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22章 秦鹿共逐之
    李鱼觉得,自己与东都洛阳应该是缺了点缘份。

    上次被释出狱,站在朱雀大街上,乍见长安气象的时候,狱友刘老大就曾邀他同往洛阳,结果只因一念,不曾成行,反而去了利州,没有去洛阳,却也逃过了一次生死劫。

    今日他终于来了洛阳,路上终究还是出了事。尽管他之前已经做了些准备,甚至给自己准备了一件救生衣,还是差点儿死在水中。

    生死关头,他甚至想动用宙轮来着,可是当他僵硬着身体,摸出宙轮,却发现……他没有泪,身上穿着因着水而笨重的湿衣服,想打酸自己的鼻子都难。

    这鬼东西升级以后,操作似乎更难了,痛定思痛,李鱼被救后,曾胡思乱想过,要不要待安定下来后,去找个有名的伶人,学学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的本事。

    不然,需要他动用宙轮的大多是生死紧张时刻,偏偏大多数时候那时哭不出来,着实的令人烦恼。

    而这一次大难不死,他以为终于可以一观洛阳风貌了,结果到了码头,就被截住了,根本没机会进入洛阳城。

    他获救处的乡贤耆老们大概是存了邀功的心思,还是想办法把他获救的消息送到了洛阳,快马加鞭,早他一步。

    而在这边码头稍事休整的军船,自然也就得到了他还活着的消息。监军太监和副总管本想等他一阵,候他到了再做行止。可这时李绩大将军的驿骑也到了。

    李绩统兵东向,沿途征调的官兵不断汇入队伍,声势渐显浩荡。与此同时,也是探马斥侯不断,奔波络绎于途,不断将前方消息送来军中,以供大将军参详。

    李绩愕然收到消息,那位造了反的齐王,封闭了齐州城,深居潜出,城内称皇,压根儿就没有兵向长安的动静。

    李绩一开始压根不相信这样愚蠢的消息,严斥探马,以为他们弄到了假情报。但探马一拨拨地送回消息,还带来了沿途州县的行文,俱都没有齐王出兵的消息,李绩这才相信。

    齐王居然……,李绩从来没见过如此宅男,造反都是宅在家里造吗?这也宅得太过感人了。李绩忽然觉得,派他来讨伐齐王,有点大动干戈了,这等愚蠢的造反行径,派其一员家将,领三千虎贲,都有点牛刀小试的感觉。

    不过,齐王既然宅在齐州城里不出来,那原本的计划就得改变了。

    李绩当即下令,全军加速,直奔齐州。并派出驿马,分赴各地,通知各路兵马,不必原地等候,也不必赶往洛阳集结,直接赶赴德州,隔河扎营。

    李绩是考虑到,既然齐王没有迎头赶来,整个行军过程就拉长了,没必要令各地大军赶来集结,劳师疲惫。再一个,齐王既未出兵,一旦被他得到朝廷大军将至的消息,难说他会有何举动,一旦流窜起来,可不易尽快结束战局。

    还有就是出于对季节的考虑,若大雪隆冬季节,攻城不易,虽说如今看来齐王不足为虑,但就怕拖得久了。齐王之反,天下都在关注,一旦这边拖久了,就可能给一些野心家以信心,介时难免再生动荡。

    李绩所虑,已经不仅仅是从一个军中大将的考虑,而是涉及许多政治层面的担心。军神就是军神,不像许多同样骁勇善战的大将军一样,仅仅从军事层面考虑问题。

    那些人调军遣将,布阵用兵,或许并不比他稍弱,但是就因差了这么一层格局,军事造诣和成就,是无法比拟的。

    此时就有人在关注着齐王之反,并想从中渔利。已知的就有杨千叶和李承乾。

    杨千叶正想与齐王取得联系,而李承乾想替父亲征的机会失去后,也重新起了赤膊上阵的打算。此时,之前就联系密切,也时常在一起牢骚皇帝不公的一帮子亲近人,也被李承乾招揽了来。

    汉王李元昌,李渊第七子,精笔意。善行书,又善画马,笔迹妙绝,过来功无双,乃是书法大家,也是丹青国手。如果他不是一位皇子,想必可以在文坛上留下不朽的名声。

    可惜,他是皇子,王爷这顶帽子,盖过了他的艺术成就。他也不甘心只做一个书法大家、丹青国手,他更热衷于权力,于是,他也跟太子搞在了一起。

    此外还有名臣杜如晦之子,尚李世民第十六女城阳公主,现为驸马都尉,官至尚乘奉御,封襄阳郡公的杜荷。

    李渊第五女长广公主的儿子赵节, 以及被李承乾重金收买的手握兵权的李安俨。李安俨当初本是太子李建成的属官,李建成在玄武门之变败亡后,李世民立即发兵去拿李建成家人,李安俨拼死搏斗,直至尉迟敬德提来李建成人头,宣告他已死亡,这才大哭,弃了兵器。

    因此李世民觉得此人非常忠诚,登基后对他特别信任,任命他掌管宿卫,封左屯卫中郎将,与右屯卫的李大器,相当于皇宫大内的一对门神。

    而这样一个重要人物,拥兵虽不及侯君集之众,但位置却至关重要的将领,也被李承乾招揽成功了。

    李承乾志得意满,对他们道:”呵呵,齐王谋反,朝廷兵强马壮,他岂有成功的可能?孤可不同,太子宫的西墙,距皇宫只不过二十步,只要突出奇兵,拿住父皇,大事可成!齐王怎能相比?”

    李元昌皱眉道:“太子不可大意!侯将军那厢怎么说?”

    李承乾道:“七叔,侯大将军正在整顿军中,发动之前,要把不可靠的、不可信任的将官要么调离原职,要么寻隙贬官,先换上得力的人手,再有两个多月,差不多就可以万事齐备了。”

    赵节摇头道:“两个多月?我怕齐王撑不过两个月啊。如今有了齐王谋反之事,皇帝对这种事一定异常关注。眼下他顾不及,等平了齐王之乱,势必各处严查,介时这些调动,不可能不引起他的注意。我们不妨另寻计划”

    李承乾忙问道:“你有什么主意么?不妨说来听听。”

    杜荷道:“我们几个想过一个办法。太子可以装病,装得病入膏肓,皇帝必来探望,只要他进了太子宫……”

    赵节微笑道:“那时安俨兄在宫中发动,控制玺印,皇帝又在我们手中,侯大将军不必挥军入城,只在外边呼应,内外配合,大局便可定矣!”

    如果一切按照侯君集的计划,则未来第一大功非侯君集莫属,而要论权柄之重,这些人中,现在本就以侯君集为最,到时侯君集岂非可以一手遮天?杜荷、赵节和李安俨对此颇有些忌惮,因此才想了这个办法,若是能成,这首功非他们莫属。

    大事尚未成,他们已然存了抢功的心思。李承乾听了顿时意动,但侯君集在军中,一时又不能与其商量,不禁有些想起苏有道来。父皇都已回宫了,苏先生却不知在蒲州还在忙些什么,这时他若在,还可以商量商量。

    哎!我已成年,苏先生还总把我当小孩子,想做什么,就去做了,也不与我商量。利用齐王造反一事揽下兵权的办法搞砸了,莫不是苏先生为此自惭,不好意思来见我?

    苏有道正在华阴县城的客栈里昏昏沉沉,挣扎在鬼门关前,若知道他苦心孤诣想出的改变太子处境的好办法,却因为太子运用失误而失去,反遭太子如此猜测,真不知会不会活活气死了事。

    李承乾思索良久,总算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道:“这个办法不错!不过,侯大将军那里,孤总要先了解一下,看执行是否有些障碍。何况……齐王那边,就算再济,两个月总撑得过去吧?你们的主意,暂且作为第二计划,以防万一吧!”

    杜荷与赵节对视一眼,微微有些沮丧,此时二人心中,只盼着齐王不堪一击,最好早早完蛋,到时太子感觉到危机,必然采用他们的办法,抢先发动。

    “齐王……,应该不会叫我们失望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