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26章 策反
    李鱼刚一冒头,就见剑光一闪,当头劈来,骇得他急忙一缩头,那剑劈在墙头,李鱼骇出一身冷汗,疾喝道:“我是李鱼!”

    “管你哪……咦?”

    李仲轩手搭墙头,正要再刺一剑,听他一喊,忽地顿剑,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瞪了刹那,李仲轩单臂搭着墙头,撑不住身子了,整个人落下去。

    李鱼双臂一用力,跃上了墙头。他没敢直接跳过去,虽说李仲轩已然看到了他的模样,但他怕李伯皓在巷中还不知情况,再抽冷子给他一剑。

    这时候那巷头两个官兵已举枪冲进来,李伯皓身形一侧,背抵墙壁,戒备着左右。

    李仲轩一落地,便叫道:“李鱼快来,咱们先结果了这几个叛军,再寻地方说话。”

    李鱼急忙道:“且慢住手!”

    他向脸色大变的杜行敏拱一拱手,道:“我乃屯卫游骑将军,方才听见足下心声,今有生机,可愿共谋大事?”

    李鱼不能不说快些,慢了谁知道那俩二货会干出什么来?他们若闯了祸,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做为陇西李氏嫡宗长房子弟,皇家也得给几分面子,到时自己能怎么办?

    幸亏久居齐王之下的杜兵曹却是个智商在线的,已然听明白了李鱼所言。

    屯卫游骑将军?那可是屯卫里实际上的二把手啊,屯卫乃天子亲军,北衙的禁军,这么说是朝廷派来的?

    杜行敏也是当机果决之辈,立即向那持枪闯来的两个部下大喝:“住手!”

    那两个兵都是他的亲信,闻言立即止步,一脸惑然。

    杜行敏忙道:“他二人俱是我的心腹,将军不必担心。”

    李伯皓和李仲轩持剑左右看看,纳罕道:“李兄这是遇上熟人了么?”

    李鱼白了他们一眼,一时也无暇贫嘴,只向杜行敏问道:“足下可以方便的地方说话?”

    杜行敏急忙一摆手:“随我来!”

    ……

    一眼泉水,汩汩地在清澈的水中翻涌而出,白色的水花仿佛盛开在澄澈水面上的三朵白莲。

    李鱼第一眼看到,就认出它是趵突泉,不过杜兵曹说这是“三股水”……

    嗯,确实是三股。

    这名字真是名如其形,简单直接,颇具山东豪爽之风。

    李鱼也不知道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叫趵突泉的,姑且就叫它“三股水”好了。

    湖边一小亭,简单朴雅。

    茶是大碗茶,黑陶的大碗,喝一口茶,李鱼便赞:“好茶!”

    杜行敏道:“茶是一般,水好罢了。”说罢便眼勾勾地看着李鱼,道:“将军是奉朝廷之命潜入齐州?”

    李鱼有心策反了他,当然要给予他信心,所以只微笑道:“本将军现在李绩大将军麾下听用,忝为行军总管。”

    杜行敏一听,便以为是李绩派其入城,轻啊一声道:“原来是李总管?”心中便认定他是受李绩差遣入城,那也就相当于代表朝廷了。

    杜行敏惊问道:“朝廷派了兵部尚书李绩大将军讨伐齐王?李绩大将军已到齐州了么?”

    李鱼道:“李大将军已至德州,在那里等候各路征调兵马汇集,本将军么,进城来摸摸情况。你也知道,齐王乃陛下亲子,虽然忤逆,但陛下还是希望能心平气和地解决此事,免致生灵荼炭。”

    杜行敏急忙表忠心道:“李总管明鉴,下官忝为齐州兵曹,受齐王殿下节制,却是身不由己。但齐王称帝,谋逆于朝,下官是绝不敢附庸的,只是身单势孤,无所作为,只得随波逐流。今既然李总管来了,下官愿附尾骥,为朝廷效力。”

    “左边那一眼泉水最大!”

    “为什么不是中间那一眼泉水最大呢?”

    “屁话!这天生地长的,老天爷还特意按你喜好给你排排?”

    “你这话好没道理。你……噫!快看快看,右边那一眼泉大起来了。”

    李伯皓和李仲轩两兄弟站在泉边,指指点点,声音极大。

    李鱼蹙眉道:“边儿去!”

    身为陇西李氏高贵出身的两兄弟一点尊严觉悟都没有,被李鱼一喝,两人乖乖便往旁边走,一边走一边犹自争论:“你等着,一会儿中间那眼泉就得变最大?”

    “哈!哈哈!你当老天爷是你亲爹呢,你想什么样就怎么样?”

    “老天爷要是我亲爹,那也就是你亲爹,那咱们现在的爹怎么算?你说话这么不知所谓,回去我要告诉爹,让你吃家法!”

    “成熟点儿,你不小啦。”

    “不急不急,等爹用完家法,我再成熟不迟。”

    两兄弟斗着嘴走远了,李鱼一头黑线地看向杜行敏:“这两位义士,乃陇西李门阀子弟,平素喜欢开些小玩笑。”

    杜行敏恍然,点头道:“名士风流,自然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

    李鱼干咳一声道:“齐州城内,现在情形如何?杜兵曹可以详细说说,若能立下功劳,李大将军那里,自有本将军分说,保你不受牵连,还能因此立功。”

    杜行敏苦笑一声,道:“齐州情形,实在一言难尽。准确说来,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

    李鱼眉头一挑:“一场闹剧?”

    杜行敏便把齐王造反后一系列奇葩举动数说了一遍,最后道:“齐王身边,倒是有一人,姓何,名仲基,不知底细如何,一来就受信重,拜托为军师。虽也是武人,却有不凡的见识。奈何齐王并不听从。”

    李鱼并未把这位军师与纥干承基联系到一起,听杜行敏一说齐州混乱情形,他心中忽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齐州情形如此混乱,齐王麾下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此情形下,只要擒了齐王,局势立即就能扭转,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

    李鱼思量许久,缓缓抬头,看向杜行敏,肃然道:“听杜兵曹一番言语,本将军以为,要平息齐州之乱,只要擒得齐王,足矣。足下既是齐州兵曹,可愿与本将军共谋此事?一旦事成,便是奇功一件啊。”

    杜行敏吃惊道:“擒下齐王?”

    李鱼道:“不错,只要出其不意,冲入王府,将齐王拿下,齐州之乱不平自息。据足下所言,如今齐州情形,只要咱们冲进王府,恐怕齐王根本不及防备,而以齐州情形来看,那些兵将,甚至不会回援。”

    杜行敏听了大为意动,但又想到一旦失败,不但将要身死,家人也难保全。可转念又想,自己身为齐王属吏,齐王谋反,自己却并未反对,一旦李绩大将军赶到,就算不杀头,也是莫大的罪过,必然全家流放,何不放手一搏?

    如此心中挣扎良久,杜行敏方道:“李总管所言,未尝没有道理。不过,下官须得先联络同道,再探明齐王府情形,才好与李总管共谋大事。”

    李鱼一听,反而放下心来,这是个做事稳妥的主儿。至于他说要联络同道,李鱼倒不必多嘴嘱咐,杜行敏比他还紧张此事,断然不会对不托底的人说出实情。

    李鱼便道:“甚好!不过,事情紧急,李绩将军的大军旦夕便至。杜兵曹还须早做打算。”

    杜行敏起身道:“我这就去办。呃……一旦有了消息,在下如何与李总管联系,李总管是否先至我家中小住?在那里,断无人会骚扰的。”

    李鱼虽不信他会向齐王报信儿,但小心一些总无大错的,便道:“不必,我在城中自有住处。杜兵曹但有了消息,便来此处,我自会知晓,与你取得联系。”

    杜行敏听了暗惊,更加认定李鱼在城中早有经营,更加坚定了赶紧站队的心思,马上肃然道:“那,下官这就告辞了,一俟有了消息,马上就来报与总管知晓!”

    杜行敏急匆匆离去,守在亭外的两名心腹军士立即随之而起。

    李鱼依旧坐在亭中,静静望着泉水,将一碗热茶一口口啜干,舌齿生津时,这才起身 ,慢悠悠出了亭子。前方小径蜿蜒,约二十步外便是路边,路边挑着茶幡,一个青衫少女头戴竹笠,正在那儿卖茶。

    李鱼走过去,丢下几枚大钱。

    那卖大碗茶的姑娘瞟他一眼,俏生生地道:“贵人付多了茶钱。”

    “多的赏你的。”

    卖茶姑娘露出喜悦神色,赶紧道:“多谢贵人。”忙不迭收了几枚大钱,放进夹袋的围裙当中。

    李鱼笑吟吟地道:“姑娘叫什么名字呀?”

    卖茶姑娘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答道:“奴奴名叫紫薇。”

    李鱼一呆,忍俊道:“紫薇?紫薇姑娘不去大明湖畔卖茶么,那里生意想必好些。”

    卖茶姑娘一呆:“大明湖?那是什么地方?”

    李鱼也是一呆,难不成这个时代还没有大明湖?当下也不在与人开玩笑,只道:“方才走开的那位官员,你可认得?”

    那卖茶姑娘摇头道:“倒是见那老爷来过几次,时与友人同游,不过,奴奴可不知道他的名姓。”

    李鱼展颜道:“无妨,你认得出他就行。我想请问姑娘,这附近可有民居租宿,我想住下来。姑娘既然天天在此卖茶,还请姑娘代为照看着,什么时候见方才那人来时,便去告与我知晓,我以十文钱相酬。”

    那姑娘近来也是被这城中的乱兵给弄得紧张兮兮的,好在这片区域居民不多,自发形成的小村落大多都是亲戚,自成一个小体系,那些游兵散勇也不大来这区域祸害。

    此时一听有这等好生意,而不是这个看着倒还好看的贵人打起自己 主意,卖茶姑娘松了口气的同时,隐隐又有些许失望的意味,忙不迭应道:“好!奴奴家中就有闲屋,可供客人歇宿!”

    李鱼笑道:“那还不头前带路,等什么?”

    姑娘为难,似乎还放不下她的大碗茶,但李鱼又是几文大钱丢下,那姑娘就忙不迭摘了幡子,要头前带路了。

    李鱼赶紧四下扫扫,想喊李氏兄弟回来,这一寻摸,鼻子差点气歪了。就见李伯皓宽了外袍,挽起裤腿儿,已然站在泉水中,手里提着剑,瞪大一双眼睛,看那模样,是要刺鱼。

    而李仲轩正在对面泉畔奔跑,时不时捡起块石头砸下水去,不用问,这厮是在轰鱼。

    “这对长不大的天才儿童……”

    李鱼哭笑不得,一时间,还真有点羡慕人家的没心没肺了。

    可是,谁叫人家胎投得好呢?这等本事,却是羡慕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