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35章 气疯了心
    齐王落在李鱼手中,投鼠忌器的是齐军将士。杨千叶落在李鱼手中,投鼠忌器的就成了墨白焰和手下几名死士。

    局面再度变成了僵持状态,李鱼向房中死守的齐王喊起了话,齐王其实一身勇力,但是他真正与人生死相搏的机会一次都没有,所以胆气甚怯。况且外边还有他的千军万马,凭什么让高高在上的他冒险杀出来?

    所以,齐王仍旧闭门死守不出,李鱼和齐王这边也依旧处于僵持状态。

    纷乱之中,陈二狗等齐军将领们匆匆赶了回来,一名齐军校尉立即赶上前去,把事情说了一遍。几位齐军将领互相递了个眼色,都往墨白焰这边望过来。

    墨白焰急急迎上去,焦急道:“诸位将军,齐王乃皇帝亲子,我谅那李鱼也不敢真的纵火,各位将军不如从各个方向同时杀将进去,我看院中人马其实不多,顾此失彼,必然难以应付。”

    几个都尉互相看看,二狗子挤出一脸微笑:“你所言甚有道理!来人啊!”

    当下便有几名将校持刀上前一步,沉声应道:“标下在!”

    这些人可不是他们从附近州县临时绑来充数的那些炮灰“农民军”,而是真正的行伍中人,行止还是颇有章法的。

    二狗子大将军和其他几名将领齐刷刷地退了几步,同时拔刀出鞘,指向墨白焰,大喝道:“把他们拿下!”

    墨白焰和那几名将士同时一怔,不过那些士兵只管听令行事,倒不必想太多,一怔之下马上调转刀枪,指向墨白焰。

    墨白焰惊道:“将军这是何意?误会!这是误会!我们真是自己人!我家主人昨日刚被齐王封为太师,不信……快!快把他弄醒!”

    墨白焰只当这些人误会了自己一行人的来历,急忙指示手下,弄醒纥干承基。谁料二狗子却是哈哈大笑,提高了嗓门道:“你住口!我等食朝廷俸禄,怎么可能跟着齐王反了朝廷!昔日朝廷兵马未到,我等孤掌难呜,这才虚与委蛇,拖延时辰。如今天兵将至,我等自然弃暗投明!可笑你等居然附逆!拿下!统统拿下!”

    外边这一番言语,墙内众人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杜行敏和蔡伦对视一眼,满眼狂喜。本来一颗心还有些吊着,此刻终于全放了下来。

    杨千叶被绑着,听见外边竟然发生如此变化,不由得呆住了。

    此时外间众军士想抓捕墨白焰等人,双方顿时大打出手。那纥干承基也没人扶了,被扔在地上,双方战斗时辗转腾挪,也不知脸上身上,被人踩了多少脚。

    “墨师,走!立即走,留得青山在,唔……”

    杨千叶听着墙外兵刃撞击的铿锵声,突然放声嘶吼起来。只是才喊了一半,就被李鱼捂住了嘴巴。

    杨千叶杏眼圆睁,突然仰头一挣,一口咬住了李鱼的掌缘。

    “哎哎哎,张口,张口,你属小狗的啊,居然咬人!”

    李鱼疼得直叫,可手又挣不出来,杨千叶可真是恨极了这个混蛋,死死咬着他的手掌就是不松手。

    李鱼一扬左手,可是迎上千叶姑娘那微微有些挑衅的眼神儿,又不禁泄气,可如何打得下去?

    李伯皓凑上来,先是兴高采烈看了一眼,忍不住哈哈地笑了两声,刚要调侃两句,李鱼不敢打杨千叶,可不吝啬给他脸色,一双眼神冷冷地瞪过来,李伯皓立即一个哆嗦。

    这厮浑人一个,对他那掌握着庞大家族的爹都满不在乎,却偏生很听李鱼的话,敬而生畏。

    于是,李伯皓急忙解围:“姑娘快松口,李鱼刚刚上茅房没洗手。”

    杨千叶迅速松口,呸呸连声。

    李鱼瞪着李伯皓,道:“你能不能想个更靠谱的理由?”

    李伯皓一脸无辜地道:“这不是有效么?”

    李鱼长长地吸了口气,对杨千叶道:“我刚刚没上茅房,而且我上了茅房一定会净手的。”

    “滚!”

    好吧,杨姑娘正在气头上,男儿大丈夫,不与小女子一般见识,这样一想,李鱼心气儿便平了,赶紧和杨千叶拉开一个安全距离,看了看,手背和手掌上各一排牙印,手掌的还好,手背上已经咬破了。

    这妮子,还真狠!

    墙外边,墨白焰等人陷入苦战当中,已经有一名死士先是受伤,旋即被几名士兵迅速扑上,戳死。

    墨白焰心如刀割,他手下的人个个都是从小培养,当成军官培养的,可不仅仅是一名战士,这些都是精锐,都是殿下复国的火种,死一个少一个,怎不叫他心疼。

    敌人便是死上一千一万人,在他眼中,也不及损失的那一个。此时他也清楚,欲在千军万马中救出殿下已不可能,再迟疑下去,他们这些人都得被困死在这里,只得把牙一咬,大喝道:“走!”

    墨白焰料定殿下没有生命之险,李鱼不会杀她。对朝廷来说,也是活的比死的更有价值,所以留此有用之身,再伺机救人才是正道。

    那些兵将只是想在朝廷中人面前表明自己的立场,他们要逃走,那就没必要死搏了,所以下意识地就放了水,任由墨白焰领着一群人逃之夭夭。

    墙外静了片刻,想起了陈二狗的声音:“墙内天使听着,我等弃暗投明,愿追随天使,报效朝廷,还望天使成全!”

    李鱼看了杨千叶一眼,见她眼中微微有泪花闪动,不禁暗暗叹息一声:“何苦来哉?”此时该是安抚的时候了,否则那些叛将叛军已是惊弓之鸟的心理,多疑的很,弄不好又反了。

    原本他们反了,上边还有个齐王压着,齐王再无能,他们多少还有秩序,再要反了,连齐王他们都不能追随了,唯一的出路就是为匪,那就真的大家完蛋。

    于是,李鱼果断地打开大门,迎了出去。

    这时不能示之以弱,不管是太过防范,还是战战兢兢,都可能令人产生心理变化。李鱼哪怕只有一人,也得用气势压住他们,当然,必要的安抚也是不可少的。

    等李鱼重新回到院中时,外边的齐军已经摇身一变,重又变成了朝廷兵马。二狗子为了在李鱼面前有所表现,甚至已当着他的面,吩咐士兵出去通知全城,他们“易帜”的消息。

    “齐王,您手下的兵将深明大义,已然投效朝廷!您……还要负隅顽抗吗?”

    里边其实已经隐隐约约听到了外边发生的一切,这时再经李鱼证实,齐王登时破口大骂:“这些天杀的混蛋!朕待他们不薄!待他们不薄啊!他们居然背弃本王,孤要把他们千刀万剐!”

    李鱼听他混乱的自称,不禁苦笑,下意识地又瞟了杨千叶一眼。

    “这就是你选的合作伙伴?”

    李鱼的眼神儿,分明透出了这样的询问,杨千叶紧紧咬着唇,口中一片腥咸,却不是咬破了唇,那是李鱼的血。

    李鱼叹了口气,示意杜行敏喊话,杜兵曹精神一振,高声道:“齐王殿下,您虽然是我大唐的王爷,可现在却是犯了必死之罪。你若再不弃械投降,可不要以为臣真就不敢放火烧了房子,这么多柴一起烧起来,死状惨不堪言,殿下还是快快投降吧。”

    房内全无动静,李鱼向李伯皓递了个眼色,李伯皓马上大声道:“火来!”

    蔡伦马上点燃一枝火把,递给李伯皓。

    就算齐王再该死,死在自己手上,皇帝心中也一定腻歪,所以这活儿,杜行敏和蔡伦都是不肯干的,也就李伯皓这二货,很想放一把火来看看,没别的,好玩而已。

    “且慢!”

    齐王扒着门缝看见,吓得身躯一颤,急忙道:“孤……本王非是不愿开门弃械,只是……只是……”

    齐王左右看看,一眼看见阴弘智和燕弘信,便用他们遮羞道:“只是本王固然是不担心你敢对本王不利的,却担心阴弘信和燕弘智众人安全。”

    齐王本以为这句话能换来几人的感激之情,但几人却是一脸的木然。怂恿齐王造反,皇帝真能饶了他们么?可是现在能阻止齐王么?人在生死之间,总是有着一丝幻想的,万一皇帝真的开恩呢?

    况且被活活烧死,太惨烈了些,就算押去被皇帝处死,至少也能多活个把月吧?想到这里,燕弘信一声惨笑。阴弘智嘴角噙着的却是一丝冷笑的快意:虽然没能杀了李世民,却能害死齐王李佑!父亲啊,儿终究是替你报了仇……

    门,开了。

    又过片刻,齐王才战战兢兢地从里边走出来,看看左右堆砌的柴草,又看看举着火把的李伯皓一脸惋惜的神情,慢慢走了出来。

    紧跟着,阴弘智昂首挺胸,嘴角噙着不屑的冷笑紧随其后。至于其他几人,虽然神色沮丧,不过倒也光棍,毕竟都是百人敌的好汉,没有一个吓瘫在里边,以致于不能行动的。

    “把他们绑了!”

    李鱼一声令下,猛一挥手,立即扑上几人,用准备好的麻绳将齐王等人绑了起来。

    只是将燕弘信绑起之后,其中一个壮士突然拔出腰间匕首,狞笑一声,大叫道:“权长史,你在天有灵,属下为你复仇啦!”

    李鱼还未及阻止,那人已一把揪起燕弘信的头发,匕首向他两眼狠狠戳去。燕弘信未及反应,便是一声痛呼,两眼已然是一片血肉模糊。

    那人生怕李鱼等人阻止,紧跟着就将锋利的匕首探向燕弘信的咽喉,嗖地一下,顿时血如泉涌。那人仰天大笑,突地双膝又一软,跪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

    李鱼已经听说了齐王长史权万纪获悉齐王谋反证据,逃出城后被燕弘信率二十余骑追上,乱箭攒射,死于河边的事情,知道此人乃是权万纪旧部,听杜行敏叹息了一声:此乃忠仆,遂叹息一声,未曾言语。

    李鱼等人押了齐王等走出院门,外边等候的众将士一见,齐刷刷矮了半截,单膝跪地,垂首做出臣服之态。

    就在这时,却有一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摸着后脑勺,左看看,右看看,看到齐王被抓,也不吃惊,看到杨千叶也被抓,这才突然痛心疾首:“我说什么来着?啊?我说什么来着!你个蠢女人就是不听!我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

    他刚说到这里,后边就跃起七八条人影,一涌而上,将他重重地压在地上。李鱼吃惊地看着,就见地上七八个人叠罗汉般一通挣扎,然后那人又奋力从众人七手八脚之下探出头来:“我说什么来着?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嫩咋个就不听?啊?嫩个憨挫挫滴瓜娃子,砸个就不听劝哦!”