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28章 小酌
    “杨某在太行,早闻陛下贤名,得知陛下登基,欣喜不已,故而急来相投。陛下,臣在太行,尚有数百弟兄,人数虽少,却俱是弓马娴熟、精于阵伍之士,臣在太行还积累了万贯家产,只是一路奔波而来,不易携带,只要陛下大军东向,一俟到达臣经营之地,臣愿立即将麾下精锐与万贯家产,尽数献与陛下。”

    这是杨千叶与墨白焰途中商量细化的计策,集中一批死士,以太行健儿的名义充入齐王军中,很快,这些人就能占据齐王军中所有基层军官位置,到了这一步,齐王也就被基本架空,成了傀儡。

    到那时候,打着齐王的旗号,但真正左右大局的却是她。杨千叶相信,齐王虽然愚蠢,但是等她控制了大局,再加上隋宫宝库的支持,这燎原之火,一定可以烧得起来。

    齐王和他封的四大王都很兴奋,因为墨白焰紧跟着又说了一句:“各地多有义士,犹在观望。陛下既然称帝,何必局于一隅,一旦出了齐州,必天下震动,各地义士纷纷往赴,到时候陛下手中,何愁不能聚百万兵?”

    只有纥干承基依旧无精打采,只顾喝酒,一边乜睨着杨千叶,眸中微微露出嘲讽之意。

    齐王欣然站起,道:“是朕失误了,原想着在齐州召集足够的兵马,募集足够的粮草,才兴师西进,却忘了以战养战的道理。杨壮士……杨卿一番话,令朕茅塞顿开啊!咳!杨百叶,上前听封!”

    杨千叶一怔,但马上就反应过来。此时戏还是要做的,连忙离席上前,垂手肃身。

    齐王道:“杨卿忠心耿耿,朕心甚慰。今,敕封杨百叶为我大齐国太师,位列太傅、太保之上,掌邦治,为六卿之首。”

    纥干承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心道:“我是军师,她是太师,带了人来投奔的,就是比我这光杆儿受器重啊。”

    杨千叶躬身领旨,当下就摇身一变,成了大齐国的杨太师。一时间君臣和睦,其乐融融。

    宴后,齐王赐了一座宅子给她,左右不过是这些时日为了筹措军资,寻找罪名处理掉的一位豪绅的府邸。等杨千叶被送走,齐王便兴致勃勃拉着四大王和军师要研究一下出兵河东道(山西)的计划。

    纥干承基借口不胜酒力要告辞,齐王也不在乎。在他心中,纥干承基是他那同样有野心的太子哥哥派来的联络人,给个不在正式官职之中的军师,只是为了笼络关系,真要用人,原也不打算信任他。

    这一点上,他确实都不如刚来的杨千叶,之所以今晚没把杨千叶留下共商大计……是因为他原本根本就没有近期出兵的计划,他本打算继续宅下去的。可是酒席宴上已经在杨千叶面前夸了海口,仿佛他早有计划似的,就不好留下杨千叶,免得在她面前露怯。

    如今纥干承基要离开,正合他意。

    但纥干承基离开之后,却并未回自己的住处,他转了个圈儿,趁人不备,就偷偷溜向了杨千叶的住处。

    ************

    此时,“三股水”附近丛林之中,李鱼和李伯皓、李仲轩两人正坐在农家小院中小酌。

    此时的趵突泉附近林木茂盛,野趣盎然。此处住户也不多,丛林之中,掩映着几处民居,这些民居百姓大多都是走动频繁的亲戚,若非这一阶段城中不安宁,这一带真可以称得上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

    因为全是同一家族的人,基本上已是自成一个小生活圈子。

    菜肴很简单,两道野菜,一炖一酱,另外两道菜,则是家鸡一只、肥鱼一尾,配上一壶民间自酿的野酒,李鱼尚不觉什么,李氏兄弟俩却觉得极有意境,每吃一口菜、每喝一口酒,都觉得特别的有诗意,只是这诗意在胸中翻涌,恨不能化为好诗喷出来罢了。

    这二人你一眼我一语,刚把自己此来齐州游历的原因说清楚。

    其实简单地说,就是他们的老爹和这两个从小就不省心的宝贝儿子斗来斗去的,已是斗得有气无力,也不指望着他们科举中第,为官作宰了。于是,老爷子退而求其次,希望两个儿子留下来继承家业,成为陇西李氏家族的核心领导人之一。

    可就这两位仁兄那性子?叫他们留下来每日里处理家族那么多繁琐的事务,当整个家族的大管家,他们哪受得了?

    老爷子显然也清楚这两个混账儿子不会答应,这不过是以退为进,等他们一拒绝,马上就图穷匕现了,要他们两个尽快完婚,给李家当种.马,生儿子、多生儿子。

    老爷子今年才四十七,还没到五十呢,年富力强。估摸着是看两个大号都练废了,决心再建几个小号从头练起。

    李伯皓和李仲轩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就溜了。

    李鱼听到这里,十分纳罕:“说起来,你二人年纪也不小了,现在成家也没什么,为何又要逃家出走?”

    李伯皓振振有辞地道:“成了家岂还得自由?如果一旦生了孩子,更是不可能再去游历天下。我若想要女人,随时可得,干嘛非要找个管家婆,坏我修行之心?”

    李鱼目瞪口呆,道:“你修行什么,想成仙么?”

    李伯皓得意洋洋道:“心之修行,你这等俗人自然不懂。人间快活,何必成仙?”

    李仲轩冷笑:“屁!少听他装模作样。我听爹说过了,要给大哥娶妻太原王氏家一个女儿,大哥特意去打听过了,那位姑娘姿色甚是平庸,大哥不喜欢。”

    李鱼知道,这些名门子弟,娶妻是完全由不得自己的。作为豪门世家子,他们从一出生,就享受了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富贵荣华,优渥条件,但相对的,也必须有所付出。

    娶妻必须要符合家族利益,这是最基本的条件。不过,他们要纳妾也容易的很,所以才有娶妻娶德、纳妾纳色的说法。大部分世家子也会接受这种“妥协”的条件。

    只是这李伯皓在民间游荡的太久了,心都野了,才想着妻子一定要有色有德,内外俱美。不合乎他的想法,就想逃避。

    李鱼笑道:“看你悻悻然模样,看来是恨不得你大哥马上娶亲啊。他若不肯娶,说不定你爹会调过头来逼你早早成亲。”

    李仲轩愁眉苦脸地道:“哎!已经在逼婚了。不过,我也不喜欢那女孩儿。”

    李鱼笑道:“怎么,也是姿色平庸?”

    李仲轩道:“那倒不是。那姑娘才十三岁,身子都还没长开,有什么味道?我喜欢……胸大、屁股大,感觉媚媚哒的女子。”

    李鱼有些意外地瞟了他一眼,这货,小小年纪,居然喜欢比他成熟得多的女人。李鱼摇头笑道:“十三岁,还没开的一枝花骨朵儿呢,自然不可能符合你的条件。”

    李仲轩道:“就是啊!我爹非说什么两家是通家之好,可以亲上加亲。还说……,哦,对了,那丫头你也认识的,就是原利州都督武士彟的次女,现如今他在荆州任都督了,他家那小姑娘叫什么来着?哦,对!叫华姑!”

    “华姑?”

    李鱼微微有些恍惚,来到这个时代几年了?猛然听他提起,在利州时与那小姑娘相处的情景似乎仍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华姑……现在也长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