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27章 相信我,没错的!
    杜行敏离开“三股水”时,脚步都轻松了几分,一股热血在胸中沸腾着。

    他看到了希望,既然已经和朝廷的人接上了头,一旦做成大事,那可不仅是能避免一场劫难,而且可以立下大功,前程无量啊。当然,还有紧张。他从不认为如齐王这般也能成功,但这并不代表齐王就是在任何人面前能任搓任扁的一个废物。他能调动的人马不多,如果行动失败,必将迎来齐王惨烈的报复,他本人及家人下场……难

    以想象。

    “我能用的人太少了,虽说奇袭王府不需要太多人,但……得找个得力的帮助!”

    杜行敏一路想着,就想到了曾在巷中一起长吁短叹的蔡将军。

    蔡将军名叫蔡伦。没错,与那位发明改良了纸张的蔡伦同名。不过,这时候造纸的蔡伦还不至于家喻户晓,蔡将军的爹娘压根儿就没听说过这个太监之名,与一个大太监同名便不足为奇了。

    蔡将军只是一个敬称,他的官价当然够不上将军级别,实则只是一位执戟长,但其麾下至少有十五个人,哪怕其中有人不是那么的忠心耿耿,可靠的应该也在一半以上。因为这年代的军官,与其属下很少有进行左迁调动的,除非是升迁。因此将校与士卒,几乎是一入伍就确定的关系,自此不再改变,所以,真要是离心离德,不听使唤的,有大把时间打熬他,跟熬鹰似的

    ,再如何桀骜不驯的人,久而久之,也得俯首听命。

    杜行敏主意一定,马上就去找蔡伦。

    杜行敏本还拐弯抹脚的,甚至做好了蔡伦一旦翻脸就拔刀相向的准备,孰料蔡伦比他还要积极。

    他是外地人,赴齐州任兵曹的。执戟长蔡伦却是本地人,全家老小乃至全族都是齐州人。杜行敏这个兵曹并不直接带兵打仗,而执戟长则不然,因此朝廷大军一到,蔡伦是一定要上阵的。如此一来,拒抗天兵,这谋逆的罪名就尤其严重了些,齐王一旦失败,蔡伦不但要身首异处,整个家族都要受牵连,他已是走上绝路,这时候杜兵曹跑来对他讲,自己联系上了朝廷的人,对蔡伦来说,无

    异于溺水之人抱住了大木。

    “好!什么时候动手!蔡某全力配合!我手下,至少有八个人,绝对靠得住。我本家兄弟里,也有四三个习武的,我都叫来!”

    蔡伦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就动手。

    杜行敏连忙安抚:“不要着急,越是这种时候,越得冷静、谨慎。你挑那绝对信得过的兵士,加上你本家兄弟,都先做一番联系,等我消息。”

    蔡伦急道:“火上房了,还等什么?”

    杜兵曹道:“等我去齐王府打探一番,起码摸清各处警备情况,知己知彼,方能事半功倍啊。”

    “快去快去!你快去!我先把我几个堂兄弟弄到军中来。”

    蔡伦急吼吼地就离开了,杜兵曹一瞧蔡伦比他还积极,心中也是多了几分踏实的感觉,便径往齐王府……哦!现在叫齐皇宫走去。齐皇宫里,此刻前往临清一带募兵的拓南王昝君谟正向齐王汇报军机:“朝廷兵马已抵临清,臣仓促应战,折损不小,是以急忙返回向陛下禀报,朝廷兵马衔后紧追,至德州而止,看来是要在那集结兵马了

    。”

    齐王惊骇,忙问道:“朝廷来了多少兵马,谁人统兵?”

    昝君莫道:“来了多少兵马,臣一时尚未探查明白。不过当日与臣交战的先锋就有十万,前军、后军、左军、右军、中军、先锋……如此估量,朝廷大军至少得有六十万到七十万……”

    齐王一屁股坐到那画出来的龙椅上,括约肌失禁,噗地放了个屁。

    昝君谟道:“臣还打听到,此番统兵大将乃同中书门下三品、司空、太子太师,兵部尚书李绩。”

    “是李绩么?”

    齐王更慌了:“父皇……看来是真怒了。”军师纥干承基听了,顿时瞪大眼睛,心道:“我尼玛!你说什么?难道你原来还以为你自立为帝,你爹不会大发雷霆么?我靠你玛勒隔壁的!你别这么坑人好不好?这是谋反啊!是国事!你以为是当儿子的

    跟他爹使小性子么?”

    拓西王燕弘信变色道:“六七十万大军?我齐州城墙低矮,如何抵御?陛下,不如掳走城中百姓,我们入豆子冈为盗吧,臣去那里游览过,山高林密,极易隐藏,朝廷大军虽众,一时也奈何我们不得。”

    纥干承基牙关紧咬,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听说有些气性大的人,是可以被人活活气死的。纥干承基本来还不信,但现在他真有点相信了。

    这还没怎么着呢,燕弘信已经打算拉了队伍上山打游击了,没见过这么坑的猪队友啊,双方的智商实在不在一条线上,这他么想跟他讲道理都不知道如何调频啊!

    “进山么?”

    齐王意动,摸索着下颌,认真思考起了其可能性。

    这时一名军士匆匆跑进来,大声禀报道:“陛下,城外……”

    齐王一个哆嗦:“可是李绩到了?”

    那军士一呆:“李绩?什么李绩?”

    阴弘智赶紧插口道:“城外如何?”

    那军士定了定神,道:“哦,城外来了七八个太行壮士,说是听闻陛下立国,特来投效!”

    拓北王梁猛彪大喜,道:“陛下,天下归心呐!这就有太行壮士前来投效了,消息传来,各地豪杰必然纷纷往赴,陛下大业可期!”

    齐王也是转惊为喜,不敢置信地道:“有人主动来投本……朕?哈哈哈哈,他们现在何处?”

    齐王犹如打了一针强心剂,来的虽只寥寥数人,但是在他看来,这就是民心民意,有了第一批,自然就有第二批、第三批,很快他就能兵强马壮,抵御那传说中的六七十万大军了。

    军士答道:“现已把那几位太行壮士押至宫门外候命。”

    齐王嗔道:“岂有此理,既是来投效本……朕的,怎么可以如此无礼。快!快快快!大开中门,朕要亲自迎接。”

    纥干承基实在忍不住了,忙道:“陛下,还是小心为上。提妨是朝廷奸细。”

    齐王一听老大不悦,不过人家这一提醒,倒是真的要防着这一层,是以点点头,表示心中有数,仍是想要亲自接见。

    很快,齐王府大开中门,大齐皇帝陛下领着他的拓东、拓西、拓南、拓北四天王,还有他的军师纥干承基,浩浩荡荡迎出“午门”。

    此时杜兵曹刚刚进了午门,老远见齐王领人走来,急忙避到一边,待见其对自己毫不理会,就悄然折往侧厢了。他来此处,只是看看王府动静,看看各处兵马部署的情况。

    王府中门大开,门外一身男装,脸上抹了姜汁改变颜色,唇上又贴了小胡子的杨千叶领了墨白焰等七八人,牵了马正站在那里,府前一队官兵,持枪戒备。

    这时齐王领着人呼啦啦地迎了出来,杨千叶妙目一闪,瞧他一身龙袍,晓得必是齐王,马上上前两步,抱拳道:“太行人杨百叶,见过……”

    她刚说到这里,就看到齐王身旁站着一人,耷拉着腮帮子,一脸的无精打采,可那模样儿倒是真熟悉—――纥干承基?

    纥干承基看到杨千叶,也是面露惊容,怎么是她?

    杨千叶指着纥干承基,讶然道:“你……你怎么……”纥干承基可不想让她当众说出自己的本名,有关纥干承基的海捕文书随着他这几年的“销声匿迹”,已经渐渐不再有人提起,过气啦!可若这时叫出他的真名,可以想见,今后几年,他纥干承基又得成为各

    地官府的重点通缉对象。

    纥干承基马上冲上前去,一脸的惊喜:“杨贤弟,原来是你!我还以为是哪一个太行壮士,哈哈哈,八百里太行,第一壮士,自是非你莫属!”

    齐王惊咦一声,道:“军师,你和这位壮士认识?”纥干承基忙道:“认识!认识!何某与杨兄弟乃八拜之交。杨兄弟人品俊雅,男生女相,偏生功夫了得,太行第一,故而人送雅号太行玉面小飞龙,我二人当年较量武艺,不分胜负,惺惺相惜,故而结拜。

    这一别,也有好几年了,不想却在此处相见。”

    杨千叶虽然做了伪装,眉眼仍是十分精致。齐王和阴弘智等人本来还有点犯嘀咕,听他一说,顿时释疑。天下之大,男生女相的人当然是有的,而 且按照相术说法,男生女相主富贵。

    此等命中富贵之人来投,岂不说明,自己能给他这份富贵?那不就说明自己的造反大业能够成功?齐王大喜,本来还有戒备,站在军士们中间,这时急忙上前,欣然道:“原来杨壮士与朕的军师相熟,这再好不过。壮士来投,朕不胜之喜,我大齐求才若渴,壮士此来,朕定不相负。来来来,我给你引见

    ……”

    齐王欣欣然把他的几员大将一一引荐给杨千叶认识。阴弘智笑道:“陛下,我们还是请杨壮士到宫中,再设宴详叙吧?”

    “好好好,咱们进宫!”

    当下,齐王便领着杨千叶等人回府,纥干承基故意拉着杨千叶落在后面,大声道:“贤弟,太行一别已有数载,你这几年都在何处风光啊,我怎么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了?”

    旋即压低声音,小声道:“你来这儿干什么?我告诉你,齐王造反,没了正理都不可能成功!”

    杨千叶只当他是怕齐王受到自己影响,不信地冷笑道:“是么?那你在这儿做军师?”“我是被人坑的!苏有道那个忘八蛋!你若有机会,请把我带走!我是造过反的,我有见识,我告诉你,太阳打西边出来,都不是不可能,齐王造反成功,绝对不可能。相信我,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