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23章 不约而同
    九朝古都……

    实际上洛阳共经历了二十二个建都朝代,累计建都史1500年以上,堪称都城之最。九为数之极,这个九朝古都不是指只有九个朝代在此建都,而是指最多。

    李庚《东都赋》赞道:上阳别宫,丹粉多状,鸳瓦鳞翠,虹桥叠北。横延百堵,高量十丈,出地标图,临流障也。

    宫城东南,谷洛码头,李鱼也只能向远远的宫阙城池遥遥一望,便匆匆东向了。

    这一回,他没乘船,因为再往下的路固然没有了危险,但是速度反不及乘马快了。他是行军总管,大队人马跑到了前头,他身为游骑将军,若姗姗而去……

    好吧!实话实说!

    李鱼压根儿就不看好齐王造反,他怕自己去的迟了,李绩比后来的王阳明还快,三下五除二就把齐王打趴下了,让他坐失立下功勋的机会。既然成了武将,他唯一的上升渠道除了熬资历可就只有立军功了啊。

    “根本没有齐王的消息?这怎么可能?”

    船舱中,杨千叶不敢置信地看着本地死士组织派来的接头人。

    这时,受李鱼道谢,并酬送了一锭银两回来的旷老大闻讯,便插嘴道:“殿下,洛阳这边的消息不假。方才,我送那位李将军登岸,官府中派来接他的人说,齐王举旗造反后,便封闭了齐州,只要齐州登基称帝,连城外……都……,附近一些府县,消息闭塞处,甚至都还不知道齐州出了位新皇帝。”

    杨千叶嘴唇有点哆嗦:“怎……怎么可能……如此?齐王昏匮,他身边就没有一个足……有些见识的僚属吗?”

    杨千叶本想说“本智多谋”,但话到嘴边,觉得实在有辱这个词,又改了口。

    那旷老大苦笑道:“殿下这话……和那李将军颇为相似。他也不敢置信,如此这般地问过,那官府中人说,齐王座下只有四个亲信,俱以武力见长,人人都是百人敌,骁勇善战,但谋略上……,咳!听说齐王后来拜了一位军师,不过听说那军师武功比那四个亲信还高些。”

    杨千叶以手抚额,一种无力感涌遍全身。

    墨白焰略一沉吟,为她打气道:“殿下,这对我们是个坏消息,可也有可能是个好消息。”

    杨千叶看向墨白焰,目中露出探询的目光。

    墨白焰道:“齐王虽愚蠢,总比那何不食肉糜的司马衷伶俐一些,司马衷可以称帝,齐王为什么不可以?”

    杨千叶黛眉一蹙,道:“墨师是说?”

    墨白焰道:“齐王愚蠢,其下众人,俱都是只会好勇斗狠的武夫,这样的话,如果殿下隐瞒真实身份前去投他,还怕大计不能掌于手中?有了殿下主持军机,再有我大隋宝库招兵买马,势力必然大涨。

    而以齐王名义反了唐皇,天下诸州府郡的地方大员们,便不易生起反抗之心。等我义军有了规模,再取而代之,岂非……”

    杨千叶的目光渐渐亮了起来:“不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齐王虽愚钝无能,可若利用的好,反而更有利于我们!”

    墨白焰微笑道:“不错!”

    杨千叶黛眉一振,对那洛阳接头人吩咐道:“速备快马,我们走陆路,马上赶去齐州!”

    那人立即抱拳应了一声,匆匆下船去准备。

    很快,杨千叶、墨白焰带了五六名劲装侍卫,也一阵风儿似的从码头离开,踏着李鱼的足迹向东而去……

    三门峡附近山上,一处山洞前。

    清澈的泉水从岩缝中汩汩涌出,汇成淙淙细流,从山间蜿蜓而下,一条娃娃鱼在清澈的泉水中轻轻爬动着,刚刚扬起头来,一根尖利的树枝便飞快地刺下,再一提,就把它捉出了水面。

    那娃娃鱼尚未马上就死,还婴儿似的啼叫了几声。

    但是很快,一柄短剑出现,迅速把它变成了一团可以食用的鱼肉。

    旷雀儿用一片肥大的树叶托着鱼肉回头洞口的火堆旁,那火上烤着的一只白天鹅已经散发出浓郁的肉香。

    旷雀儿正要把那鱼肉也烤一下,瞟见罗霸道躺在地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眼神儿一动也不动,不禁吃了一惊。

    旷雀儿急忙放下鱼肉,走过去将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罗霸道眼皮都没眨,旷雀儿赶紧又去探他鼻息,罗霸道有气无力地道:“我没死……”

    旷雀儿松了口气,白他一眼道:“你伤的虽不轻,可都是皮肉伤,并未深及要害,男儿大丈夫,干嘛这般要死不活的。真是的,你虽是生意人,可瞧着蛮强壮的嘛,胆子这么小。”

    罗霸道一脸难过,道:“我不是胆子小,也不是怕死。我是……”

    “包袱没了呀"

    罗霸道痛心疾首地道:“我的全部家当,我要在洛阳开车马行的本钱啊,没了,全没了。”

    旷雀儿轻啊了一声,在他旁边坐下,道:“很多钱吗?”

    罗霸道用力点点头,悲伤的像个孩子:“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想改邪归正,你知道吗?可老天爷不让我走这条路啊!你狠,我算你狠!”

    罗霸道指着天空,恶狠狠地道:“这是你逼我的!老子以后再怎么样,都不会觉得有违天道,谁叫你不给老子活路?老子就占山为王,做绿林大盗去。”

    旷雀儿一脸吃惊:”你……你说什么?改邪归正?你原来是干什么的?”

    罗霸道看她一眼,沮丧地道:“雀儿姑娘,你不用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强抢民女的事儿,我老罗可干不来。我本来想娶你为妻的,可现在……”

    旷雀儿干的是杀头的买卖,哪可能嫁给一个普通人,如今听罗霸道这样一说,她一点不慌,灵动的眼珠一转,反而生出些好奇来:“你……原本究竟是干什么的呀,能跟我说说吗?”

    “哎……,我原本,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大盗……”

    “有……前途的……大盗?”

    “那当然,我原来,可曾是陇西四大寇之一!”

    罗霸道骄傲地扬起了下巴,讲述起了他那一波三折的人生故事:“直到有一天,有个人来投我……”

    罗霸道还是很讲道义的,对于纥干承基、杨千叶,乃至后来的太子等人,他都隐瞒了其身份,不然今天这番话一旦传出去,很可能给人家带来灭顶之灾。

    而杨千叶曾经的经历,也没有可能说给旷雀儿知道,所以,旷雀儿根本不知道他口中那个愚蠢的、花痴的、自以为是的、自作聪明的女马匪,就是自家眼中那位冷静的、睿智的、足智多谋的、志向远大的公主殿下。

    “这,就是我罗霸道的悲惨一生,怕了吧?”

    旷雀儿凝视着他,一言未发。

    罗霸道自嘲地一笑:“你走吧,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的。”

    “唔……,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除了打架,我什么都不会,我要落草为寇了!”

    “那要是被官府抓到,可是要杀头的?”

    “你以为我怕么?”

    “既然这样,你有没有兴趣做点别的呢?我保证,比你做大盗,要有前途!”旷雀儿姑娘拍了拍鼓腾腾的胸,给他打保票。

    罗霸道疑惑地看向旷雀儿:“做什么?”

    旷雀儿道:“我还不知道我家主人肯不肯收留你,现在可不能说太多,总之……,跟你做大盗也差不多,但是呢,要有前途的多!”

    罗霸道看着她,渐渐露出吃惊的神色,失声道:“难不成,你是女飞贼?女强盗?”

    “说起来,倒真是差不多呢,不过人家盗的是国,可比你胃口大多了。”这句话,旷雀儿并未说出来,只是看着罗霸道,笑靥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