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30章 暗流
    杜行敏见李鱼带着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来,立即兴冲冲地迎了上去。

    来之前,他已接到蔡伦口信,那边已经汇聚了十一个人,除了他的几名名铁杆心腹,以及几个蔡氏家族的堂兄弟,居然还有三人乃是原齐王长史权万纪的人。

    权万纪当初是窥视齐王造反募兵准备,猝然被发现,立即拨马出城,被追至河边射杀的,来不及带人,所以他的家人也随后被杀戮。而趁此机会,他的三名从长安带来赴任的小吏已然得到消息,仓惶逃避。

    这三名小吏在齐州日久,又不能带家眷,有的常往青楼放纵,有的则纳了外室小星。其中一名小吏恰娶了一位二夫人,乃是蔡伦手下一名小校的亲妹妹,这二人就成了郎舅之亲。

    权万纪出事后,那小吏就领了两个同伴去投大舅哥,原是打算借他帮助,找机会逃出齐州,但后来齐州封城,无齐王亲笔手令一律不得出入,他们走不脱,只好一直藏在这大舅哥家的地窖里,不知天时。

    待蔡伦召集一干心腹,晓以厉害,声明要带他们投奔远大前程,干上一票大的做为投名状时,这小校喜不自胜,当即就说出了这件事。

    蔡伦也是大喜,这时候能多一个可靠的人共事也是极大的助力啊,蔡伦马上跟他回家,去见这三个人,这三人在地窖中乍见蔡伦出现时,还以为这大舅哥变节了呢。

    杜行敏对李鱼说道:“我这边,一共招集了十四个人,全是绝对可靠的猛士。说起来,这么点人,堂正之战肯定是不行的,但若偷袭,倒是足矣,再多反而误事。”

    李鱼一盘算,道:“不错,再加上我们三个,咱们十七个人,就贪了这桩大功劳吧!”

    李伯皓突然道:“不如再找一个。”

    李鱼讶然:“你还有什么朋友可以唤来?”

    李鱼知道李伯皓的武功,想来能被他看上的也不弱,这样的高手一个能好几个,如能找来,倒真是一大助力。

    谁料,李伯皓义正辞严道:“没有,我只是觉得十八这个数字,更吉利一些。”

    李鱼一阵无语,早该知道这厮不靠谱的啊,我居然还问他。

    李鱼转向杜行敏,微笑道:“我这位朋友向来风趣,喜欢开个玩笑。”

    杜行敏恍然,钦佩地道:“足下临此大事,仍谈笑自若,真豪杰也!”

    李伯皓本想否认李鱼的话,作为陇西李氏大族嫡宗长房长子,哥一向端正肃谨的啊,什么时候喜欢开玩笑了?不过听杜行敏说他乃“真豪杰”,想了一想,便笑纳了这个评语,并决定……

    以后在遇到大事的时候,多说点笑话。

    李仲轩心心念念的则是他那胸大屁股大的妩媚美人儿,不过他居然有点小腼腆,当着杜行敏的面儿,却是不好开口。心中只想着,小神仙自相识以来,似乎也没诳过我,且等着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这边计议已定,约定今晚行事。如此一来,李鱼和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就得先跟杜行敏回去了,晚上才好一起行动,不然到时再想汇合,就是一个极大难题,三人便跟着杜行敏一起离去。

    沿途虽乱兵处处,不过有杜行敏这位兵曹领着,倒也无人纠缠。

    此时,纥干承基已然离开了“太师府”,丢下杨千叶一个人,站在庭中痴痴出神。

    纥干承基毫不留情地打击了杨千叶,斩钉截铁地告诉她:“你永远想不到,齐王究竟是一个愚蠢到何等境界的人。他的所谓造反,就是一个笑话!他要是能成功,简直天理难容!”

    “你……如此不看好齐王?”

    “不是不看好,是根本没得看!你千叶殿下自举大旗造反,都能假齐王之名更有用些。就算想拿他当个傀儡,他也得有点傀儡的样子,才好拿出去唬人,不是吗?”

    纥干承基炯炯有神地瞪着杨千叶:“可你把一砣屎捧上傀儡的位置,真要有人来投时,难不成你把人家领去看那砣屎?”

    “他……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如此的深恶痛绝?”

    纥干承基深深地吸了口气,脸色凝重:“他什么都没有做!如果他做了,哪怕是做错了,我都不至于……”

    杨千叶大惑不解:“他什么都没做,你何以如此怒不可遏?”

    纥干承基怒道:“他造反了啊!他向全下喊了一嗓子‘我造反啦!’,然后就滚回去睡他的大头觉了,什么都不做,你见过蠢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人吗?”

    纥干承基连吸了几口大气,才压住了心火,突然一声长叹,肩头耷了下来,意兴索然地道:“造反?造得什么反?自从李孝常大将军归天,我就是在胡闹罢了。”

    纥干承基无奈地笑了笑,对杨千叶道:“我劝你,也别折腾了。找个老实人,嫁了吧,别折腾了……”

    纥干承基说着,就怏怏地向外走,垂头丧气,有点生无可恋的模样。

    一直肃手而立的墨白焰气愤地凑上来,道:“这个纥干承基,简直不知所谓。姑娘千万不要受他影响。”

    杨千叶心道:“就是!凭什么非得找个老实人嫁了呀,难道不是老实人,就不敢娶我么?嘁!”

    齐州城内,暗流涌动,而洛阳大阜,却依旧是一派繁华昌盛。

    齐王造反?拜齐王的宅男属性所赐,就连近在咫尺的青州都未造成多少骚动,更不要说洛阳了。洛阳人民根本没有人谈及齐王谋反,偶尔有人提上一句,也因聊天对象不感兴趣,便迅速抛开了。

    洛阳,酒照喝,舞照跳,一切如常。

    罗霸道和旷雀儿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赶到了洛阳城。

    幸亏旷雀儿极受杨千叶青睐,把她视为心腹,有些事并未瞒着她,旷雀儿到了洛阳,先安顿了罗霸道在客栈住下,这才悄悄寻到墨白焰在洛阳经营的基地,切口正确,旋即问起千叶殿下行踪,这才知道她已直接去了齐州。

    旷雀儿未敢怠慢,马上回了客栈去找罗霸道

    罗霸道自从知道旷雀儿乃“同道中人”,再也不必扮员外扮斯文那么辛苦,本性毕露之下,倒是让旷雀儿看他比以前顺眼的多。他平素言谈虽不是苏有道那种智珠在握的从容,却自有一股子霸道自信。

    就是以罗霸道的粗线条,业已察觉雀儿姑娘对他,渐渐情愫已生。

    “反正老子如今一文不名,太子东宫也不想回去了。便寄人篱下也没什么,凭我一身本事,又不是吃白饭的,只要能与雀儿双宿双飞!”

    罗霸道想:“只是不知她那主人是何人,听口气应该是个女的,她应该不会反对我娶雀儿为妻吧?不管了,她若不反对,我便坐了二把交椅也无妨!她若不识趣,嘿!老子就抢了她老大的位置,让雀儿做我的压寨夫人,叫她给我家雀儿当个端洗脚水的小丫环,哼哼哼哼……”

    罗霸道心中的小魔鬼狞笑着,打起小包袱,又跟着旷雀儿继续东向,奔赴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