而且他正在向前坠。

    船舷已湿,旷雀儿足面向前一滑,只来得及恶狠狠地咒骂一句:“被你害死啦!”

    两人就一先一后,“卟嗵嗵”两声,先后砸进河里。

    “雀儿落水啦。”

    旷老三大叫一声,扯过一条缆绳,往腰前一缠,纵身向前一跃,杨千叶言也抓着舱门,出现在门口。

    其他几名辛家水手扑上前来抓住缆绳,七手八脚地往上扯,片刻之后,旷老三落汤鸡一般被扯了上来,抹一把脸上的河水,急促地喘息着:“没找到!”

    旷老大道:“雀儿水性极好,应该没事!”

    话虽这样说,大抵也是自我安慰,因为雀儿水性虽好,也曾畅游黄河,但那段水域的水情,实在不比此处险恶。

    杨千叶抢步上前,脚下立定千斤坠,手已稳稳地抓住了船舷,向外望去。

    此时的黄河水,还远不及后世混浊,只是这两天刚刚暴雨之后,水情比平时混浊,浊浪滚滚,水面上并无人影。

    “姑娘,小心!”

    墨白焰及时扑到杨千叶身旁,将一条缆绳递给她。

    杨千叶不敢托大,将缆绳在纤腰上缠了几圈,打了个结儿,往水中一望,蹙眉道:“雀儿水性那么好,怎还翻下船去了?”

    旷老三道:“那个罗员外落水了,雀儿去救他……”

    杨千叶瞟了他一眼,道:“不是说是那罗员外纠缠雀儿,雀儿并不喜欢那人么?”

    旷老三道:“是啊!雀儿对那姓罗的,从没半点好脸色,最常说的就是‘滚’,‘边儿去’,‘放屁’……”

    杨千叶狠狠瞪了他一眼,道:“雀儿若不喜欢他,无亲无故的,岂会犯险救他。言语上冷淡些算什么,你们呐……”

    这时船头开始砰砰地砸水,这商船船头与那战舰不同,船头翘起颇高,大半浪头被挡在船外,但仍有一些河水扑上甲板,众人赶紧各自抓紧固定物,随着船的跳跃上下起伏着。

    “噫?”

    杨千叶双手抓着船舷,目光向船外一瞟,忽地看到侧前方一个缓慢旋转着的漩涡中有一个人,正随着那漩涡缓缓地自转。

    那漩涡不小,一些因为洪水冲下来的枯枝败叶,围绕着那漩涡形成了一个环,环的中央就是一个人,笔直地竖地那里,肩头以上浮在水面上,也不挣扎,被漩涡推动着缓慢地自转。

    杨千叶先是以为是旷雀儿,定晴再一看,那人虽然面皮子发青,双眼紧闭,头发也凌乱地垂耷在额头,形容与平素不甚相同,但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李鱼。

    李鱼?

    他怎么落水了?

    眼看李鱼脸色灰白,毫无生气,浮在水中丝毫不见挣扎,杨千叶不由一惊:难不成他淹死了?”

    杨千叶急忙放开一手,回身去抄绑在身上的缆绳。

    “姑娘,你做什么?”

    墨白焰正蹲着马步,抓着船舷企稳,一见杨千叶动作,急忙高呼。

    杨千叶道:“李鱼落水了,我去捞他上来。”

    墨白焰扭头向河面上一看,大声道:“太危险了,他是咱们对头,姑娘何必……”

    杨千叶道:“总不好见死不救,帮我抓着缆绳。”说完,她就纵身一跃,跳上了船舷,这时那船又是猛地一沉一起,杨千叶借着船体上扬的力道,双腿奋力一跃,远远地跳了出去。

    这时那船顺流之下,恰与漩涡中的李鱼平行,杨千叶稳准地向那漩涡中心落去。

    旷大旷二不顾危险,急忙去抄那条缆绳,心中只想:“雀儿若不喜欢他,无亲无故的,岂会犯险救他。”这可是殿下刚刚说过的话,难不成……殿下喜欢水中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